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就在杨志在扬州城里召集诸将的时候,庐州城里,晁盖同样将麾下诸将聚集一处。

  除去朱仝、郁保四,领军诸将中宋公明的色彩已经看不到几分了。宋清彻底的转入文官,晁盖大权在握,军令所下,无敢不从。

  那杨志、栾廷玉已东去,可晁盖手下诸将依旧人才济济。除去孙立孙新兄弟,张清、丁得孙、龚旺三将,还有张俊、赵立,还有张仲熊、韩滔。

  “大王已传来军令,中秋后就会起大军扫荡京畿,届时我部就猛攻庐江,趁机尽取淮南之地。看宋军兀谁能力挽狂澜!”

  晁盖脸上直绽放出一层荧光。托塔天王从没想过自己能有今日,如今真可是叫他唏嘘啊。

  “大王说了,这一仗打完,淮南就无须设甚个招讨。日后只设征南、平南、定南三将军,为南面军马差遣。俺晁盖早早就在淮南厮杀,若是让他人抢了先首,面上无有光彩。届时,兄弟们面上也个个无光。”

  晁盖说话这叫一个直,但这却是实话。虽然对南作战,看似扬州处最为紧要,可惜有陆谦方腊这对翁婿的关系在,右军都督府处的一干兵马,自根儿上便要不得三南将军封号。

  而除了他们后,庐州的淮南军自是当仁不让的。

  “提及厮杀,适才就你几个喊声最大。可不要只嘴上的功夫,刀枪厮杀时却成了个孬种。”

  诸将军应喝的高昂,很给脸面,叫晁盖也心情大畅。指着张仲熊、张俊笑来,适才提到厮杀,属他俩最是积极。

  张俊嘿嘿一笑,“招讨这话就屈说俺了。张俊是个粗人,得招讨提携,方才有今日。赶上了这皇朝更替,天下争龙的天赐良机。可是知道此等佳时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此时不拼去性命厮杀,立下功劳,好搏个封妻荫子,挣上一份大大的家业,岂不是忒没志气。”

  比起那留名青史的念想,这等思想也是没志气的。但却贵在真实!

  武人,尤其是在北宋重文抑武的环境下成长起的武人,人生最大的志向可不就是如此。

  张俊的话一出口,在场的人顿时哄堂大笑。

  而比起张俊的‘单纯’,张仲熊面上闪过苦涩,“招讨在上,在座诸兄弟谁不知晓俺家情形?我那老父亲和兄长至今执迷不悟,兀自在牢中苦挨。虽不是吃苦,落在我心中却是肝肠寸断,痛如刀绞。只期望能沙场搏命,建立下功业,好叫大王赦免了我那老父亲和兄长。”

  张仲熊说的乃是实话。在座众人如何不知道他家情形,早期时候,都难免有三二鄙视他之人。如今听他言语,心中好不汗颜。

  “敢请招讨放心。待到厮杀时候,便是刀山火海,仲熊亦不会皱一下眉头。定奋勇杀敌!”

  晁盖听了好不高兴,他喜欢重情义的人。“哈哈!好!好志气!不愧是梁山军儿郎!”若不是此处不是酒宴,就张仲熊这番话,晁盖非与他痛饮三碗不可。

  是以,这庐州与扬州处,两地梁山军都在摩拳擦掌,也就可见这江宁府战场上,摩尼教军正逐渐趋于劣势中。

  而七月的益都城,气候适宜,市井繁华。

  对比正史中的益都,因陆谦暂时定都于此,这益都城比起早先来不知耀眼多少。

  虽然城池规模依旧如此,可四门外已经聚民成集,青州府都于其处设立四关大小官员并警局、税务等,规格同比县城。

  城外百姓生活所在,虽没有城池护佑,却并不意味着就不安全。这里的治安半点不逊于城内,说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那是不可能,但偷盗之事确实甚少。

  除没有城墙,这里的一切都同比城内,街道修缮的整齐,兀自拓宽了很多,街道两旁的店铺被规范经营,虽要求不高,只是要求店铺周围干净整洁,但整个下来,却已经让益都老城新貌,有了非同以往的感觉。

  唯一有些违和的是,这儿每日里过往的兵马太多。城外就有前后左右四军大营,城池是中军都督府辖地,城防使由左副都督兼职。此外城中还有亲军部队。

  每一日,无论刮风下雪,都会有成建制的兵马从街头经过。城内城外的调遣,每每都是如此。但与以前的军兵不同,梁山军的将校军卒,虽整体上做不到秋毫无犯四字,可至少益都兵马可以。才不会扰乱秩序,随意掠夺街市财货。

  如此,岂能不教益都内外的百姓感到满足?

  随着冀北、河东两行省被纳入治下,彼此的商贸往来,再次通畅起来。短时间内虽还引不起大的变化,但商路繁荣,于百姓官府都是大好事。

  那频繁的商贸往来,百姓们能收益,官府也一样能获得大量的税收充盈金库。

  一支支商队往来于齐鲁、淮南、河东、冀北,放到后世就是晋冀鲁三省,外加长江以北的皖地和苏北,这已经是老大一块的好吧。等到陆谦将京畿路拿下,中原省就也落入口袋,妥妥的魏武基业也。

