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城自然不好打。这地方正处于汉水一弯曲处,北面直邻汉水,城壕与汉水相通;东南两面离城池不远,就也是汉水,河湾子么。其中城东稍短,离江水仅只六里;城南稍长,亦不过七里。

  这点间距,安营下寨是够了,可要铺开阵仗,就要为难了。

  那既是来进攻襄阳,军势上占优,如何就要去背水立寨了?其中危险不言自明。

  这般一来能够放心安营扎寨的就只有城西。

  如此却还有一点要注意,这便是汉水。此时还有五六百丈长宽的汉水,可是一条大江河。宋军已经调遣水师驻扎。一艘艘战船巡哨江上,江北樊城,江南襄阳。江北不落,江南自然无碍;可是那樊城有襄阳为之输血,倒也不是轻轻松松一捅就破的。

  先锋兵马已经杀至南阳,陆谦犹自在郾城坐镇。却是召集众人,昼夜商讨襄阳事宜。

  何时真去夺取襄阳是一回事,先议一议,就又是一回事了。可是看到许贯忠准备的襄樊地图,就是陆谦都感到震惊。

  来自后世的他自然知道襄阳的重要性,南宋丢了襄阳,稍后只几年就被灭国了。这儿自是一等的重要的。但是看到许贯忠用一条条粗细不一的大红,标志出来的道路,他心中都立刻将襄阳的重要性再上升两个台阶。

  此战陆谦并没一定攻取襄阳的打算。

  然这襄阳总是要进取的。是以,召集来众人聚议。可现在,这襄阳城地理都要出乎他的预料。谁叫他看地图只看大势,对于些小细节是不会去关注的。这襄阳城的军事价值比他想的更大!

  从襄阳南下,沿荆山(西)、大洪山(东)之间的宜城通道,一路可到荆州,进入广袤的江汉平原,直抵长江。然后向西可以扼守宜昌,锁住了四川出川的三峡门口。向东可以将江汉平原这个重要的经济区掌握在手中。

  春秋战国时期,楚国想北上争雄,问鼎于中原,襄阳就是其桥头堡。

  南宋死守襄阳,是因为襄阳一破,蒙古人便可长驱直入,进入长江沿线,切断四川与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最便利联系通道,肆虐江汉平原。

  事实上宋蒙战争开始不几年,襄樊就已经陷落过一次,但那时的蒙古人刚灭金国,显然无力接着去灭宋。只是将当地丁壮财货掳掠一空,再一把火烧了两城池。

  那时的蒙古人也没认识到襄樊的重要性。否则占着不退,南宋真就不见得能支撑数十年。

  更可怕的是,源自汉中的汉水过安康以后,在襄阳这里朝东南流过去。在古代运输不便,有这么一条河跟着,其意义不言而喻。蒙古人就是打破襄阳以后顺汉水入长江,攻取鄂州,南宋的防御体系登时崩溃。

  而再往东看。襄阳向东,北有桐柏山,南有大洪山,中间从枣阳至随州,从随州趋安陆,向南直达汉口。向北,则可以控制大梧县,这是江淮平原与长江流域沟通的西侧通道。这附近有著名的义阳三关,武阳关、九里关、平靖关。两淮南下,若得此三关,则守军自溃。

  那大梧县,却是有一条小道,可直入淮南。那小道南面处,就是红安。是不是觉得耳熟?大名鼎鼎的将军县啊。而再想一想,那些新中国的开国将帅们出的越多的地方,是不是就越穷乡僻壤?因为越穷才越有革命动力,红安境内就是一片望不到头的山壑。

  向北就是南阳。其东北方向,过伏牛山和桐柏山之间的方城通道,即可进入中原地带。一冒头就是金角大王银角大王的平顶山,再接着就是许昌。这也是关羽在襄阳、樊城水淹七军后,吓得曹操非要从许昌迁都。没办法,人家一脚把通向曹魏都城的大门给踹开了,“威震华夏”四个字可不是没来由的。

  正北则就是汝州了,呼延灼曾经的岗位,过了汝州抵达伊川,洛阳便就在眼前!

  更早时候,一鸣惊人的楚庄王就是从襄阳沿这里北上,陈兵洛水,去问周王室的鼎有多重。

  至于向西,沿伏牛山和秦岭南麓之间的狭窄通道,走内乡、西峡可至大名鼎鼎的武关、商洛,从山区一出来,就是蓝田,到关中了,长安在望。

  且汉水从汉中东流,绵延数百里抵到襄阳,再经襄阳后折向东南。这也就是说,从襄阳顺着汉水逆流而上,就可进抵汉中。虽然这条路只要智商在线者,就不会去动。着实耗费太大。

  东西南北多条线路尽数在一张以襄樊为中心的地舆图上绘制出来,并且一条条诉说,陆谦见了都觉得震惊非常。

  那效果也是立竿见影,襄阳的重要性不需多言。

  沙盘也赶制了出来,但就只是襄樊二城这一亩三分地,视野不大。这打襄阳,最要紧的就是水路,可惜,只眼下看去,水路是宋军占主导地位。这般来,再想要破开襄阳,那就是痴心妄想了。也就是樊城还能肖想一下!

