天上繁星闪烁,月色则甚是阴暗。金沙滩上,无数支火把亮起,整整五百喽啰下山。一艘艘小船仿佛比天上的星辰都要多。

  湖面上有阵阵东风卷过,凉凉的风在这平荡荡无甚遮拦的湖面上更野了三分。

  陆谦抱拳向王伦说道:“哥哥且安心于寨中等待。”

  “虞侯要小心,小可便在山上静候佳音。”王伦看着眼前的一幕,理智告诉他,陆谦应该没什可乘之机的,他自己自得消息后便暗自推演数次,毫无机会可言。但是陆谦先前的两次大胜却让王伦心神动摇,或许今夜里他还真能再创奇迹呢?

  只是,这一次王伦可不会再有任何的不满了,甚至他还盼着陆谦能打胜。陆谦有本事,就全施展出来吧。省的到了黄泉之下再无那施展之地。

  烟波浩渺的梁山泊上,密密麻麻的火把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山寨,然后随着鼓声响起,一支支火把汇成一条长龙向着汶水口北岸十里外划去。

  只有阮氏兄弟,各引着一艘走舸,带着六七个好水性的喽啰,载着半船油脂,向着汶水河口南岸划去。

  黑夜里行船是十分有危险的,七八十艘走舸,看似不小,但在广袤的水泽中,却是沧海一栗。且夜风还相当猛烈,如果陆谦要潜伏在水面上,保不准他再举火聚集的时候,人就连一半都没了。他只能召集人等向汶水口北岸划去。

  到了岸边,众人上了陆地,然后再慢慢向着官兵营地抹去,这还可行。

  黄安非是良将,虽然知道了陆谦出身不俗,落草梁山后在短短时日里更做下了不凡‘业绩’,却对郓城县尉让他小心提防的好意嗤之以鼻。

  他手掌千军,岂是他那个乡间半个丈人和小小马兵都头能比的?拿一票乡绅地主的看家护院来与他作比,更是失了心窍。

  一日的鞍马劳顿,黄安见晚多饮了几杯酒,早早就睡去了。

  只留下三都缉捕使臣何涛并一干都头巡检料理营物,这当中数何涛最是精细尽心,可惜他这观察使只是虚职,北宋立鼎之后于诸州置观察使,无职掌,无定员,亦不驻本州,仅为武臣准备升迁之寄禄官,实系虚衔。在这水浒世界,何涛的实际工作只相当于后世的市刑警队长。

  见到朱仝、雷横这等都头还能充个大,见宋江就要很客气,盖是因为不在一系统。而黄安麾下的厢兵都头、巡检那是武警【工程兵】,何涛这个副手只是因为有知府的台旨,这才做到了副职,可是没那相应的权威和权利。

  一人再是精细尽心,也挽不回整个队伍的糟糕。比那木桶理论还凄凉,何涛一个人水准高有个屁用?

  那水寨,面相梁山泊一面,好歹还有几十人执勤。而背向梁山泊一面,守卫真真松懈。

  那阮氏兄弟蚂蚁搬家一样悄无声息的从水中用利刃切断栅门,那水寨栅栏上寥寥无几的值夜哨兵竟无人警觉。

  如是这般,一坛坛的油脂就被阮氏兄弟无声无息里浇泼到了木船与栅栏上,直等到阮小七用火折子引燃火头,那栅栏上的兵丁才大呼小叫起来,三两支箭有气无力的落入水中时候,阮小七早就沉入了水底了。

  呼呼的东方是这把大火的最佳盟友,风助火势,被一坛坛油脂浇泼的木船栅栏,眨眼湮没在了猛起的大火之中。

  水寨的惊呼让陆寨都整个被惊醒,黄安不及穿鞋更衣,就赤着身子跑出帐来,两条黑魆魆毛腿在火光中甚是扎眼睛。数里之外,陆谦颇为兴奋。阮氏兄弟不负他望,这一把火烧将起来,今夜里他便有胜无败。

  而阮氏兄弟这时已经并着二十余通水性的喽啰,游过了汶水南岸。隔着汶水,看着北岸燃起的大火哈哈大笑。

  “亏得我兄弟随哥哥来了这梁山泊,否则怎做的这般大事?”

