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们都听着。看到那个骑马的红面汉子了么?但凡拿到的,不论是生擒活捉,还是一刀砍杀了,都赏钱一百贯。”

  陆谦大声的一喝,便是对面的朱仝都听到了,身遭左右的喽啰齐声叫好,精神大振。

  朱仝气的脸色更红,他手下的土兵,有受过他恩惠的,更有那不知道厉害的,只把对面梁山喽啰排出的阵仗当成儿戏。好让朱仝想不到的是,自己手下的一干人并没为梁山喽啰们的阵仗吓到,反而因为不晓得厉害而一个个信心大增,一扫之前的害怕。

  一个个毫不在乎的叫道:“都头勿恼,咱们只要一冲,准能把这伙不知死活的贼人冲得人仰马翻。到时候擒杀了那陆谦,给都头出气,更叫都头升官发财。”他们似乎忘了陆谦那殿帅府虞侯的出身,以及刚刚的狼狈劲。

  两边都离得很近,陆谦的叫声对面听得到,对面的怪叫,陆谦他们也能入耳。他还不动声色,刘唐先是恼了,“这些官府的狗腿子,适才绕过他们,现今非斩尽杀绝了不可。”

  “用不着气。今天虽是小阵仗,但在阵前说笑摆英雄好汉作派,却不意味着他们就真的英勇。你且等着看。”

  “击鼓。”陆谦把大刀向前一点,咚咚的鼓声响起了来。只中间的金沙滩小寨喽啰动来,他们踏着鼓点,走着齐步,虽然只被短短训练了两日,但随着鼓点已经能走齐。当然,速度很慢。两排兵向对面的朱仝一伙靠近,身后跟着二十多个两列排开的弓手。

  队列向前前进了十二三步,陆谦就让鼓手鼓点一变,这是让前两列的小寨喽啰整队。这些人都还是第一次玩这种阵仗,加之训练欠缺,才十几步远就有点乱了。陆谦立刻下令整顿来,他这次就是要试验一下,要练手一把。不然在树林处那一阵,怎么会放着阮氏兄弟不让上场,如此朱仝这一队人马早就完了。

  美髯公朱仝在后世的价值观中都还是值得称赞的人物,他是郓城县马兵都头,现在梁山强人在洗劫村寨大户,即便已经‘惨败’一阵,陆谦也赌他会继续上前。朱仝果然没叫他失望!

  他也期望这一仗能给他带来好处,毕竟这是朱仝,梁山八骠之一,在水浒原著上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唐庙和汶水小寨这两仗,陆谦的收获寥寥无几。特别是唐庙,几乎是毫无收获;倒是汶水小寨打了后,陆谦多出了十点荣誉值。然后陆谦购买了一块步兵的黑铁兵符,攻击 10%。这兵符是可以与兵种天赋融合的。

  也就是说,现在他手下的金沙滩小寨喽啰,防御、攻击各加了20%,这对于喽啰们来说,简直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陆谦现在很渴望听到系统提示音的。

  朱仝此刻距离梁山喽啰只有六十步远,但他真不敢就这么大手一挥的让弟兄们上。贼人左右还各有三四十喽啰,朱仝这标人如果一涌而上,这不是白白让左右翼的贼人捅刀子的么。

  喽啰们再次整好了队列,继续向朱仝他们逼近,同时那左右两侧的大寨喽啰也在朱贵和阮氏兄弟的带领下缓步向前,就与前方保持着十四五步的距离。【古代一步是五尺,一米五 的距离,双脚各迈动一次,而不是只迈一下】

  如果是对阵北宋的精锐部队,神臂弓早就把喽啰们全部钉死地上了,但现在陆谦面前的只是一撮土兵加家丁护院,这些人中连猎弓都没有几张。

  而陆谦这儿有二十多个弓手,其中还有五张军弓。虽然这五张军弓中四张是七斗弓,另外一张是九斗弓,但这五张弓却都能射出六十步远。

  陆谦挺看不上这种软弓的,纵观中国的弓箭史,宋朝就是一奇葩。尽搞杀伤力小的软弓,配着轻矢,飞的倒是远,可杀伤力不高啊。就好比北方的游牧民族,那杨再兴小商河战死的时候,焚其躯体,得箭镞竟达两升之多。北宋与之都是一个路子。

  而中国从先秦到唐汉,再到之后的朱明,战阵中有威力的都是硬弓重箭,比如飞将军李广,那射术没的说吧?史记有载,其射,见敌急,非在数十步之内,度不中不发,发即应弦而倒。而就宋朝奇葩多。搞出能当狙击枪来用的神臂弓也就罢了,毕竟神臂弓动能极其强大,弩的能量转换效率虽然太低,但轻箭在高速度下的杀伤力依旧很强,就好比小鬼子的三八大盖。可其他弓箭也多走远而轻之线路,就扯了。一家之言,陆谦自己是这么看的。

  如今的水浒世界,这方面与正史没什么两样。河北之地也到处是弓箭社,苏辙在《亡兄子瞻端明墓志铭》就明言:“北戎久和,边兵不试,临事有不可用之忧。惟沿边弓箭社兵与寇为邻,以战射自衞,犹号精锐。或许老赵家就是觉得弓兵储备力还多,素质又颇高,才搞这么多远而轻的军弓吧。离得老远我就能射中你,看你还敢不敢来?

