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那淮南事。

  杨惟忠死守庐江,后者虽是一小县,可久被宋军经营,亦是城防坚固。如此,杨惟忠本部才止五六千,合着部分前淮南宋军,总兵力亦不到万人,还要分出一部守舒州、蕲州等——实质就是用原先的淮南宋军,庐江城内只本部五六千人,亦是依靠坚固的城防才能死死抗下晁盖处数万梁山军的猛攻。

  纵使城墙被轰塌后,西军亦死战不退,每每在缺口处杀退攻来的梁山军,却终究吃亏在人少。局势就如江宁府的金陵城战局,是日渐偏向于进攻方。

  杨惟忠只能现身一线,以振奋守军士气,他自身武艺高强,周边更是有亲兵护持,安全自是有保障的。可问题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庐江攻防战的转折点就在于他的受伤,被一支流矢射中了脖颈。

  虽很幸运的被丝绸护领给挡了一下,但受伤是注定的,且还很严重。

  主将受伤,军兵士气还如何能维持?其婿陈佑当即就生了去意。何况军中大夫医术有限,杨惟忠还是早日送去大城名郡医治为上。

  如是,在穆弘穆春兄弟都已经进到桐城外时,庐江守军忽的夜间突围。

  这庐江之战,梁山军并无用甚锁城法。盖因为晁盖是要灭掉城内守军。庐江以西之地看似有大片的土地,实则山峦林立,山岭纵横。从庐州南下江畔,那官道就是经过庐江。此地不下,晁盖亦不敢发兵去攻打舒州等地。要知道他打庐江时候,江州城处还有刘光国部屯驻。

  杨惟忠重伤,陈佑为其军中副将,接过指挥权是顺理成章。与各将沟通后,那转进的军事策略亦是畅快的得到大家的认可。

  待其忽的于夜色里向正南方突围时候,梁山军的反应倒也迅速,大军出动很是拦截了些西军,黑夜里撤退中的西军比之先前在城头、在城墙缺口处厮杀的西军来,就像是中了软骨散的软脚虾,变得似不堪一击了。

  然而晁盖等人却中了陈佑的李代桃僵之计,将一死士误认为是杨惟忠,结果被陈佑带着真的杨惟忠,趁机逃脱生天。

  那陈佑能在军中崭露头角,绝不是全靠着丈人的颜面。那黑夜里看到梁山军一支支聚拢过来,四下里杀声不断,而西军先就是胆气散了,夜色里更是懵圈,战力大减,自家士卒伤亡惨重。再欲返回城中,后路已断。心中一发狠:“直娘贼,后路被断,爷爷且往前面杀去!”于是一边派出心腹死士虚打杨惟忠旗号,吸引梁山军,一边带了数百梯己士卒,拼死往前冲杀。那梁山军尽数出动来围杀西军,但黑夜中兵力又如何能均匀分配?也是天不灭他,陈佑选的这一方向,前面的堵截反而不多,不多时竟被他突破防线。当时黑夜混战,大将多有不知,他带着数百兵急行一阵,就看眼前道路豁然开朗,却是端端的一座军寨耸在眼前。

  陈佑大喜,也不管身边士卒多少,只管冲杀过去。而那军寨寨门上铁锁未落,只是虚掩,军寨里的守兵忽见一支人马杀过来,早已纷纷大乱,不及关闭,被陈佑一拥而入。

  彼处却是梁山军在庐江城外设立的许多座军寨之一,正当孙新把守。可当时孙新已经引兵杀将去了,军寨内空虚不说,更是无人主首,只剩下不多的一些军兵,早前看到一支兵马冲来,且直以为是孙新回营呢。哪里想到会是敌军呢?自然是纷纷大惊。黑暗中又不知陈佑军人数多少,更不知战局交织如此,这支敌军是如何杀到此处的,惶恐下能守得住军寨才有怪。

  陈佑却是片刻不做停留,只从彼处牵走了一些军马。但也就此露了痕迹,更被孙立气恼,孙新引以为耻辱。两兄弟自是领兵紧追不舍的。

  这般的一场厮杀,城内西军本还有近四千军士,却也是折损了七七八八。只俘虏梁山军就抓到了不下两千,那绝不是王孝忠以为的‘只是损失惨重,而不是全军覆没’。杨惟忠这支残军逃到罗场镇的大葫芦顶时,就只剩下三五百残兵。其后还有孙立引着追兵杀到。

  我众敌寡,我胜敌败,孙立如何愿意见到西军残兵逃脱?叫孙新引数百人强行军从侧面包抄,边督率大军,掩杀过去。

  那杨惟忠手下爱将潘达正指挥军队且战且走,忽然孙新从侧翼杀来,顿时大乱,潘达还自在死战,旁边孙立看得仔细,张弓搭箭,倏的一声,正中太阳穴,人倒下马来,在乱军中被踩成肉泥。

