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五百四十九章 渡江!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7 09:09:24 源网站:棉花糖
  鄂州,也即是后世的武汉。

  此刻已经是众军云集。

  早前在江宁府首战中遭受重创的刘光国,任军都统制。这是顺理成章之事。

  刘光国是刘延庆的长子,刘延庆为西军重将,其三弟刘光世又为国捐躯,刘光国人在江宁城下受挫了一阵,却也不能一棒打死的不是?何况他人还在一系列的征讨厮杀中,立下了不少的功劳。

  但刘光国终究是沉寂了一段时日,也正好借机养伤。人就在江州,此刻复出,督兵鄂州,对阵江北的梁山军,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刘光国麾下的大将韩泼五、郦琼依旧在他麾下,同时又有选锋军中调来的勇将王德、解元,如是从后世的眼光看,这可都是得力人物,配置绝对豪华。

  韩泼五就不去多说,韩世忠么。郦琼声名不显,却也是南宋初期的一员大将,刘光世军的第二人。绍兴七年,因宰相张浚的收回兵权之政策,杀死监军官吕祉等,带领全军四万余人,并裹胁百姓十余万投降伪齐刘豫,史称“淮西兵变”。不仅给了南宋一重击,更是至张浚下台的关键。值得一提的是,郦琼也是彰德府人,也就是岳飞、张清的老乡,后者在这一时间段里可是出了不少人物。

  王德俗称王夜叉,为刘光世部下第一悍将,作战勇猛,杀人如麻。郦琼军变时候,他率八千军南撤,归入张俊麾下。

  解元,韩世忠麾下首将,箭术了得,武艺惊人。能倒拖犍牛,尝乘马驰突贼阵,往返如飞。

  征讨田虎军时,一次他引五十骑游击,田虎军数千四面运集,解元掷身陷阵,左右鹘击,大呼酣战,声振刀甲,众惧辟易遁去。

  是以,如今之刘光国部,一时间着实兵强马壮。

  只是兵强马壮的刘光国部却并没第一时间渡过长江。一个‘声音’在军中甚有市场——他们只需力保鄂州就是。那襄阳城不下,梁山军便是拿下了汉阳军,又岂有久驻的道理?

  这话说的也有道理,但听着忒教人泄气。

  眼下虽是形势逼人,但他们说要面对的可只是梁山军一支偏师。且他们又不是那御营的禁军,而是西军,西军为主力,地方兵勇尊刘光国差遣。

  从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梁山军虽已经夺取了孝感、汉川,但却没有露出进一步进攻汉阳军的苗头。“末将且以为,此非是梁山贼故作迷障,乃是其军已得盛势,只欲求稳。”因为这是副战场么,打到这个地步来,宋军援兵不渡江,彼处梁山军已经无有敌手,更无威胁。

  莫不是汉阳军的那点人马还敢去主动寻梁山军的麻烦么?这显然不可能的。

  现下的安州——汉阳地区,那就是一处只存一头白额虎,其他猛兽尽数被铲除的山林。梁山军肯定不会看不到汉阳军的士绅富户纷纷避逃过长江来的情况,这地方已然没甚油水,何必要取呢?

  留下来做一缓冲,这般更好。

  可要是宋军北渡长江,进驻汉阳军城,那反倒会叫梁山军感受到威胁。就是一头猛虎侵入了另一头猛虎的领地,二虎相争,必然要分出个你死我活的。

  “敢请都统三思!”郦琼一番话到来,叫帐中诸将纷纷沉没。

  人家是官学学生,读书人出身。只是只有喜好骑马击剑,练成了一身好武艺。待地方不宁时,慨然从军,久厉战事,现今为刘光国面前第一人,非是无有道理的。

  韩泼五、王德脸上都浮出了异色。二人都是悍勇之将,又都在梁山军手中吃过瘪。这一回早就憋足了力气要与梁山军正兵一战!

  这天下谁人还不知道,梁山军精锐乃是其正兵也。数量愈发广大的守备军,无论是待遇还是战斗力,都远不如之。

  这几日军伍里小道消息无数,郦琼这种不进军江北的声调,二人也听过无数次,却从不见人能分析的若他这般透彻。

  适才郦琼还留着点余地的,战争就是胜负未知的,谁敢保证大军渡江北上后就一定能胜了那梁山贼?没人敢。

  那么这就要考虑一下失败后的后果了。

  残兵败将届时能守住汉阳军城么?

  届时梁山贼会不会见“猎”心喜,生出那渡河之举?贼军过了长江,鄂州城空虚,必然陷落。届时,事情就大了。亦不知道会不会影响长江水道。

  须知道西军十多万大军的人吃马嚼,都依赖于这条长江。

  何况鄂州空虚,江州就不空虚么?这儿可是大军粮草军需储备之地。

  一旦梁山军渡过长江,其影响对大宋来说,无疑是个灾难。也万幸彼处多条河流交汇,水道纵横,立于防守,而不利于进攻。

  “末将不以为是。”外表丰神俊朗的解元第一个反对。把诸人的目光都吸引了去。

  没人会小觑了他。这解元生的浓眉俊目,长相英俊,身材颀长,神采灼烁。可生来就是勇猛,有万福不当之余,王德亦不能胜的过他。

  解元见状,正襟危坐,详细解释道:“梁山贼进兵中原,从东京至襄阳,近乎千里之遥,其锋势不可挡!然此军马非梁山贼倾力之军,陆贼拥兵数十万众,如今只是五指之一也。一指之军已然如此,襄阳对峙,御营禁军皆不可动,我军对面之地仅是陆贼偏师之偏师也。如此若就怕了,待来日针锋相对之时,又如何能成?忒是败我军之士气。”目前襄阳城对岸有着数万梁山军,这一路军马号称十万之众,士气正盛,襄阳城的宋军显然不敢与之硬拼。一味的据江死守,这本就丢人了,副战场再来一番据长江而守,这真就是莫大的耻辱了。

  “江陵城内的皇帝如何去想?宰臣们又如何去想?”解元最后一句话提点了江陵。郦琼之言都是从军事角度出发,解元先前的言论也是如此,但这最后的一句却就只差说刘光国背有污点,若再是怯战,叫江陵城如何看待啊?

