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登基大典,这个新年都过的甚没滋味。人人都盼着正月五日。

  既至吉日这天,果然是天朗气清,和风柔云。

  陆谦心里大喜,这气象司果然不俗。但是,美中不足,如此隆重的日子里,只是一单单的晴朗未免有所不足。

  开国大吉当有祥瑞降世也,就好比那天降祥云,紫气东来。他心中自有成算,只是不与外人说罢了。

  这日,整个益都城都前所未有的整洁。

  天色微明,东方天际一抹绯红初现,黯淡的月亮兀自隐现高空之上时候。整个益都城内便就打扫了来,大街小巷黄土铺路,无数盆盛开的菊花在街道绿带里摆放着,一株株梅花傲寒而立,清香得气息渲染开了,随着晨风飘溢,叫整个益都城都变得更美了三分。

  陆谦早早的沐浴焚香,便是餐食汤水都不敢多用。早听人闻说,官员上朝时候不敢多用饭食汤水,唯恐人有三急,贵人当面现出不雅来。而个个府邸里有头有脸的长随侍女,在主人面前也是如此。都怕了那屎尿二字。可现在陆谦却也体会了这么一把。

  从醒来后,便就只用了一碗白粥,渴了只含水而不吞咽。待会儿,他要去跟老天爷唠唠嗑了。身为穿越者,那也是不敢大意的。

  静室中,陆谦一个人在独自端坐,一旁的香炉里袅袅有轻烟飘起,清雅淡泊,满屋的香气随着房门被打开瞬间弥漫了院中。

  “陛下,吉时已到!”乐和的声音传来。今日他为礼赞官。

  乐和话声落下,外头的丝竹之声就已经响起。陆谦把眼睛睁开,脸色端重,深一口气,再长长的吐了出去。他起身对着侧手放着的大铜镜看了最后一眼,稳步迈出了房间。

  天不亮他便起身沐浴熏香,不敢进饮食,唯恐仪式典礼当中那啥,有失体面。现在身着玄衣、纁裳,白罗大带,头上戴着亲王九旒冕冠,丝带系颔,一派的威武容贵。

  礼部登基典礼已排练娴熟。陆谦走上玉辇,“铛!”金钟声响彻耳边,乐和高喝道:“起驾!”卤簿甲士随之而动。

  沿途,黄钟大吕,琴瑟和声,搏拊柷敔,石磬钟铜,箫笙长笛,夭夭雅乐。

  齐王府朱门大开,才出宫门,就扑面而来山呼万岁之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每一声呐喊都仿佛电流一样从他身上穿过,叫他不禁生起了鸡皮疙瘩。这种呐喊与被群臣高呼万岁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在侍卫簇拥下,仪仗自王宫而出,街道左右无不挂彩,整个益都城无论是黎民百姓,还是富商贤达,都翘首以望着队伍中那架玉辇。临街道路人家门前都摆上了香案,家家户户都老幼一起出动,远远见了仪仗过来,就像是遇到了天大喜事一样跪拜高呼。

  陆谦随意抽查了几位百姓,有贫有富,有贵有贱,头顶气柱尽是浓白。这叫他心中很是得意。这些年的经营,可不是白费的。这公道果然自在人心。

  皇帝登基是有着一套固有的流程的。自古皇帝登基,都要封赠列宗列祖,然后祭告社稷。待到龙袍衮冕,在奉天殿接受百官朝贺,山呼万岁,南面而帝,始为“中国主”。历朝历代可以在这个大框架之内更变一些小细节,但大体是都不会差的。那可不是换一套服装就一声皇帝就是皇帝了,就是王庆、田虎之流的草头王都历经了登基大典,更勿囵是陆谦了。

  站在天坛上,陆谦俯视着文武百官,四大诸侯和高丽来使,看着周边簇拥的御前司数千军士,还有无数士林贤达,名儒雅士,乃至于张叔夜、刘法、种师中这种被俘宋臣文武,心中百感交集。

  穿越至今,六七年光景,多般周折始走到今日。恍惚里,当初杀高坎亡命东京之一幕,还清晰在目中。

  男儿好汉,登基称帝,南面称尊,天下权柄尽操于手掌中,人生之盛,莫不过如此。那穿越归穿越,系统归系统,管他背后有着何等的神圣,陆谦尽数不怕。便是身死,比之前世的那小白领,这辈子都值。

  文武大臣分列两侧,神情庄重,目光低垂。军士、百姓,和那些被邀请来的各阶层人物,皆默不出声。这一刻除了呼呼风吹刷着旗帜的声音,他再也听不到一丝儿一毫儿的杂音。

  风吹拂着冕服,冕旒相互撞击作响,清脆悦耳。陆谦打开系统栏,毫不客气的在一道白银符箓上点了下。刹那间清风吹起,有五彩祥云显于东方,紫气浩荡满乾坤。

  陆谦倾尽所有,方购买下这道白银级的符箓。那花费是巨大的,可他也知道这都是值得的。

  有了这等异象,那可不就是真正的天降祥瑞,以来证明他陆谦是真正的天命之主?!

  投资是巨大的,可收益指挥更大。

  天降异象,时间很短,只显于他念祷词这短短时间,可这不也正应证此异象乃是天应?