  病尉迟一箭立功,心中大乐,就要拉弓撘上第二箭,瞄准陈佑要射。忽听得疾风声起,孙立是正统的军将出身,阵上素来机警,当即侧脸,看一支箭正从耳边掠过,擦着发鬓不知道飞甚么地方去了。抬头向箭矢来处看时,见是一员大将手握雕弓,站在身后百步之外的丘陵顶端,背后旗号书着一斗大的穆字。

  孙立起于登州,如何知晓没遮拦穆弘是谁?当下大怒,抬手便是一箭,被穆弘轻易躲开。

  再看自家军马被一伙新涌到的宋军抵挡住,为首之人,头戴镔铁盔,坐下一匹五花马,手执虎头枪,正吆喝军士上前。再看后面大队的人马,层层上来。孙立心中先起了怯意。

  他部自黑夜时候厮杀,又一路行进追赶到此地,不说人困马乏,也是战力大减的,不敢与来敌硬拼,便高叫道:“全军后撤,转回罗场镇!”梁山军是闻令便走。

  穆家兄弟也能看出对面梁山军战力不在巅峰,不肯放过这等佳机,没遮拦狂吼乱叫,带数百个牌刀手直向孙立冲来。

  孙立持枪断后,引亲兵营与之交战,当中一名宋将飞马而出:“贼将看刀!”孙立哈哈大笑,拍马杀出,战不到三合,一枪刺倒马下,穆春策马上前接住孙立,依旧是不三合,被病尉迟一枪横过,急急俯身,背上胡甲绦带早被挑断,护心镜当啷坠地,吓得回马奔走。孙立连胜二将,梁山军前前后后欢声雷动。

  实力更强的穆弘在阵中猛砍猛杀,却被长枪大刀狙住。待梁山军的大队人马在背后重新列阵,孙立这方撤兵回去。此刻穆弘反倒不敢追击了。

  孙立自叫兵马回转罗场镇,孙新却心中依旧不畅,进言道:“哥哥何须怕了这群孬兵?看他们衣甲都难齐全,阵容不整,就知道其为新军也。我军即便有些疲乏,亦能胜过他们。”

  孙立有心后退,但兄弟的颜面不能不顾,就也顾不得强行厮杀对手下军士的伤害了。当下叫各营列阵向前,前列刀牌手,后续为强弓劲弩。

  待近到宋军五十步内,忽然梁山军阵中号鼓大作,前面牌刀手分开,显出数百弓弩手来,乱箭齐发,叫前队的宋军兵丁倒下无数。彼处队伍方乱,梁山军又从两翼抄袭出来,切入进宋军中间,顿时教穆弘军好不混乱。穆弘在阵中挥动大刀乱砍,他武艺确实高强,叫梁山军近身不得。

  那水浒原著上,他虽没什么过人的战绩,斩将杀敌,攻城拔寨,与他都无相干。但却能据第二十四把交椅,为八骠骑之一,未尝就叫人服气了,主要是地煞星中还有病尉迟孙立这个强手。何况穆弘还有穆春这个草包弟弟,惹来无数诽议,叫他本人都被人小看了三分。

  却不想,这穆家兄弟能与张横、张顺,与李俊、李立、童威、童猛并称揭阳三霸,若他武艺也如兄弟穆春那般不堪——薛永都能轻松的把穆春放倒,穆家兄弟何以就能跟其他两霸并列?

  《水浒传》中有这么一段话:“太公道:”我儿休恁地短命相。他自有银子赏那卖药的,却干你甚事!你去打他做甚么?可知道着他打了,也不曾伤重。快依我口便罢,休教哥哥得知。你吃人打了,他肯干罢?”

  从太公的话中就可以看出,穆春本人实力不强,每遭被人欺负,最后都是穆弘过去找回场子。揭阳镇三霸,有揭阳岭上的李俊、李立,隐隐跟随的还有童威童猛哥俩;浔阳江中的张横与张顺,那都是两人力量相加,只有穆弘两兄弟,十成中恐有八九都是靠的穆春一人。是以,穆春的能力不可小觑。

  然而他麾下兵将太弱,真是乱了后被梁山军砍瓜切菜般杀得好惨。穆弘是个胆大的,尚在里面冲突,所带的士卒却早已纷纷就戮。穆春在后面看了,急叫人上前救援,可队伍终究是失了锐气。

  落得一场败仗退回。

  孙新出了一口恶气,又见到将士着实疲顿,哪里还会追击。孙立看了乐得就此收兵,先回罗场镇屯驻休整。

  接下来这淮南战事就是顺风顺水。错不是蔡得章提前做了准备,沿岸布置有烽火台,又有无数渔民充作水勇,更提前一步征集了对岸的一应船只,叫淮南的梁山军陷入窘地,晁盖恐是真的会向江州进兵呢。

  梁山军早前不近江畔,如今可谓是既无水军也无渡船。即使巢湖中有些船只,彼处却也只能通过濡须口进入长江,却又地处下游位置。在这冬季东风已无的季节,那是既逆风又逆水。

  待到宋军水师一部回援九江,这一切就彻底的尘埃落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