  阮小七指着对岸大火,摇头晃脑,得意到极处。他这种不怕天不怕地的汉子,向来只恐事小,哪儿会怕事大包天?

  今日的这一把火,半边汶水口做了通红颜色,从此后阮氏兄弟怕是会在官府卤薄里挂上红名,再不做那入世为民的念想。旁人看着都有忐忑,阮小七却只做高兴。他那两个哥哥与他一样,面堂被对岸大火应的发红,人似饮满酒了一样微醺。

  “救火,快与我救火。”黄安一脚将何涛踢了个跟头,只把这祸事怪罪何涛身上。真真庸人。

  刘唐无声息的落到陆谦身侧,“哥哥,那陆寨已经全乱。这时杀将去,黄安狗头唾手可得。”

  那慌乱的何止黄安一个,还有他手下诸多都头巡检,这等人先前不用心,现在自受其苦。

  汶水口陆寨、水寨相连,现如今大火凶猛,已难扑救,火势反扑照陆寨。

  如果火势能将陆寨焚烧一空,届时再行攻杀,如同牛刀割鸡一样。

  “却难。”刘唐闻言即做摇头,“这寨子甚是空旷,恐难烧得干净!”

  “那就立时攻杀。”陆谦当机立断,立时引着喽啰向前,只间距一里余地,前方有火光照亮,隐身不得,方大呼道:“众兄弟,于我活捉黄安!”

  数百人精神一震,齐齐高喊:“活捉黄安,活捉黄安!”

  却是个个信心百倍,人人发喊着,挥舞刀枪,囊足精神,朝着官军陆寨扑杀去。

  陆谦自拔出腰刀,奔在人前。眼前官军中的黄安是那水浒中的小龙套,但好歹留名水浒上了,这若杀了不知那破烂系统会不会生出反应来?

  之前他杀败朱仝,但并没杀伤朱仝,那系统半点声响都无,让陆谦心底里千百遍的咒骂。

  而在朱仝的手中,陆谦拼尽全力也仅是支撑了十几个回合,就双臂发软,败下阵来。这水浒世界里比那朱仝厉害的何止三五十人,不在水浒原著上的猛将兄更会只多不少,叫他心中求强之心更盛更切,今日这他真心要杀黄安。

  只是陆谦小瞧了人黄团练的逃命神功,喽啰们不过两刻钟就荡平了全部抵抗,抓俘土兵、厢兵、乡勇过三百人,打死一二百人,余者是尽数逃了。这当中就有那黄安!叫陆谦好是生气。

  而审讯俘虏,知晓那黄安副将乃是何涛,又一个水浒留名之人,但也是逃了。直叫陆谦扫兴。如果不是他耳边听到一声‘叮铃’声,却是那破烂系统在他击败黄安军后奖励了20个荣耀值,这一战于陆谦的个人实力之增进真半点无用。

  而20点荣耀值也远远不够陆谦所需,这下一阵都是北宋的官军了,陆谦他还是个百人将,只能增幅一百喽啰,叫他好无奈啊。

  清点缴获,虽然这寨子半数没于了大火中,可还是得到了不少缴获。比如那骡马牲畜就有四十余头,粮食有五百余石,还有数百件兵械,包括五十多张军弓。

  陆谦让喽啰速回山寨,再要派来船只接应,却见一艘小船顺着汶水打东飘来。那上面立着三个好汉,正是阮氏兄弟,阮小七瞧见水边立着的陆谦,高叫道:“哥哥来看,我兄弟捉的了谁?”

  被五花大绑的黄安满面惶恐的被阮小二提在手中。

  “叮”,陆谦耳边响起银铃一样的脆响,叫他笑的脸比莲花,荣耀值再奖10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