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苏州城内,方腊勃然大怒。强忍着怒气,老脸上挤出一抹笑,送走了西军特使。稍后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怒火……

  大殿外,西军特使并没回头,但他的耳朵不聋,听到身后一阵摔打声音,他嘴角一弯,怀着愉悦的心情,大步走出了方腊行宫。

  而大殿外的一干人物,看着方腊一脸大怒的扫掉镇纸,踢翻座几,却仿佛做戏一般,在宋使走远了后,立刻恢复了平静,是个个懵逼,面面相觑。弄不清楚方腊这是在唱的哪一出戏?

  幸好方腊没把这个谜底拿乔的太长,随着城内诸文武赶到,他就将宋使递上的文书如此一说,登时叫大殿内一干文武尽数大怒。

  “陆谦端的可恶!”祖士远大怒道。这陆谦多了金陵等地犹不知足,竟然要西军把湖州、歙州等都让与他,如此他才会放过西军一马,真是可恨可恼。陆谦这是要作甚?

  不知道这湖州卡断了苏州与杭州间的陆路联系,不知道歙州能够径直威胁杭州么?

  “陆谦莫不是要与我军厮杀?”方貌火冒三丈。

  方腊自然气恼,陆谦这算盘打的叫摩尼教太被动了,隐隐透出的那种态度更叫方腊惊怒。可想到西军转手就把梁山军卖个精光,他这心中就又感觉着好不快意。

  “无须烦恼。大种既传来消息,那自是不愿叫北军如意。尔等且稍安勿躁。”但是,种师道包藏祸心,离间南北,这一点他却也看的清楚。

  而苏州摩尼教诸人也都非愚蠢之辈,那庞万春当即就道:“只恐是老种的两虎竞食之计。”

  “并非如此。而是在重演那秦赵上党之战。”方腊脸上浮出一抹冷笑,“老种现已命小种撤离湖州,教我军使人前去夺城。他部兵马自在长兴,堵住梁山军向南之兵锋。”

  这‘湖州’可不就成了引发秦赵长平之战的‘上党’么。

  但是明知道这湖州有毒,方腊也兀自要吃下去。实那儿对他的重要性太大!

  而此时的湖州城里。

  那知州衙门内外已经布满了身披铁甲的亲兵,个个杀气腾腾。

  到了里面,灯火通明,一根根小儿手臂粗细的大蜡烛,照的堂内宛如白昼。诸将们济济一堂,人人披挂甲胄,在烛光下闪闪发光,却又都沉默不语。

  种师中迈入节堂,众将赶紧行礼,一时间甲胄碰撞声不绝入耳。

  这小种并没有入座,就沉声说着:“适才,本帅得到兄长传来的敌情谍报,北地贼兵已经进入过了长江,已然分兵两路,一路增援金陵,另一路由秦明贼子带领,直奔宜兴。”

  “那宜兴本就为梁山贼所有,本处兵马合同援军,恐是有三两万人马,断不可小觑。”

  “而北军增援宜兴,其用意何为,诸将亦当心知肚明。怕是不须两日,大军就要破了长兴城,直逼湖州城而来。这是断然不许的。”

  堂下诸将听了各都吸了一口凉气,三两万正兵,这可了不得了,个个不由脸色发白。

  种师中环顾左右,沉声说着:“而今正值国家危难之际,驻军惟尽职尽责,才有一线之生机,你等也可保其富贵!”

  他看着众将道:“全军皆有,城乡戒严封路,有私下议论者杀,有敢不从军令擅自行动者杀,有敢传播谣言动摇军心者杀,有敢怯战畏战贻误战机者杀!”

  “再则,收集粮草。除长兴县外,余者粮草全部转移,沿苕溪入向西,抵至梅溪镇再转陆路。悉数运入歙州,不让北贼得到一颗粮食!”

  “曲端。”

  “末将在。”

  “你且引兵入驻长兴。北贼若来,须守够五日,方可弃城。”

  种师中此时一一发布命令,任何人都没有反对余地,所有人都知道,这时敢有不从者,怕是立刻就有脑袋搬家之忧。如是纷纷应诺!

  而此刻的长兴城中,从常州退到此处的张宏正与常州知州李若水面面相觑。北面梁山军有动的消息根本满不过他们一线的军政长官,那足足两三万人马攻来,长兴城能抵挡的住吗?这儿又不是甚个名城大郡。

  接到情报后,李若水的手都哆嗦了起来。

  当日他给他二哥弄出了假身凭,兄弟二人就此分家,各行其道。现下他与李若虚的联系固然是隔断了,但梁山军治下当年第一批进士,现今都是甚个前程,李若水心知肚明。他二哥若是没出差错的话,现如今至少也是一知州了。

  当然,李若水并不后悔。即使时光可以逆转,他也会依旧选择赵宋。

  一阵凉风袭来,二月的江南夜里,依旧激得李若水打个寒噤,县衙檐下铜铃互相撞击,发出清脆响声,放眼看去,夜色早已降下来。

  张宏叹了口气,向李若水问着:“李相公,现今如何是好?”

