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六百二十三章 一定要打赢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8 09:13:12 源网站:笔下文学
  天下大势从来都是一整盘棋。在中原的棋局胜负愈发明显的时候,那北地的三国,除了力有不及的西夏外,辽国与金国就纷纷感觉到了压力。

  别觉得契丹和女真就没聪明人。

  陆谦那种凡是对外无不硬刚硬怼的处事态度,横竖就是两国掌权者心中最大的不安。

  不然也不会有年前金国使团四路出击的态势了。

  只是叫女真人郁闷的是,那大怂就是怂,说出的话跟放屁一样,那是半点都不顶用。蒲察乌烈更回到女真,中原传来的消息就是大怂又被揍了。以至于他与赵宋达成的协议,一半做了废。

  说白了就是一个事,契丹与女真都担忧陆谦先一步重整了中原,而后就反过来拿他们开刀。

  契丹人已经体会了一把梁山军的战力,女真人也不愿意自己的南方出现一头噬人猛虎。

  所以,在国家利益面前,所谓的经济利益就要全面让步了。

  梁山军与契丹、女真的贸易做的很好,陆谦向契丹输入兵甲武器和粮食,再加布匹、瓷器、茶叶、烈酒等,从契丹那里获得牲畜,主要是牲畜,大批的牲畜。牛马羊群,一群群的输入进来。

  向女真这边提供的商品则要少不少,大宗的是布匹、器皿、茶叶和烈酒,后者在契丹和女真两国都极有市场,利润之高叫陆谦都震惊。

  在寒天地冻的时候,一坛十斤重的烈酒换一匹马,都不在话下。

  也是通过两国间的频繁贸易,契丹也好,女真也好,对中原对陆齐的了解,就愈发多。

  了解的愈多,认知的愈多,二者对陆齐的警惕性就越大。可是想要寻到对付梁山军的招儿来,并不容易。因为南北的贸易间,契丹与女真对陆齐是需求更大更重。

  这外贸战是万万打不起来的。

  辽国能做的便是驱赶能过的难民,无论他们是汉人,还是渤海人、契丹人,那都一律向南赶。而女真人的做法就是一边积极拉拢辽国边地军将,另一边使人联系高丽。

  但后者并没起效用。反倒是前者,成功的叫他们策反了一拨人。

  就是那宜民守将高连山与赵辉。

  前者是渤海贵人,后者大多是姓高。赵辉却是北地汉人出身。

  此番那高连山与赵辉被女真人拉拢了去后,却是改变了策略,不仅没立刻带着兵将百姓去投奔女真,反而竖起了大旗,正式的造起了契丹人的反来。

  拉拢周遭汉人,收拢饥民,招揽难民流民,军队很快就膨胀到了上十万。高赵二人对外号称三十万大军。

  宜民是一很重要的地点,这里是辽国对抗女真的前线,从宜民向东,首先要渡过敕牛河,再向东不足百里就是成州,成州东部的蒺藜山,就是怨军成军后与女真见阵的第一仗处。

  当初怨军军兵因无御寒衣发生兵变,与主将耶律淳关系紧张,后者正要动兵处理了怨军,再重整军队。偏恰在此时,金军逼来,辽军只能压下矛盾,仓促迎战。两军会战中,怨军首先战败,辽军随即大溃,金军乘胜占领成、懿、濠、卫、显、乾等州。

  可以说是狠狠咬了辽军一口。但也就是此战之后,女真人消化不了,这才与契丹议和,好专心消化战利品。

  现在郭药师所据的福州,就在成、懿、濠、卫、显、乾等州的北面,福州属于上京道。而成、懿、濠、卫、显、乾等州属于中京道和东京道。

  说的再直白一些,那东京道就是后世的东北,上京道就是内蒙东端,比如说通辽;中京道则就是赤峰、承德一带,南京的就是京津唐。

  现在中京道的东北角被咬了一口,但上京道兀自是上京道。

  对比高赵二人,女真人更希望勾搭的是郭药师。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郭药师早就上了梁山军的船了。

  那前去沟通福州的女真信使,当场就被郭药师拿了下,送去临潢府请赏去了。也叫契丹人对他更增添了三分信任。与郭药师等人言,可谓是一举两得。

  却也叫女真人对之恶念大生。

  那高连山与赵辉两个,自从起兵之后,依靠着换了军装来充任二人手下兵将的近万女真精兵,可以说是连连击败了耶律马五、韩庆和等辽国大将。

  那女真兵的表现叫辽国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只以为是女真人要再度发起攻势的前遭。

  当下一边派人前往金国出使,一边全力调集军队,力求干净利索的结果了高赵二人。

  那更名为耶律彦光的兀颜光与耶律余睹亲自出马,引来了一万新军助阵,再有奚王回离保的马军助阵,果是干净利索的击败了高连山、赵辉。但也更进一步的察觉到了女真人的动作,且坐镇卫州的完颜斜也真就有所异动,当下皆不敢引大军出击宜民。

