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此地处大江中游,西连巴蜀,东接吴越,北至中原,南抵湘桂,可谓“四通八达”。”说话中陆谦站起身,接过教鞭点在了长江的中心位置——江陵之上。也就是老赵家二次迁都所在。

  此地也算是得天独厚,水陆交通尽数发达,在后世着有‘七省通衢’之称。比不得大武汉的九省通衢之称,但后者与江陵相比,只一个洪灾,便能把它所有的得分全部扣光。

  但那朝堂上的一干文武重臣看清楚了陆谦所指之地,竟然是前宋行在江陵的时候,那是一个个睁大了两眼。无奈何,在一干重臣的心目中,江陵城虽然不错,但那从来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历史上,除了几个短命的割据势力,那儿也从来都不是一大一统王朝的国都所建之地。

  那地儿切还不如金陵,没王气!

  “陛下三思。彼处地形平坦,水路又非常便利,无险可守,一旦战事燃起,其祸不可预计。”宗泽第一个站出身来反对。齐军是如何打破荆襄的,在场众人可都心知肚明。

  接着就是林冲、闻焕章等人,那就像早前的金陵一样,就没一个人以为它是适合立都的。

  陆谦哈哈一笑,他既然考虑在江陵立都,那自然是有通盘考虑的。别的不说,就说这般立下都城之后,那饮水问题和粮食问题是都不需要忧虑了。可不能轻易地叫人堵住口。

  “彼处临近长江,自是水源充分。日后都城周遭的农业用水,城池内的百万军民的生活饮水,大小宫苑之用水,城濠、漕渠之用水,是全都无忧。又处在江汉平原腹地。朕本就准备在接下时间里对两湖地区进行移民,这般将都城立去,那效果更大。”

  “鄂北、湘南两省平原广袤,水源充足,本该是鱼米之乡,富饶之地。至今日之惨淡,实赵宋之过也。”虽说那洞庭湖沿岸已经得到不错的开发,但比之明朝时候的“两湖熟,天下足”,却还是差得远了。

  那鄱阳湖沿岸如今的经济地位是远胜过洞庭湖的。

  今后这江汉平原与洞庭湖平原,以及鄱阳湖平原尽数都开发出来,休说江陵日后的人口数量会是有百万计,那就是再翻上一番,也兀的不怕。

  当然,日后的江陵水况陆谦也是有所耳闻的。来自后世的他,生活在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杂七杂八的欣喜可是知道很多的。大名鼎鼎的荆江分洪区么。

  ——所谓荆江,就是指古荆州一线的长江。是自湖北省枝江至湖南省岳阳县城陵矶段,自然也报过现下的江陵。

  那时候还刚建国不久,朝鲜战争都尚未结束,国内关于荆江水患的治理方针是:大堤挡水,分洪疏水。即是腾出一块地方让洪水淹没,“蓄泄兼筹,以泄为主”。无奈何,两害相权取其轻,好以保护下游的武汉、九江等大城市安全。

  而如此做的原因就是因为荆江河道蜿蜒曲折,素来有“九曲回肠”之称。这一旦夏季爆发洪水时候自然是会排泄不畅的。

  荆江一段河面以北是古云梦大泽范围,以南是洞庭湖区域,地势本就低洼,故而长江带来的泥沙在此大量沉积。东晋时代就有百姓开始筑堤防水,围垦云梦大泽,时至明朝,方在江北俺筑起那连绵不绝的荆江大堤。但如今时候却是没有的。

  泥沙自也在沉积,却也没把长江河床高出两岸平原,成了“地上河”。

  可以说,只从水患的角度上看,正史上的江陵城是自明清时候才有踪迹的荆州水灾,如今一丝半毫的也怪不到江陵身上。

  水陆交通便利,又无水患之害,乍然一看,挺适合的么。

  “这儿地近巴蜀,北有大道直通中原,南可控向南,自就能隐隐压制两广。而东侧又有长江相连系,江淮、江南之地也尽在掌握。”

  江陵讲真,地理位置还是有些偏颇。过于靠近内陆了一些,对南面的掌控力会很强,可对于塞北草原,对于辽东,对于西域,那控制上真有点鞭长莫及之感,同时也有些向南了。地理位置真不如武汉。但武汉有水灾啊。武汉在后世都还年年抗洪,如今这时代,威胁只会更大。鄂州从来就不再他的考虑范围。

  江陵城除了无王气,唯一的大缺陷就是无险可守。但不知道有那么一句话么,江山之固,在德不在险。

  这句话要说有没有道理,那是端的有道理。就像当年的秦始皇的咸阳城,人硬是没城墙。只可惜这句话被赵老二用臭了。有了赵宋这一前车之签,当朝一般文武还真不敢忽略了‘险’这一字。

  然同样是这一个‘险’字,也把大名与济南全都盖了进去。二者一样是无险可守的。

  看到满大殿的文武都在反对,陆谦就笑了。好吧,那就接着往下吵,向下争吧。相比起江陵,他是更愿意建都金陵。但金陵被满朝文武反对,反对的他自己都觉得那地儿有些过于偏僻了。

  这不要紧,横竖是个四选一的选择题。洛阳、汴京已经被踢出,就剩下四个选项,且看他们日后继续来撕逼。

  这益都固然是愈发逼仄,可他也没想过立刻就迁都。

  ……

  在陆谦称帝之后,发出一封封叫人投降的檄文。而在他称帝之前,却就已经派出使臣,横渡重洋,抵至日本,入平安京,正式向日本发出了诏书。叫日本乖乖臣服,如此陆谦会册封日本主为日本国王,等同高丽国王,爵同郡王。

