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州城与永乐城挨得甚近,这本就是宋军恢复了米脂寨、永乐城后,又与西夏几经交锋,再向前进筑的一军寨。可终究因为朝廷党争,宋军又向后退了一步!

  这般就被丢掉了老银州【米脂寨】的党项人拿来做了新银州的州城。此地为出入横山之要冲,又位据明堂川、无定河之交汇处,虽然老城东南已为河水所吞,其西北又阻天堑,实不如永乐寨之形势险厄。然从地理地势上言,仍旧甚是重要。这也是进出横山的一个山口。

  城内粮草、器械、物资等一应俱全,虽西夏军在弃城前纵火烧掉了一部分的粮草物资,但只说那剩余的,依旧丰厚。

  折可大手段强硬,将战后城内残存的党项男丁尽数杀了,余下的妇孺也尽数驱逐。那财产物资自然也不会叫他们带走,银州城中只留下汉民汉奴。

  “五户一甲,十户一保,五保一屯,两屯一队,五队一营。那些轻伤的兵将,全都分派下去,担任屯、队、营三级官长,百姓以屯为代为分区划块居住,甲长、保长由百姓中自推。

  所有粮食一律归仓,所有物资一律归库。

  城中百姓,孩童每日半斤粮,弱妇每日十两粮,健妇每日一斤粮,弱男每日十二两粮,健男每日一斤四两粮,食盐配足,炭火柴薪配足。无有军令,百姓兵勇皆不得擅自拆房。

  每屯设公厕两所,男女各一。所有人入厕方便,不得溺便与外,违者罚清扫公厕一月,五日内食粮扣半。

  …………

  …………”

  人折可大也是做过多年府州知州的人,且出身将门世家,怎会不知道要如何守城?安排的是有条不紊,井然有序。

  陆大王以他守银州,折彦质守永乐城,这是信得过他们折家啊。如何还敢不尽力?

  而此时的延安府城,却说王进回到家中就连忙整顿鞍马兵器,而后引着亲兵就到安东门应道。那城内各将官次第皆到,行伍整肃,等候总监李回启行。不逾时,李回就摆列起仪仗执事,许多内官牙将相随着,传呼而至。各军官向前行礼,放炮起马,旌旗金鼓,络绎不绝。

  那出城不过十里,就有流星探马飞报说:“梁山军弃了营寨,不知去向。”王进为前军统制,听了便传令火速趱行。

  行到了临沣寨,王进止住兵马,不敢再追。

  后方,行军总管鄜坊使张深安营升帐,对诸将说道:“军报紧急,然兵势事大,不可不慎之;那西贼人马已经抵到了银州,又分兵一支从横山山道进抵永乐城,统军之人,在座诸位当不陌生。”西夏的晋王李察哥么,熟悉的很。

  “你等也休要心生不快,此乃朝廷的意思,刘相公也是无奈何。且就忍着是了。一切以剿灭梁山军为大。”那陆谦竟然亲自引兵过来,想到能阵战陆谦的可能性,李回就心跳如打鼓。

  “那银州的厮杀便就随西贼去,我等之任务只是收取金明、新占、清化、永平四寨即可。此些所在乃延安之屏障也,不可有失。”稍后再坐山观虎斗。

  帐下一干军将纷纷领命。

  当下张深再点起四拨人马,各领五千兵,奋力向前。“有功者升赏,失机者罪。勿要大意。”

  那王进就被派在清化寨,是第一要紧去处。就立在绥德军与延安城的官道上。王进领了将令,便急忙统兵前往清化寨。

  此时正是青黄不接之际,但再是青黄不接,亦不可能沿途的村寨尽数无有一个人吧?

  王进这心中就打鼓。待次日抵到清化寨,那梁山军又是老远便溜圈。可是好好地一个军寨也被他们给祸祸成一片废墟。

  四野萧条,人民逃散。王进五千人马抵到这里,愣是寻不到一个当地人。

  不须去想也知道,这百姓定是被梁山军给卷走了。

  当下吩咐兵将不可祸祸了庄稼,便离开军寨旧址,择地形下了寨栅,唤呼麾下军将多家提防,又叫人引一营兵立于前边小山之上,以为犄角之势。晓夜不寐,不在话下。

  如此来两三日后,不见梁山军出没。将消息传去张深,后者回馈亦道是各处皆是这般。

  直到一晚风雨大作,天色漆黑。王进心中忐忑,吩咐诸将道:“这般风雨,更要严备!”同时自己亲引一队兵马巡哨。

  但依旧安稳无丝毫敌踪,两日后雨水消停,只剩下大风不止,营中兵将多有疲惫,便是王进也自觉是过于紧张了。以为那梁山军已经转去与西贼厮杀了。

  如是又过去了三日,他们从延安城出来已然有了十日。宋军上下尽数松懈了来。

  这日夜间,王进正在帐中安睡,忽的听闻帐外一片哗然,忙起身去看,只见营寨里火光冲天,喊声震地。原来梁山军多日里引而不发,并非真的安然无害,只是见到宋军防备森严,不好下手。近来看到宋军松懈,方乘着这夜风昏黑,发作起来。那时迁所部是立下了大功了。

  王进披挂齐全,引着亲兵弹压营寨慌乱时候,已有数百梁山军兵在杀人放火了。那风助火势,眼看营寨三停就要烧掉了一停。一个叫王进至今难忘的身影在火光中指挥。王进大怒骂道:“好个孽徒!怎敢来偷俺的营寨!”说着举起钢枪就打马奔去,那九纹龙挺起铁棒接住。对着王进嘿嘿一笑,却把王进肚皮都要气炸了。

  这个混账东西,别处不去,偏偏对着他来,端的可恼。

  王进耳朵听着外头响起的梁山军呼喊声,心中知晓今夜里多要不成了。别说其他的,这两日里就是他都松懈了。可想到这首先下刀子的人是自己的徒弟,他心里就火冒三丈。

  史进的武艺是不错的,可比起王进来,还要略逊一筹。最重要的是,他根本无心与王进厮杀,招架了十几个回合,抽身便走。

  王进如何能追着他不放?这眼看着杀入营中的梁山军已经如滚滚洪流了,是漫山塞野。

  那山头上立着的一营兵马倒也给力,先是弓弩攒射,再是引兵自上冲下,阻止不了大局,可多少能叫梁山军的攻势一滞。

  王进也不是死脑子,是一边组织兵力阻击,一边向后撤退,还打法亲兵快马去向张深求援。

  就这般打打杀杀,且战且退,待到天亮时候,王进所引残部到底是不成了,当不得梁山军兵众多,被人团团裹在了一座小山头上。

  五千兵剩得千八百人,梁山军兵又紧紧围住,但只围而不攻。

  史进看着那些残兵就觉得可怜,孤零零的黄土小山头上,偏绿都无,半点遮掩没有。只需要梁山军一遭将弓弩攒射去,山头上的人不是绝了,也活不了三两成。

  “你们讲,这时候我去劝降,我师父兀不将我活劈了去?”九纹龙嘴上这般说着,可手上却丢了铁棒,结下了佩刀。

  身旁的栾君实很实诚,接口就说:“便真将你活劈了,恁地还是师傅。”九纹龙哈哈大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