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明星灿烂,如千点明珠,洒在深蓝幕上。微微几缕稀疏的白云影子,在星光下飘荡着。这正是初夏天气,月在下弦,兀自未曾升起。河东之地的天气凉爽,蔷薇初开,太原城中的安抚使公廨,黑幽幽的院落里,正落在一片香海中。

  一道碎石子小路,通过一重粉墙下的圆门去,就是张孝纯须独居时的小院。

  人都是要有独自的个人空间的,尤其是眼下这关键时刻。与妻妾住在一处,注定不便。

  庭院里有两棵高大槐树,现下正是翠时,树枝稀疏,露出天空星光,照撒下斑斑黑影。走廊白粉,墙壁清如水洗。半空里略有东风,头昏脑涨的人,被风微拂着面,精神为之一爽。

  张孝纯兀自昂头,望着天上星月,满腹的感慨。耳边咚咚有声,听到外面鼓敲起了二更。

  “夜色果然很好,我们且到外头走一回。”

  张孝纯说要走步,儿子张灏自然奉陪。虽然此刻城里百姓早就家家紧闭门户,二次更鼓敲过,便是万籁无声。可张孝纯来了兴致,就是去城墙上逛一圈,他也当陪着。

  后花园里,不见烛光照亮,只有华亮满地,照见铺道石板,方方相接,直尽尽头。

  不只是城内寂静无音,安抚使公廨也一样寂静无声。而能打破这种寂静的,必然都不是好事。

  张孝纯想着当初的太原城,便是三更半夜时分,城中也有灯火明亮,人声喧杂热闹之处。可是现在,却如似身处野外,人到了墟墓里也似。因而道:“我太原城还仅仅是被围,只是征调百姓,没有拼命厮杀,城内就恁地寂寞,地方上有了军事,百姓总不能安帖的过活。”

  张灏默不做声。就听张孝纯继续道:“大势已去,大势已去啊。”谁能想到岚州、麟州都会不战而降呢?当姜蒯与陶让出现在城外的时候,太原城就好如死了回一样。

  “父亲……”张灏担忧的道。

  “岚州一降,西北边州门户洞开;麟州一降,府州无有宁日也。看看折彦质,看看城内的府州兵麟州兵,太原城还能守的下去?”张孝纯道。这几日他每每在夜间惊醒,脑子里就是内乱生出,兵火连天的一幕。虽然那内中的主角是梁山军,可张孝纯却看到了折字。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可否认,在窘迫的局势下,他对折彦质和其手下的兵马,生出了戒心。只因为折彦质是折家人,因为他手下的兵马多出自西北边州,而那些地方则大部已降于梁山军。

  张灏无言,心中隐隐有一个感觉,父亲他……

  张孝纯依旧抬头望着星空,这一刻他在心中已拿定了主意。不能再等下去了,若是晚上一步,叫那群武夫抢了先生,他们父子将死无葬身之地。

  张孝纯忽的一下子衰老了十年,并不是容貌上的苍老,而是精神上的一种落魄。在做出决定的那一刹那。

  良久,他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件事,为父就是交给你去做。你且下去吧,让我好好休息休息……”只是寥寥的几句话,张孝纯就感觉自己已是疲惫不堪,他挥挥手,叫儿子退下。

  “父亲……”张灏心下一酸,想说什么,却终究是没有说出口。无奈何,他不想去死。

  回到自己所居的旁院,张灏在厅中石凳上坐了良久,脸上始终是带着一丝苦笑。

  他扪心自问,自己究竟愿不愿意去死?去为赵宋效忠?那答案是否定的。

  虽然他自幼研读诗书,纵览史书,对于历朝历代忠烈守节之人,心生无尽佩服。可千古艰难唯一死,当这种事情真的落到他的头上时候,张灏他是硬不起骨头的。

  万幸那陆王的品性尚佳,自己入仕以来,也不曾贪得无厌。更没因压榨钱粮而叫百姓们屈死无数,孽债累累。更非是甚当世名将,手中沾染无数梁山军鲜血。且他父亲也官声甚好,不敢说从无贪赃枉法,却有着一定的底线,能力出众,也称得上能吏。如此父子投降陆王,即使不被陆王大用重用,至少性命无忧了不是?

