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陆谦瞄了一眼田虎,目光有着一股莫名的味道,不需要言语就看到田虎的双眸猛地一缩,嘴角带起一抹笑来:

  “燕云乃我中原之旧土,非异族之疆岩,景德中宋真宗巽懦也,宋廷失策,与契丹订下和约,致使中土形胜全失,俯仰不得自由。更兼朘刻百姓,岁赂银绢,国耻民穷,百年中叫我中原有志之士、血气之伦痛心疾首,扼腕抚膺而叹息不止。今辽金交战,实鹬蚌相争,某亦如晋王前言,欲要坐山观虎斗,好坐收渔翁之利。因势利导,大张挞伐,以雪二百年之耻,复千里之江山。”

  “想那契丹积弱已久,又后有大地,怎当得我精锐之师?某且意为大军一出,就可势如破竹,数节之后,便当迎刀而解。这等良机,可说是百载难逢。也早教兄弟们早早打定主意,明耻教战,上下一心。日后好前驱易、涿,横扫应、蔚,燕、云唾手可得,山前山后,都将归我华夏之版图。众兄弟亦建立此不世之功,当可名垂青史,叫后世人千载传扬。”

  “却不想这辽国积弱至此……”

  陆谦说着把手一指战场,面上带着一抹嫌弃。“就如晋王所言,这契丹如此战力,怎敌得过女真新兴劲旅?然此时某若大军北上,直指幽燕,就也太过便宜女真了。”只看到城头挂着连串的脑袋,陆谦当成了守城殉死的将士,被契丹人拿来吓唬他的,却不知道辽军赫然血洗了保塞城,城中死难军民过万。

  战场上,一队重甲长矛手正挺着一丈四尺长的长矛进入战场。前方两列为刀牌手,后续的一排排尽是挺着长矛的甲兵。

  这是梁山军的正兵,整整齐齐的五百人,25*20阵列。看旗号,为左军都督府治下。

  田虎军也在准备,由其军中猛将山士奇亲领,在那长矛营身后,整整两千人。唯一问题,就是他们一眼看过去,其队列比对面的契丹汉兵还要松垮。

  “杀——”

  高昂的厮杀声响起,两列刀牌手化作一面钢铁城墙,直冲冲向着对面的辽军汉兵冲去,跟随在他们身后的长矛兵也齐齐放开脚步,端平长矛,置于燕尾长牌后。前排士兵长矛向进攻方向持平,次排士兵将长矛于前排士兵相隔间隙处向前略微向上倾斜,后续方阵士兵依次将长矛前倾,随前排士兵冲锋。阵列严谨缜密,士兵步调一致,切勿散乱。

  如是,这营兵甲就是朝着辽军汉兵猛击来的一记铁锤,战甲铁叶在奔跑中哗哗作响,当两军正式撞到一块的时候,人的惨叫声与金铁的交响声瞬间密如急雨来。

  一片混乱之中,张用左腿踏前,身体微微前倾,双手同时前探送出手中长矛,快如闪电地迅猛一刺。自梁山军杀入河北以来,他就首先在相州起兵‘响应’,虽然实力薄弱的很,但凭着这般功劳也能在彰德的守备军中谋取一席之地。

  可张用不愿意就此留在彰德,即便进入正军后他要从守备军营官调到队官,张用也甘之如饴。

  今日就是他进入军中的第一场真正大战,一丈四尺长的长矛他用的自然不顺手,但却不意味着长矛在他手中就半点威胁都没。手上一阵滞的感觉,准确的刺入了那名辽兵的颈部,扎枪、收枪,整个动作干净利索。

  辽兵对他的刺杀几乎没有任何躲闪动作,捂着颈子倒在了地上。但这并不是结束,只是一个开始。死了一人,后续的继续补上。张用再是一刺,直透心肺。

  可战争就要死人,就这一瞬间辽军又一人补上,却是一刀牌手。此人凶悍,手牌格过刺来的长枪,两步走进来,对着张用旁边一个长矛手的颈子一刀砍过去,那长矛手嚎叫一声,脖颈处的鲜血如喷泉一般喷出,整个脑袋都要被砍掉。

  那人一刀劈下,还要继续建功,张用身后的两杆长矛刺来,逼的那人不得不回缩去。张用已一矛扎了下去,直刺那人胸腹,锋锐的矛头将人都钉在了地上。一时间难再将长矛拔出,就索性丢下长矛,打腰间抽出一条两尺长的短铁鞭,身子一侧,避开刺来的一杆长枪。揉身扑入进去,铁鞭横扫,脑壳飞溅,手头再添了一条人命。

  在这种战场上,总有那悍勇之士,短兵在一团长兵之中也有自己意想不到的妙处。张用手舞铁鞭连砸碎三人脑壳,搅得当面辽军纷纷逼退,身后的同袍自然会趁机扑上,长矛捅刺,将当面三四人留在了地上。

