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夏州城。坐落于红柳河、纳林河与无定河夹道形成三角台地中,两面临河,易守难攻。这座由赫连勃勃建立的城池,时至今日已经有七百年的历史了。

  七百年来风云变幻,当年显赫一时的匈奴族早就被淹没在了历史的波涛中,图留下这座坚固的城垒。至今依旧是黄河河套区域内最坚固的城池,代表了冷兵器时代城市防御的最高水准。

  可现如今这座西夏国重镇已经城头变幻大王旗,一面田字军旗,取代了西夏军的旗号。

  城内的厮杀声依旧,攻破了夏州外郭的田虎军只一心一意的肃清外城的抵抗力量,而非立刻对内城趁势进攻。内城的西夏兵只要不主动出击,此时此刻田虎是懒得理会他们的。

  他在还没进入西夏地区时候,就从梁山军那儿得到了一张甚是详尽的西夏地图,那代表着冶铁务的符号,叫田虎看的眼珠都红了。

  这段日子他吃够了受制于人的苦头,而他之所以受制于人,一大原因就在于兵甲的补充。且在恶补了一番西夏的知识,就更清楚夏州城对于西夏的重要性了。

  夺取了这儿,那便有了无定河中游的沃土,再有了冶铁务,毫不客气的说,田虎已然又有了丝称霸一方的底蕴。

  故而,他有是时间有耐心慢慢收拾那逃入内城里的西夏残兵。

  这原名统万城的夏州是赫连勃勃的都城么,既然是都城,又怎么会没有内外城呢?只是这儿的内城面积小了一些。且因为在北宋早年时,这儿曾被东京下旨毁弃。因为赵氏立国初期的一‘消枝减蔓’的思想作怪。就活似日本的德川乌龟夺取政权后,下令颁布的《一国一城令》一样。在全天下捣毁地方上的坚城险关。那太原城被毁就是一大力证,统万城更是如此。

  内城城头,当初永乐城战场上艰难逃的一命的嵬名屈怀,此刻正双目欲裂,看着城下被逐渐消灭的西夏士兵和丁壮,发出一声声痛苦的怒吼。

  可在他身边的老搭档,夏州统军李合达却并不因此而悲伤,相反他更乐于看到这支忽的冒出来的汉人部队,如今全力去绞杀外城的抵抗力量,以好为他固守内城整顿残兵赢得时间。

  且就现如今内城的兵力,想要反攻汉军就是痴心妄想。还是坚守待援,等到晋王殿下消灭了那支不知死活的梁山贼骑后,大军回援夏州,届时他再里应外合,自能一举将外城的汉人全部杀光。

  是以,对于嵬名屈怀的愤怒和言语,他一声不答。只待嵬名屈怀自己平静了下来时,才说道:“城内士气浮动,军心不稳,士卒手中器械多有残破。此时,若汉军倾力来攻,恐是难以抵挡。”

  嵬名屈怀一股血气正在胸膛里激荡,当下就不认同了。李合达也不恼,就问他:“那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莫如出城血战!好叫汉狗们知道,我大白高国,只有断头牺牲的勇士,绝无屈膝的懦夫。”嵬名屈怀振臂呼道。他这话说得极大声,城头上士卒多有耳闻,一时间,倒也从者甚众,请战之声四起。盖因为这些人看着外城的西夏兵和抵抗的丁勇被田虎军一一绞杀,早已经怒火中烧。

  对他们来说,如今的汉人就是罪孽之源,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当日他们刚从横山逃回夏州,梁山贼的一支骑兵就打了过来,就是宣赞带领的正黄旗。

  他们夺取神堆驿,但叩石州不入,因为西夏人已经警醒,稍后宣赞就引着他们闯入夏州。兵锋直指冶铁务。李合达自然不能白看着而无动于衷,如是在冶铁务,宣赞带引着两千余契丹骑兵与李合达紧急筹措的四千多步骑兵马打了一仗,还打赢了。

  至此,夏州城城门紧闭。直到李察哥听闻消息后,急忙集结一部分马军,飞驰而来,这才解了夏州之围。

  但李察哥赶到时候,正黄旗已经把夏州周遭糟蹋的不成样子了。被激怒的李察哥当即带引骑兵去追击正黄旗。

  敌众我寡,宣赞自然不会选择与李察哥硬怼。二者就在这夏州地界倒腾了好一阵儿。最后宣赞引着正黄旗跑去了地斤泽。

  地斤泽在河套平原的中部,与南部之间有沙漠阻隔。想要攻入地斤泽,除了要有充足的补给之外,更要有熟悉地理的人。否则,极易迷失、困死在沙漠之中。

  当初赵宋鼎立,定难四州在宋太祖的目标中仅次于燕云十六州。通过软硬兼施,至宋太宗时迫使定难节度使李继捧投降。李继捧族弟李继迁不服,率众逃往地斤泽。李继迁即以此为基地、以沙漠为屏蔽,充分发挥骑兵的机动性,通过不断袭扰交通线来威胁宋军。历时数十年,三代人努力,至李元昊时建立了西夏。