  这在世人看来并无藐视的意思。

  唐宋期间,日本始终对中原毕恭毕敬,视之为师。而后者的真正称谓也不是甚劳子‘天皇’,而是倭王。其缘由是由来已久。所谓的日本二字,乃遣唐使所改,意是日出之地。而日本国王则是正史上的朱明所赐。

  陆谦愿意册封鸟羽为日本国王,这是一种善意的表示。顺应日本民意了么。所谓的天皇这根本就是暗面的存在,就像正史上的高丽、安南等处国主一般,外王内帝,乃是东亚地区各国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

  只是其他各国都是号称皇帝,比如西夏主,在庆历和议后接受宋朝册封为夏国王,还接受辽、金的册封,但对内称皇帝,使用庙号、年号。大理君主对内亦称皇帝,使用自己的年号,与宋朝交往时则称国王。

  天皇这个称呼是李治和武则天捣腾出的。所谓天皇天后,二圣临朝,如是也。日本人的遣唐使将这一称呼传入东瀛,那其内部便就开始这般自称了。其实质说穿了不值一提。

  后世中国人如此之反感,原因就在于两国间的血海深仇,就在于对日本的痛恨。如此才会联想到天皇>天子and皇帝。天皇么,字面意思,上天之皇。但其从本质上讲就是皇帝,就好比天方世界的哈里发。

  后者若是胆敢拒绝,那是最好不过了。陆谦正有借口去正式讨伐之。可惜,日本人很乖觉的,甚至是欣喜若狂。

  齐军水师主力固然南下,但留守各岛的战船在日本人眼中,兀自不可力敌。而佐渡岛对岸之后越国,时常发生海贼入侵劫掠事宜。其身材无不孔武有力,健壮过人。虽无几人披挂甲衣,更非是个个都手持刀枪,然人人手持粗棍大棒,坚固不可毁,武士刀劈砍中其声如击败革,不是其国民丁壮所能力敌的。

  平安京接连收到信报,他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那些所谓的巨海贼,就是佐渡岛之中国贼犯。

  那一干掌权人物正是头疼时候,忽的看到中国在摇旗呐喊招募小弟,心中是一百个愿意。就像立刻派出使臣前往益都,好早日向上国禀报日本之苦难。结果他们派出的使臣,乘船跟随汉使一同入益都。但是在大海上却生生失散了。

  就是那一夜之间。昨日黄昏时候还在近前的日本使船,第二天就船影儿都没了。当夜虽然起大风,却也不至于遇难啊。

  无奈,宋清只能先独自回益都了事。那日本的国书与使臣自然也没能在登基大典时候赶到。

  “臣宋清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宋清这日刚回府邸,便被陆谦宣入了紫禁城。以他的官职,这皇城他是轻易进不到的。一路上宋清睁大眼睛,瞅的眼睛都发疼,愣是没看出这所谓的紫禁城与早前的齐王宫有甚个不同。你好歹也动一动土啊。

  “宋卿平身,赐座。”陆谦早已经从黄潜善口中知道了事情,但先前多日的忙碌,叫他片刻不得空闲,想来寻宋清聊一聊,兀自没有时间。

  今日终于有了空闲,宣宋清觐见,那说到的就是日本。

  “……入平安京如入中土汉城也。”一水儿唐式建筑,看在宋清一行人的眼中虽然有觉违和,毕竟宋时建筑特征与唐时已然不同,但大体还是觉得亲切的。错不是大街上人群汹涌,却都是那人高五尺,甚至都不足五尺之人,宋清都兀的会以为自己身在汉地。

  作为日本的政治文化与经济中心,这座城市中的日本武士也就特别的多。走在街道上的行人,随时随地都可看到腰佩长刀者。

  “其军事如何?”

  “臣观其军士,倒也健勇。然倭人多身材矮小,身高五尺便是高大。又因不食禽肉而生的瘦弱,远不如辽东女真那样的粗壮。”对治军多少有些了解的宋清很清楚,日本人那般的体魄是披不动重甲,拉不开劲弩硬弓,更耐不住久战。要是上了战场,双方列阵而战,以齐军健卒之高大,以中原军兵之武备,必然可以一当十,不在话下。

  当然,这些倭人虽体质单薄,但其人不失悍勇,只要一段时间好饭好肉的吃食供应,再教之战阵之学,就是将身板养结实了,从低矮单薄变为粗壮有力,恐怕就不易对付了。

  日本人有五百万啊。纵然这‘武士’一道刚刚兴起不过百年,幕府还未登台亮相,也是不可小觑的。想想后世忽必烈的两次征日失败……

  “现任日本主宗仁,可还成器?”那白河法皇为了权利已经逼死了自己的儿子堀河,现在眼看着长孙从一蓬头稚子长大成人,现今已经十八岁,连儿子女儿都已经诞下,他能不心慌意乱吗?

  陆谦对日本历史毫无所知,并不知道白河法皇在宗仁二十周岁的时候,就逼迫之退贤让位给他年仅五岁的儿子。以至于日本历史上出现了法皇、上皇、日本主三皇并立的奇特现象。

  但他虽对日本历史了解不多,可他对白河的了解却不少。观其作为,这是一个权利欲望熏心的主儿,是绝不会看着大权旁落的。故而,“待日本使臣抵到,朕会命你为使,二度出行日本。册封宗仁为日本国王。你且要好生做事,勿要辜负了朕一片厚望。”

  宋清闻弦歌而知雅意,当下按捺住心中的惊喜,领旨退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