  毕竟铁打的襄阳,纸糊的樊城么。

  “打襄阳城固然艰难,可樊城小县如何能抵挡我军锋锐?”军议开启,许贯忠一番介绍完毕,秦明先就叫道。

  于他眼中,樊城实无甚险隘可持。且沁水、白水皆可直通襄樊,水上虽走不得大船,一二百石的小船却可通行。如此攻拔樊城,后勤无忧也。

  且樊城北二十里的团山,地势颇大,有临近水道,可置大军驻扎。如此后勤不绝,大军雄健,即使樊城有内外两道城墙,左右各有雁翅城雄立,想要破之也不在话下。

  这难的终究是襄阳城。

  在座诸将闻之,皆深以为然。

  “樊城以北尽是平地,还有水利可持,樊城虽坚固,却也是寻常。即便襄樊之间新建有浮桥,襄阳向北可尽输兵马钱粮,也只是一对耗尔。只怕是宋军根本就无心死守樊城!”

  坚壁清野,也未尝不是一种敌强我弱下的有效策略。至少可叫梁山军不能就地补充粮草,征调民壮。许贯忠如此说,他也不将樊城多么看重。

  “宋室已经急调梁方平北上襄樊,这人手下甚是有些个人物。又以姚古为襄阳防御使,其人刚到襄阳,便叫人在城壕与汉水交汇处的雁翅城高处布置水车,引汉水倒灌城壕,抬高水位。又在城池西南角开挖壕沟,扩宽城壕。……”

  谍报司将襄樊一代的情报悉数呈现在诸人眼前,姚古的作为并不算高明,但其死守襄阳城池之意,却显露无疑。

  “打襄阳,非有水师依仗不可。”林冲随军,此番功劳似也不少。但他自己心里明白,这中原战场赢得太轻松,如此功劳叫他甚是觉得难为情。“但襄阳城坚,且地形多有优势,恐短期内难以夺下。”

  “此处距离江陵足有四百七十里,看似遥远,一路却有官道相通。荆襄大道可是难得的平坦宽敞。此路直通江陵,虽近五百里之遥,却也不过是马军三日疾驰。此遭不说,下次大军杀奔襄樊,过得汉水去,未尝不能遣一支铁骑,急袭江陵。”这就好比当日他率领轻骑直杀到东京城下一样,吓不死赵宋的帝王将相,也能叫他们屁股生针。而要是前方激战甚烈时候,后方的皇帝忽的弃城而逃,襄樊安还能持有战意?

  林冲这法子不错,一经提出,陆谦眼睛都亮了。

  说来他胆量很大,可两地相距小五百里【直线距离都三百五十+】。荆襄大道的北段就是沿着汉江西大堤而行,南段便就是择路而行了。弯弯曲曲的大道,可那也是大道。后世的国道都还绕弯路呢不是?

  “惜哉此计能不现下用之,否则荆襄十八九当入大王之手。”赵宋刚刚迁都荆州,正是人心惶恐之时,猛地看到梁山军铁骑直冲江陵城来,怕是真要落荒而逃。在许贯忠手下过活的朱武发出了他在此番军议中的第一个声音。

  “无奈何。事不由人。”就算是位面之子,也要经受诸多磨砺不是?刘秀还死了亲哥呢。陆谦只是个穿越者,可不指望天地皆同力。

  “欲取襄阳,有水师可持自是最佳。但不管是有是无,第一要处便是切断襄阳水路,叫其不得支援。其城东南三十里出”,许贯忠拿起一面小旗在襄阳的东南方,也是汉水北岸,扎了下。“此地便为鹿门山。昔年汉末三国,名士庞德公就在此地隐居。”

  鹿门山与对岸的岘山隔江对望,那两山所夹持之江段,却是汉水襄阳一代较为狭窄处。

  在此地屯驻一营军士,稍加布置,以石砲、床弩封锁江面,足可为其水师掣肘。

  “襄阳城西的万山,西南五里的虎头山,南路三十里的百丈山,……”许贯忠一一将山头标明出来,那的确是一‘活地图’。而有了这些山势,将其全部堵塞,襄阳的陆路也就不需去提及了。

  整个军议并不是战术推演,却也不止涉及到大方略的事宜,就像刚才林冲、许贯忠说的那些,更多的还是些‘小细节’。

  比如汉水水师的立足点,赶造战船所需的时间和各类物资,比如南阳的物资储备和转运,比如襄阳城各处军营布置的所需兵力,等等。

  那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只对了一双耳朵听。虽说是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但那只是一说。

  一个诸葛亮绝对比三个简雍、孙乾牛逼。

  陆谦军中的大略,历来都是少数人拥有着发言权。就是那秦明,都闭上了嘴。

  而就在陆谦在郾城召集众人军议时候,前锋徐宁已经攻取了南阳城也。宋京西南路安抚使李夔领残兵逃向襄阳。

  如此看,梁山军舍弃义阳三关,取道南阳,兵进襄阳已是定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