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陆谦发现朱贵真真是个人才,能打探消息,会两下拳脚,这不稀罕,但是他还能写会算,这就不是刘唐、阮氏三兄弟所能比的了,简直是陆谦这个小集团里的唯二之人。

  唐庙南寨门外的码头上,陆谦坐在一张椅子上,翻看着朱贵抄来的账本,耳朵里听着朱贵另外从唐家私密里翻找出的财货。

  “哥哥,这回我等真是发了大市利。”朱贵激动地脸都红了,“小弟在唐家人的私库里,找到了上千两银子,两千大几百贯的铜钱。还有整整五十箱茶饼和三十多匹白叠。”这是小四千贯的钱财啊。

  已经抄了唐家的公库,得了一千多贯银钱,还抄了唐家在唐庙南寨门的四家铺子,从中抢得钱财合三百贯,油盐酱醋一批,还有生铁两千余斤,各类铁器五百余件。更从唐家粮仓里拿到了上千担粮草和不少于二十石的上好海盐,朱贵觉得已经赚得很大的了。可没想到唐家人的私房钱比公库里的钱财还要多了快一倍。

  一旁的阮氏兄弟听得缴获,一个个都激动地脸红脖子粗。当强人真真是一个有‘前途’的光明职业,比他们兄弟日夜呆在石碣湖里打鱼强过十倍百倍。

  “山寨里拢共七八百人,上千担粮草足够让弟兄们放开肚皮吃上两个月。另还有那些多财货,都够山寨半年之用了。”

  “如此说,此次夜袭,我们能从唐庙赚到小六千贯的银钱,还有大批的粮草、兵刃,是为山寨立了大功劳。”陆谦丝毫没有被这点财货激动地不能自已,蔡京过一次寿辰,梁中书都要送十万贯钱财,这五六千贯算的了什么?“那敢问朱贵兄弟,这些财货比之山寨当今储蓄如何?”

  他现在最看重的是自己在梁山上的地位。通过这种横向对比,他能心里大致有一个谱。

  “小弟只管在水泊边开店,并不知晓山寨里的具体钱粮储蓄。但我以为,山寨内钱粮也非是多么充裕。”朱贵不知道梁山上钱粮的具体数字,可他却知道山上的钱粮却必然不丰足。因为今年的三四月里,也就是青黄不接时分,王伦拒绝了不少饥民的投奔,只从中选取身高体健者上山。

  “如此说来,这笔钱财……”就足够陆谦在梁山上站稳脚跟的了,还放了个大彩。

  陆谦刚穿越来不久,虽与武大武二、潘金莲等人的接触里知道,这些钱财对于个人来说,已经不凡。但对比一个山寨,一个立在梁山这种交通要道上的山寨,是多是寡,却心里并没有谱。

  在刚知道唐家公库里的缴获时,陆谦心里都是失望,两千贯钱,还没他山寨中箱子里剩下的金银多。倒是上千担的粮食更让他看重。

  但现在朱贵如此说,他却是安心了。

  “哥哥若是欲在山寨邀名,何不用那些带不走的器物,在这唐庙购上猪羊鸡鸭。回归山寨后只说是初来乍到,特置买下禽畜,与山上弟兄解馋?”

  朱贵上了陆谦的船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红果果的为陆谦出谋划策,挖王伦的墙角。

  阮氏三兄弟对王伦的感官很差,听到朱贵的话后,没觉得有半分不对不说,还为王伦指点着,这唐家的锅碗瓢勺外加桌椅板凳床,箱子、柜子等等,对于他们来说屁用没有,可对于唐庙的老百姓们来说,那都是用得上的物价。

  只要陆谦别想着把物价卖出真价格来,有的是人会把禽畜拿来还置。

  陆谦眼睛眯了眯,朱贵这是个好主意啊。

  “这个提议甚佳。不过不用那等小气,什么锅碗瓢勺、桌椅板凳,想拿去,他们尽管拿去。”

  “我们手中有的钱财,何必吝啬这点小钱。”

  “唐伍、李四郎——”

