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五百一十四章 抛砖引玉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7 09:09:24 源网站:棉花糖
  四月初,天日已热。而伴随着梁山军在涿州锁城高毕,契丹南京道的局势便就急转而下。

  首先,腾出手来的梁山军以极快的速度扫荡了良乡、房山等县,这些地方都是空荡,教梁山军胜的容易。如是,大军士气更高。

  其次,陆谦亲率步骑三万余人,直逼南京城下。

  那南京城中也有辽军小两万人,却只敢看着陆谦在外头耀武扬威,手下兵将连连搦战,而不敢出城池一步。

  天祚帝就觉的自己面皮正被陆谦大耳刮子的猛抽,都要抽肿了。他不相信‘兀颜光兵败被斥,贬官下狱,病逝牢中’的消息陆谦会没有听到。虽然兀颜光这位十一曜星将之首,死的着实快了些来,叫人一看就觉得其中有假。但这件事意味着什么却是无比明了!

  现在天祚帝心中有种陆谦不依规矩出牌的愤怒。而南京城内一干辽国权贵,也是一样的愤怒。虽然契丹是没落了,可是被陆谦这么个贼头踩在头上耀武扬威,拉屎撒尿,教他们感觉到了耻辱。

  尤其是保州屠戮的消息传来,契丹贵胄才不会为底下人解说期间的缘由,更不会说陆谦只是诛杀当日保州一战之辽军,那安肃与广信两地的驻守兵丁,投降者一律不杀的。只一味的宣讲陆谦要把契丹斩尽杀绝,如此激的城内小两万兵马是同仇敌忾,激昂亢奋,誓要与梁山军死战到底!

  更名为耶律彦光的兀颜光劝道:“陛下息怒。陆贼这只是在南天门上搭戏台唱高调。你看他只在城下叫嚣,却从不发兵真的攻打城池,便可知其色厉内茬也。且他这般的叫嚣只能叫我城中的勇士纷纷激怒,人人愤慨。此时陛下愈是隐忍不出,军心就越是激荡,如那泛滥之洪水,越是堵塞,待其溃堤决坝之时就越发不可阻挡。今日我城内之军亦是如此也。陛下何忧之有?”

  耶律彦光不愧是天祚帝的心腹,固然是因为他一身的好本领,也是因为他对天祚帝太熟悉了。“且据奴婢多日观察,陆谦贼子现今屡屡分兵抄掠东南。乃是为了财货钱粮。因我军只一意守城,叫其气焰越发嚣张,亦越是疏忽大意。那分兵出去的人马从最初的一两千人,已上扬至三五千人,想来日后其兵力只会更多。陛下可遣派精骑数千,趁其不备,攻而杀之。再放出谣言说已经责令边地大军返回勤王,援军不日即将抵到。那陆谦也知晓紧靠手中的兵力破不得南京,一旦受挫,定生去意。届时……”耶律彦光没有把话说完,天祚帝却是脑子再笨,也听得出那两字后的意思。届时靠的就是嘴皮子上的功夫了。

  而这般且不提最后的结果,只要能胜过陆谦一阵,压一压贼军的气焰,就能让天祚帝三伏天气里如喝了冰水一样爽快!

  “好,此计大妙!”心情振奋下,他抬头去看耶律余睹,后者抱拳躬身,耶律彦光这番筹划确实不俗,他也无法可说。“臣唯恐中了陆贼的诱敌之计。”

  耶律彦光闻言大笑,“我军所处皆乃骑兵也,熟知地理,打不过还走不得么?”耶律余睹无言以对。

  看到依为肱骨的两员重将英雄所见略同,天祚帝就更是高兴了。

  而此时的陆谦军中,一支三五千人规模的梁山军正牵着马儿载着粮,高高兴兴的回营了。这正是陆谦派出去的那支外出抄掠的队伍。

  但作为这支军队的主将,刘唐、李应二将却面色有些郁郁不乐。

  二人回到营中,先到大帐里向陆谦交令。陆谦听了他们今日抄掠牛马三百多头,粮食二百车,羊五百余只,很是感慨,这数量对应出动的梁山军兵力,可是太少了些了。但还是笑道:“来人,把那所获之羊尽数杀了,再拣二十头肥牛,犒劳全军。”对于劫掠所得,他是毫不吝惜的。边叫那刘唐、李应二将入座来。

  赤发鬼为人直快,并不入座,站在帐下当即就说道:“大王,赎俺直言,这南京城的四周百姓多已知晓我军在抄掠牲畜粮米,无论贫富,纷纷逃散去。兼之那有钱有势之人,多已经逃入城中,或是已经逃避北上。大军再抢掠下来,真就只能在平民百姓手中索粮了。”