  那西夏建立后,宋夏之间的战略重地迁移到了横山,地斤泽反倒一下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成为了隔绝府麟丰三州与辽西京道兵马威胁的障碍物。

  是以,这地斤泽在绝大多数的西夏人眼中,也是一神秘地带。并无多少党项人在此间游牧。

  现在宣赞引着人一头扎进去,那李察哥也毫不犹豫的跟了去。

  夏州城大松了一口气,冶铁务似也要重新置办起来。就是这个时候,田虎杀过来了。在夏州城这座刚度过危机却也摇摇欲坠的城堡上重重的踹了一脚。

  三日的抵抗,田虎军亦是付出了血的代价,这才攻下了外城。

  内城中残存的西夏兵自然士气低落,但他们都是清一色的党项人,在他们的眼中,这夏州就是祖先世世代代繁衍生息的土地,如今却是如此惨样,叫素来在他们眼中是柔弱形象的汉人,蹂躏他们的同胞,践踏他们的土地,烧杀掳掠,这岂能不恼不怒?

  这些人高叫着宁死不屈,包括嵬名屈怀在内,是都没有看到李合达眼睛里闪过的惊愕与嘲讽。这就是一群傻子。能活着干嘛要死?他们还有一丝儿反败为胜的机会的,何必主动去求死?

  李合达不为所动,仔细观察着城外汉军,随口道:“精忠可嘉,然不足取。不到无可奈何之际,这亡命一搏的想法还是不动为好。持稳持重,守住内城,方才第一。”

  然而想要守住内城谈何容易?他手中拢共才几个人?

  四日后,夏州西夏军的最后时刻到来了。李合达并没坚持到李察哥部归来。

  李合达牙关紧咬,一把抓住嵬名屈怀,说道:“事不可为,你能走就走。待到晋王大军杀回,砍了这伙贼军的脑袋,别忘了给哥哥立个衣冠冢!”李合达的神很坚毅。他出身不同,现如今成为西夏军中一员大将,兀的亦是耶律南仙母子在西夏的一根支柱。

  故而他不能投降,也不可能逃走。他要撑起这个颜面。这代表着耶律南仙母子的尊严,也代表着契丹的尊严。

  嵬名屈怀出身西夏宗室,对于耶律南仙母子在西夏的地位是心知肚明。那李乾顺对这母子的确是喜爱,而李仁爱这位年十一岁的王太子,也不是愚笨之人。若是大辽仍旧是当初的大辽,嵬名屈怀都可以想象得到,李乾顺百年之后必然会有一个有着契丹血统的西夏王立世。

  这也不稀罕。相反在不少西夏贵族看来,这还是西夏维系自己与辽国紧密关系的一大法宝。

  可事情的变化恰恰是最近几年。辽金战场上,契丹军无能的表现让大辽在西夏的威慑力日渐走低,耶律南仙母子的处境也变得略微微妙了。

  丢失了李合达这个军中强将的支撑,这自然是那对母子的损失。可李合达若是为守城而殉死,且还‘救’了嵬名屈怀这个王族子弟,那情况就另外一说了。难保耶律南仙母子的处境会更好呢。

  不再去看嵬名屈怀,李合达深深吸一口气,手握着钢刀。四周,簇拥着残存的西夏兵只剩下了三四百人,全部人加一起也就千把人,且都已经是强弩之末。坚守到现,他已经不知道再用什么话去激励部下了,能说的几乎都说了……

  而在距离城门不多远的地方,田虎一身文山甲,坐于马背之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内城城上。多日苦战终于有了回报。

  这内城再给拿下,他们就真的有一处落脚之地了。就算党项人立刻整顿兵马攻杀,田虎军兵力也不甚充足,可只需放心的据城而守。那西夏人即便将城池团团包围了,城内有兵有粮,兀的也不会怕了他们。何况他们还要担忧随时能发兵来援的梁山军,会否横插一杠。

  田虎摸着自己的胡须,觉得今日自己怕就能入内城去了。高兴的道:“传令下去,破入城后,三日不封刀。”这是田虎军上层早就议好的章程。用党项人的血来舒缓军心,也刺激和鼓舞军心。针对的可不止内城。

  这命令一遭传达下去,果然叫田虎军的士气陡然上升了一大截。那厮杀中的士卒都有几分不畏生死的迹象了。

  激烈的厮杀声震天似的响起,城门洞开。田虎军大将卞祥踩着马镫起身一眺,面露无限喜色。叫道:“杀,杀光那党项贼。”是只管带着兵马进入去。

  “谁敢不服,径自杀了!叫这帮西贼知晓,谁是这夏州之主!”

  而这几乎是同时间里,在地斤泽深处,一场历经了多日的追逐战,也到了分出胜负的时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