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城下的三万多陆田联军,此刻营寨中只剩下一万五千余。内中大半是田虎军,梁山军确切的说只剩下了五千许亲军。

  他们的数字远远少于田虎军,但是对梁山军知之甚详的田虎心里,却半丝儿不美妙的念头都不敢生出。大名鼎鼎的亲军左右营,当年硬顶数万西军死战不退的主儿,天下拔尖的强兵。别看只有个五千人,留下来一半看家,另一半也能轻松松平推了他们。

  梁山第一强军岂是有假?

  而城内的辽军却是不知道城外只有田虎军在虚张声势,且就算是知道了,天祚帝也不会真叫内里的辽军出击的。只就在南门虚张声势了一番,吸引了城外敌军的注意,而后就退下来静等着耶律余睹的好消息了。

  陆谦自始至终都在营中处理公务,河北之地太乱了,地方上盗匪多如牛毛,地方武装杂乱无章,各地长官弃官潜逃者亦多。宗泽上书,请旨赦免河北叛乱为盗者,并免除赋税徭役一年。

  后者倒是正常,陆谦早就有吩咐,现下不过是走一遍程序。梁山军如今已经彻底占据了河北两路之地,这减免赋税徭役的旨意,可以颁下了。

  但前者呢?陆谦就要嘀咕了。

  要说,河北之地的盗匪,与赵宋今年来的政策息息相关。当山东被占,江南有变,淮南又是梁山军嘴边的肥肉,便是京畿也不得安稳。如此就只能可着河北压榨剥削了。

  盖因为此时的河北,无论是商业、手工业还是农业,都远胜过荆湖南北,乃富饶之地也。但河北再是富裕,被官府压榨剥削的后果也只能是叫广大百姓们纷纷破产。因为遍布官场的贪官污吏会让上头吩咐的钱粮税赋翻倍的向上增长。

  赵宋朝廷多收入一两银钱,那百姓们实要付出的可能就是三两、五两。如是被逼着沦为盗贼也是赵宋朝廷和那些贪官污吏的罪孽。但是这锅不能叫梁山军来背不是?

  别以为被‘逼上梁山’后的老实百姓就还是过去老实巴交的老百姓了,谁没有经历过一番剧烈的心理斗争?敢铤而走险的人,那就与老实巴交勾搭不上了。

  这些人为匪为寇,不说有一就会有二,而是见了血的猫,怎可能不去偷腥?

  军伍中一区分老兵和菜鸟的一大因素就是他们手下见没见血。这些人即使早前是老百姓,现下也是杀人抢掠的狂徒。即使再重新穿回了百姓衣衫,做回了平民百姓,那内中本质可也不会改变。

  不然后世又怎么会生出一个‘战场综合症’的名词来?

  要知道,战争从来都是痛苦的。如今的时代可不存在无伤亡战争,就是匪寇洗劫城镇村落都有可能被反抗的百姓打死,而再孤僻的野兽也有自己的同伴,也有喜怒哀乐。

  可以说,只要走上“战场”,拿起刀,杀起人,那就会注定有无数的负面情绪狂涌而来,比如紧张,沮丧,兴奋、愤怒,悲伤,痛苦,高兴、疲倦等等。

  杀人杀到习以为常是见很可怕的事。想象一下,那些在为匪为寇时候杀人如麻的人,在日常的平民百姓生活中,他们会把自己的邻居乡亲的生命视为同等的存在吗?这些人就是一颗颗定时炸弹,自然恼不出大事,却足以叫陆谦不爽。

  “大王这是……”许贯忠看了批阅,很是不解。这梁山军统辖河北,就好比换了皇帝换了天,不都该大赦天下的么?何以只允了后者,而把前者否了?

  “赵氏苛刻百姓,彼辈人沦为盗贼,其情可悯,然杀人越货,血债累累,其罪难恕。只一纸诏书是难叫那些惯匪悍寇乖乖顺服的,便是大势之下低头,也只是迫不得已。”陆谦看着河北两路的地图,斟酌着说:“我欲教军马先剿杀去几股名头响亮之辈,教他们知晓厉害。在如此下诏,此番可叫匪寇束手为民也。”一句话,就是先把那些匪寇杀到怕,再给他们生机来,如此才能叫人乖觉。

  这些匪寇早前活的痛快,偌大的河北只要不去触碰几个敏感地点,那日子可谓过的自在。而那些被他们在‘自在’的日子中祸害掉的百姓们,就凭白该受死么?

  当然,他不是道德先生。如此做也只是为了更好地统辖河北。许贯忠就很是认同,这朝廷变天的第一件事就是大赦天下,老赵家大赦天下的次数太多,多的他都形成潜意思了。现下听陆谦这么一讲,更是有理。

  “叫田虎收兵。天祚帝就是个软蛋,辽兵是不会出城的。吩咐去,杀羊宰牛,今日大贺!”陆谦对乐和吩咐说着。

  虽然消息还没有回禀来,可他真的很有信心。为了套牢辽军,陆谦这回撒出去了小万五步骑,再灭不了辽军突袭之兵,花荣也不用回来见他了。

  再叫人召来改回本名的马植,这厮在童贯覆没之役后,就始终跟随在陆谦身边,还有黄潜善,如此加上许贯忠和陆谦,四个人就凑齐了。

  哗啦啦麻将声音是非常之悦耳的,早在梁山泊时候他就发明出了后世的麻将和扑克。并没什么为难的地方,即便扑克牌远不能跟后世的相比,但扑克的作用不是好看而是好玩不是?

  对比体量不小又更是贵重的麻将,那扑克显然更被士兵们喜爱。这两样儿游戏很快的也就随之传入了山东淮南的民间。在这个全民爱博戏的北宋时候,这两样儿,很自然的就与博戏接轨。最近时候那是风靡齐鲁江淮。

  陆谦本来挺爱打扑克的,斗地主他是没啥感觉,八十分才是最爱。而且军中缺少娱乐,总不能天天踢球,天天玩比武不是?但在打麻将和打牌间,他选择了前者。因为他觉得自己一大王领着几个近臣凑在一起打扑克牌,挺丢份的。

  虽然军中打麻将也一样不务正业。相比来下棋就显得有逼格多了。但陆谦他本不会下,就是现下已经学会了,那潜意识里就不爱棋。

  可许贯忠、马植、黄潜善却谁也不会因此而小觑了陆谦,因为陆谦很有节制,这种打麻将就像他在军中观阅球赛一样,都是偶尔的放松。

  梁山军里可没有随军歌女,更不会掳掠民女。这打麻将就是放松,且几人更清楚,陆谦拉着人打麻将还多是在胜券在握时候,或者说大战即将告捷之时……

  他们自然晓得今日的厮杀,彼此对视一眼。看来这大王是信心十足啊。

  陆谦不管其他三个相互间的眼神,此时他正被连串的系统提示音惊动。陆谦凝神去看,系统栏里正在发生着变化!

  经验值和荣耀值都在哗哗哗的上涨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