  唯恐女真人会趁虚而入,越过医巫闾山,攻拔海北、宜州,打开锦州的北大门。

  如是,耶律余睹返回锦州坐镇,回离保也留在了宜州,只有耶律彦光、耶律彦寿父子和耶律马五、韩庆和等将引兵向宜民追去。

  那宜民是孤城一座,东部又有敕牛河相隔,太容易被包围。高连山与赵辉在耶律彦光领兵追来之前,就先先一步向上京境内退去。

  他们倒不是要去投奔女真,若是如此还不需要这般麻烦呢,他们要做的事情是去拿下福州。

  后者乃是上京道东端仅剩的三座城池之一,在濠、卫、显、乾等州为女真所有后,辽人上京道东部就只剩下了福州、原州和乌州三座城池。

  其中乌州是临水而建,那城外就是潢河,也就是后世的西辽河。而福州和原州这两座相距不远的城池,却在乌州与濠、卫、显、乾等州间。

  这是两座叫辽国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式城市,尤其是在爆发了杨罗之乱后,辽人以郭药师为福州刺史,这本身就已经表明了态度。

  现在女真人叫高赵二人举着大旗来打郭药师,实则就是要给郭药师一个好看。若是能拿下两州了,想来辽军也是不敢大举进犯的。

  在辽金关系紧张的此刻,在辽金的边界线上,稍微大点的动静,那就能给金人把柄啊。

  女真人已对高连山和赵辉说了,若能拿下福州、原州,辽人亦不敢来犯,便以两州刺史向许。

  高赵二人已经投靠了女真,自然是女真人叫干什么,那就做什么了。

  如此,高赵二人引兵直逼福州,那消息传来,郭药师尚没惧怕,原州先就为之震动,原州刺史萧德光是夙夜哀叹,州中文武官员也束手无策。

  不,倒也不是真的就半点法子都没。可萧德光素来瞧郭药师不起,后者接任福州刺史后,带了一份重礼前来拜访萧德光,而萧德光却表现的傲慢至极,以至于郭药师不至正午就先起身告辞。从此两边交恶也。

  至此出身大族的萧德光,人就是瞧不起郭药师,咒之丧家之犬。

  现在即使大难临头,已然迫在眉睫,萧德光再想去交好郭药师,这是当人姓郭的是傻子么?

  故而,萧德光想到了三十六计的最后一计——走为上。

  萧德光跑了。

  留下原州的一干文武官吏战战兢兢,面对着日复一日临近的高赵叛军,人都要尿了。

  而同样在福州城内,郭药师一伙面对着高赵叛军,也在谈论着他们日后的出路。

  石秀一身军将打扮,坐在一干人中间,俨然就是其中的一员了。

  他的武艺远胜过杨林,为人心细胆大,又讲义气,在怨军中交情广泛。之所以如此装扮,乃是为了不惹人眼。他就不信这福州城内就没有契丹人的眼线。

  故而,他便叫郭药师在军中径直为他安排了一个身份,现在跟原先在锦西时候,真不一样了。

  “高赵叛军不日即将逼来,其人到不足为惧,怕的是内中的女真精锐。”郭药师在上首说着,石秀眼睛里精光直冒,女真人的真实战力,他也很感兴趣的。

  “是以,我军在城外只做短兵相接,稍后无论胜败,皆坚守不出。”

  郭药师如此讲,没有问题,众人全都接受。现在对他们来说,唯一的难题是原州。这福州由他们驻守,别说高赵叛军是大败之后的窜逃,他们就是全胜时候来,也不见得能将福州奈何。

  可是原州要是失守……

  “以我之见,这原州若是被叛军夺取,契丹人也必不敢轻易兴兵。”原因众所周知,石秀接着向下说,“那夺回城池之责多是要落在诸位肩上,恐怕那契丹人兀自会用原州刺史之缺来做诱饵,这般且能顺便挑起怨军内部纷争。”

  拼命三郎相信,那契丹人不是傻子,必然知道张令徽、刘舜仁他们已然被郭药师聚拢。这怨军的力量一分为四并不出众,但要是四部合一,可就有碍的人眼了。

  这般话说出来,郭药师等人脸色陡然严肃起来。人心叵测,**无穷,不能不防啊。

  毕竟这怨军四部,虽然合并为一,他们四人却各有一支绝对心腹班底的。

  那郭药师能与梁山军搭头,他们又凭甚不能?

  “诸位可不要上当啊。怨军所处之地,距离女真仅咫尺之遥。不齐心合力,怎能自保?”

  郭药师眼睛闪过一抹光,这南军还是支持自己的是吧?不然这位石三郎怎会将话语说的如此的露骨?那心思翻转间就觉得,不就有与叛军的短兵相接,自己一定要打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