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六百零二章 反了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8 09:13:12 源网站:笔下文学
  且说那金陵城内,一边黯然,并无张灯结彩,并无欢喜新春,百姓们高兴不起,军兵们也内心烦躁的紧。战争的创伤绝不是三五日时光就能抹消掉的。金陵城的百姓忘不掉战场中饱受的伤害,而城中的西军将士,也忘不掉故乡的亲人。

  每逢佳节倍思亲。王维在数百年前的一句诗,道尽了金陵军民们的哀愁。

  故而,便是刘延庆也无心在这档口闹腾,这辞旧迎新之际,他也想自己的三儿子了。刘光世有勇有谋,亦知道灵活变通,前途甚被他看好。可惜却死在了梁山兵马之手。每每想起,刘延庆都痛彻心扉。

  而就是在这个档口,他收到了江北的急报,大批的军需物资正被梁山军集结于扬州。刘延庆立刻打起精神,此时正是西军士气低靡之际,他可不想被人一网成擒。

  错不是江北接下的情报来的即使,刘延庆都要使人去招呼刘梦龙了。那摩尼教军自从打金陵败退,长江沿线的润州、常州就相继失守,最惨的时候都被彻底的逼出了长江,退入进舟山群岛了。

  就是现下,摩尼教水军也只能屯驻在昆山沿江江面,依靠着已经成型的崇明岛周遭那复杂的地形水势,勉强抵挡着宋军水师。

  江北处再度送来的情报显示早前的急报似有误会,那集结于扬州的军需物资,并不是指扬州梁山军就要渡江攻打江南,而是梁山军与摩尼教的一笔交易。那贼军青面兽,如今兀自还在益都呢。

  刘延庆瞬间就松了一口气。

  打仗是要有主心骨的,梁山军这点向来分明。那杨志多少年了,始终坐镇扬州,若陆谦要对江南起意,怎可能兀自把杨志留在益都?

  刘太尉由此放下了心来,可随后城内出现的没头帖子数百张,却把现任知江宁府事的蔡嶷吓得魂飞胆散。

  那城中的没头帖子尽是以梁山军的口吻,吆喝着要渡江南下,打破金陵城。差官们不敢隐瞒,急忙呈上。蔡嶷看了,怎不吓得魂飞天外,魄散九霄?

  他可是再清楚不过现下宋军的实力的。西军的战力已经坠入了底谷,也就是摩尼教更弱,这才显得西军仍旧能够镇场。但如何能比梁山军?

  后者若是打进江南,西军危也。

  蔡嶷看了没头告示,当即便亲往刘延庆府上商议:“此事如何剖决?”这厮实是个怯懦之人,向刘延庆说道:“太尉容禀,那梁山军实力甚强,扬州之敌虽仅是其一部,却皆梁山之精锐。一遭发难,杀将过来,以官军如今之态势,兵少力疲,倘若将这亡命之徒引到来,朝廷救兵不迭,那时悔之晚矣!若论蔡某愚意,且催促兵马沿江急备,一面写表申奏朝廷,二乃递书刘梦龙,叫其引兵回撤,好巡查江面,提备不虞。如此可保金陵无事,军民不伤也。”

  刘延庆听了道:“蔡相公言之极当。却是有所不知啊……”将杨志尚留在益都与南北军器贸易事宜备说详尽,叫蔡嶷听了好不欢喜。“这般说来这没头帖子……”蔡嶷可是状元出身,脑子聪明着呢。立刻就起了怀疑。刘延庆笑而不言。在他看来,这些没头帖子显然就是摩尼教搞的鬼。当下蔡嶷也不将这些没头帖子当真了。

  扬州城内,栾廷玉、武松、张顺等探查到对岸宋军毫无警惕后,个个开怀大笑。“宋军死到临头,兀自不知。合该去死。”武松笑着说。

  他凭的甚个坐上了副都督之位,武二郎心知肚明的很。这军略之事,他是历来不表意见,叫怎的打来,就怎的去打。

  只是处在他这位置,去看着现下的宋军模样,着实太蠢了去。

  “只愿一切进展的顺利……”下首任淮南行省兵马右副总管的陈观长子陈益如此道。

  ……

  润州,即后世的镇江所在,也就是所谓的‘京口’。这儿是长江南岸的重镇,北面正对扬州,所对应的就是那名传千古的瓜洲古渡口了。

  王安石的那艘《泊船瓜洲》,开篇第一句:京口瓜洲一水间。故而,大家都应该知道的。其由来始于三国,彼时孙权在北固山前峰筑铁瓮城,号称“京”,通称京口。这就是它的历史了。

  宋军在这里布下了一千多人,水师一营,陆军两营,前者是宋军恢复江宁后,扩充水师军力,而扩建出的营头之一。大小战船十艘,另有小船、快船二三十艘。陆军却是正牌的西军。

  宋军在此建堡垒一座,布置有子母跑、风火砲与多架床弩等,并在其他多处位置,布置有哨卡多处。

  夜色茫茫,伸手不见五指。漆黑的天空中点点星光密布,却不见月亮的影子。

  其中一处哨卡上几支火把,火光照应着一群面色阴沉的军兵,中间一人兵头打扮的年轻后生,望着不远处的军寨所在地,脸上浮现出蕴含着杀机的冷笑。

  “将军!”

