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潼关城内万马齐喑。随着同州被破的消息传来,刘法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命孙昭远引兵西撤。

  后者以骁将姚庆引军五千殿后,但可惜的是,这五千军里,真正的西军仅只两千许。

  孙昭远引余兵急速西返,那潼关城内的兵伍,岂还有士气高昂的道理?他们都被留下做替死的肉盾了,兀谁还有心劲?

  然姚庆着实是条好汉,当日就引着一队西军精锐出击,带回了五十颗河洛梁山军游兵的首级。你甭管他自身损失有多大,如此就也让整个留守宋军的士气为之一振。

  但是次日,梁山军前锋就抵到了麟趾塬下,小股的斥候窥视城防。姚庆率五千军,分别布防于主城与麟趾塬,严阵以待。到第二日晌午时分,整个潼关城都显得异常宁静,各部人马已经就战斗位,城头,披甲背弓,手执刀枪的士卒林立,神色肃然地盯向城外。

  姚庆一身戎装,如往常一般,仍旧没有戴上头盔,只裹着一大红包巾。鼻高眼大,豹头燕颔。膀阔腰圆,手提一口合扇刀,神采自若,威风凛凛。引一队人马登上麟趾塬。就见这一片,由曾索负责,但见无论官兵,均坚守岗位,有条不紊,心里暗自赞叹,这曾三恨梁山军彻骨,一口恶气憋了好几年,就等着这一天了。

  天色阴暗得出奇,刚过晌午,却如傍晚一样。黑云压城,让人无形之中就生出一股压抑之感,胸口仿佛压了一块大石。

  站在麟趾塬上向东眺望,不需要用眼去看,只凭耳朵听,就能感觉得出对面之敌是怎样声势。那擂鼓的声响,如阵阵闷雷,渐行渐近,虽还不响亮,却慑人心弦!

  更有那黑压压的军马步骑,亦不知道来了多少万人马,放眼看去就是无边无沿。那麟趾塬以东的山谷野地,已经都被之充塞。人头攒动,密密麻麻。那马嘶人吼之声,连塬上都清晰可闻。姚庆就静静地看着梁山军如泛滥的洪水一般蔓延到千步外,看着眼前,但凡有经验的将领都应该明白,这绝不是一两万人的小打小闹!

  “梁山贼端的兵多将广。”姚庆想到在绥德军击溃了“三十万”西夏军的‘二十万’梁山军,再看眼前的这些兵将,再有同州之军,留守部队和淮南之军,梁山军扩展之迅速直叫人咂舌。

  姚庆抬头看了一阵愈加昏暗的天色,轻笑道:“莫不是要下大雨,实天助我也。”

  “将军。那花和尚乃梁山大将,陆贼的左右臂膀,万不可小视啊。便是老天襄助,降下大雨,也切不能轻敌大意。您看外头这阵仗,贼军定是下了决心的。而我军……则军心慌乱,士气低迷,小将着实担忧……”姚庆身侧,曾索眉头都拧成一团,不无忧虑地说道。

  姚庆听了这话,回头盯他一眼,沉声问道:“曾三,莫不是你要劝我逃跑?或者,投降?”

  曾索闻言,勃然色变,忙道:“小将与陆贼国恨家仇,不共戴天!安敢有此念头!”

  姚庆自然不是瞎子,不然他不会将麟趾塬这等要地教给曾索去防御。后者可才是一指挥使。

  就他和曾索说话的工夫,不远处的一座梁山军营寨中已经竖起了一杆大旗,可不就是鲁智深。这位梁山军大将,竟然亲临第一线了。

  不过想来也是应该。这梁山军向来就不玩虚的,若是真要舍命厮杀,强攻硬打,这主将只管莅临前线,乃理所当然的。

  他们也没派人前来招降,这是懒得费口舌,直接手底下见真招!这般,就可见陆贼拿下关系的决心了。

  “只要我们死死钉在潼关,梁山贼想破关?哼哼。”姚庆手撑着栅栏,面上闪过一抹冷笑。

  他就不信关西真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了,那环庆帅王似、秦凤帅赵点,就真的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现下陕覀六路,真正竭尽全力的只有熙河路、泾原路、鄜延路和永兴军路。

  熙河路是因为老帅刘法,鄜延路是因为老种经略相公,泾原路则是因为小种经略相公,而永兴军路本就是西军的后勤基地,这里是关西本地的主要钱粮军需来源,它的重要性在于钱粮和军需,而不是军队战力。

  真正的西军,本是只环庆、泾原、秦凤与鄜延四路,加上河湟开边新开辟的熙河路,永兴军完全就是来凑数字的。

  作为西军将门姚氏的一份子,姚庆很清楚那里是尽力了,而那里又是留了一手。

  姚庆在麟趾塬溜达了一圈,安定一下军心,就掉头回到了潼关城。刚登上城楼就看到对面有人正向城头打着旗语。

  中国自古就有旗语,而随着旗语被陆谦更广泛的应用之后,宋军也跟着有样儿学样。

  很快就有人来报道:“将军,贼军正趁暗色大起洞车!”一语惊满堂!梁山军竟然如此心急?今天刚到,连口气也不喘,就要起洞车?他该不是想着三五天就破了潼关城,赶紧冲到关中好去建功立业吧?真作他娘的春秋大梦!