  错不是他荣耀值不够,陆谦非买上更好的不可。比如神龙天降之类的,那才更叫人拜服。

  当然,对于现下而言如此已经足以。不看就是那张叔夜、刘法等人都震惊的睁大眼睛,四大诸侯和高丽使臣更是如白日里见到了鬼一样。而后再看陆谦的眼神就变得大不一样了。

  而本就忠诚于他的大齐文武军兵百姓就更无须多言。

  祭天礼毕后,陆谦登上玉辇,再度回到王宫,沿途路上的欢呼声直若滚雷一样,连连不绝。

  而此时的齐王宫已经被改为紫禁城看。他被拥簇到奉天殿内,面向南,宗泽、闻焕章强制按下内心的激动,分捧冕服和重宝玉玺上到前,余下内阁重臣和林冲等重将取衮服披在他身上,再戴上十二旒冕冠。

  如此就是万岁万岁万万岁了。

  陆谦喜不自禁,心里不去想甚个天命眷顾,子孙万代福寿安康,那终究是怎的回事,再没第二个人比他更清楚了。接下他只需要享受此遭事后那丰厚的成果便是。

  稍后是封赏宗亲,进爵功臣。立妃方氏为皇后,太子暂缺,封国丈方腊为明国公,田虎为霍国公,王庆为庸国公,钟相为罗国公。横竖对于他们是不能用大国之名的。方腊的明国公在于其摩尼教之明教之名,霍国、庸国、罗国则尽是春秋小国。位置许进他们起家发迹之处。

  四人早有准备。当下跪拜谢恩。

  稍后就是陆谦的自家人了。

  众臣首推宗泽为文臣之首,封越国公,加开国。

  以林冲为武臣之首,封郑国公,加开国。

  鲁智深不受册封,与公孙胜一般,都有荡平天下后再入佛道之念。故而这朝中文武中,便只此二人封国公。

  稍后那闻焕章、许贯忠、杨志、阮小二、秦明等等,各文武功臣是尽都加官进爵。没有国公,还有候伯子男四等勋爵和国士。

  爵位在这一刻就像是地上的黄土,唰唰的向外大批发。

  而皇亲国戚,陆谦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还有同宗近亲,那都全都封爵。王爷公主国公候伯,不要钱一样册封了出去。横竖他们必是全都死了。否则这般时候如何不来寻他?

  益都城内外一时间纷纷攘攘,喜气洋洋,新朝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充满了蓬勃生机。大齐王朝“奉天承运”,洪武世运“如日中天”。

  这国号之事,几个月来群臣争议了许久。有人要改,有人支持原名。陆谦几经思索,还是作罢。亏他当初选用‘齐’字作为王号时候,心中还想着来日称帝时候再行改变。

  但现在,计划没有变化快啊。【其实是作者君怂了。那国号一出,选哪一个,异议都不会小】

  而至于年号,定元洪武。本着拿来主义,陆谦毫不客气的替朱八八用了。

  而这陆谦称帝定元之后的第一件事,那便是广撒檄书,叫南宋、蜀宋早日投降。

  同时还有一个事情被提上了日程,那便是迁都。

  益都城作为一个中央集权帝国的都城是愈发的不合适了。

  而对于陆谦原本要定下的都城——金陵,则是遭到了近乎所有在朝文武臣僚的反对。

  盖因为彼处地势太过偏南,而作为一个必然要一统江山的中央集权制大帝国,以金陵为都城,显然不合适。中原的主要威胁在北部,而那里距离西域与塞北太遥远了。

  简直是要横穿整个帝国了。

  而中国从来都是一个陆权帝国。如今这个时代,以中国之国力,纵然可以海陆并行,可那大海之上比之陆地上,于中国而言犹自无敌手。

  如果是近代史中,南京作为帝都是合适的。可在如今时代,满朝的反对声,叫陆谦都只能无奈的被“说服”。

  而再看中国地图,若是论距离适中,故南挟北,看西望东,那必须是河洛最是合适。且彼处还有山河地利之险,水源也自充分,若是不考虑粮食的问题,河洛最适合不过的。

  然而粮食这一问题就径直将它所有的分值都扣个精光了。无奈何,彼处的漕运较之汴梁漕粮运送之耗费尤甚。那汴梁漕运之害,已经叫赵宋受苦连连。洛阳比之汴梁更向西,可不是耗费更重?

  陆谦本身就没在洛阳定都之念,否则便不会册封林冲为郑国公了。

  如此朝堂上就议论纷纷,己方人都相互争执不下。

  有支持大名的,因为此时黄河下游水道尚且通航,大名府就在黄河河畔,负水运治利,又靠近北地。

  虽然现下看此处地处平原,无险可守,实在太过于靠近北地了。然大齐若能将幽云十六州尽数收回,再恢复辽东,经营塞北,这般大名可就半点也不靠北了。也自有了防护!

  有的支持济南。济南水运更是便利。不管有运河相通,更有济水直通到海。且此地距离济州近在咫尺,有种家乡的味道。

  要知道,当初国号之争的时候,可是有人提出了‘济’字而不是‘齐’字的。

  原因是何?

  首先济字有水,水灭火,赵宋为火德,这是符合五德之说的。虽然后者的影响力实是不高。

  其次陆谦的龙兴之地为济州,就好比赵匡胤兴于宋。这又是一给力力证。

  第三,济者,一意过河;二意救济;三意对事有益;

  陆谦举兵吊民伐罪,乃是有普济天下之意。故而,当日颇有一些人赞同‘济’字为国号。

  只是被陆谦一意否决了。因为‘济’字不好听,大济帝国?这听起了恁地违和。

  “诸卿且听朕一言。”陆谦眼睛看着奉天殿一侧被被悬起的地图。眼光闪了闪。(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