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五百零九章 胡说!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24 09:12:04 源网站:恋上你看书网
  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月光凄清,星色苍茫,三月上旬的夜晚,一阵阵风儿吹过,依旧带着凉意。

  涞水岸畔,趁着微亮的星光,远远疾驰来一队骑兵。他们全都一人双马,身披铁甲,在星月光泽下散发着幽邃的寒光。

  这队骑兵数目约有一千人左右,奔驰而去。

  周遭视线不明,但也能清晰的看到他们挑着的大旗上,那个清晰无比的‘齐’字!

  这是一支梁山骑兵,他们的顺着涞水北上,其目标必然是涞水县城。

  陆谦现在正以最少的兵力来‘圈占’最多的土地,因为他需要粮食,大笔的粮食。广信军、安肃军和保州都被辽军搜刮一空了,粮秣物质或转运到了辽地,或是在辽军弃守城池前一把火烧了个精光,只留下三军州城里城外十余万难民。再加上陆田联军数万步骑大军,这每日所需的粮食可不是个小数目。

  就陆谦从真定府北上时所携带的军粮只有两万余石,以每名军士日费两斤为准,这也就堪堪够全军半个月的开销。这个数字已经不小了,以重型板车的载量,一车也可载十石粮食,两万余石就是两千多辆粮车,需要动用四五千匹驮马,光是这些个就需要五千兵丁。这路上的耗费大的没谱!

  从真定到广信军,三百五十里有奇。那粮车要一路走来,短着十日,多则半月也不稀奇。早前征讨河北,物质运输,粮秣兵甲转运都靠着水流,倒不那么显眼。现在从水路转为陆路,那陆谦也转的底气不足也。

  耗费实在太大。

  故而,大军从定州一路走来,彼处州县粮库都被陆谦搜刮一空,也才再凑齐了万石粮米来。

  现下,后方真定府二次出发的粮队都还在定州,因为车马车夫都需要时间筹备到位,是以,别看陆谦现下气势汹汹,实则外强中干。

  手中无粮,还背负着保州、安肃军、广信军三处大烂摊子,短期内就是想大肆攻伐幽燕,都不可为。

  他可不想落得当年曹彬的下场。

  说起来这位也堪称宋初开国名将,却在当年的对辽作战中犯下了大错。雍熙三年春,北宋三路攻辽【就是杨业殉死的那一仗】。主力东路曹彬部求功心切,孤军进至涿州后,因粮草不继,被迫撤回雄州。不久虽又裹粮再进,但部队疲劳,战斗力下降。辽军则以逸待劳,全力对付东路宋军。辽军先以偏师骚扰宋军,绝其粮道,随后乘其疲惫而决战。四月,宋军被迫自涿州败退,辽军乘势夹击。五月,辽圣宗与萧太后亲统大军追击宋军至岐沟关。两军决战,宋军大败,伤亡惨重。残部夜渡拒马河,又被辽军追及,溺死者甚众。曹彬退至易州东面沙河宿营,风闻辽兵追至,士兵惊溃,争渡沙河,溺死者过半。如是,东路宋军全线溃败。

  粮食就是那么重要!

  现下陆谦大军包围容城,一是解救被送入其中的汉地男女;二是敲打契丹,也张扬自己威风;三就是夺回两军一州的钱粮,尤其是粮食。此时此刻,粮食对陆谦来,比金银更珍贵。

  河北历经了去年的混乱,今年即便为梁山军所辖制,夏粮大减也是注定之事。要把河北两路给彻底控制在手,陆谦还不知道要填进去多少钱粮。现在广信、安肃与保州有出了这等事。只能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报!”疾驰十里,前方有一人一骑飞驰而来,只看衣甲穿着,就知是这队骑兵派出的探马。

  见着这骑而来,任前军都督府参将的姚政勒住缰绳,战马向路旁转去,片刻后发出一声嘶吼,停了下来。

  后面骑兵也是放缓了速度,但依旧在奔驰着。

  这时,探马来到前面,翻身下马,跪地上:“将军,涞水县还毫无警惕。”毕竟那兀颜光一伙人自过容城不入,直奔范阳而去,到现在他率一营铁骑从容城外直奔涞水县,这当中的时间相差太远了。