  而各地通商便利,互通有无,百姓的生活也自变的好起来。

  就像后世的修路修高铁一样,一旦贯通,沿途的百姓必然受益。这商道也是如此。

  对这种情况,陆谦自是乐意见到,若不是还没正式的大封群臣,他都要放开手去‘买官鬻爵’了。

  爵士啊。

  封个‘好善乐施’的商人做爵士,肯定能起到标杆作用。

  这天,清风凉爽,高远辽阔,湛蓝的天上飘着朵朵白云。益都城中早早的就有商家开门,整个街道连绵起市,街道上的行人往来如梭,密密麻麻和蚂蚁一样,却又颇有秩序。

  新的一天开始了。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上了街道,陆谦也已经醒来,在后殿书房里,继续边一字一字的浏览着情报,边对照地图。

  这是谍报司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整理出的一份情报。主要记录的是粘八葛部、梅里急部、敌烈八部、茶扎刺部、达旦【阻卜】九部和萌古部的情况。

  最后一个部族是不是觉得很有趣?此时正史上那位‘一代天骄’所属的民族,就被契丹人这么称呼。虽然后世说,室韦【蒙兀,都指同一民族】与契丹同出一源,以兴安岭为界,南者为契丹,在北者号为室韦。但很显然,此时的萌古部还只是辽国所统御的辽阔的大草原中的一个小部族。

  主要居住区为斡难河流域。

  此时此刻,陆谦还不需要去担忧那位bug级的成吉思汗,现下是北宋末年,而不是金末。

  此时此刻,真正叫陆谦对彼处起了心思的,不是草原各部族的实力,而是契丹对于草原各部族的统御方式。

  他是真不知道,契丹人竟然在后世的蒙古中部区域,建立了四座军州。

  位于土兀拉河流域的镇州、维州、防州,陆谦觉得这地儿距离后世的乌兰巴托不会太远;以及位于乌鲁古河流域的招州,还有阻卜大王府,这一下就叫草原中东部都置于契丹的掌控之中。

  辽天赞三年(924年),耶律阿保机西征,阻卜【鞑靼】诸部皆“望风悉降”,并有三个部落被内迁。自此至辽景宗朝,各部常遣使朝贡于辽。岁贡定额为马1700匹、驼440头、貂皮万张、青鼠皮2500张。及至辽圣宗朝开始,时叛时服,为辽最难制服的部族。圣宗统和十二年(994年)命王太妃(齐妃)领乌古等部兵往西镇抚,又于1003年筑可敦城,次年置镇(治可敦城)、维、防三州,调诸部族兵2万余骑及渤海、女真、汉人700余流配之家,往彼屯垦镇守;统和二十九年,置阻卜诸部节度使。

  这并不是说这一招就能叫草原各族都乖乖聪明,而是说能时刻掌控住草原的局势。

  就如那阻卜大王府,就是辽大安五年(1089年)时不得已而从之。任命阻卜中最大部落北阻卜的磨古斯为诸部长。但仅仅是三年后,有所准备的辽西北路招讨使耶律何鲁扫古便就误击磨古斯,北阻卜由是“叛命”,其它阻卜部落也纷纷响应。可辽国这会便不再妥协,直经历小十年的苦战,将磨古斯擒杀,将阻卜叛乱彻底镇压下去。

  这就是好处,肉眼看得到的好处。不求彻底抑制,只为起个预防。不然,如磨古斯彻底成长,谁敢说那草原上的一代天骄不会提前出世?

  从四军州再向东去,还有塔懒主城、皮被河城和乌骨敌烈统军司所在的董河城,这接下就已经与契丹人的上京道相连通了。

  就谍报司探明的消息显示,这儿竟然还是一条草原丝绸之路。每年都有一批中原的丝绸,经过这条草原线路,直运抵中亚去。为契丹贵族换回中亚乃至欧洲的奢饰品和诸多珍玩。

  这太叫他震惊了。

  来自后世的他,提及丝绸之路,知道的只有自长安向西的陆上丝绸之路,和起源于岭南沿海的海上丝绸之路。那里知道鸟的草原丝绸之路?

  但事实这就是有。当年辽国啃不动赵宋,可向西发展还不是手到擒来?在宋辽大战之前,辽国在大草原上就已经有了良好的统治基础。稍后又专门在草原地区设立了军州,虽然数量不多,但是也对草原的中东部却做到了有效的管理。整理出一条沟通各处的商道,也未尝不可能。

  比较来,稍后的女真人在草原的管理事宜上,手段便就低下了许多。

  同时在后世的内蒙地区,也就是上京临潢府周遭,契丹人竟建立起了大小三十四个军州,多是由中原移民构成。当年辽宋战争,契丹从中原境内掠夺了数量众多的人口,上京地区许多的头下军州城的建立就与安置所俘汉人有直接相关。这些人的存在和子孙繁衍,为建设北方草原城市和发展辽国的农业、手工业、工商业,均提供了极大助力。

  陆谦清楚,这些资本或许很快就会为女真所有。但他不担心女真,再有两年时间,他所拥有之势力会远比现下强劲。只用人马对拼,他都能拼光了女真。

  现在他就对契丹的这种对大草原的统御方式感到好奇。这种方式和其成果,对他有很大帮助。毕竟他是一‘志向远大’的男人,眼睛可不是只盯着中原的一亩三分地。

  有因为对‘一代天骄’,或是说对北方游牧民族的警惕,叫陆谦始终想要拥有一种对大草原成熟的统治模式。他早前想到了‘八旗’,想到了密宗,想到了满清的政策。可现在契丹人的办法叫他有了新的发现。

  ——草原丝绸之路。

  这未尝不能成为一条连同大草原东西各部族的经济命脉,运用得当的话,直胜过千军万马。

  这一想法一经出现,便就在他脑中迅速的生根发芽。把它与满清的对蒙政策有机的结合起来,未尝不是个好法子。

  当然,这个设想还很简单,只是草创,但已经叫陆谦觉得有前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