  张家出自京东滕阳,那地方早就是梁山军治下。故而张灏对梁山军的一些政策并不陌生。以他们家族论,梁山军对富户巨室手段酷厉,却也并非不管不顾,一味杀戮。

  以张氏为例,被梁山军清算的只是他们本家,以及族中几个声名不好,手段腌臜的族叔族伯。且就算是清算之,也不是将之全家人斩尽杀绝。

  当事人自然要斩杀,可其妻儿妾室却只是被罚没,或是五年或是十年,但总是有一时间限制。当然还准许赎买,张家若是还要颜面,也有慈悲之心,就可兑钱将她们赎出来。

  这般做自然显得过于贪婪,且也留下后患了,但梁山军显然不在乎后者。他们现下攥着民心,根本不怕前者能翻起身来。

  而事实也却是如此。一年多光景下来,那所谓的鲁东行省,爆出更多的是细作案,而从来无有人能‘揭竿而起’的。待到乡兵这项规定在各地适时起后,那里就更是固若金汤。

  可见这梁山军‘杀性’是不及江南的摩尼教重的,陆谦给张灏的一印象就是关注的更多是田亩钱粮。

  这般想来,也觉得不会被一刀砍了,卸磨杀驴。甚至因为他们父子的身份,张家还能在新朝之中立足。

  苦笑着摇头,事已至此,自己还胡思乱想作甚?以父亲之才,当是想了万全才做下的决定。

  回到内室,却是夫人还未入睡。张灏与其妻徐氏感情甚佳,说起此事来。

  徐氏听了,就觉得心头上一块重石落下了地,轻声说道:“事关我满门安危存亡,官人有些不安,实属常理。照为妻看,这是甚好的出路,要不递送降表,城外梁山军真动起武来,太原城能抵挡的侠一时,又岂能抵挡得住一世?”多余的话就不用再说,彼此心里明白。

  张灏听了仰天一叹。次日就到军中,午时后轮换城头,直到夜色笼罩,城下梁山军依旧。一名信使被他悄悄缒城而去,降书很快就送到了陆谦之手。

  中军帐中,当陆谦看到手中这份降表时候,脸上由衷的浮起笑容来。正史上的太原保卫战他还多少记得,那可是惨烈无比。即使现下梁山军与彼时的金兵不同,非是异族么,但也不能小视不是?

  是。今日的太原城中没了王禀,那厮早死在黄河岸畔了。但此刻多出了一个折彦质,谁又敢说折彦质就比不得王禀呢?

  “恭喜大王,贺喜大王。”许贯忠第一个收到了黄潜善递来的眼神,稍微一愣后,就反应来。忙开声贺喜道。他说话了,帐内的黄潜善、乐和、袁朗等其他人才能接着道喜不是?

  陆谦很高兴,非常高兴。太原一下,晋北就再无阻碍了,而的了晋北,席卷整个河东也是易如反掌。洛阳城的消息可是在源源不断地传入他的手中的。

  对于赵氏那一干人的评价,陆谦只想说大艺术家不愧是大艺术家。崽卖爷田不心疼,烂泥糊不上墙。虽然洛阳处也传来了江南摩尼教军作战失利的消息,但太平州算个甚?也才进入江宁府么。

  而打了金陵还有润州、江阴。过了这里,还有常州、湖州、苏州。这些之后才是杭州。可以说摩尼教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到了那时,他就不信摩尼教会不向陆谦求援。

  四月中旬,太原城守军抛下了兵器,主动打开了大门。城外早有准备的梁山军鱼贯而入,当消息传到折彦质耳中的时候,他双目圆睁,只不敢相信。“钤辖?”左右军官纷纷把目光视之。

  折彦质乃是他们的主心骨。是战是降,他的态度很重要。

  折彦质很愤怒,张孝纯乃国之疆臣,竟然束手投降,这简直叫人不敢置信。但火冒三丈的折彦质却并没聚兵前去厮杀。“这太原还有希望么?你们谁又有应对之策?”

  左右诸将一片沉默,半响才有一半百老将起身:“事已至此,非人力可挽回。五郎要三思啊,一步踏错就是万劫不复之地。以我看,不若留得根基,以谋后路。”

  折彦质在他那一辈人中,排行第五。而这老将却是他族叔。

  一人开头,那就似捅开了话匣子。

  “我折家世代忠良,赵家对我等亦无半点亏欠,何以要去降贼?我折家岂无血性男儿。”

  “赵家待折家是不薄,可我折家世代为之奋战,多少人捐躯沙场,再大恩情也偿还个干净。”

  “休要以为是我等的性命,府州的妻儿老小,我折家全族的身家性命,都危在旦夕啊。”

  “岚州已降,麟州已降,安知道府州安危?若是彼时已破,我折家一族的老小妇孺就尽在梁山军手中……”

  折彦质忽的很丧气,英雄气短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儿女情长,这就是现下的折彦质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