  军议么,当两方意见相抵触时,那就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郦琼与解元四目相对,王德觉得自己都能从中看出无数的刀光剑影来。

  但局势就是如此。郦琼之言叫众人都有了退守之意,悍勇如王德也觉得自己前遭思虑不周全;解元之言却又叫众人鼓起了战意。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军队吃败仗不稀奇,可要被人压得脸皮都没了,就忒是丢人。

  且刘光国考量的更多,比如他要立功,洗去耻辱,否则早前的挫败就能在关键时刻拦他一遭。

  如此这最后的结果就是一个综合,宋军渡江不假,却不去主动与汉川孝感的梁山军厮杀,而是只据守汉阳军。

  这倒不失为一个万全之策。以对面梁山军的实力,想要攻取南岸宋军入驻的汉阳城,那是不可能的。

  鄂州宋军一动,消息立刻就被报到了江陵。汉阳军与江陵间隔得还不足四百里,

  从地图上看,江陵到岳州,岳州到鄂州,顺着长江取直线,这近乎就是一直角三角形。

  江陵到鄂州最远,就是直角中的那条弦;江陵到岳州,岳州到鄂州,就是那勾股定理中的勾与股。说来也是地理上的一个奇迹吧,三座长江中游最是重要的城镇,却有着如此的奇特姻缘。

  此时的江陵城,仍旧如宋室刚刚迁入时,一样混乱。似乎数月的时光都消失了。

  每日里都有丁壮兵勇进入城中,虽然他们武备简陋,甚至见不到多少披甲人,但仍旧源源不断的赶到。

  可每日里依旧有亲贵家眷,顺着长江水,向上有而去,络绎不绝。

  江陵城内亦是百姓惊慌失措,惶惶不可终日。市面上,各种物品开始短缺,物价是一涨再涨,若不是有官府弹压,只怕早有人开始抬价与哄抢。

  这一点赵宋倒是学的很快。陆谦就很注重打击奇货可居的投机倒把行为。给粮食、布匹、盐糖等大众物品规定了保护价,最高价格是多少,胆敢逾越的,严惩不贷。

  赵宋就也有样学样儿,是以,还能控制着江陵城内的物价。他们亦出台了自家的报纸,上头连着三日提名,敢哄抬物价者,斩!

  宫里也是一团乱麻,道君皇帝听到战报之初。没召集大臣商议对策,而是叫郑居中、蔡京等一干人议出格结果,而后他再拍板。同时优待林灵素等一干宫中的道人们,不时沐浴焚香,祈祷上苍保佑皇宋。

  这事儿看起来就是那么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如此。

  自从当日黄粱一梦后,赵佶就心中生出了无限期望,毕竟那梦境太逼真了。真的叫人觉得那就是现实,至少人赵佶心中起了想法。因为他能记得内里的一丝一毫。

  只是如此‘美梦’可遇而不可求,直到他都搬家到江陵了,也没在不期而遇。不过那郭仲荀、姚平仲二人依旧就发迹了。

  前者从一寻常御营副都指挥使被提拔为御营副使,也就是梁方平的副手,虽然梁方平是太监。后者被提为御营统制官。算上被重用的姚古,姚家父子是彻底走出了低谷也。

  那消息传到陆谦耳中,都叫他觉得赵佶是否在有意的分化西军?那后者虽然是一个集体,却是有很多个个体,将门不是一般的多。若是抬出几个与之打擂台,那可就不足为据了。

  所以,继姚平仲发迹后,刘锜、苗傅和刘正彦,纷纷被提拔为御营统制官。消息再传来时候,他也就自以为就是这般了。

  这些个人背后可都站着重量级的西军将门。

  现下郭仲荀正以各将本部精锐为骨干,择选各路义军兵勇之强健者,另成新军。

  他也不以为意。这只能说陆谦前世只是个小白,对宋末又没甚深入了解,甚至都不晓得那郭仲荀是何许人也。更不知道这些人皆是正史中平定方腊之乱的赵宋功臣。

  但是他那一瓶不满扳平晃荡的历史水准,叫他对姚平仲、刘锜、苗傅、刘正彦,都颇有印象。

  前两者是这个时空里都早就打过交道的人,姚平仲他老爹还在襄阳城蹲着呢。后两者更是正史上大名鼎鼎的苗刘兵变的始作俑者。诛杀赵九妹宠幸的权臣及宦官多人以清君侧,并逼迫赵构将皇位禅让给三岁的皇太子赵旉。

  兵变当然是以失败而告终,但它却是南宋抗金斗争的一个转折点。苗刘二人是给支持赵九妹南逃的投降派势力重重一击。清晰无比的表明了某种态度!

  促使九妹着手整顿、制订了一些必要的制度和措施,但它也无疑赵九妹最终收缴兵权、向金人妥协求和的一重大因素。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