  “将军!”

  中间那年青后生的威望还是挺高的。

  “嘿,我算甚个将军,现今只是个小小的指挥使。”那年轻后生并未着甲,似秀才打扮,戴一顶桶子样抹眉梁头巾,穿一领皂沿边麻布宽衫,腰系一条茶褐銮带,下面丝鞋净袜,生得亦眉清目秀,面白须长。只是此刻正发狠,冷笑的说着,两眼中全是爆闪出的狰狞。

  他郦琼自负从未有亏于刘光国,当初梁山军犯襄阳时候,他劝说刘光国不要渡江,稍后刘光国被江陵提拔为御营都统制,他力劝刘光国辞之。那可说是对刘光国一片忠诚。

  如今赵宋大势不妙,那江陵城内的赵官家怎的来看,也不是那中兴之主。刘光国何必与之绑的紧紧地?且身为统军大将,是远离中枢,领兵在外来的自在,兀自是位列中枢来的痛快?那是不问自知的。刘光国父子怎的就不懂这个道理呢?还那般无情的将他放弃,直落魄到如今地步。

  故而陆谦使陈广休书一封,使人来说郦琼,后者是纳头就拜,愿效犬马之劳。

  陈广是相州里有名的人物,郦琼见了他署下的名号,那先天上就有股子亲近。

  而今日,就是郦琼奔向新生的时候了。在杨志还在益都时候,在方毫也还在益都时候,梁山军的渡江作战计划就正式开启了。

  周围诸人都没有出声,知道这是郦琼的怨气。他本来都是军统制之职了,是刘光国手下有数的大将,现在却三贬两不贬的成了个不入流的营指挥使,真真是气死人!

  却也是幸亏刘家父子与他还没有到撕破脸的地步,不然郦琼便是连这指挥使都没得做。

  而那刘光国现下是甚个人物?刘延庆自身又是甚个人物?要对付郦琼,还不是手到擒来?那根本不需要动刀动枪,软刀子一样能杀人,在规矩范围内,慢慢的就能摸消掉他这么个人。这仅是官场手段而已。

  只是万万不要小瞧了人心。郦琼若是个没本事的,如何在刘光国手下出头的这般快?谁都知道他是读书人出身,但郦琼平日里带兵,却半点高傲也无,十分的接地气,先天上就得去了人心。

  且他被贬下去的过程,虽然符合官场手段,但不要忘记了,那官场手段却常常能叫底下的小兵们不服气。

  底层人没有大的见识,可人心都是一杆秤。他们觉得是上头在无缘无故的贬人,那可不是在心里更同情郦琼了?加上关中大地现下已经尽在梁山军手中,两者相加的威力远大于一。如此,许多人就是这样的决心豁出去干了。

  郦琼心里更是早有谋划,对岸的消息一传来,他就着手准备。还做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却是叫上头的人更是放心来。如今准备干上一票,不但是出口心中恶气,也好为未来早做打算。

  俗话说:人心所望。人心这东西,在太平时候那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就好比赵宋立国这百六十年里,一波波的杀乱民,那被殃及之人的亲友后人,岂能不怨恨?但这没用。大势在宋。

  可是在乱世,特别是当有外力介入时候,两者相合所迸发出的力量绝对是惊人的!

  郦琼身边的人都是他信得过的人,有三五十人,而在这个哨卡的阴暗看不见处,还有十几具尸体依旧流着血。

  “弟兄们皆听着,营寨内自有我的旧部,咱们只管冲进去,大声一吼,杀了敢反抗的,就可以尽夺营垒。那对岸已传来消息,今夜就乘船南来。就那水寨的一营兵,兀谁觉得可抵挡了去?”

  郦琼为人鼓着劲儿,横竖梁山军就要打来,这消息也不需要在保密了。而在场的一干人,此时此刻果然是精神一震。“润州城内的辛道宗那鸟厮胆怯如鸡,安敢来打爷爷?他手下的兵马半数是阿爷带出来的,谁敢来打我?等到梁山军大军抵到南岸,这江南就要再换一次主人了。我等皆投奔过去,日后自是有一番出路,更能叫老家的父母亲人得意。”郦琼扫眼看着周围诸人,“想活命的,想有出息的,想爹娘兄弟的,都跟爷爷杀过去!!”(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