  就如张用这等,双方的近战兵在长矛大刀的刺杀劈砍中,辗转腾挪;在矛刃枪林中反复穿梭,那瞅着空子冲过去一击,就可建功;但稍微分心疏忽,估算不到,便被对面乱刀分尸。

  战线上已经杀成一锅粥,越来越多士兵扑到在中间地带,伤兵声嘶力竭的嚎叫声响彻战线。

  宽阔而密集的接触面带来了巨大的伤亡,双方兵力都损失疾快,前赴后继。很快巨大的伤亡和投入就叫兀颜光踌躇了来。

  这般下去祸事也。

  诸州汉兵不堪战,他也清楚。照现下速度,恐怕对面只需要一个左翼的兵力就能逼出自己的手下的全部汉兵。兀颜光好生后悔,自己小瞧了那窝草寇。无尽的悔意如是一条毒蛇,不知不觉间吞噬了他的心——哪怕他明明自知这半点作用也没。

  谁能想到梁山军的战力是这般强劲。步军较量,两边兵力相当,却打的辽军汉兵节节败退。

  号角旗帜舞动,陆谦再上发出号令。

  “向前——”韩伯龙高呼着。

  顿时,又是一个正军团,五营甲兵受命前行,战鼓敲起,伴随着鼓点,两千五百人踏着步伐,向前冲去。

  自高台上看去,如此一个方阵,整齐地逼上去,就如是一记铁拳。

  就现在之情形,部队一旦被投入到战场,陆谦就再难对他们进行调整,通讯手段根本不允许。

  他们的下场,要不就是胜利,要不就是土崩瓦解。

  滚滚铁流逼近,汹涌潮水一样,狠狠的撞一处辽军薄弱点。那里的云气最淡薄。顿时,厮杀之声连成一片,辽军的兵阵一阵颤抖,径直被撞塌了一角。

  “父帅!”兀颜延寿紧张叫道。

  “叫楚明玉、曹明济引五千檀州军上前。”

  不断有人倒下,就要不断有人填上,否则一处溃败就会形成最终的兵败。兀颜光不知道什么是多米诺骨牌效应,但他却知道什么叫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但是现下要撤也断不可能。即便他们有保塞城做后应,也是无可奈何。战场上一旦形成大规模厮杀,拼的就是谁的鲜血先流光。后撤,只能叫全军大溃。

  陆谦的战法非常简单,就是堂堂正正压上去,大数额步军碰撞,以伤换伤,以血换血。

  他们素质还甚是强劲,战力明显胜过辽军汉兵一等。

  这损失可是相互的啊,战场上谁优谁劣,只是一看,就非常清楚。

  陆谦手中还有五六万的步骑方阵,一队队步甲,轻重骑兵,都排列整齐。

  而辽军呢,兀颜光此刻手中只剩下七八千汉兵,只剩下了不到一万步军。难道另外的一万契丹骑兵能敌得过四五万梁山军步骑吗?看到梁山军的步军战力后,兀颜光等辈谁也没有这个信心。

  他们出动的兵力本就没有梁山军多,契丹骑兵连同诸州汉兵,也不过四五万人。这已经是辽国倾尽全力了。

  广信、安肃乃至保塞城中都需要留下些人手守备,出战的辽军只有四万步骑。

  兀颜光早时还自信满满,以为只凭四万步骑一样可以扫荡梁山军,但现在看,他却是要有上十万人才行。

  两万辽军汉兵对战两万陆田联军,错不是内中有为数不少的田虎军,这些人又战力不济,当面的辽军汉兵恐已经被梁山军给击破了。

  堂堂正正的布阵列队,在这一片坦途阔野之上,以绝对优势的力量正面碾压过去,这种战法,谁也破解不了。

  除非真的有神佛庇护契丹,不然,兀颜光此战败数已定。

  “兀颜都统,这可要怎堪办才好?”眼见着辽军渐渐有着劣势,耶律洞仙不禁问着。

  兀颜光有着狠力,见此情况,先是仰天大笑,厉声说着:“我还有上万契丹精骑,当与贼子死一战!”

  无论如何,兀颜光不会坐视三万汉兵尽丧。他要奋起一搏,而那最大的资本就是他手中握着的上万契丹骑兵。

  “辽军颓也!”

  高台上,陆谦自然也看到了眼下战场一幕,辽军现在还能支撑得住,可颓势已经明显,他们唯一翻盘的本钱就是那一万契丹骑兵。

  想到这里,陆谦下达命令:“传令卞祥、房学度,教他们引所部向前。”

  这时候做出合适的选择来很简单,陆谦只需要布置兵力向前即可,一点点把辽军汉兵都纳入战阵当中,稀释辽军的有生力量。亦或是说,逼迫辽军契丹兵主动出击。

  “传令全军,严阵以待,弓上弦,刀出鞘,不可懈怠。”

  “咚咚咚……”阵中一面面战鼓被重重擂响。

  振奋的鼓声让数万步骑军精神立即一震,就是那些列在两翼,下马盘腿坐在地上观看前方好一场厮杀的骑军们,高涨的战意也更加的激昂。

  林冲不在,卢俊义伤势为复,此时引着军中骑兵的为前军都督府右副都督小李广花荣与山东兵马右副总管呼延灼。

  前者攥紧手中的长枪,后者握紧手中双边,一双双眸子都在死死地看向阵前。胸腔里一股披靡战意不住的涌涨,一波波激流不停地冲击着着他们的神经……

  眼前之敌,可是契丹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