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日后,高赵叛军先锋抵到福州城外。探马来报,郭药师已经尽收城外百姓安置城内,福州城四门紧闭,城头上旌旗林立,战兵重重,皆严阵以待。

  那赵辉见郭药师没出兵来战,自放下心来,却不知道郭药师在使人收拢城外百姓时候,已然悄悄分出一支兵马埋伏于城西的丘陵地区。虽然兵力不多,却也能用。

  只等那叛军放松了警惕,再杀将出来,好胜上一场,以提升士气。

  而高赵叛军素质本就不高,错不是女真人暗中出力,其部早就被辽军荡平。但现在女真兵将大部都留在后续的高连山处,赵辉手下只有女真兵两三千人,内里真女真怕是五百都有不足。余下兵马虽有两万余人,然素质实是堪忧。

  然而这厮自持军中有三千女真兵,更有真女真数百人,并不将怨军放在眼中。与那统带女真兵的女真千户阿里保略作商议,便差遣一人出使福州,叫郭药师识时务者为俊杰,早早来降。

  很午后那使臣带着满身的酒肉气和一批金银珠宝返回来说,郭药师已决定投降。

  这般就叫赵辉更是欣喜,军中气氛也更无紧张之感了。到下午,叛军营垒还未扎好,赵辉就忽的得报,福州城西门大开,郭药师引兵马而来。

  赵辉与阿里保呆了片刻,旋即意识到不对,立刻叫人擂鼓聚兵。这郭药师若真的是来降,何以带着兵马?其事不妙也。

  幸而赵辉还留着一丝警惕,使探马留神福州,否则必会被打个措手不及。

  但即便如此,叛军中也兀自兵荒马乱了一阵。那阵列刚刚布置妥当,郭药师就已引兵杀到来。

  彼时,叛军在平川旷野刚排开兵马,列下阵势,就见怨军滚滚杀到。只见其军伍是八字展开,左首列着张令徽;右首立着刘舜仁;郭药师自拥在居中。那身披金甲,外裹大红袍,手捧令字旗,跨高头骏马,兀自威风。军阵上,也一样壁垒森严,军容肃穆,旗门底下,数员骁将并肩排列着,那内中就有拼命三郎。

  处在中间,全身甲胄,横刀勒马。两傍分列着怨军一二十员将官,都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两阵相对,北风猎猎中,只见怨军队里一声炮响,郭药师将令旗一摆,身后旗手晃动起军旗,张令徽见了手捻铁枪,便飞马而出,大叫:“贼酋赵辉快献头来!”驱使着军伍就率先杀上。

  郭药师自然不会给更多的时间于赵辉军。

  那叛军中也有人物受命上前厮杀来,其兵马广多,倍于怨军,虽兵源素质底下,一时间却也能支持不败。乱军中张令徽与敌将便撞在了一处,那人还逞英雄道:来者何人?且自留名!”

  张令徽气笑:“若问你家祖宗,且先将本人姓名报上!”那贼将扬声大笑:“告诉你也无妨,爷爷就是虎威大将乌达罕。”倒也确是叛军中的一员大将。

  “尔等猥琐人物,也称虎将。”张令徽却是好不鄙夷。

  身后闪出一步将,脚快手快,三五步扑到乌达罕马前,一朴刀直搠将去,乌达罕使起枪急架,就行斗住,双方战鼓齐鸣,高声喊杀。

  张令徽见了就摘弓上箭,瞄准要射。忽听得风声,这张令徽本也是名放箭的好手,又素机警,当即侧脸,一支箭正从耳边掠过,不知道飞甚么地方去了。

  张令徽回头看时,见是一员敌将手握雕弓,正在身前侧百步之外。那是勃然大怒,抬手便是一箭,正中那人脑门上,当下就撺下马背。复一箭射中乌达罕的肩上,那怨军步将本已经不支,此刻却乾坤颠倒,快步翻身蹿到了马后,只一朴刀,搠中马屁股上,那马负痛,一耸一蹶,把乌达罕攧下马背,跌得发昏,他便抢上去一刀砍死,复又割了头。

  叛军丢了一员大将,军心便要溃散,赵辉急忙将兵将全都涌上。双方一场大战,只说叛军与怨军,前者自然不是后者的对手。然赵辉有一个好帮手,三两千女真兵,纵然内里只四五百真女真,却足以叫一群绵羊变成了一群豺狼鬣狗。

  赵辉令大军撤下,其军前部此刻都已被杀散了,但有了阿里保部殿后,怨军诸将再是不甘心的狂吼乱叫,也自被狙得无法追击。而女真兵待大队叛军去远,方才放马奔回。

  一腔憋怒的怨军旋即就把叛军营垒掳掠干净,一些带不走的尽数烧了,收敛伤兵和阵亡将士遗骸,也退回了福州,清点兵将亦是死伤大几百人。

  诸将并不为之心疼,而是皆想到了战场上女真人。那端的是名不虚传。

  虽只三千人,却很是要得。尤其是内中几百名重甲兵,一个个如是熊罴山猪,打起仗来更悍不畏死。刘舜仁的亲兵营足足四五百壮酗,连同其它营兵,足有千人之多,愣是被二三百个重甲兵给打的回去。

  那余下的女真兵,实则都是辽东汉儿和渤海人,这些人往日都是契丹人的附庸,可现在跟在女真人身后,那也抖了起来。活似明末投向于清军后的那些明军明将……,打起仗来,与怨军放对,半点不弱。

