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耶律大石、耶律洞仙,虚扎了一个营寨在固安城外应付史文恭,两个自带了大军,预备去抄袭西路梁山军的后路。行不远,忽然听得营寨那边杀声震天,耶律大石拍鞍叫道:“我计败矣!不想这梁山贼凶悍至此。若是被贼军攻破我城外的营寨,问明消息,再随后追杀来,我军则两面受敌,必难幸免!”

  耶律洞仙道:“既然如此,何不急急回军,且先击溃来敌!”

  耶律大石道:“只恐那西路贼军又乘势袭来。”

  “虽是如此,也顾不得许多了。我且引一千人在此抵挡西路贼军,当能拖延一时。待你击破了固安贼军之后,再抄袭其侧翼,尚有三分胜算!”耶律洞仙亦是有决断之人,当即说道。

  耶律大石沉思片刻,黯然说道:“也只得如此了。”心中是好不凄苦,何时候大辽已经落得如此地步了?贼军都上门打脸来了,大辽手下竟无能派出足够的兵马应对。旋即耶律大石又恼火起了兀颜光,偷鸡不成蚀把米,损失惨重不提,更给大辽招来祸事也。

  耶律洞仙看他神情,似有感触,说道:“林牙乃我宗室英才,勿要因一时艰辛而失了锐气。”

  耶律大石闻言一怔,倒是提起了三分英气,遂即说道:“侍郎所言甚是!”即便大声传令去:“众将士听好!贼寇不知死活,敢来袭我营寨,我等去杀他个片甲不回!”众辽军齐声高呼,转杀回去。

  耶律大石再谓耶律洞仙说道:“贼寇西来,恐不知此地变故。侍郎可差遣猛将引精骑百名,从右侧林中小路穿过,突击贼军后路,敌必慌乱。”如此多少可拖延一些时间。

  耶律洞仙大笑,“林牙好机智。”

  耶律大石把手一抱:“如此,侍郎多加小心!”耶律洞仙回说一声,引一千步骑转去了。

  且说史文恭引军攻打辽军的营寨,那寨子里只给留下了数百个汉州州兵,哪里抵挡得住。等耶律大石赶到时候,已经被史文恭打破。耶律大石见状,急道:“诸军可急急杀出增援。”

  此时营垒已被攻破,梁山军正蜂拥而入。就看营寨之旁,忽然旌旗大起。耶律大石手中宝刀一挥:“全军攻杀!”霎时间鼓声大作。辽军转过山丘,呐喊着杀出。此时梁山军过半数已冲入营寨中,忽见旌旗鼓号突起,不由惶惑。又见有大队的辽军杀到,已然混乱。

  史文恭都是一惊,高声呼喊着:“众军休得惊惶,随我迎敌!”他并没杀入营寨中,正率领一部军士在外,此时当即就转向相迎去,怎奈半数军马已入敌寨,余下的队列错乱,且猛然受袭,军心震荡,片刻之间,就已被辽军冲动。

  而这沧州守备军,到底只是守备军!

  史文恭大声喝呼,当先杀入辽兵中,画戟飞舞,连挑杀辽军十数人。背后亲卫又一拥而进,方才把阵势稳住。可耶律大石也不是白给的,见得史文恭厉害,只把长枪硬弩,抵住正面,却调集精锐甲兵从两翼冲击,渐渐凹进,欲把史文恭三面围住。史文恭也是大惊,忙引兵向后退却,如此叫其部下兵马更是气丧。

  但沧州守备军战力不弱,一时间也不会被辽军杀败。如此两边正值交错厮杀,营寨右面森林之中,忽然杀声大作,有三二百骑猛的冲突而出,当先二将正是耶律洞仙手下大将楚明玉与曹明济。二人挺刀跃马,威风凛凛,此刻率军冲入,势如破竹。

  梁山军俱已把注意力转移到耶律大石这边,不曾提防耶律大石还有做鬼,故而楚曹虽只三二百骑,却有出其不意之功效,一击之下,如是钢刀切豆腐,顺势而入,无往而不破。

  史文恭此时已转到中军督阵,不防身边军士惊叫,急转头看时,楚明玉、曹明济已经引着马军杀到来,愤怒的大叫一声,着人前去抵挡。但大军拦腰被这一冲,全军大乱。他见势头不好,也只能引军斜刺里奔突。大队的守备军匆匆退出营垒,全无队伍,耶律大石紧追不舍,督军押杀,直欲得一场大胜。可乱军中史文恭奋起神威,抬手只一戟,正透曹明济心窝,叫其翻身落马。身后亲卫一拥而上,早砍成肉泥。楚明玉见了心头大惧,不敢欺压上前,给史文恭以喘气之机,耶律大石见识也只好收拢兵马。

  整点军马,除营寨中数百军士损伤过半,本队阵亡不过二百人。能以如此小的代价取得这般胜利,契丹军士气是猛增一截。只是可惜他们仅仅打败了梁山军,而不是大胜梁山军,更不是歼灭。

  如是,耶律大石招来手下大将萧斡里刺,吩咐其整顿营中的残余士卒,再入营盘。不需要坚守之,只在营垒各处堆积柴草,若是敌军破寨,即放火焚烧,引敌人错乱,士卒可乘机逃生即可。