  陆谦把唐伍、李四郎喊来,如此这般的告诉他们。

  梁山好汉愿意拿钱来买唐庙的禽畜,还敞开唐家大门,余下器物任凭唐庙人取拿,之后只需把罪过推说到梁山即可。

  整个唐庙立刻的就沸腾起来。

  便是那些躲在家中的老弱妇孺也都走出了家门。南寨门上,陆谦等人就看到一根根火把比那夏天的萤火虫都要密集,把整个唐庙都照亮了。

  真真的是老弱妇孺齐上阵,宛如蝗虫一样,打扫着唐家的一切。从大门上的铜环到花园里的花盆,从桌椅板凳到窗户布巾,甚至是死人身上的衣物,甚至是水池里的鲤鱼。

  而还有一批人带着家里的鸡鸭,赶着猪羊,一窝蜂的来到南门汶水码头。

  唐家名下的的大小船舶也被陆谦他们收用了。那一艘艘小船上装满了各类物资,小船系在大船尾后,反正是汶水汇入梁山泊,他们顺水。

  唐家的车马也忙碌了起来,先是运载钱财,然后就是粮食。拿着刀枪的喽啰们押解着投降的家丁护院和一部分乡勇——唐宅,督促着他们一刻不停的忙碌着。

  陆谦他们只是五十人不到,还多有受伤的,明显不够用,陆谦就只能让朱贵派人迅速回梁山通禀,让王伦带着大队人马过来接应。

  唐庙的厮杀声早就惊动了周边村镇,这短时间里并不是没人过来探望,只不过这唐庙是梁山泊北遭二三十里内唯一的‘成建制’乡勇,也是唯一敢于梁山对阵的所在。现在大老虎都被打死了,狐狸兔子还敢来送死吗?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哥哥,那边有个婆子不肯收钱,只求能见您一面?”

  陆谦顺着喽啰的手指方向看望去,的确是一个婆子,身边还跟着一对五六岁大儿女,正瘫在地上嚎啕大哭。他举步走下寨门,婆子已经带着孩子,应该是她的孙子孙女,来到寨门边,一见到陆谦就‘噗通’跪地。

  “大王是善心人,可怜可怜老婆子和这一双孩子……”

  陆谦都在奇怪有谁要非见自己不可,想着是这唐庙受唐胜安一门害苦了的百姓要来感谢自己,但又觉得这班人许是如李四郎一样,而不是在那嚎啕大哭。可不曾想这位老大娘一见他就“噗通”跪了下。

  忙是搀扶起来,“婆婆有事且说来于我等听。万不可如此。”

  这老妇听了陆谦话,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样啪啪掉落。“大王仁义,老婆子求大王放过我那孩儿。那孩子打小心实,只是因吃了唐家的饭,才于大王见刀兵,断不是铁心做那唐家的走狗。”

  却是这老妇的独子做了乡勇,就在唐宅里被俘虏了。老妇听了村人传话,这才带着家里仅有的一只羊来南寨门,刚才看到自己儿子胳膊上裹着伤口,半身是血,再也稳不住心。

  码头处这时也响起了乱声,却是一个受伤的乡勇欲向寨门冲来,被喽啰一把拿住,摁在地上。

  “放他过来。”

  陆谦高声喊着,同时温声对眼前老妇说:“婆婆放心,你儿子伤势无大碍。”那男子已经行了过来,火把照着他,陆谦一眼就看出他无大碍,只是胳膊受了伤。

  “陆某也不会将他做俘虏,押去梁山水寨。只因为人手不足,暂时做劳力。”

  “来人,告诉所有人,事后唐门乡勇、奴仆,当尽数放了去,每人还再给一贯钱,做他们辛劳之费用。有那伤者,再多给一贯。同时告诉唐庙百姓,今夜有亲人做乡勇死难者,可到南门码头,某怜惜他们生济艰难,于每家人五贯烧埋钱,再于五担粮米。”

  “而今夜里,但凡随我陆谦来取唐庙的梁山汉子,每人二十贯赏钱,受伤者再加十贯钱。那位遇难的兄弟,出五十贯烧埋钱。如果兄弟在山寨的,陆某人就将这五十贯钱于他兄弟亲眷;如无亲眷在山上的,我陆谦对天发誓,必将这笔钱送到这位兄弟的家中。”

  “今后某麾下但凡有厮杀战损之人,亦依如此例。”

  “陆谦如敢违此誓言,天诛地灭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