  “真是天助我也。来源小县也,驻兵不满五百。内中契丹异族之人亦无几个,我等趁敌不备,一举抢杀过去。夺了来源,就是一功。”

  经过了连场大战,姚政早已经不是当初的乡间少年,整个人威武勇毅,举手投足中气势十足,言语更透出了一股冷冽的肃杀。

  姚政身后的几名军官,听了这话,都不由心神一震,握紧了手中缰绳。

  这话说的不错!

  夺取了涞水县,那就是一大功。这是一座县城啊,怎么着也能搜刮出一批粮食不是?《孙子兵法》有言,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至理名言啊。

  这个时候谁能给大军奉献粮秣,谁就是功臣。

  而现下的梁山军里,谁又不眼红功勋?陆谦在大军征讨河北前夕,正式的册封了第一批爵位,虽然只是两个人,可这对于诸人的激励却是巨大的。

  自五胡乱华以来,爵位日渐有泛滥之举,如隋唐,那是国公遍地,侯爷无数,王爷也随目可及。进入北宋后,爵位更是被进一步虚化,如王安石、韩琦、司马光等等,封了个国公有个鸟用?不能世袭罔替,身死爵除,可不是长期饭票。

  但陆谦治下显然不是这般。分封制在中国历史上早就成为过去也,可陆谦现下却是旧事重提,只是还没落实,还没有最终敲定下。因为陆齐现下的地盘为汉土也。而陆谦口中的分封疆土,却被标明为夷人之地。但休管那是否真的有实封,只现下一个世袭罔替,有特权有功禄田,就不知道要多少人心跳如雷。

  现今,那满朝第一个得封的人是火眼狻猊邓飞,被封为开国襄阳伯。因为此人无后,故而这只是口头上的便宜。然而陆谦在泰山设立忠勇祠,绘像塑雕,以祭祀忠烈。邓飞是第一个入主之人。

  第二人不是别个,正是梁山泊第一人寨主王伦那厮,被封为济州伯。没进入忠勇祠,可陆大王也大度的在梁山泊上为他立下了一座祭祠。虽然如此封号还惹得晁盖、宋江等人不满,这济州的名号先被王伦给占了,甚是不美。

  虽然这两位伯爷都是虚的,可这也叫梁山军诸将士气沸腾,斗志昂扬。

  因为伯爵赐功禄田就足足有一百倾,也就是一万亩。这是最肥沃的土地,不能买卖,只要陆家天下还在,这田地就世世代代属于你这个家族。可以说是一张长期饭票。

  故而对现下的陆齐文武大员而言,功勋的重要性直线拔高了好几个等级!

  姚政引兵杀奔涞水县,看似被支离开了主要战场,实则却是在独挡一片。身上担负的不仅有收拢军粮的重任,更隐隐监视着易州。后者在涞水之西,涞水县正堵在易州和涿州的中间位置,且此地兵力空虚。原有守军都已被抽调南下去了。

  陆谦早晚会使兵攻取易州,那时候涞水的姚政就会是先锋。

  陆谦恢复古制,以国士为始,其后男、子、伯、侯、公五等爵位,皆世袭罔替,且有实封也。

  这项制度的确立,两个伯爷的册封,是给满朝文武都打了一针强心剂。因为,这是封妻荫子,这是世袭罔替,这是名留青史,天下谁人不想要?

  就算是军中的中低层军官,甚至是军士,他们是难够到男、子、伯、侯、公这五等爵位,可那“国士”呢?

