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五百四十二章 关胜栽了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7 09:09:24 源网站:棉花糖
  就说那关胜,提辖五千军急速赶赴东明。刚刚抵到城中,就见流星报马前来,报说梁山军马大小人兵约记千人,兵甲鲜亮,刀枪明耀,离城池怕只剩十里,将近到来。

  关胜自然可闭门紧守,别看他手下有五千人,正面厮杀,却未必就是梁山军千余人马的敌手。然而他艺高心自傲,岂能在文仲容、崔埜面前弱了架来?这大宋是江河日下,单看北地,难见转机也。但关胜心中却憋着一股劲,只以为此非他关某人之过。想要叫旧日的小兄弟们知晓,别看他们所在的梁山军蒸蒸日上,他们一个个混的风生水起,但老大哥还是他们的老大哥!

  如是叫来手下军将,这般吩咐一通。

  彼处文仲容全副披挂,提根丈二点钢枪,骑了匹黄骠马,带着一千精壮为前头,沿大路行进。他虽领兵多时,但这般独自领兵,上阵厮杀还是少的,这次难得真历练,自然心头大乐。

  那些军卒也多是经久的守备军,训练有素,队伍严谨,阵列整齐,组成队伍威严肃穆。文仲容自看得兴高采烈。

  走了半日,离东明城已不到五里,早望见城楼高耸,前方哨马来报:“东明城门大开,并无军马。”

  文仲容呵呵大笑:“既然如此,且与我进城!”却是以为东明城内无人抵抗了。

  旁边一个营正道:“东明城内尚无降书送来,冒失进城,恐有……”营正很担忧。

  文仲容却道:“他若有诈,便不会伪作一个降书递来?叫我等更是安心?东明守军已经溃散,这消息不会有错!”言语未落,便就接着叫声:“兄弟们与我进城,大家夺了东明城,军功薄上都记上一笔!”拍马扬鞭,就率先往城门冲去,背后一千军士齐声欢呼呐喊,相随而进。

  几里道路,须臾之间便已经赶到。文仲容当先杀入城中,就看街道上一个人也无,四周寂静,叫人心头不安。

  一千军兵杀声震天,可无人应和,半响也就沉寂了。

  文仲容心头生出不妙来,这般响动,城内百姓早该惊慌……

  “不好,快撤。”却是豁然省悟,大惊之下急急要转马。而就在此时,忽听得梆子声响,就见一蓬箭雨从两翼猛地射来。那正街左右都响起了喊杀声,不知道是多少兵马在埋伏,叫一干人更是慌张。

  文仲容能怎么办?先将兵马带出城去为上。这箭矢落得紧密,可见城内伏兵不是虚张声势的。若不是他所带两营兵马都披有战甲,那他们一干人必已损失惨重。

  听得背后杀声渐进,文仲容心下也慌张,可他到底有胆气,按捺下忐忑,大声招呼左右军士,与他负责殿后。

  这两营守备军个个披甲,每营都有二百铁甲兵,余下非是皮甲就是棉甲。战力真就不弱的。

  现下文仲容就吆喝铁甲兵随他垫后,也就是东明小城,无那千斤闸,城头也无伏兵,怕被梁山军先瞧出破绽来,此刻文仲容倒也后路未绝。可如此也是不敢耽误。东明城小,那南北门此刻必然有兵马杀出,包抄东门来。

  急的焦头烂额的文仲容紧接着便又受了一击,却就见背后的宋将一声大喝:“蒲东关胜在此,哪个贼寇敢来受死!”那背后的宋军已经赶到数十步处,当先一员大将,身长六尺余,赤面长髯,手提一青龙偃月刀,直若猛虎扑食,威风凛凛。

  文仲容被暴雷似一吼,吓得一哆嗦,闻见是关胜,心中斗志都消了大半去。

  左右军士仗着长枪硬弓,死死阻拦面前。

  可城中街巷诸多,岂是只拦着正面就能行的?那殿后的队伍很快就被从侧面、后面杀出的宋军给搅得七零八碎。乱军之中,关胜提刀直取文仲容,只十个回合,就将文仲容拍落马下。

  以关胜之秉性,自然不会斩杀了文仲容。甚至都没叫人将他绑了。

  文仲容从地上站起,对着关胜见礼,接着两眼一闭,昂起头来。“战阵厮杀,各为其主。哥哥不需手下留情。小弟能死在哥哥手中,无怨无悔。”他更心疼的是这一战里枉死的手下将士。非是他狂妄自大,何以有现下之败?

  那城门处的模样,他是不知道,却也能听得在耳中。已经被宋军裹住。那关胜既然伏兵城内,如何不做好完全之策?