  月黑风高,清凉的夜风消去了几分白日里的闷热。曾索半点也不敢松懈,手捏着一柄三股托天叉,人就焊在了防线上。那半夜时候,果然有梁山军趁夜攻杀来。

  早有准备的守军将一处处篝火点燃,灯火漫天,将麟趾塬映照得如同白昼!

  一时间喊杀声震天。

  一支支甲兵蜂拥而上,而麟趾塬上的守军也是礌石翻滚,箭如雨下。

  鲁智深跨马栎陈,手击急鼓,以齐战势。上下将士亦奋激,踊跃百倍,心精意果,各竞用命。然而麟趾塬东侧只有两条通道,其一还有隋潼关隔绝,另一路则由曾索亲自坐镇。

  鲁智深遣派由关中转回的翟进引兵经望远沟叩汾井关,再叫李衮、项充分头引兵去打巡底关与麻峪关,后两者与汾井关一般都是十二连城之一。

  宋军兵力有限,但依旧没有弃守十二连城,因为这儿一丢,麟趾塬就不用再守了。十二连城最后的石门关直接断了汉潼关的后路。那麟趾塬的西侧有条下塬的路,汉潼关就在立在下塬的必经之路上,下了麟趾塬,顺着禁沟向北走一段路程就是石门关,而过了石门关再向北出禁沟,就是唐潼关了,也即是现下的潼关城。

  从麟趾塬东侧上塬的路只有两条,其一是隋潼关,也就是南潼关,因为那座潼关城的位置在汉潼关以南。如是,隋唐时期,汉潼关被称为潼关北城,隋潼关被称为潼关南城。

  花和尚傻了的,才会出重兵攻打南潼关。对比隋潼关,他更愿意从麟趾塬北路上塬,毕竟挡在那里的只是一座营垒而已。纵然有地理优势,也远不能跟南潼关相比。所以,在麟趾塬东侧北口厮杀正烈的时候,南路的隋潼关却静悄悄,只有两军对峙。自己则再派双头蛇解珍部,趁夜寻便易之地,攀绝壁而上。

  故而这北路处虽死伤不少,梁山军却仍旧要攻的。不能给守军喘气的时间,不能给他们空闲的时间,就要全面牵扯住他们的精神,这才能给暗中准备的解珍部创造最大的便利。

  北路那漫长的沟道就是曾索处最给力的防御工事,一根木头推下去,呼噜噜的就能压倒一片。还有那滚石,呼噜噜的滚下去,比之滚木更不好应付。

  何况那沟道两侧还都有宋军防守,看到木头堆得多了,几支火把丢下去。那端的是便宜防守。

  曾索看着下方燃烧起的大火,冷声笑起。“任贼军人多始终,亦比不得我军持天险在握。”

  梁山兵精吗?自然兵精将猛。不如此,大宋朝恁地会落得如此凄惨?下面那些个士卒,硬顶着强弓劲弩攒射,不见阵型零散,士卒退让的。这自是真精锐。

  就适才他着人叫诸床弩齐发一处,那被瞄准的可不就是翟兴本人么?曾索他当初逃奔河洛时候是亲眼见过翟兴的。那时候翟兴是京西义军总管,他本就是要投奔去的,非是机缘巧合入了西军,那现在……,曾索想起来就后怕。谁能想到大名鼎鼎的翟兴翟总管竟是个暗通梁山贼的奸细呢?

  适才非是翟兴周身的亲卫用命,这位陆贼的中原兵马总管,不死也要伤。

  而身为大将,翟兴竟然敢亲自上阵,还是在劲弩覆盖范围之内,所能说他怕死?这当官的都不怕死,士兵又如何会惧战?

