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义厅上,王伦高坐首位,杜迁、宋万、陆谦、刘唐分作左右。

  朱贵正立在厅间禀报。却不是在言州府的兵马,而是在说朱仝和雷横。二人手下的土兵不过百多人,挡不得山寨的一击。所以两人没大刺刺的赶到梁山水泊送死,而是进入了黄安镇。后者的多家大户被索去了家丁护院来,再和黄安镇郑昴的乡兵,总兵力足足四五百人,已经非轻易可破的。

  现在他们封锁济水,阻断水泊与济水的联系,还扬言说,不日州府就有大军赶到,誓要捉尽梁山贼寇,为民除害。而山寨里刚刚得了四千贯钱,这两日正在商议,要将这银钱尽快换做粮食、药材等等。不曾想官府反应的如此快。

  陆谦半耷拉眼皮,心知道这是自己的‘行踪’暴漏惹来的祸事。那官方宣讲的州府大军不日就将到来一事,多半不有假。只是朱贵隐瞒了这一点,将郓城官府的做派,当做官贼寻常往来。

  王伦昨日夜里派人下山去联络李家,此刻还未回,这却是他别与朱贵的另外一条情报线。还不知道事态严重的他,现在风轻云淡,只把朱贵安慰,视朱仝、雷横于无物。

  “陆虞侯攻破唐庙,乃是我山寨一大喜事。郓城小县这等不自量力,竟敢前来挑衅,不与他们一个教训,不知我梁山威名。”

  眼看着陆谦声势陡起,王伦也不甘示弱。不再说那“僵持日久自会退去”的软话,而是径直调兵遣将来。

  “杜迁兄弟。”

  “今夜里你自带二百喽啰,沿汶水东入,在小杜庄,掉头北上去取梁山驿。”

  “不需真把驿站拿下,放个口子让内中人去报于黄安镇。小可料那朱仝、雷横不敢不救。”

  “虞侯与刘唐兄弟在黄安镇兵动后,就去叫阵,不用真厮杀,只需张罗旗鼓,叫那家丁护院与乡兵知晓,朱雷之辈岂能还将的住人?”

  “宋万。”

  “哥哥。”

  “你自带二百人,随杜迁之后,在梁山驿起兵戈后,埋伏于黄安镇去驿站的路上。待到朱仝雷横乱了阵脚,便杀将出去。于小可败那官差一阵,好叫郓城小县知晓我山寨厉害。”

  聚义厅上,王伦调兵遣将,生生的把陆谦唬了一把。白衣秀士,这王伦还真有两分‘秀才’。陆谦没什么好说的,与刘唐领命下去。在走出聚义厅的时候,心中刚刚生出的一丝感慨就被他抛在了脑后。

  别感慨王伦内秀了,自己与王伦是注定无法并存的。

  如此这般,王伦再是优秀,也是白瞎。而且敌之英雄,我之仇寇。

  大踏步的走到金沙滩旁边的一小寨,这就是陆谦、刘唐的所属了。总数还不到百人,内中更还有二三十老弱。

  刘唐先拿着王伦调令去大寨取来五十人丁,陆谦从小寨取出六十人,余下的尽做留守。

  小小的营寨十分简陋,也很是简单。

  陆谦却在其上花费了好一番心思。先是编练队伍,五人一伍,立伍长;十人一什,立什长;五什一队,立队率;两队一都,立都头。

  要与眼下社会相互结合么,都伯、百人将这类的官衔可没有都头更让宋朝人明了。

  陆谦赶到小寨的时候,作为寨子里的两个队率——唐伍、周大明正在督促着喽啰站军姿,后者为众喽啰里最高大者。

  也亏得这小寨距离大寨稍微有些远,不然的话,这几日山寨里高高兴兴之余,谈论的除了陆谦的能耐和大方外,就还多了他的古怪了。

  站军姿是学生军训时候必须要学的第一课,可说是一切军事动作之母。

  虽然也有一些人把军姿齐整看做是样子货,是‘杂耍’,是很傻很傻。

  但陆谦要在这里说上一句,这么认为的人都是大大傻逼。

  作为一个军人,需要的是铁的意志,钢的精神。站军姿是很无聊,但是这恰恰可以锻炼人的服从精神和意志的坚定。

  挺胸抬头,收腹,怒视前方,双脚成60度站立,双手紧贴裤线,全身紧绷。谁都能做到,就像那扎马步。

  但是你能做到一分钟,你能做到一个小时么?

  当你第一次扎马步可以扎十分钟,到你能一下子扎一个时辰的时候,你就知道它的好处了。

  站军姿的意义就好比那扎马步。

  陆谦不是打算把自己手下的喽啰练成后世的PLA,他只是要把纪律和服从灌输到手下人心中。正好趁着这几日改善生活,这么做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喽啰们的抱怨。

  当他走进小寨,谁被不少人看在眼里,却再无第一日那般,不顾禁令,向陆谦行礼的做派。

  这都是用一顿顿荤肉好菜被‘练’出来的。

  敢有不准禁令的,一律吃下等饭菜——肉汤烩菜;

  严格遵守禁令的,一律吃中等饭菜——猪羊肉炖菜;

  表现优异者,一律吃上等饭菜——大碗肉食。

  陆谦本来准备下等饭菜是白水煮菜的,但想到自己毕竟才上梁山,不要留下苛刻名声,就选择了肉汤炖菜。而现在看,如此效果也是很好地。这些喽啰看不到长远的未来,求的就是一个眼前的吃喝快活,有肉吃就是最大的满足。

  陆谦从一个个挺起胸膛的喽啰身边走过,他能看得出,其中的不少人腿都已经在都。场地前首的水漏还有不少才能滴完,但现在已经没有一个人再选择轻易放弃了。

  等到刘唐带着五十人来到小寨,小寨中还剩下六七十人在直直的站着,另外退出的都是老弱,只要他们不是故意不出力,陆谦还是给他们中等饭食的。

  新到的五十喽啰一路上说说笑笑,看到小寨校场中直直站着的几十人后,还是一阵喧哗声起,慢慢的,慢慢的,也各自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他们是不懂那些人在做什么,可他们不傻,知道这是一种训练。陆谦的身份不是秘密,殿帅府虞侯出身,很自然的就被喽啰们高看了。来日山寨里要是传起陆谦有练兵秘术来,那也不要稀奇。

  当水漏中最后一滴水滴尽。唐伍口中的骨笛吹响。

  陆谦没有听到大松劲的喘气声,他看到那些腿都在发软的喽啰们,在外人面前正全力维持着自己的体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