  就在双边的距离从五六十步缩短到四十步后,陆谦让鸣锣停进,五张军弓率先抛射出。

  按照东京禁军的规定:殿前马步司诸军弓手带甲,六十步射一石二斗弓,箭矢十二中六箭垛者为上等。陆谦并不怎么奢望这五箭能射中什么,他只是在逼着朱仝他们率先出击。

  果然,看到梁山喽啰们停了下来,躲在后头的弓手先射起了箭来,朱仝也控制不住身后的人手了,无奈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也就五六十米远,看在不少土兵和家丁护院眼中,根本不值一提,看到朱仝下了命令,一声呐喊着,齐齐向着喽啰们冲来。

  陆谦这时候突然有点后悔了,自己似乎忘了一件事——放远距离,消耗敌人的体力。

  虽然这与现下的实际情况有点不符合,可实际上陆谦刚才却是忘记了这一遭的。他只顾着逼近敌人,让对方先动,而忘了保持间距。

  或许他只需要站着不动,对面的人就先从何处来了。

  五六十米的距离还不足以让敌人力竭,如果这距离能放大到二百米,奔到眼前的敌人就先输了一半了。

  陆谦看着两边的人群,自己这方走的慢,也没什么气势。对面冲劲十足,还大呼小叫,感官上说简直是不用看也知道对面更强啊。

  “放!”

  看到对面人群冲来,一个个弓手都举起了弓箭,随着陆谦的一声令下,二十多支箭矢,在空中歪歪斜斜的就落到了冲来的敌人头上。

  “哎呀!”

  “哎呦!”

  “啊!我中箭了……”

  惨叫声在土兵和家丁护院群中响起,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有多少人中箭扑倒,只听得惨叫声。

  对面的敌人一无甲衣遮蔽,二少盾牌遮挡,被箭矢打中了就必然手上。只是陆谦知道,自己这边弓箭的威力实是不怎么样,入肉虽是挺痛,但指望它们要命却是痴心妄想,因为梁山弓手手中的箭矢都是民制的。箭杆轻不说,箭头锋矢也只多是菱形的铁头,不敢过半指长。

  这东西又经过抛射从空中落下,除非是扎中眼睛、脖颈要害处,不然只多是个小血洞,疼一阵流点血,根本要不了命,甚至都不影响行动。

  不过这也让对面敌人起了不少混乱,就是那朱仝,挥刀拨开两支飞来的箭矢,马下都不由得一慢。就在这时,陆谦口中含着的骨笛一响,队列稍微的动了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马的刘唐已经提着朴刀,向朱仝飞奔去。

  他是会骑马不假,但还是更贯步战。

  两者距离本就不远,刘唐挥刀砍朱仝马蹄,后者提马压刀下劈,便斗了上来。

  这是因为陆谦对自己手下的喽啰信心不足,也爱惜手下人性命,不敢让单薄的两排喽啰去硬顶朱仝的冲击。搞不好被朱仝冲乱阵列,陆谦这次就装逼不成变傻逼了!

  现在刘唐缠住朱仝,不需要他胜过朱仝,喽啰们已经随着鼓点大步的向前压去。那一根根长矛长枪会给刘唐带来很大的帮助。

  朱仝手下的土兵和家丁护院们也不可能放任朱仝被围攻,之前要扑杀上来。这个时候陆谦的战术就成型了,外围有盾牌顶着,长枪自盾牌间伸出,之后再有弓手的抛射。

  “顶住——”唐伍高声叫着。

  “刺——”周大明高声叫着。

  “噗嗤……”

  “啊,好长的枪矛……”

  “长枪呢,长枪在哪?我是短兵,砍不到他们。”

  敌人凄厉的惨叫声中,是他们付出的血的代价。那中心处的两队人,金沙滩小寨喽啰弯成了一道圆弧,前方却已经扑倒了不少尸体。身材高大的周大明手中长枪更是直串了两具尸体,这俩人忒是晦气。

  而他们的敌人,人数是多,可前列接战之人的数量却少,尤其是几个敢战之士变成了血葫芦倒在地上,气势就更颓。这些人毕竟不是军人,便是连喽啰们的狠劲都无。

  经历了前后两次血的打击,已经斗志大减也。

  “击鼓。”

  看到敌人阵脚已经大乱,陆谦不失时机的下令,鼓声陡然间变得密集起来,两翼等待多时的朱贵和阮氏兄弟,二话不说,带着一干喽啰从左右猛扑下去。

  “弟兄们,往狠里杀啊。”

  便是中间的金沙滩小寨喽啰,这个时候也不再拘于阵列了。

  这个时候,就是弓手们都抽出腰刀扑杀上去,喽啰们开始了自己最善于的散斗狠斗。简单的话说,敌人已经吃了大亏,是到了给他们最后一击的时刻了。

  “刘唐兄弟莫慌,我来与你一同拿他。”陆谦也挥着泼风刀,打马直冲朱仝。

  这次漏洞百出的实验,不管过程怎么让方家发笑,最后的结果却是完美的。唯独可惜的就是,那破烂系统依旧半点反应都没。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