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四百九十九章 契丹入寇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8 09:13:12 源网站:笔下文学
  梁山军破赵州城不稀罕,可叫真定府上下都料想不到的是,赵州城会丢的那般快。

  前后时间都算到,也不过是三四日而已。童贯的两万余大军就全军覆没,连他本人也死在了乱军之中。这战场上不是说你逃跑就能跑掉的。

  当日他叫人打开赵州城北门,引亲兵步骑三千余人逃出城池。梁山军看似在城北并没有布置军力监视,实则在远处早布置有兵马等候。

  童贯径直向北逃去,正撞上霹雳火。左有刘唐,右有李逵,还有李衮、项充、张清、丁得孙、龚旺等多员副将。中军都督府可谓是全军出动,自然无有童贯的活路。

  其人尸首虽没寻找到,却发现了他的宝马宝甲,以及在一处血肉淤泥中发现了他轻易不离身的私印。想来必是危机之中脱下了战甲战袍,又换掉宝马,好不引人瞩目,却被骑兵轧了过去。

  但不管怎样,梁山军现下都杀入真定,童贯全军覆没,消息刚传到真定城里,大批的士绅大户惊慌失措,都纷纷逃向了井陉。

  没有人不怕死不是?

  即便是那些见过陈瓘的巨室大户,心里也七上八下。梁山军会不会说话算话?这一问题恐怕是他们近来时间里想的最多的一问题了。

  李邈震惊的站起身来,“你说什么?”栾城、藁城、获鹿、灵寿都不战而降,梁山军一支精骑更直取偷袭了井陉,当地大户为其打开了城门,以至于上万河东军一举崩溃。主将张灏不知所踪。

  他仿佛当头挨了一棒,半响没回过神。这一刀子捅的太狠太叫他吃痛。

  “不好,梁品……”似是又记起了什么,李邈大声叫着。

  梁品,其家族为真定世家,自唐末时候发迹,至今二百年不衰。而李邈若没有记错的话,梁家出自井陉。后者都已不战而降,“当地大户开城门”,梁家可也是井陉屈指可数的大户。谁敢说他们就一定是清白的?

  “来人,速请梁副使来。”却是这梁品正在把守城门。其部亦是李邈招募丁勇,编练军士的支柱力量之一。如是梁品被补为真定团练副使,授保义郎。

  此刻的真定东南的广德门上,梁品正与亲弟梁森在饮酒。“报公子,李相公派人来请三公子、五公子入府叙事。”

  来人是梁氏兄弟的心腹,说话中眼睛里已经在闪着光芒。

  梁品好一阵无语,梁森笑道:“想来李相公已经知晓了,三哥……”

  梁品端起酒碗一饮而尽,这等事开弓没有回头箭,何况眼下局面都是这般了。“去放信号。”既然到了最后一步,那他也就照规矩办事。

  放信号,召唤已经隐在城外的梁山军。等到大军冲到,一切也就结束了。

  真定城中响起了一阵厮杀,伴随着滚动的马蹄声,由远及近。

  “城破啦,城破啦……”

  杀猪一样的叫嚎声中,整个真定城池就如油锅里添了一瓢水一般,瞬间的嘈杂慌乱叫这座周围三十里的大城是沸反盈天。而当呼延灼引着两千铁骑直入真定府城后,一切尘埃落定。

  偌大的真定城当丢失了城墙这道防护后,就变得如同二八佳人一样含羞乖觉,次日陆谦大张旗鼓的入驻潭园。

  破赵州占真定,时间拢共还不足时日,统一河北眨眼就只剩了最后一步。

  此时的时间还不及三月,陆谦自从出兵,旬月时间里扫荡河北两路,消息传遍天下时候,不知道会叫多少人惊掉眼球。

  至少那田彪就羡慕的很。与陆谦这次入河北相比,他大哥是何等可怜?

  当陆谦坐在潭园里宴请陈瓘招揽的那些大儒名士的时候,祁州、莫州、安顺军、永宁军等处的官府或是早早送来降表,或是挂印弃官而去。可以说,梁山军只管派兵前去,彼处已是毫无抵抗。这就也难怪人家冒酸水了。

  陆谦近来也是高兴,这一路北上,顺顺利利的占据了大半个河北,叫他手中的荣耀值是节节攀升,尤其是斩杀了童贯,更叫他迎来了一场大丰收。如是,他就升“官”了。

  整个亲卫军都被他囊入‘麾下’,这对梁山军的整体战力可说是一大提升。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此便无所事事了,不提北方契丹人的威胁,就说这偌大河北还有待改造,就叫陆谦不可能睡的香甜。

