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六百一十五章 赵桓称帝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7 09:09:24 源网站:棉花糖
  时间进入到三月,汉阳军破,张宝沣投降的消息传来。林冲分郝思文、翟进引兵屯驻汉阳军,自己引大军沿汉水直奔潜江。

  彼处位于江陵城以东位置,间隔只有百里。

  噩耗传来,江陵城彻底崩了。

  自从陆谦举兵夺了齐鲁之地,这些年来他每每掀起大战。先是夺冀北、河东,后世破中原,直逼襄樊,然后再征讨关中。短短三年的光景,陆谦已经从偏居齐鲁一隅之地,变成了坐拥江北帝王之基的天下霸主。

  三年征伐,赵宋与之大战,连战连败,损兵折将,更一溃千里,已然是把江北之地尽数丢弃。

  如今的大宋只有川蜀、荆湖、岭南和小半江南在手。现下梁山军又全面杀过长江,从荆襄到金陵,几十万大军分头而来,赵宋如何能支撑得住?

  看那早日中被宋室依为长城的西军,现如今师老兵疲,困在半个江南东路之地,向西走不动,向南去吧,军中的异论又太大。毕竟他们都是关西的出身,去了比江南更往南的岭南,只一个水土不服,气候不适,就能叫西军损失惨重。

  毕竟没有历经南宋时候的大开发,此时的荆湖南北路和岭南之地,在时下人的眼中,那还多是穷山恶水。

  尤其是谍报司适时的散播一些传言,那折家兄弟,也频频与军中故旧写信。

  甚个岭南瘴气,甚个南地卑湿,山川险恶,毒虫遍布,可谓是多加诋毁之言语也。

  还能拽来前代名人做证明,比如出自《史记·货殖列传》的“江南卑湿,丈夫早夭”,出于《淮南鸿烈·墬形训》云:“南方阳气之所积,暑湿居之,其人修形兑上,大口决眦,窍通于耳,血脉属焉,赤色主心,早壮而夭。”

  还有唐白居易的“送客春游岭南二十韵”,都极具代表性,诗中充满了瘴气、贪泉、毒草、蟒蛇、鳄鱼、飓母、蛊等癔象和对疾病、衰老、死亡等的恐惧,是非常典型地杂揉诗人从经典与传闻所得知的南方,实际上白居易并未到过岭南。

  可这并不妨碍谍报司现下里拿他来做武器用。

  军中的争论不休,不仅大大损害了西军的战力和斗志,更让西军陷入了一欲走不能的困境。

  大小种为代表的南下派和刘延庆为代表的西归派,以及赵不试、谭稹为首的坚守派,三国大战,耍的是好不热闹。

  就如那江陵城中一样,众说纷纭,从而意见不定。可现下都已经到了眼下地步,赵桓确实表现出了不一样的勇气,拒绝了主战派的坚守江陵城的建议,下诏给驻防大江对岸的刘仲武准备接应,态度鲜明的表示要走人。

  可同时他自觉的兀自要履行自己作为太子的责任,向姚古许下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重赏。不只是建节,更许下了少师、少傅、少保“三孤”之位,更允诺了国公之爵。并向江陵一干文武大臣道,“昔日神宗皇帝为激励天下臣民恢复故土,许诺复燕云者可封王。而既然异姓大臣可以封王,今日此正值国难当头,社稷危如累卵之际,能退败梁山军,保荆湖南北路平安,如何不可以为王?”他身为太子,就当率先上奏皇帝,为天下臣子言。

  只不过这个建议,赞同者寥寥。盖因为文臣们皆认为,这个口子不能开。现今是大乱之世也,广许封王,一旦开了这个头,败坏朝纲不说,更有祸乱天下之嫌。且现今的武臣地位已经在拔高,前线统兵作战都靠他们,再以军功封王,谁能说没有那藩镇之乱?且这得利的自是武官,文官们又该何为?

  这种事涉及到了文武之间的争斗,那更不是只言片语就能说清的了。

  只是赵桓已经没心情再处在这种政治争斗中了,梁山军都已经打破了汉阳军,此刻他再不走,那怕就是要被梁山军赶进长江喂王八了。

  那林冲引着大军直冲潜江而来,赵桓可不觉得就凭潜江的守军,就能抵挡的住梁山军。

  潜江若是破了,江陵城可就在梁山军面前了。

  如此的,赵桓走不走且不去说,那江陵城民间却先继赵佶西去而掀起的第一波大迁移后,继而闹起了第二波来。

  原本繁荣江陵城全然陷入了恐惧当中,春天的暖风并没叫这儿人觉得开怀,战火已经烧到了眼前。猜测、谣言、伴随着无尽的恐慌,仿佛瘟疫一般江陵城内传播。如是,城里大把的人都拖家带口的往他处投去。这也叫城内的禁军更是心乱,赵桓也更坚定了要走的心。

  江陵皇城内。崇政殿南侧的拱垂殿。

  也不知道是否取‘圣天子拱垂而治’的意思,这是赵宋的正殿,接待外臣之处。

  此刻大殿上头的侧旁,赵桓坐在一张大椅上,眉头紧锁,目光无神的看着底下的文武臣僚。

  “太子殿下!贼寇已向西杀来,为江山社稷计,为黎民百姓计,臣恳请太子殿下离开江陵!”耿南仲、唐恪、吴敏等人再三叩首,满面沉重。

  身后许多主张南逃的官员们纷纷跪拜,同声发喊:“臣等恳请太子殿下南巡!”