  李若水目视之,见后者脸色苍白,无有一丝毅色,心中先就不喜。那本处县令亦说着:“二位容禀,这长兴县城浅兵少,兵只两千,怎么抵御这十余倍之大军?”大实话不好听,但它依旧是大实话啊。

  李若水心中更凉,一种树倒猢狲散的悲哀在他心底蔓延。“王知县莫非想做贰臣乎?”李若水的声音实太冰冷,那知县连道不敢。

  张宏这时开口言语,“如今之计,或是赶快求援,或者是退去湖州……”李若水适才的神态叫他不敢放肆。毕竟这时的张宏心中许是只生出一丁点的苗头,还远没到根深蒂固的地步。

  说到这里,闭口不说,仔细观察着李若水的表情。

  李若水苦涩一笑,说着:“退去湖州,张统领莫不是说笑,忘记了当日种枢密的吩咐?长兴且不可丢也。无有枢密钧命即敢后退,莫不是脖子痒痒?且去向枢密求援,看种枢密言语……”

  这口气立刻使张宏亦露出喜色,他是真的害怕啊。正常人都害怕。两千兵对战两三万梁山军正兵,找死也不是这个死法。

  “李相公,张统领,枢密相公派人来了!”这时,外面忽的有人进来禀报。

  李若水、张宏等顿时大喜。种师道此刻派人前来,这证明他不曾忘了他们啊。

  如是,一颗大炸弹就落了来,瞬间把所有人都炸的外焦里嫩。

  军统制曲端随后引兵增援,长兴县至少坚守五日。

  “从即日起,城乡戒严封路,有私下议论者杀,有敢不从军令擅自行动者杀,有敢传播谣言动摇军心者杀,有敢怯战畏战贻误战机者杀!布告全城,咸使闻知!”

  张宏心中暗暗叫苦,那知县也是苦涩,却兀自要俯首听命。

  “李相公忠义之节使人佩服。种枢密有言,国难当头,望相公能尽忠职守,不负皇恩。”

  李若水潸然泪下,拜道:“天无二日,若水宁有二主哉!”

  如此话了,回到下榻之处,李若水身边长随谢宁慰解道:“相公父母春秋已高,岂能叫白发人送黑发人?若少屈己身,亦得归觐。”

  李若水顿时作色,呵斥道:“吾不复顾家矣!忠臣事君,有死无二。然吾亲老,汝回去后不要马上告诉他们,让兄弟慢慢告诉他们就行了。”横竖他家二哥在北地混的不会差了。他有何担忧?

  接着又对谢宁曰:“我为国死,职责所在!北军好做仁义,必不会难为汝辈,勿忧。”

  而次日清晨,曲端便引着三千人进入了长兴县城。及到午时,探马就传报消息,梁山军已经杀奔而来。

  秦明直放出己军探马,略微厮杀,生擒了数人。抓来一问,却不是所有人都是钢铁硬汉。那城内的一应消息,尽数获知。

  霹雳火听了这说法,只做冷笑,只凭一座小小县城,就想挡住这浩荡大军,这实是一种笑话。

  即使那城内有着五千兵将,也不被他放在眼中。

  只是叫秦明觉得忧虑的是,那种师中的态度。这看着可甚是强硬啊。那么种师道呢?

  大小种只要不傻,就知道湖州他们根本守不住。以梁山军现下兵力,分出一部来夺取广德军,甚至去打宣州,都不在话下。

  那小种派出五千人在长兴县,怕不是要做甚屏障,更改是在虚张声势。以一种强硬的手段来给密谈施加压力。

  “那曲端来的正好。我军堂堂正正,就是摧锋于正锐,看那西军还能窜起来?”梁山军想要将其礼送出境,而后还来与摩尼教好生说道说道,偏那大小种似不知趣啊。

  “那长兴县城既挡了道,就直接打开来便是!”

  秦明这话说的端的有气势。

  “先放弩箭,将劝降书信射进去,给他一个时辰时间。余下全军歇息之,准备作战!”

  却也是对劝降不做大希望。

  秦明高踞马上,远远眺看着县城的时候,曲端也举着千里眼打量着城下的梁山军。

  其前军约莫有五六千人,没有成建制的骑兵,此刻都县城外列阵,席地而坐,些许人那拿出了干粮,养精蓄锐。

  一个时辰过去,城内自然毫无反应。曲端倒是有种引兵偷袭一把的冲动,但他终究忍了下来。

  江南的春风吹得大旗猎猎作响,前军尽是中军都督府之精锐,南征北战,竟然非一般的丰富,军阵森严,沉稳如山。

  叫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绝对的精兵。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