  这一等在陆谦眼中就等同西方的爵士,并不能世袭,它是一社会地位的象征,一种名誉头衔,可以授予很多人。比如学者,比如军中猛士,甚至是些名声显赫的商人,等等。

  是作为贵族和平民阶层之间的一种补充,也可以说是一种缓冲。对比爵位贵族多集中在京师,这种‘国士’会十分的平常化,会出现在全国各地方的州县省府之中。

  尤其是陆谦的宏图大业达成时候,大批的开国功臣被分封在外,到时这‘国士’的地位将又迎来一次飞进。毕竟中国进入了相对和平时代,没有了连年不绝的战争,那就很难有人被封爵的不是么?尤其是世袭罔替的贵爵。

  反正是见到功劳就眼前,姚政和他身后的军官们,一个个都心情激动来。而涞水县城的辽军和大小官员们,此刻却还毫无察觉。

  噩梦在他们睡的香甜的时候,真就袭来了。

  斥候悄悄摸上城头,放下吊桥,打开了城门。那涞水驻军都还为反应来就被夺取了营寨,一个个兵勇在“投降不杀”的呐喊声中无有一丝的抵抗斗志。涞水县令在被姚政揪出县衙的时候,人都是晕乎乎的,只以为是在做梦。怎么忽的就有南国的兵马杀进涞水了?这不是荒唐么。

  “原来这样的熊货不仅中原才有啊。”姚政是好不耻笑。

  而再看此时大辽国的南京城。

  耶律淳睡的很香甜,南下大军连战连捷,这才几日功夫,兀颜光那狗头就连夺了广信、安肃和保州三地,向辽地运回了大量的粮秣钱财,可谓立下大功也。

  这人虽是天祚帝的心腹大将,虽是女真血脉,可不能否认,这人还是有能耐的。

  若是能杀到定州,甚至是打进真定,狠狠地抢掠一把,那不知道能叫契丹的财政宽松多少呢。想到这里,南京城的契丹贵胄们都不知道多么可惜雄州等地的变故,竟然被沧州的梁山贼那般轻易的就给扫平了,不然他们搂到的会更多!

  如此想着,五十有五的耶律淳也陡然精神一震,觉得是腰不酸来腿不疼。便是弄起府里的侍妾来都显得比往日精猛不少。

  这日,耶律淳又是入皇宫参加天祚帝的欢乐趴体,很晚才回归府上。

  兀颜光连传捷报,就是耶律淳都如此欢喜了,更勿囵是天祚帝了。非但有了实利,更是自觉的颜面大涨,扫荡了不少往日的颓气。如是,就在宫里头连日大摆筵席,叫那南京城内的底层小民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这女真人是败了吗?

  带着一身酒气,耶律淳醉的一塌糊涂。待到有紧急消息传来,那侍从连声都叫喊他不起。

  “给我把他泼醒!”耶律淳的继妻萧普贤女叫道。这可是位女中豪杰,如今年刚是二十有五,生的艳丽多姿。当年若不是辈分有差,天祚帝早就把她迎入宫中了。即便是现在,天祚帝对这位俏丽的小叔母也是念念不忘。

  萧普贤女可是不怕耶律淳,看着被冷水浇醒后一副大怒嘴脸的丈夫,冷冷一笑,挥手叫一干闲杂人等退下,而后耶律淳才看到萧普贤女身后跟着的这一陌生人。

  “小人温达哈见过大王。”

  这位却是容城县令耶律德让的仆人,在闻之兀颜光南下大败的消息后,叫他带人,人手三马,直奔南京城来报信。

  就容城的力量,是很难多给汉军增添麻烦的。这场祸事,耶律淳还是早有准备的好。

  “胡说!”

  耶律淳不待温达哈说完,就挥手怒喝道。前几日兀颜光夺取保州的捷报才传到南京,如何就被汉人杀得大败而逃,数万汉兵全军覆没了?这不是荒唐么。

  萧普贤女不屑的冷哼一声:“大王莫不是以为耶律德让敢谎报军情不曾?”梁山军叫着谁敢烧了城内粮食,他们就把谁满门杀绝。这容城是保不住的,粮食多半也会被梁山军夺了去。而陆谦若是能拿到容城内尚存的粮食,那就暂时无有后顾之忧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