  故而,有两三千女真兵坐镇的赵辉部,很是不可小觑。

  郭药师也从没奢望过能一战大破赵辉叛军。要知道他们只是叛军的一步,后头高连山军的实力只在其上,不在其下。

  虽说这实力大半是因为掺入进来的女真兵。金国足足派来了上万人,内里真女真足有两千人,以其为底牌,附以数万叛军,打败马五、韩庆和就也半点不叫人意外了。

  毕竟耶律马五且只是个统军,手下军力尚不足一万,韩庆和更只是徽州一地的守将,手中军力就更短少。

  稍后契丹人认真起来,更因为高赵二人背后的女真人而十倍之慎重。不仅调来回离保,还有耶律余睹,更有耶律彦光。结果却因为金军的一点异动,而慌忙止军,错过了趁胜追击的大好机会。

  赵辉败了一阵,那原先的驻扎之地也不敢待了,也因为他战败后撤后,怨军将那营地里的一应辎重、器物,能拉走的全都拉走,拉不走的一把火烧了掉。故而赵辉引兵继续向西后撤了十里。

  如此天色就已经暗了,安营扎寨是做不了了,索性就引着军马驻入一大庄去,军兵一分为二,一部分睡觉休息,一部分夜间警惕,更派出大队的探马斥候,紧紧地盯住福州城。

  旷野上起着不大的西北风,时时卷了沙土向人扑面打来。夜间寂寥,远远的刁斗声里,杂着胡马呜呜地叫。远处的繁星由天幕上垂下来,正和地面相接。在星光下,能清楚的看到五七里外有百十个点大叙星,在地面上移动闪烁。

  郭昌一眼就辨认出那是一支值夜巡哨兵马。

  当下叫身后兵马悄悄躲开,待其远去之后,再悄悄向叛军驻地摸去。

  那处大庄外头还有许多叛兵在值夜,郭昌却能断定,彼处必然不会有那金兵。这就像往日里契丹兵和渤海兵、汉兵在一处,那吃苦受累的必然是后两者,而绝不是契丹人。

  郭昌身后仅只有一千人,这么点人自不可能一举将赵辉军摧毁,但是只要布置妥当,对于那装置外的叛军却可给以沉重一击。

  “杀啊……”

  黑夜中忽的响亮起的喊杀声叫庄子内安睡的赵辉猛地惊醒,慌忙披衣起身,就已经可用肉耳听到外头的守夜部队被杀的哭爹喊娘的叫声了。

  “将军,城外敌军必然少数,可不能容他们放肆。”赵辉潜意思里就判断敌军不会众多,他派出的探马斥候可不是睁眼瞎,况且内中更有女真人随从。

  阿里保也是战场上历练出的人物,当然明白赵辉话中所指,当即准了赵辉意思。

  后者立刻引着庄内的兵马向外杀去,就是女真兵也集结一团来,准备出击。

  但不待他们杀出来,郭昌已经领着人马拍屁股走人了。临行前还在上风向放了一火,搅的赵辉是焦头烂额。

  白日里就吃了个小败仗,晚上又挨了一闷棍,叛军士气大落。如此赵辉就也不再咋呼,只一心一意的整顿军事,严阵以待。

  待到高连山领兵赶到,那金兵统帅完颜习古乃闻报是勃然大怒。郭药师本就得罪了女真,现今还如此傲横,叫习古乃很是愤怒,声称要扫平福州。

  但是这支军马名义上的主将还是高连山与赵辉,二人是渤海与汉儿的代表。他们对于郭药师可没甚个愤怒,对比扫荡福州,二人更愿意先拿下原州,好有一个落脚之地。

  当然,二人若是说起来,更乐意去辽东做个猛安。就如完颜习古乃与阿里保一样。

  大营之中,一将约有四十岁,全副披挂,身上俱是辽式甲胄的人。打马向着中军大帐奔过来,抱拳恭声道:“末将赵文泉,求见大将军。”所谓的大将军,便就是高连山了。

  亲卫入内禀报,不多时召他进去。赵文泉进入帐中,便瞧见高连山那短处的身形正立一副地图之前,仔细端详,若有所思。

  高连山看着地图上与福州相隔不远的原州,心中再是涌出一股浓郁的可惜。转回身看他一眼,问道:“情况如何?”

  “一切如大将军所料,那福州守军早有防备,末将前去攻城,被一阵好射!”赵文泉叹道。

  高连山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叫赵文泉坐下来,说道:“所以我让你去虚晃一枪。这郭药师不比寻常,卖我使节,辱我国格,被大金贵人深恶之,然其人必有所持也。”

  “强攻福州,灭掉郭药师,这自然能得大金国的赏识。但是与我们自身呢?”现在有兵不算甚个,能把人安安稳稳的送到大金国,这才是真本事。

  高连山与赵辉都不愿意打仗。这几万青壮一股脑的送入了大金国,这就已经是大功了。更别说他们还能拿到一个原州。

  可是没办法啊。完颜习古乃不是个大度的人,女真人更不是个不记仇的人。

  他们暗中招揽了这么多的辽国文武,那无论彼辈人是否答应,就没见过郭药师这般惹人恨的。兼之这郭药师的崛起,就是踩着已经投效了大金的杨罗二人的血骨登上福州刺史宝座的,女真掌权者深恨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