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六十章 官匪倒置【求收藏】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7 09:09:24 源网站:棉花糖
  朱仝身高六尺,生得红面长须,酷似三国名将关云长,胯下一匹枣红马,人称美髯公。

  他是富户出身,打小读的诗书,生平最钦佩关公忠义,恰恰自己也生的一副关公模样,由此更是以关云长为标榜,最最疏财仗义,兼武艺超群,在县中担任巡捕马兵都头,与步兵都头雷横专管擒拿贼盗。后者也服他!

  梁山贼人杀败了汶水两岸十多家大户的看家护院,朱仝还能稳得住,但听报后者杀退了家丁护院后不仅没有后退,反而分头杀向了周边村落,这就血气直涌上头。带三五十土兵,合着百多位家丁护院,过得济水后就一路向南急赶。

  这时陆谦早得喽啰禀报,当下调兵遣将,布置开来。

  朱仝带人走到半路,就看的一丧胆乡民急匆匆向北行走,路中撞上朱仝一行后,哭丧着忙说道自家村寨遭了强人劫掠,恳求朱仝带人拯救。问是何处,答道汶水北岸林寨中人。

  朱仝边带人丁直取林寨,远远地望见一座大林,有千百株合抱不交的大树。一行人正赶到林子边时,只听的一声唿哨响,一蓬箭雨从林中射过来,杀伤兵丁十余个。

  朱仝心中大惊,连忙让队伍转离树林,但那里来得及。就听得一声霹雳炸响,一条大汉从林中跳将出来,挥刀砍翻两个尾部家丁,身后数十喽啰涌出来,刀枪齐下戳死了七八个,吓的一干家丁护院直向着前队退去。

  朱仝也大喝一声,镇住周边人等,说道:“待我上前。若是搠翻,你们与我便缚了!”可话说犹未了,只见前头一声大喊,也涌出了一条大汉,骑着一匹黄骠马,身后跟着三二十喽啰,而林中人影遍布,似乎埋伏有数百之众。

  这大汉正是陆谦,茜红头巾,金花斜袅。外趁着一件青袍,手中捏着一口泼风刀。

  梁山人马前后将朱仝一伙夹在当中,后者纷纷乱了阵脚。

  当下陆谦手搦大刀,厉声高叫:“朱都头认得我陆谦么?”

  “你已中我计也,还不束手就擒?”

  朱仝猛醒悟,再去找那林寨报信人,已经不知去向。当下怒声喝道:“陆谦,你触犯朝廷法纪在先,落草为寇,灭唐氏满门在后,罪不容赦。我常有心要来拿你这伙梁山强盗,今日特地到此!快教王伦那厮下山投拜!倘或执迷,我片时间教你人人皆死,个个不留!”

  陆谦听得呵呵大笑道:“朱都头好嘴硬,但却于事无补。你今日中了我计策,已然脱身不得,何不来我梁山上坐把交椅。陆某人甘居其后。”朱仝大怒,搦着手中朴刀,来斗陆谦。陆谦轮起三十六斤重的泼风刀来迎。

  说真的,这泼风刀比之朴刀是很占便宜的,但陆谦的武力真不是朱仝的对手,两个才斗到二十合,陆谦就手臂发麻,已感吃力,遂将泼风刀一摆,狠劈三刀迫开朱仝,自己拨马跳出圈子外来,望林子南路便走,一众喽啰看到陆谦败了,也一哄而散,退入那林子中。朱仝不愿舍了陆谦,可他更不能不顾后尾的那波喽啰,和被喽啰们杀得叫苦不已的家丁护院,挺着朴刀,吆喝土兵,策马反向着已经超神的刘唐杀来。

  刘唐谨记着陆谦的吩咐,与朱仝交手十几合后,带着喽啰转入那树林中。

  朱仝带人撇开树林后清点人马,只短短一刻钟,手下土兵、家丁护院等已经死伤了四五十个,只剩百人。虽然这地面上也留下了几具强人的尸首。

  一干人等心中都生出了惧意,便是朱仝手下的土兵也害怕了,只朱仝不愿意退,执意向前。

  其人动向被林子里的喽啰探查到,立刻飞报林寨村口歇息着的陆谦一行人。

  后者因为多人生出不情愿,且有伤员碍事,很是拖累了一些时间。陆谦已经在村口等候多时了,便是刘唐所部也都是到了。

  扣除了汶水小寨留守的人马,扣除了刚才伤亡的人手,陆谦现下所能用的还有百五十人,较朱仝手下人马为多。

  陆谦骑在马上,刘唐也骑着一匹杂色马,左右各有人持着锣鼓,属于金沙滩小寨的喽啰们持着木牌长兵在陆谦马前排成两列,唐伍、周大明两人各领一列。

  五六十人打横站开,大小颜色各自不一的木盾在阵前支成一排。随后是整整齐齐的长矛长兵,些许长矛的颜色还崭新,枪刃兵口一起向前压下,前伸。再之后是二十多个持弓汉子。

  左右才是朱贵和阮氏兄弟带领的大寨喽啰主力,这些人就没什么阵仗和站位了,是一分为二,左右各三十来人。

  但这些人的存在却助长了正中心出金沙滩小寨喽啰们的信心。

  而再来看朱仝这支人马,不管是土兵还是家丁护院,就如左右的喽啰一样,不成阵列。

  陆谦身前的小寨喽啰们与对面一比,反倒他们更像是官家人了。

  在现下这个水浒世界,土兵就是后世的武警,元丰三年(1080年),宋神宗接收福建路提点刑狱闾丘孝直奏议始设,采用都一级编制,由各地巡检、知县统辖,阅示武艺以防盗贼。其器械鞍马俱从官给,地方有司春秋训练,遇警调用。

  他们不是厢兵,土兵皆来自田园乡间,量免户租,力战有功则赐勋加赏。

  只是政策是好的,大宋朝的官儿却早给念歪了。除了边塞之地,这土兵之政早已经形同虚设。在山东安详之地,与普通衙役已经无甚区别。

  朱仝看到对面的梁山喽啰列成阵仗,先是一懵,继而就叫起糟糕来。那陆谦可是殿帅府出身的虞侯,识得兵仗的。

  对面的喽啰高低矮胖不一,衣着不一,可这才是打仗的架势,是军队的路数,而不是绿林强人拦道打劫。

  陆谦骑在马上,泼风刀高举,先大声喝令着队伍左右两翼,不得混乱,然后低头对背后两个拿着小鼓和铜锣的人说道:“且注意听我号令!”新手上路,他心中也有三分紧张的。错非是练练手感,只把阮氏兄弟放到树林中,那一战就搞掂朱仝他们了。

  这两个敲锣打鼓的人,便是陆谦的指挥系统,却是有三分螺狮壳里做道场的赶脚。

  但眼下打仗,锣鼓是必不可少的,就算是现如今的小阵仗,二百人打杀起来,陆谦就是用尽吃奶的力气也不能如愿指挥调度。在命令不能有效地用语言传达的情况下,旗号锣鼓就是传递命令的最佳手段。

  今日陆谦还用不着打旗,可锣鼓却有必要。所谓击鼓进军,鸣金收兵,就是这个意思。

  朱仝很懵逼,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今天这一阵仗似乎要丢人了。这官儿不想是官儿,匪儿更不像是匪儿。倒是颇有些颠倒的架势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