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世“奥康的剃刀”阐述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简单的就是最好的。如无必要,勿增实体。换做一句很有网络风格的话来说,那就是简单粗暴有力量!

  陆谦不需要徒手拆高达,他只是要简单的调配这一队人马。宋万非常的有自知之明,虽然王伦话语里的意思是以他为首,但在喽啰们乘着小船下到水泊了后,他爽快的把指挥权交给了陆谦。

  陆谦清楚自己的‘部下’都是一群没有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土匪,所以奥康的剃刀这个准则放到土匪强人身上,放到这些没有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喽啰们身上,就是再适合不过的了。

  他简单的把二百人分做三个部分。第一是弓箭群,所有持有弓箭的喽啰都集中一队,人数只有寥寥二十六人,由他亲自带领;第二是攻坚群,刘唐带领,人数在五十人上下,阮小二、阮小五加在其中;最后一部分是预备队,人数多达一百二三十人,有宋万带领,朱贵为副手,阮小七护卫主贵左右。

  那所打算盘,就是让刘唐吸引人,然后弓箭手集中射击。宋万、朱贵左右包抄,或前后夹击。很简单很简单的战术,但是对于汶水河口那处简陋的营地来说,这却是最好的战术。

  敌人,这些大户选择站在北宋官府朝廷这一边,那就是敌人。他们有心算无心,胜了梁山一把后竟然选择在汶水口立下一处寨子,似乎还有些土兵。当前方的喽啰回报陆谦后,陆谦先是一惊,继而就大笑。

  似这等民间‘义兵’聚集,带头人必然要在其内。这里头或许没有刘循这老匹夫,但此次让梁山挫败的当地大户,必然有几人在场。其他人等,也多会有子弟在。

  要是破了这个寨子,可以说是真真报了大仇了。

  陆谦当即让大队人马改变航行,从汶水河口北岸靠近;留下朱贵、阮小七带领五十人,驾着小船,小心翼翼的伏在水中。等到陆地上战事打响了,就一起发力,从汶水由南到北,抵到这寨子的背后,两面夹击敌人。

  汶水水面并没有济水宽阔,但也有小百丈宽。别看它没什么大名气,但汶水发源于泰山之南,像一条玉带围绕在泰山脚下。所谓:百川环碧,抱鲁伏流。指的就是汶水。

  全长四百余里,上游最狭窄处只有几米宽,而中下游最宽处能达四五里地之广,自然的也就没有了上游水道的飞流湍急了。

  那草草创立的小寨在汶水北岸,陆谦带人赶到时,都已经是辰时,幸好水面还有不少薄雾。

  那小寨的值守人丁是懈怠的很,或许是昨夜里休息的过晚,很多人都还睡在那简陋的棚子里,很少有人走动。

  所以这一战打下来,那是摧枯拉朽。

  朱贵、阮小七这一路人都白布置了,等到他们从侧后上岸,都不需要再动刀兵了。因为整个小寨都被陆谦拿下来了。

  杀伤也不是甚多。除了刘唐浑身是血,很是劈斩了几个拦路角色外,其他的就是一窝蜂逃。

  他们只是家丁护院,可不是百战余生的精锐军人,被人打到营地偷袭,几个硬角色不到三合就被对方一马当先的凶恶汉子砍杀,那还有什么斗志战意。

  结果,这个可说是集结了汶水两岸十多个地主士绅之家的家丁护院精华的小寨,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陆谦给荡平。总共砍杀二十二人,俘虏五十六人,内中有两个伤势过重的,就直接料理了。

  缴获刀枪棍棒一百五十余杆,弓箭三十五张,其中还有五张是朝廷的制式弓箭,各种箭矢五六百支,盾牌三十多面,再有米粮上百担,禽畜酒肉一批。

  然这最重要的并不是这些,而是陆谦从俘虏口中掏出的‘敌情’。

  五十四个俘虏中有三人是地主士绅子弟,棍棒之下自然把自己所知的全部倒了出来。

  那昨夜里前后出动家丁护院与佃户围堵梁山人马的都是那些人家,其后又出了多少家丁护院,一一交代过来。便是那郓城县城传来的州府人马出动的消息,也抖落了出来。

  他们就是为了给团练使黄安打前站的。

  宋万、刘唐等人,听得州府出动了几千大军,先头就是那黄安所带领的一千土兵、官差,脸色是纷纷起了变化。只不过刘唐与三阮兄弟只是一惊,转眼就恢复凶悍模样,眼神中杀气逼人,宋万却是真给吓着了。

  陆谦也不去管它,只先调兵遣将,让刘唐、三阮兄弟,各带二三十人去临近几个庄子抄家。

  尤其是刘循老贼!

  昨日梁山喽啰损失的五六十人中,有不少就是栽在他的手下,而且刘家宅院的地牢里还管着五个被俘的喽啰。这是必须要救的!

  且说那黄安镇。

  一场大戏正在上演中,昨夜里梁山驿一战被俘的十三个喽啰被参战的大户们给押到了黄安镇。

  带头之人是范庄大户范久仁的大儿子范辉元。昨日战斗时,这鸟人胆小如鼠,是躲得远远的。现在他们打赢了,那杜迁带着人一头扎到梁山驿,只在那虚张声势,给了周边大户反应的时间。

  按照事前的联系,几家大户以钱粮和租息鼓动手下佃户,黑压压的人群一下将杜迁他们吓破了胆,乱了阵脚。不仅杀伤多人,还擒拿了十三个贼人,只可惜走脱了宋万。

  范辉元这是不怕了,争抢着得了这面见朱仝雷横的差事。

  虽然朱雷二人仅仅是县衙的马步都头,在官场上,说来不值一提。但对于范庄、张庄、王家寨、大李村等地的土绅大户们来说,却无疑是高高在上的贵人。

  那雷横是晁盖都要奉承的人,现在还多了个朱仝,范庄、张庄、王家寨、小杜庄、大李村等地的土绅大户如此奉承就也不稀奇了。

  十三个喽啰被送到黄安镇后,雷横力主要‘教训’喽啰一番,被朱仝劝阻,雷横转头来要折辱这十三人,朱仝不好罔顾雷横颜面,就也由得雷横去摆布。

  结果大早上的,黄安镇外的围墙下多出了两个大木笼,十三个喽啰分做两拨尽数被关在当中。

  整个黄安镇上的人都来看热闹,纷说梁山强人这次遭了大祸事了。

  可就在这时候,汶水传来噩耗。

  朱仝、雷横连同黄安镇一干人等尽数吃惊,不想梁山贼寇如此大胆。刚刚落败,就要反杀去。而听到梁山贼人正分成三二十人一队,抢掠周边村寨大户,当先两个是自坐不住了。

  “兄弟要好生守备镇上,为兄这就去救那汶水,否则知县相公面前需不好看。”

  朱仝当即对雷横说道,引一标土兵,夹带百十家丁渡河向南疾去。

  雷横则冲着被俘的喽啰们大发雷霆,他先前说了荡平梁山不在话下,现在甚觉得脸面不好看,要土兵好生看管,一律不许粮水于他们。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