  田虎亲自带人前来真定拜见陆谦,此时的真定城内,整座城池依旧是一片戒严。

  自从梁山军夺取了这座城市开始,街道上就多出了一队队披甲持兵的巡逻士兵,日夜街道上巡视着,发现可疑人员,立刻就逮捕。

  再有一些被清洗的官僚士绅富户,陈瓘招揽了不少人,却也不是一股脑的将整个真定的上层阶级全部收下。只是这比例较之齐鲁有所提升。

  是以,城中各阶层人士都十分恐慌。

  他们固然怕兵祸带来的灾难,已经赴死的李邈败得干净利索,倒是叫他们多过了一截。可梁山军“制造”的恐慌,也叫人害怕啊。

  反正是家家关门闭户,非到万不得已,根本就不敢出门,生怕因此给自己及家人惹上祸端。

  真定城里本来繁荣的街道显得格外凄凉。特别是在晚上,这早就废除了宵禁的真定,就恍惚梦回百年之前,如是鬼蜮。

  重要的街道口都站着执哨兵丁,只能偶尔盘查到过往的行人。

  家家户户的大门都是禁闭着。

  又是一天清晨。

  天刚蒙蒙亮,陆谦就醒了过来,却是想睡也睡不着了。他昨日多饮了几杯,田虎到了么。就安歇的早了点。

  那就索性起身,想在洗漱后,步行在园中散步。周匝绵延九里长的一座巨大的园林,潭园那非是一般的大。寻常的小县城,周长也才四五里,如阳谷、郓城等。

  更何况这里是历经了几百年修建的北地园林之最?迭石造山,凿池引泉,还不是寻常事情么?

  然他刚一迈出房门,眼睛顿时眯起来。

  却见头顶好一块彤云,虽还无雨水落下,却也叫人觉得空气里都带着一股湿气。

  阵阵小风吹过,还有一股凉意。但这些并不能叫他驻足。登上府后的梅山北望,潭园的美景尽收眼底。楼台亭阁,雕梁画栋,风花雪月,光景常新。

  如今时日要进三月,春日盎然,园中花木掩映,幽篁丛生,青松挺立,蜂飞蝶舞,着实不凡。

  如此天色渐渐发白,待到陆谦回到居处,早膳早已备好多时。都是陆谦常吃的几样吃食,冒着热气,香气扑鼻。

  陆谦吃饭时候也不爱被人打搅,他还有一习惯,就是爱看着报纸吃饭。这都是上辈子养成的毛病,那时候他光棍一条,每每吃饭可不就抱着手机不撒手。一边看手机一边吃饭,这习性已经刻进他骨子里了。

  早前与山寨之人一起吃喝,还不显眼,待到报纸出现后,就俨然就成了他的标志。如今时候,他这般的习惯已经在朝野传扬开来。民间就有百姓们说,陆谦之所以这般,那就是因为他辛勤。丁点时间都不愿浪费。甚有周公“一餐三吐哺,一沐三握发”之风。

  这本很是荒诞可笑,但是在齐鲁百姓日渐富裕之后,在梁山军的根基日渐深厚时候,却被百姓们深信不疑,成为了陆谦‘勤政辛劳’的佐证。

  如是朝野官民也有样学样。模仿者有高官有草民,不一而论。

  此刻,门外忽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后就看一秘书从外面急匆匆进来,向陆谦禀报:“禀大王,谍报司有边地急报递来。”这人却正是秘书监里当值之人。

  “呈上来。”陆谦当即丢掉了这份被后方快马送到的五日前的报纸,脸色慎重的接来。这河北之事已经安然,谍报司这时候忽的有边地急报送来,必然又是。这打开这一看,是顿时脸色一变,忙认真的从头看起。

  这封急报来自广信军,其位置在雄州西侧,说的正是陆谦担忧的契丹人,那契丹大军上万人,以宋辽为兄弟之国,今日辽主应宋皇之请,借兵平叛为借口,已然叩入河北。虽然那指向的矛头乃是深州的田虎一伙人,可他们实质已经进入了河北。这才是关键。

  长城口军寨不战而开,随后各处军寨无人抵抗,广信军之军莫勇已经敞开了军城四门,契丹军随时都可以再向南侵入来。

  “莫勇该死!”陆谦飞快览阅一遍后,恨声骂道。只是这等事非咒骂可以解决,沉吟了片刻,他就叫人招来军中诸将议事。再叫人去召那田虎旁听。

  契丹军既然已叩入河北,想必那宋江之筹谋是已经失败了。陆谦此番出兵河北,最担忧的就是叫契丹捡了漏子,让那帮穷鬼闯进了河北,都不知道会叫边地多少百姓受难。就算他接下来能再打回去,死掉的人命也是无法挽回的。

  他并不是妇人之仁,当初给田虎支招,使得半边河北受害,还不知道会死去多少人,那时候他可想的再清楚不过。

  然而田虎是田虎,契丹是契丹,后者到底是异族。异族来打河北,这事儿让他有种华夏民族的尊严被触动的愤怒。

  所以宋江送来了密折后,陆谦毫不犹豫的批下了“准”字。

  可现在看,这叫他担忧的事儿,还是发生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