  自己与楚明玉、天山勇、耶律松山、耶律铁哥等将说:“此番既已杀败了固安敌军,可速速前往侍郎处增援。”诸将听了纷纷应是。

  他们现在既已经摆在了明处,就无需甚遮掩了。若是教西路的贼军与固安之敌合二为一,则是为他们大患。

  再说那西路援军,为首之人不是别个,正是病尉迟孙立,身边副将是插翅虎雷横,现下为山东守备军的兵马左副总管。山东讨贼大使的差遣早就被撤销,那只是一临时差遣,局势稳定后,即使还有盗贼各县官差警察也能剿灭,无须再去设立专职征讨。那雷横就也跟着孙立转入了守备军系统。后军压阵的是孙立之弟孙新。三人提着十营山东守备军,向着固安奔来。

  这边耶律洞仙使劲了浑身解数,也只是拖延了片刻。其教马军突杀梁山军后,倒是一记妙招,也确实给梁山军增添了不少麻烦。那小尉迟孙新就不是甚领兵打仗的材料,骤然遇袭,当即就乱了分寸。但这厮虽不能领兵,却很敢拼命。身受多创犹自死战不退,后营将士见到将军都在舍命拼杀不退,虽一时大乱阵脚,却也知耻后勇,奋勇杀敌。等到孙新急忙引兵救援来,那契丹马军已经离开了。

  此战,孙新身负五创,但到底杀退了来敌。

  不多时,前面探马报,有军马在五里外驻扎。

  雷横甚是意想不到,“这辽军似已有准备。兵马都在此处扎寨来,莫不是大军正在猛攻固安?”却是以为这儿的辽兵是固安城外辽军专门抵御他们遣派来的。

  就是孙立心里也都起了嘀咕,这事儿他引兵来路上,可一点没有收到消息。“必是近期的变化,且杀退了眼前这一军再论。”不管那固安如何,他们却要全力以赴的。

  “既如此,哥哥可分兵一半,向前迎敌,雷横引军却往北迂回其侧翼,两面击之,可破此敌。”

  孙立当即允了。引兵一半,径向前去。无半个时辰便遭逢辽军,对面耶律洞仙提刀出马,孙立见他身长六尺有余,面下三缕长须,却不是那猛将执勇之人,身材瘦弱,面貌清峻,更像是文官。身后叠影重重,刀剑闪耀,人头攒动,旌旗招展,似掩藏了不少人马。

  口里笑道:“契丹莫不是真无好汉,叫个措大上阵厮杀?”当即气的耶律洞仙大怒,身旁的洞仙文荣大骂道:“你这贼厮好不知道死活!”拍马舞刀搦战。

  孙立心中冷笑,以为对面怕是不实,盖因为这两军厮杀,几何见到占优者主动搦战的?但他看辽军地势占优,径直厮杀,未必就能得力。想到雷横引军在北,也乐得与辽将周旋,好拖延时间。当下打马冲杀过来,洞仙文荣截住,两个盘旋交战,三十余合,洞仙文荣便感力怯。

  洞仙文荣欲逃,却被孙立枪鞭扰住,急切间脱身不得,耶律洞仙见了忙叫兵马去接应,两边军马,如是各自涌上混杀。稍后时间方才走到一刻钟,正北方向旗号飞舞,却是雷横已经引军杀来。耶律洞仙不防两面受敌,顿时大乱,士卒溃散,被孙立、雷横引兵追杀,一路倒毙无数。

  孙立、雷横督军马猛攻的急,洞仙文荣在乱军中大呼道:“诸军听着,南人凶残,保州城外杀我万多投降将士,此仇不共戴天。今日投降是死,不投降顶多亦是个死。何不拼他个你死我活,便是战死,亦不枉也!”说着奋力挥刀,引着身边人等反冲杀回去,却是见势不妙,欲要耶律洞仙先走一步。

  周遭士卒无不效死决战,渐渐收缩成一个圆阵,背靠抵挡。死死地挡在孙立这一路追兵前面,耶律洞仙只剩下了雷横之扰,几番冲突,终是杀透而出。也顾不得洞仙文荣死活,一路打马向着耶律大石奔去。

  且说那耶律大石与主将提领兵马急切向西奔来,一路无话,直到探马后面来报:却是史文恭再领着兵马杀奔营寨,萧斡里刺烧了军营,领兵退回。史文恭顺着痕迹,已经往西路追来!

  楚明玉、天山勇等人都是大惊:“贼人竟好战如此者!”那固安的兵马刚吃了败仗,就立刻督兵反杀来,实在叫人吃惊。纷纷谓耶律大石道:“如今局势明朗,固安贼军必能猜到我军之意图。若是被他们冲来,那就是腹背夹击,我军不战自乱!只得先回兵北撤,然后见机行事。”于是耶律大石着楚明玉和天山勇领着骑兵去接应耶律洞荣,着耶律松山领兵向北撤退,自己和耶律铁哥再率亲兵翻身杀回。呆滞后方追兵!

  只那洞仙文荣最是苦逼,被孙立团团围困,左突右冲而不能出。麾下军卒四面受敌,又是寡不敌众,初时还凭借一股气力抵抗,战了长久,就阵列早乱,旌旗零落,落得全军覆没。洞仙文荣身受大小伤势七八处,亦死于阵上。

  耶律大石与逃得性命的耶律洞仙见了后,二人是禁不住落泪。

  此番耶律大石本欲夺回固安,好建下军功,却不想落得如此……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