  这几日,梁山军的目的是南京城外的权贵庄园,大小牧场,以及富裕的两族地主豪富。并没有径直对平民百姓下手。可这财富是有限的,不是今天收割了明日就能再长出来。时到今日,虽然才短短几日,那些汉族、契丹的地主权贵们就都听到了消息,没有事前逃入城中的人纷纷弃家而逃。这要接着再下手,可就要把目标对准平民百姓了。

  赤发鬼当然不会把这里的百姓与中原汉土的百姓等同看待,但看着城外那些穿着汉服,说着汉话的人,也确实难以下手。

  要知道,梁山军一直来自诩是正义之师,是除暴安良之军,现在要忽的抢起平民百姓,即使这些平民百姓是‘外国人’,那也感觉着违和。更不用说这些‘平民百姓’还都是汉人。

  陆谦自然听出了刘唐话中之意,笑声道:“南京城周遭平民百姓手里的粮食早就被契丹权贵给征用殆尽,现下你就是把百姓手中的粮食全都抢到手,对我大军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莫非来日就不做这勾当了?”刘唐欢喜了。

  陆谦嘴边的笑意更是明显了。但并不答话,而是扭头示意许贯忠来回答。

  “刘将军钓过鱼么?”

  赤发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事儿跟他钓没钓过鱼有何干系?“军师此话何解?”

  许贯忠手中只差少了一柄鹅毛扇了,“钓鱼不下诱饵,鱼儿怎么会吃钩呢?”

  “刘将军、李将军,大王派二位去抄掠牲畜钱粮,那就是在下诱饵。”

  刘唐、李应对视了一眼,四目中尽是精光,“大王是要引诱城内的辽军出城?”这般一来他们所扮演的角色可就是重量级的了。

  “南京城防务坚固,城内人心一统,而我军又兵力有限,短期内实难克下。但是场面上胜过契丹一头,逼着天祚帝低头,那也能叫我中原扬眉吐气一遭。此乃抛砖引玉也。”陆谦说道,这般一来足以叫他收揽河北军民之心。

  毕竟有我大怂在这儿做对比。这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有了老赵家做对比,陆谦显得不要太威风了。

  而谁家的子民不希望抬起头来做人呢?扬威域外,也是外王而内圣的方式之一。

  这些日子里,宣政司已经大举进入河北。规范整治起州城府城的瓦市声乐,尤其是说书之人。那欺负孤儿寡母的赵大和烛影斧声上位的赵二,成为了赵宋皇室的主角。但就整个市场而言,赵家兄弟依旧只是配角。那主角是汉唐雄风,是卫青霍去病,是李靖李绩薛仁贵,是汉武帝跟唐太宗。对应着赵二的北伐,对应着宋真宗的窝囊,从娱乐上渲染雄武。

  虽然短期看还无效果,但这宣传就胜在日久天长。

  当然,陆谦的‘丰功伟绩’必也是不可少的。有了大怂朝做对比,又有了莫勇口口声声所说的奉命行事,陆谦收拢河北民心不知道快了多久。

  这期间的事儿很难分辨的真切,一些事都是谁掌控的话柄权大,谁说了算。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那真想更难去寻找。

  就比如莫勇,就比如张邦昌,就比如所谓的辽宋同盟。老百姓如何知道真假,还不是虽说的嗓门大,谁就是说了算?

  宣政司现下有陆齐政权为他们背书,手握市井瓦舍的生杀大权,谁敢不从?叫那瓦市茶馆中设立报博士,每日讲读政令政策和新闻报,那看谁敢不听?

  而所谓的士林,陆谦早就发现,天下太平时候的‘士林’才是他记忆中的士林。当天下板荡,民生凋零的时候,士林算个屁!

  有了这些做底蕴,陆谦只需在南京城外‘大胜’过契丹军一把,那就足可以趾高气昂的从辽地班师南返。天祚帝究竟低不低头,都已经是次要的了。毕竟‘元凶’兀颜光已经死了么。

  “辽军若是要出兵,只能是骑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城,对我外出军士,以狠狠一击。”许贯忠打开了一幅地图,却是以南京城为中心的半个南京道地图。

  “我军要胜过辽骑,不管其他,第一就要能支撑到我军援军抵到。”如果外出的军兵先就在援军抵到前,就已被辽军的骑兵打垮,陆谦就不仅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二位将军担负重任,万不可懈怠也。”

  许贯忠摊开的地图上已经划了不少叉号,刘唐、李应两个很是清楚,那些地方都是他们这些日子里抄索过的地方,多集中在南京城的东侧与南侧,也即是距离梁山军大营最近的所在。

  现在还剩下西侧和北侧,而南京城的西侧多山丘山峦,显然不如其他三面富裕,如此这北侧就成为了必就之地。而恰恰又是这儿,距离梁山军的大营最是遥远。()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