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五百二十八章 凯歌而还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8 09:13:12 源网站:笔下文学
  张孝纯归降,太原城降服,这本就不是能藏着掖着的隐秘,消息一经传出,就如风一般飞快传遍了整个河东路,继而就是河洛。

  蛰伏此间的细作,纷纷将消息带回给各方头首,其中还有着钟相、王庆,乃至方腊派来的人。

  而河东路里本还忠诚于赵宋的官吏,一得到消息,更是以最快速度,将情报送回洛阳。

  这日天色已经晦暗来,皇宫中已经掌灯。

  赵佶在得到这一消息时候,正在凝碧池边的阁楼练气修心,自然是勃然大怒!他是好求仙道,但他本人性喜奢靡,好逸恶劳,又岂是真道人?可降不住怒火。

  河东局势本就危急,之所以河洛暂时无有,只是因为太原还在坚守,此地不破,河东就终不为梁山贼所有。可现下看到张孝纯竟然主动降贼,却是叫他惊愕之极,也愤怒之极。

  “这就是朕钦点的河东路安抚使,这就是我大宋的疆臣。贪生怕死,变节降贼,岂名孝纯而字永锡欤?既仕梁山贼,不足纯也!”一脚将身前的茶几都踢翻到了,脸色铁青难堪。

  半响,赵佶才压制住了愤怒,深深的吸一口气。虽早就料到,整个河东路落到陆谦手中是早晚的事,可这样得逞,时间如此短,还是让赵佶愤怒。对于张孝纯这一路疆臣的投降,更感到难受。

  这可算是开大宋之先河了。

  “叵耐梁山贼兵锋所向,河东路一片降贼之人,有恁地长官在,岂还有忠贞之士?可奈一群当诛之辈!可恨至极!”不过事到现,生气也是无济于事。

  然赵佶现的重心,全放在了稳定朝局与地方和恢复军队上,一句话就是夯实根基,虽说堂堂大宋如此的没有志气叫人诟病,可如此做对于日后却有神效。

  只要能稳定格局,就如当年南北朝一般,列国并立百年的情况,未必不能!届时后代人中若有雄才大略者,自然可恢复祖宗基业。而他是不成了。

  赵佶虽好大喜功,却是伶俐之人,有自知之明。这等天下争龙之事,他是不成的。赵佶早就有准备,以西军灭江南乱贼,日后也好据大江之南而与梁山贼对峙,如那司马家般,朝廷南渡,重开日月新天地。

  那宋室朝堂宗室中肯定有许多人不知道他们的大艺术家皇帝,是如此格‘雄心壮志’,说出来都叫人寒颤。

  待到用晚膳时候,赵佶的吃食已经丰富,大碗小碟的足足三十六道。可他实在无心情去用膳,凭那菜肴汤品做的色香味俱全,心情烦躁的很,也只是勉强吃了几口,就令人将碗碟等物撤下。

  半闭着眼眸,靠椅背上,赵佶只觉得无明业火依旧在他身心里熊熊燃烧。

  只不过河东这里却是正值喜庆时候。张孝纯的主动请降,折彦质的被逼无奈,太原城投降了,可避免了许多伤亡折损。这本就是大功!

  兼之张孝纯能力不差,在河东路的官声也不错,如此被陆谦暂时任用为晋西行省之首任巡抚。

  随后的一段日子里,梁山军整个体制都忙碌了起来。随着张孝纯的投降,整个河东路就掀起了一波投降热潮,对赵宋而言可谓是局势垮塌如尿崩。

  毕竟骂名有高个在前头顶着,就大大减轻了随后那些官儿们的心理负担。即使那些官声不佳之人,知道自己投降了多不能接着做官,却也原因求个安稳。

  如此,梁山军‘席卷’河东路,厮杀就无有几场,更多的是接收事宜。自然的,大批的官员也会从齐鲁、淮南之地被调入过来。时文彬接到新的委任状后笑的不要太开心,自己果真有福,赶上了大好时机,这才入仕不到一年,就连连升职。现下虽不是叫他做一州之长,却也是太守之副手。而他在赵宋治下踌躇了数十年光景,不也只是小小的知县么。

  其他如刘旦、李旭等等人物,那官职真就如坐上了快车道,半年一升职位。那刘旦都已经是一州之长官,李旭也坐了一州之副。而这般的光景,也只能是在开国时候才会有着了。

  陆谦引着兵马走滏口径入河北地,在如今的邯郸稍作停留,听闻了邯郸太守对治下介绍,便启程经过彰德府,直入大名。

  彼时,黄河对岸的赵宋东京守备司上下,都不晓得如何的惊悸。唯恐一夜醒来,就是梁山军打过黄河来的消息。知道陆谦兵入大名府,这心头才送出一口气。如此滋味并不好受,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又能如之奈何?

  时任冀北巡抚的不是别人,正是宋黑子。陆谦倒是有心再压他一头,然实是寻不到合适之人。省治定在了真定府,大名府的级别都是没有下降,只是政治地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宋黑子是走水路抵到的大名府,与之同路来到的还有张孝纯,后者从井陉入河北真定府,宋江必须要等着一起走不是?横竖时间不晚。

  二者抵到大名,当日休息,第二天就来朝拜见。虽然不是大朝会,规格却也严格,二人随班进入,直临丹墀,站在指定位置。那位置是相当靠前的。盖因为梁山军一干文臣大佬多在益都。

  上首高座无人,随着一声叫喊,君王升座,陆谦从侧后稳步走出,端坐于上。

  双睛点漆,唇方口正,地阁轻盈,天仓饱满。此刻端坐高处,身着冕服,扶膝正视,面上带着微笑,自是会有一股帝王之气生出来。一霎间,群臣同时行礼,山呼:“吾王千岁!”

