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林都督钧旨!尔等军兵多本地之民,赵宋南迁江陵之期,于当地百姓欺压何如,尔等俱当有听闻。今都督率大军来攻,不忍相残你等性命,特命我来告知尔等。赵宋残民害民,苛政如虎也,一应作为,众目共睹。尔等家中莫不便没亲人故旧惨遭横祸乎?

  林都督体谅你等之艰难,于攻城之际,特遣我来询问一声。告知尔等,若肯放弃抵抗,开城归附,林都督有言在先,一概前罪既往不咎!而莫是执迷不悟,玉石俱焚时,悔之晚矣。”

  安州城下,几名梁山军兵簇拥着当中一人,对着城头高声喊叫着。

  话音落地,那城上将士窃窃私语。有人怀疑梁山军是在忽悠他们,若是真交兵投降了,之后岂不就是要任人宰割么;也有人颇为心动,只是不敢说出来而已。

  毕竟安州城城小兵寡,怎的去看也不是林冲带领的十万大军的对手。

  只是这安州是世人皆知的首战之地,梁山军冲出信阳,便能直开到城下,故而江陵在这儿放置的也是忠臣。此人便是乔仲福!

  乔仲福乃刘延庆手下猛将,早年与西夏人作战时,诸将殉难,乔仲福率所部数百人力战突围,且战且退,斩杀追兵五百余人,声名大震,于西军中崭露头角。去岁中被调入刘光国麾下,其子乔嗣古现为刘光国亲兵指挥使。

  乔仲福冷笑一声:“想凭三寸不烂之舌就吓得我开城投降,世上何有这等便宜事?我安州虽非名城大郡,城高池深,易守难攻,却也不是草扎纸糊的。今日我倒要看看梁山贼有何厉害的手段。来人,给我乱箭射去!”

  这口气还不是一般的强硬。

  而林冲这边也就是走个过场,保不准就能碰到一个软蛋呢,都是惠而不费的事。

  而随着宋军的箭矢射下,雄浑的战鼓声骤然响起!与之相响应的,便是士兵们整齐的吆喝声。三千将士,推动着数十辆盾车、壕桥,抬着不可计数的长梯,缓缓向安州城压去。

  原地待命的将士们拿兵器拍打着盾牌铠甲,铿锵之声震耳欲聋!

  “虎!虎!虎!”将士们从喉咙里发出的大吼,伴随着兵器铠甲的撞击声,汇聚成一股浩荡的洪流,直冲云霄!

  城上守军不免色变!这梁山军果然了得,其他部队,哪有这种气势!

  乔仲福一张脸绷得紧紧的,显然,他也为城外的军势所震动。但他兀自还能端得住。“传令下去,床弩、神臂弓都做好准备,一旦敌进射程之内,立即射杀!”

  那各处马面敌台之上,都布置有大型弩器,床弩是必不可少的,神臂弓自然也在其内!既然梁山军不用他们的梁山砲来轰击,那就别怪城头上布置的强弓硬弩发威了。

  当一座座壕桥停在半道上的时候,那当头的盾车正处在床弩的射程之内。操弩手拎起木槌来,瞄准了目标,就是一槌闷在弩机上。

  一支支粗大的弩箭射向盾车,可后者兀自纹丝不动。就因为其后车身上,足足装了十袋沙土。有它们压车,那盾车根本不是床弩所能摧动的。

  一辆辆盾车的后面都跟着一支甲兵,这些人的刀枪尽数放在了车上,人手搬着一个个木箱子。内中还有一个只着轻甲的人。

  城头上箭如雨下,盾车却仿佛一头不知疼痛的钢铁巨兽,直冲到城下城壕外沿。

  破空之声密集起来,盾车后头的军兵总是有死伤。盖因为正面可以遮挡,侧面就不行了!他们的手都用来搬木箱子了,可不能再持盾防备。那唯一的照应就是相隔不远的盾车,几十辆盾车前后一致,排成一线,多少能遮挡对面的射击角度。当然,这也少不了盾车侧面升起的遮板。

  一声声惨叫响起,一个个士兵栽倒地!向前的盾车并没停下,其后的军兵也并没有慌乱,而自是将凶狠的目光投向了面前这座城池。

  当盾车悉数抵到城壕时候,这一切才算平静。乔仲福想不明白对方这是打算作甚,这个时代的通讯还很落后,长兴城的一幕,也许小种能知道,大种可能也知道。但他们更关注的是震天雷,而不是震天雷的使用方式。

  “点火!”

  没有半点耽搁,到了城下就是怼。

  是以,眨眼之间硝烟腾起,震天雷爆炸后橘红的烈焰,在安州北城墙上不时的闪现!

  一个震天雷大不过三斤重,装药二斤,以木壳藤套盛之。虽然份量不重,但是两斤的药子一遭爆炸来,威力亦是惊人的!