  关胜心中得意,是朗声一笑:“虽是两军交战各为其主。可岂能当真不念兄弟情分?你且在后安坐片刻,待到这遭厮杀罢手,我自会送你归去。”

  只是关胜错估了梁山军的兵力,宋军的探马如何敢深入敌后?是以,那探马只看到了文仲容所领的前军,而失了崔埜所引的后军。后者可两千人呢。

  听闻探马来报,前军陷入城中厮杀,为宋军围困,当即就急提兵来救。

  两军前后间隔并不见远,自然不是片刻之间就已经赶到,却也不迟缓。

  崔埜部下的兵马潮水般冲下来,那宋军兵力并不比他差,可一则在于他们先包围了文仲容部,二是这些兵丁本就不如守备军精炼。一时半会儿就被冲得七零八落。

  领兵之人乃是石守信的八代孙,名叫石猛。见了大惊,正待整顿,崔埜已挟风杀到。

  石猛手舞铁锥枪,上前交战,乱军中正遇着崔埜。

  那别看与崔埜武艺相当的文仲容在关胜手下只十合就支撑不住,可他们这等武艺放在寻常战将当中也是不差的。石猛名字中一个猛字,手上本领却一般,战无十回合,就抵挡不住,回马便走。

  崔埜麾军掩杀,杀得城外宋军抱头逃窜。这崔埜便又分兵两路去抢南北城门,自己再引军于东门立下阵脚,接应城内败兵。

  那关胜在城内先是见梁山军主将遭擒后,犹自在低阶军官的组织下,拼死奋战。没有一并弃械投降,也没有一哄向着城门杀将去。心中正在称赞,忽闻城外的大军被梁山军后续兵马杀到,一击而溃。骤然剧变下他也是大惊失色,直欲整顿兵马,看守住城池。

  就见一面崔字将旗,率领着大批的梁山军,复滚滚杀入城中。

  关胜急令心腹引二百刀斧手,连斩下三十余颗人头,方才把宋军溃散止住。可是对面的梁山军如乌云涌动,鼓气而来。

  当先崔埜挥舞大刀,威若天神,所到之处,血光飞溅,叫一应宋军是望风而靡。

  这人武艺比之关胜是大不如,可对付起散乱无秩序的小兵来,却是无往而不胜。

  关胜急急调遣人马上前厮杀。

  城内道路狭窄,一时间崔埜亦不能督梁山军取胜。恰在这时候,不防两翼杀声忽起,两彪军马突出,却是早前被崔埜遣派去抢占南北两门的军士也。

  此可谓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宋军至此全乱也。

  关胜心中好不懊恼,自叹自己恁地命衰。旁边文仲容见了大喜,忙进言说:“事已至此,哥哥还不就此归顺了大王?他素来爱哥哥人才,闻哥哥归顺,定会大喜。且此番一来,日后我等兄弟也能团聚。一发并力为大王效劳,重振中原,鼎立九州,赢得身前身后功名,亦不枉负今身所学。”

  文仲容一番话情真意切,可关胜只置若罔闻。把手一挥,叫亲兵散开来,道:“你且去吧。”事已至此,还有甚个好说的?

  叫他投降那是不可能的。而梁山军的这点兵力,亦不能真将他留在东明县城。

  只是关胜不知道,真正要他命的不是来自战场上的刀剑,而是自己人从背后刺来的匕首。

  他在城外收拢败兵,半日得两三千人,不敢久留,急忙折返回东京城。却不知道那石猛早就逃入东京也,向留守李艺禀明败仗,唬的后者两腿颤颤发抖。

  这梁山军真的杀奔了东明县,即就是说,这战斗就此时正式的打响了。关胜是他手下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人,如此还就摆在了文仲容、崔埜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手中,直叫李艺胆子都没了。

  刘豫很是了解李艺,这种人不只没本事,胆小,更是属乌龟的。胆小怕事,稍微有不对,就只会缩在老巢。事实上李艺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当即把事情甩给了刘豫,接着就告病,缩在留守司后宅不动弹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莫不是以为自己不接触到军报,那战事就停止了么?还是心中另有他意?

  大权独揽的刘豫在关胜引着败兵返回东京城的当日,便在留守司里诱捕了他。而名义上却还是李艺的手笔,毕竟事发地是留守司。

  当时刘豫正坐公厅,左右两行,排列狼虎一般公人七八十个,把关胜当庭拿下。再传来人证,却是关胜左右的一亲兵,告关胜私通梁山贼,放纵贼将文仲容。

  此言论一出,兀自怒发冲冠的关胜也不再挣扎了。虽说他与文仲容有旧日的情分在,但战场上私自放纵,确是有罪。

  刘豫就此把关胜问罪,打入大牢。而后回禀了李艺,后者先是惊愕,后自是一概允了。

  到了这个时候,刘家人才真正松了一口气。没有了关胜撑腰,李艺就是个废物。而没有了二人的掣肘,整个东京城就都是刘家人说了算。

  待到梁山大军抵到,正好翻手卖了去。

  “那关胜与梁山军多位将官有旧,听闻陆王亦于他多有赏识。只这厮是个不识抬举的,我刘家却也无须与他生出间隙。且吩咐下去,叫人好生伺候,万不可怠慢委屈了去。”

  刘豫离开是如此的性子。但凡有好处,仇人也能伺候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