  赵桓摇了摇头,言不由衷的道:“国家且到了如此地步,四京故都悉数沦于贼手,百万将士,千百官员,皆已殉难。皇家殉死一二人又有何妨?赵家岂无刚烈男儿?”

  “兼之朝廷一迁河洛,二迁江陵,已使得天下军民大沮,今父皇又已西巡去,言之羞惭,孤且还有何颜面再逃避去?这一退再退,何时才是头?”

  赵桓的胆量真不同于一般了,竟然敢挤兑他老子了。

  只不过这话风万不是赵怂的风格。这赵桓与他老子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希望底下人背锅。而乐意这个时候来背锅的人,还真不少。

  尤其是蔡京在前做着肉盾,耿南仲且以为自己躲在后头安全的很。赵桓即便南逃,天下人的口舌也只会指向他老子。要不然大艺术家怎么才到夷陵,就下旨抹贬了蔡京的官职?太中大夫,这与他先前的当朝太师、开府仪同三司、安远军节度使、魏国公来,可差的不是一丁半点。

  “太子殿下恕臣妄言。天子西去川蜀,偏安一隅之心世人皆可见,则举国人心必大丧也。臣且以为当务之急,乃是恭请太子殿下登基继位,好以正天下士人心,以安天下军民斗志。”耿南仲等人跪下之后,陈过庭等人却也是突发奇招。

  这话一出,整个拱垂殿都寂静了下来。

  “天子使太子殿下留守江陵,尽托半壁江山于太子殿下,可知天子寄厚望于太子殿下,非比寻常也。此情此景,太子殿下亦当敢担重任,为朝廷之表率,奉天下之人心。臣恳请太子殿下从李唐肃宗之故事,登基以正天下人心!”陈公辅随后出列进言。只是这话若是叫大艺术家听到了,非气的吐血三升不可。

  “陈中丞【陈过庭】之言极是!太子殿下当即可登基继位,以定天下人心。”许翰也不是吃素的,见陈过庭这神来一笔,瞬间打动了太子的心,那心中立刻就有了决断。此计大妙也。

  荆襄失守,则大江之南与川蜀联系断绝也。这般拥立新帝,乃大善也。且新皇登基继位,昭示天下,他等自可拥趸新皇南渡,那大江之南还有数千里的疆土可回旋驰骋,天下大势看似了,但还终未了去。

  耿南仲等亦被陈过庭这一击给打晕了头,可定下神来后,却也只能忙跟着劝进。这赵桓能登基称帝,与他们言可大有好处。他是赵桓多年的老师啊。

  且这大艺术家西逃川蜀,就是把他们留下来,就是放弃了他们。这个时候为何不能另拥新帝?

  到时这荆北保不住了,就去荆南,荆南呆不下了,还能去岭南。

  朝廷在南方还有小半个江南与偌大的岭南之地,那李珙与徐徽言亦都是难得的将才,未尝不能造出一番新局面。至于那川蜀,日后与之亦联系不畅通,一分为二,有何不可?

  “殿下,贼军席卷北地,兵威正盛,襄阳纵有坚城险势可持,亦恐难抵挡!潜江城无险可守,无险可持,更难挡林贼兵劲。万请太子速速登基继位,再暂离行在,以避其祸!待日后退了北贼,再还江陵行在不迟!”

  正当众臣苦苦相劝时,许翰突然瞧见胡直孺踏入殿中,此人乃殿中侍御史,名臣胡僧孺之弟。

  “何事如此慌张?”许翰都看到了,赵桓更是没看不见的道理,遂即问道。

  胡直孺拜道:“禀太子殿下,前线急报,林贼前锋已进抵汉水对岸。”那沔阳早前被破一次,宋军见其距离汉阳过近,根本不敢再去派兵。现在花荣引着骑兵直抵汉水岸畔,也不足为怪。

  可大殿内一干人却心头无不大惊,梁山军有水师之利,想要渡过汉水,轻而易举。届时,江陵前面可就只有一个潜江了。

  赵桓更是觉得手脚麻痹,魂飞胆丧,坐都坐不稳。他患有‘风疾’,发病时手脚麻痹,站立不稳。早前在东京时便曾发作过,但并不常见。西入河洛时候也不曾见过,到了江陵以来,这还是头一次。内侍们忙将赵桓抬入后宫,乱成一团,召御医来诊治。

  在场一干人物,面面相觑。赵桓这病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但万幸的是,有一个前提,已经被江陵文武众人达成了共识。

  那便是赵桓要迅速登基称帝。

  而那些原本坚持坚守江陵的人,也发现在赵桓登基称帝之后,这江陵城实不适合作为一行在,倒是向南更为合适。

  因为赵桓至今日起,不是太子,而是皇帝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