  且早前一把火过后,那下方贼军中跳出一个黑大汉来,但见火光照的他丝发可见。

  却是面如黑漆,身躯长大。头戴一顶镔铁盔,身上穿着一副镔铁锁子连环甲,内衬一件皂罗袍,紧束着勒甲绦。手提两条四楞镔铁锏,雄健威猛。引着数百甲兵,举着长牌重盾,就向上扑杀过来。曾索他看的清清楚楚,那黑厮就冲在最前。非是这人持的是一双四楞镔铁锏,曾索都以为他是黑旋风呢。

  这黑厮亦是个不怕死的,连挑了五根滚木,直累得脱力,才被亲兵搀扶着脱了下去。

  梁山军有如此精兵勇将,若是不靠着潼关天险,这儿的五千人怕是打个盹儿就能被人家吞下。

  曾索好不感慨。他恨梁山军么?这是自然。是梁山军整的他曾家家破人亡,他曾索妻离子散,父死兄弟亡。这血海深仇大了去了,解不开的。但他也不能不称赞一声梁山军的厉害。

  从一更时候起,这都到三更了,前赴后继,竟然还不退去,叫他觉得唏嘘啊。“如此的精兵,竟就这般的丢在了这儿,梁山贼这是叫人来送死!”

  大笑着就叫人向城关上报信,“且叫将军知晓,这麟趾塬稳固泰山。”

  那心中真就没想到别的了。他还没那个心眼儿,纵然经历事情也不算少,但到底少了分内秀。

  潼关城头,姚庆接到曾索的信报后,先是大笑,继而就觉得似有那点不对。那身边一老将道:“事出反常必有妖。梁山贼断无教自家将士送死的道理。曾三郎大意了。”

  这老将跟随姚家几十年,经历的阵仗比曾索吃过的米都多,下意识的就感觉不对。

  “可麟趾塬就那几条道路,其他处何等险要,你我皆知,这……”姚庆实想不起那直如刀削一样的峭壁,还能有人爬上去!

  时代限制了他的思想。有床弩与登山镐相互配合,麟趾塬除非眨眼间从“黄土高原”变成“石敢当”,要不然,那百丈高的高度对于惯在山地见辗转的人来说,还真不是事儿。

  山地营中有的是这类的特殊人才。上到塬顶,再放下绳索,等到五百精兵悉数等上后,解珍亲引着他们杀奔隋潼关。

  越渡重堑,迅疾若飞。火放上风,兵激烟下,弓弩并发,流矢雨集……

  这隋潼关一破,麟趾塬就也不攻自破也。姚庆急切带兵出石门关接应塬上败兵,稍后连石门关也不守了,径直撤回潼关城。

  梁山军追到城下,潼关已经关闭大门,升起吊桥。城门口兀自倒了几十个宋军,却尽是被他们自己人所杀。城门外的三四百败兵,半点斗志也无,见到梁山军,一哄而前来投降。

  这是天也已经方亮。翟兴便叫人挑来好吃好喝的叫,叫这些降兵们吃饱喝足,再对着城头破口大骂。花和尚是没陆谦的‘天眼’,要不然他上午时候就该攻城了。而不是等到下午,那申时都已经到了。

  翟进一接到军令,立即将手中的兵器一招:“弟兄们,上啊!建功立业,就在今时。”他现是汝州的兵马使,陆谦对翟家也是不薄。但翟进本人显然不对此满意,否则他也不会这般蹦跶了。

  此刻亦是冲在第一线。

  翟进手下的军汉麻利地推动了壕桥、鹅车、飞桥等器械,高声吼叫着冲向潼关城。这一瞬间,梁山军就像是放了闸的洪水,哗啦啦的涌动!

  姚庆自然知晓城内士气低迷,那接应曾索时候,为了尽快关闭城门,不止把几百人丢在关外,更叫人手下不留情,着实伤了军心士气。但他又能如何?不下辣手,谁愿意留在外头?城门关不上,吊桥拉不起,这潼关就丢了。

  “快!放箭,放箭!擅退者,死!”曾索也在歇斯底里的大吼着,却没看到城头不少守兵看着他的眼睛,都充满冷漠。

  是他的无能,连累了外头的兄弟死伤无数。也是因为他,姚庆才迫不得已痛下辣手。麟趾塬的守军不止有西军,还有义勇乡兵。前者不提,后者却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民勇乡兵的骨干永远是自己的亲朋。

  弓如霹雳弦惊!箭槽中那锐利的短箭呼啸而出,几乎是弦响的同时,梁山军攻城部队的前头,不少士兵应弦而扑!神臂弓的精准度和威力,谁敢小觑?便是棉甲披甲抵挡,也能入体过半呢。

  弓弦响成一片!攻城军中中箭倒地者比比皆是,可这也不能阻挡梁山军进攻的步伐。

  城壕根本挡不住他们,壕桥就是为此准备的。

  梁山军的动作极快,壕桥刚一铺就,鹅车飞桥就接踵而至!

  “放箭!放箭!”姚庆挥舞着佩刀,放声狂吼。

  可却那里料到,潼关城内忽的多处地方燃起了大火。再就是城头上,也不知道是谁,在云梯被刚刚搭上城墙时候,一声大喊:“城破了,逃啊,快逃啊……”

  而后这潼关城就真的破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