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代,横贯齐鲁的济水地位非常煊赫。《尔雅》中提到的四渎:江、河、淮、济,就是古代四条独流入海的河流,“济”指的就是济水。

  这条绵延千里的大河在齐鲁的西部会经历大野陂,这大野陂的另一个称呼就是梁山泊。打梁山泊向西南去,乃是广济河,又名五丈河,是北宋东京汴梁城的“漕运四河”之一。

  嘿嘿,梁山泊为什么会被赵佶视为心腹大患,那还是有原因的。同时呢,梁山的声势为什么会起的那么快,那也是有缘故的。

  陆谦如果只是去梁山,顺着广济河一路东去就行。可惜他最初的目的地是沧州。

  沧州那地方是一片穷乡僻野,临近宋辽前线么,地盘大的能一个顶三分之一个河北东路。

  陆谦也不怕柴进不敢收留他,这位柴大官人可是一位奢遮人物。虽然他的‘奢遮’更多是出于自己内心的小不忿,他笼络江湖人物,对江湖好汉另眼相待,不是因为他真的性格豪爽,义薄云天。而是更多的出于一种给大宋朝添乱点火的阴暗心理。

  当然,柴进以他本心来说,那是绝不愿意造反上梁山的,他也清楚,柴周家的江山早就烟消云散了,光复祖业,最多也就是在梦中YY一回。但他心里就是有那点小不忿,为自己先祖感到遗憾,对赵宋祖上的不光彩手段感到鄙视。所以他就像一个不成熟的小孩子,我不喜欢你这个大人,我又无法反抗大人的统治,那我就给你捣点小乱,捣一点他自认自己的祖宗牌子能庇护的住的小乱。

  在水浒里,汴京的高俅一发力,地方官开始不买柴进的面子,或是做出一副不买柴进面子的架势之后,柴进利索的就把林冲送上梁山去了。陆谦也准备走这条路子,这总比他独自去投梁山或是去别处地方要强不是?

  白衣秀士王伦可不是一个有担待的人物。晁盖他们投奔梁山的时候,这家伙就一个劲往外推。这里头主观是有他自知本事不强,难以压制众英雄,又不愿意失权的缘故,客观上那多多少少也有怕招惹是非的原因在。

  陆谦杀的可是高俅的儿子啊,高俅又是殿帅府太尉,相当于三军总参谋长,这要是露了痕迹,周边的官军还不要时时刻刻都盯着梁山啊。

  以王伦的心性,还真有可能包银一封奉上,恭恭敬敬的送陆谦下山。

  陆谦在梁山毫无根基,也不能上去就火并了王伦。所以,柴进那地方,他真的有必要要去的。那不仅仅是因为武松。

  何况陆谦不是齐鲁人士,犯事后跑来齐鲁落草,当地的江湖大豪总是要拜见拜见的。就相当于走了个明路,有了块敲门砖。像鲁智深、杨志那样直接打杀邓龙,占据了二龙山,那真的是有些坏江湖规矩的。

  陆谦前世对水浒的了解可以说是一瓶不满半瓶晃荡,但他记得金圣叹对柴进的评价,觉得尤其的精辟。旋风者,恶风也。其势盘旋,自地而起,初则扬灰聚土,渐至奔沙走石,天地为昏,人兽骇窜,故谓之旋。旋音去声,言其能旋恶物聚于一处故也。

  纵观整个水浒,梁山能够成势,柴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现在陆谦也要顺他一把东风了。

  三天的时间,陆谦过了黄河,人到了濮阳。他不敢进城,就在城外的六塔集找了家店住下。

  要了两斤酒水,一只蒸鸡,一盘白切肉,五张饼子。是吃的畅快淋漓,这年月的酒真是酒水。本身度数就低,店掌柜的还往里头添水。所以啊,这两斤酒就是漱漱口。

  再则,自从他穿越之后,陆谦就发现自己的饭量那真叫一个大,也只有前世的那些大胃王才能跟他比了。轻而易举的就能塞进去好几斤肉,这还不算面食,并且是每顿都如此。也亏的他盘缠不缺,不然的话,真要劫富济贫一二了。

  前世陆谦并不喜欢喝酒,啤酒白酒红酒都一样。而在北宋这时空里,到了饭店吃肉不喝酒,那就等于是21世纪的逛酒吧喝纯奶一样奇葩。陆谦还是不需要这种围观的。

  “叮!”

  突如其来的脆响声吓的大口吃喝的陆谦浑身都一哆嗦,手里头的酒都洒了半碗。不过接下来陆谦脸上焕发的就是无尽的喜悦了,系统告诉他有任务完成。虽然这几天里陆谦把那个破系统页面翻看了无数遍,也没看到任务两字。

  把半碗酒一口干了,陆谦点开人物栏,他眼前就等于出现了一个其他人都看不见的页面。

  荣耀榜,荣耀榜的数字变了,红字告诉陆谦,他刚刚完成了‘肝胆相照’这一系统任务,让林冲免于牢狱之灾,荣耀值 10。而这个荣耀值的用处,那是超级珍贵的,它可以买技能,可以买装备,甚至可以买寿元。

  比如说最最基本的——侦察,不管是对行军打仗,还是对日常生活,都能有很不错的用处。

  侦察这一技能所需的荣耀值就是10点,而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看到的技能。

  陆谦有种被套路的感觉,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点亮了侦察技能。水浒这地界,黑店真的不能不防,有一个侦察技能,总是会好很多。

  陆谦并不去想是什么力量让他现在这样的,他现在不需要理会这个,他只需要好好享受现在这个世界就可以了。

  就在陆谦如此想的时候,他脑袋里又响起了第二声“叮”的脆响。

  表误会,这不是又有任务完成或者是诞生了。

  林冲脱难,陆谦是很高兴很高兴的,毕竟这是他很喜欢很喜欢的一个英雄。但这第二声‘叮’,就大不一样了。

  满心的欢喜化作了无比愤怒。刚刚他才双喜临门,还沉浸在为林冲的高兴中呢,眨眼就被人一壶酒砸在了头上。MMP啊!

  陆谦脑袋流血了,虽然那酒壶不是瞄准他砸的,但酒壶是陶瓷的,被人远远地扔出来,砸在他脑袋上不开花就怪了。

  “客官,客官,赎罪,赎罪。都是小店的错,还请客官息怒。”

  店掌柜的连忙给陆谦赔罪,这可是一个大户,一顿酒菜,外头马匹的喂养,还有今晚上住宿的费用,足足一贯钱。何况这次还真是他们店里的过错。

  陆谦气的都想破口大骂这店家一顿,但看着掌柜的年纪也不小了,还一脸赔不是的小心表情,再多的怒火他也不能对着人家发啊。

  接过小儿递上的毛巾,陆谦一边捂住脑袋,一边恨声问道:“这怎么回事?上面是谁?”

  高衙内老子都杀了,上面的毛球还算个鸟?要是富贵子弟,更或者是官吏所为,陆谦必会让他们有好瞧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