  “放箭,放箭——”城头上乔仲福声嘶力竭的吼声响起,他都不知道这些厉害的武器是甚个,只能看到刹那之间,半空中数十个黑影从下往上,直飞向安州城头!

  它们来自城下盾车后!

  但是在震天雷在城头上炸响之后,安州城上的守军已经乱套了。与长兴守军的反应如出一辙。一个个就像那没头的苍蝇一样,乱跑乱撞。

  要知道,这乔仲福所部的素质可远不如西军,即使他们血脉中浸染着西军的基因,可到底只是一个仿制品。

  被这般的一炸,彻底懵逼了。

  亏得那乔仲福在震天雷炸响之前,兀自豪气冲天,一副清风拂面之感。全副铠甲,手执大刀,看了一眼头顶上落下的“砲石”,半点不以为然,甚至没有离开岗位半步。就是身旁有士兵大声叫喊着:“将军当心!”他也依旧一动不动。

  丰富的战争经验早教他判断出,那颗‘砲石’根本就砸不到他。事实也确实如此。那颗砲石在他头顶划过,倒是掀起了一股风来,但那不还是落到城里去了么。

  可就是那一丝嘲笑刚在他嘴角浮现来,乔仲福心里的得意立马就被惊天动地般的巨响所驱散!当第一颗震天雷在安州城头炸响时,城上的守军们本能地把身子一矮,惊慌失措地四处张望!人人脸上写着震惊和迷茫,这是怎个回事,怎的忽然想起这般巨响?

  可没等他们回过神来过来!宛如晴天霹雳般的巨响就一声接着一声在城头上响起!夹杂着人声的惨叫和呐喊,惊慌失措中一个个都直感觉地皮都在晃动,城池都在颤抖!

  剧烈的爆炸使得着弹点的守军被炸得哭爹喊娘,一片狼哭鬼嚎!这还不算,震天雷爆炸之后,木壳化作了呼啸迸飞的碎片!打在人身上,其惨象,叫人一想就浑身的鸡皮疙瘩,好不酸爽。

  人或许能在面对矢石时,仍能悍不畏死,巍然不动。可是……,可是现下这娘的是甚个玩意?面对着这种跟打雷似的神秘武器,没人能镇定的下来。这每一声响可就能夺走几条人命,留下一地伤员伤兵啊!

  昏了头的士兵们盲目地乱窜,大声的呐喊着。发自心底的恐惧和刺鼻的硝石味,呛人的烟雾,使得他们失去了判断力。

  而与城头上的乱了套的守军相比,城下的梁山军可就冷清的多了。虽然很多人也自伸长脖子,扒着城头上的一幕幕看。可他们的状态是原地待命。

  林冲自然是见过爆炸的,就是大炮发射,他都见过许多次。可还是有很多人没见过啊。比如说花荣,比如说张仲熊,比如说韩伯龙、马麟、王彦、郝思文等等。

  此刻听着那炸雷般的声响,看着城头杂乱无章的场景,一个个脸上都笑开了花。甭管那火器是怎个厉害,那也是自家的不是。看看眼下,这今后攻城拔寨,该多容易?

  林冲传下命令,叫壕桥部队迅速上前,随后的长梯部队,准备攻城。

  前遭的张仲熊一接到命令,立刻举起铁棍大吼着:“弟兄们,跟我上!”

  一个个甲兵麻利地推动了壕桥,高声吼叫着冲向烟雾弥漫的安州城。瞬时间里,安州城下就象放了闸,士兵们潮水般涌了过去!

  城头上,乔仲福腿已经软的站不起来了,蹲到女墙下不敢动弹。便是忽听城外万众齐呼,心知对方开始近前攻城了,也兀自没胆了!

  且城头上守军乱作一团,也根本不可能迅速镇定下来。这防御根本组织不起来。且就是他能组织的起来,城下的梁山贼就不会重新将之炸乱么?

  “走,快走!”乔仲福一把拉住身边的亲兵,叫道。

  现在他的脑子很清醒,安州城守不下的。但凡不能抵挡下梁山军的这一招,这城池就守不住。而要抵挡下这一招,实则也不是很难。只需要在城头竖起网来就是。

  这‘砲石’准头很强,但力度不大。竖起网来,就能遮挡的下。而‘砲石’若是要高过网子,就会越过城墙,落到城内墙下去。

  很简单的就能把这一招防下。只是城墙内里的兵棚窝铺,多半是保不住了。可这与城上相比,都只是小事。

  还可以先将人撤下去,就像梁山砲发威时候一样,等到‘砲石’都没了,城外梁山军要攻城的时候,再将人招呼上城头一样。

  但这些法子现下说来却都是马后炮。

  乔仲福此刻的脑子里,只有一个“逃”字。先逃出生天,再谈以后事。

  如此安州城一日即破,乔仲福仓皇逃命,安州城守军活着抵到汉川的,十只二三。

  安州一开,云梦、孝感、汉川次第而下,林冲只用了五天,先头兵马就抵到了汉阳军城,一时间豹子头威名广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