  宋江、张孝纯感受到了呼啸的声音,忙伏身而拜。但彼此心情却大相径庭。

  前者乃是兴奋。区区宋公明,一郓城小吏,如今却能堂而皇之的上朝议政,掌故时两路之地,历时不过三两年也,真是匪夷所思哉。时至今日他都如是梦中,兀自不信。

  首任疆臣,自是重任在身,可官迷宋三郎却丝毫不怕,反而斗志昂扬。

  而张孝纯却突然之间想起了自己当年觐见赵佶时的情景,这陆齐的排场自然远不比当初宋室,但上首的那君王比之一身文人儒气的赵官家,可真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都是一国之主,赵官家把一手的好牌打成了稀烂;而陆大王却将一把的烂牌打出了花来。张孝纯拜服在御座之下,都是行礼,前后却是两个“世界”了。

  陆谦已经不止一次上朝坐朝,俯视着他们,等到山喊完毕,摆了摆手,笑着:“众卿平身!”

  “谢大王!”群臣都起身。

  “张孝纯。”

  “臣在!”张孝纯心中跳动,上前一步应道。

  “你能识得大势,免去一场兵戈战祸,实有功于社稷,我命你为晋西巡抚,勿失孤望。”

  “谢大王恩遇,臣必尽心竭诚,而事公明。”张孝纯正式被任用为晋西巡抚。不得不说,他们父子被陆谦彻底推出来做一榜样了。可是如此厚待,张孝纯即使出来做靶子,也是甘愿的。

  陆谦就看到张孝纯头顶气柱变化,大是满意,这人本就是识趣的,现下更是全心效忠了。笑着说道:“张卿聪明亮达,规模宏远,孤王赖之。且先退下,日中,孤设筵款待,再与张卿一醉。”

  接下就是宋江。这黑三郎本在沧州任上做的不错,其后攻杀河北、辽地皆有功劳,升任冀北巡抚也是顺理成章。只是陆谦知道宋江在沧州任上做的不错,实是有柴进的帮扶,现下履新,管辖整个冀北行省,那可就凭着真本事了。但愿他不一头栽进坑里!

  “公明早年困顿于制,有才而不得伸展,屈居押司之位,非才气不达,乃宋制陋习所致也。

  惜人之器量自有天授。我辈旧时人物多下层之官吏、底层小人。一如孤王,昔日多般得钻营,幸有林冲哥哥提拔,始入太尉府为一区区虞候;林教头一身的好武艺,又熟读兵书,却也只是禁军中小小教头。可是我辈之才岂真不如宋室之帝王将相?非也。盖是受其制度压抑,天大的才能也只被消磨殆尽。

  幸今日我辈势成,亦坐得今日之位。只旧时人物多武而少文,于政事上亦心有余而力不足也。独公明稳重,乃文武兼备之人,淮南沧州尽是不俗,才勘大任。此番督掌冀北,孤王委之以重任,公明务必努力。”

  朝会上,陆谦毫不犹豫的自爆其短,坦坦荡荡之余,显示的更多的乃是他的自信。就像那朱洪武自称是淮右布衣,虽然后世不少人信誓旦旦的说,朱元璋是想认朱熹当祖宗的,只是没有认成。但很难相信在朱元璋当政之时,这点小事他有想做而做不成。也很难想象在亲自撰写的《朱氏世德碑记》中提到:“本宗朱氏出自金陵之句容,地名朱巷,有通德乡。上世以来,服勤农桑。”的朱元璋会去认一个在明初时候,地位还没有被彻底提拔上来的朱熹当祖宗。

  这点上陆谦应该庆幸,这个时空历史上,陆氏出名的三国年代距离这时候着实太远了。后世如有些‘历史发明家’,再是发明,应该也不会说陆谦攀附陆逊,要认陆逊当祖宗。

  宋江是好不感激,陆谦主动提及他的出身,那是颇有点羞耻的事情。有着一颗文人士大夫之心的宋公明还是颇以为耻的。可人陆大王随后有提及了自己,自爆其短,连昔日去太尉府做一虞候,那都是多多钻营,更有林冲的提携才是如愿。有了陆大王亲自作比,日后谁还敢扒着宋江的出身不放手?

  如此怎不叫宋公明感激肺腑呢?

  朝会后,接下的宴会上,众文武都兴致不错,张孝纯都举着酒杯,连连与人搭讪,颇是活跃。

  陆谦也是高兴,就也多饮了几杯。不为别的,只因为这次出兵真就是心想事成,不仅河北两路入手了,河东路也入手了,还捅了契丹一记狠的。凭的借契丹的性命,收拢了天下人望!

  可说是再好不过。

  如此他就可以放心的回益都去了。

  这一别多日,他还颇是想念呢。尤其是家中的孕妇,这个时候肚子也该大了。陆谦必须挂念。

  同样的,梁山军这几个月里征战无数,甭管激烈与否,精神都已经疲惫了。就是陆谦自己都无心再去攻打京畿路了。且回去歇息一阵儿,待到秋季时候,天也不热了,再饮马中原!

  这还有一个原因,拿下了河北河东后,他手头存储的官吏也耗光了。还是需要一段时间养着。

  大军回家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