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四百七十五章 持久战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8 09:13:12 源网站:笔下文学
  托塔天王自投效梁山后,便被陆谦用在兵事上,那是就没有不称职的表现。这固然有他旧日里在绿林中声名显赫的缘故,可最终要的还是晁盖性格大气、义气、豪爽、快直。

  上位者有这等的豪爽、直快性格,那是很容易赢得底下人心的,尤其是基层官兵们的军心。是以,淮南军的整个权力交接与后续的“改造”过程也变得风波不惊。

  现在晁盖就立在城头,看着城池外嘈杂声越发巨大的宋军阵地喜笑颜开。

  任凭宋军打出的砲石飞落也自气定神闲,与身边军将谈笑风生,这种气度恁地叫人佩服,叫周遭淮南军将士为之心折提气,无形中就叫城头官兵心气为之一定。

  庐州城头灯火明亮,宋军阵营中虽也亮起了一些火光,可相比之下仍不失为一在明一在暗。

  敌明我暗,宋军在这场砲战之中,先天上就有着优势的。

  所以说,装逼有风险。

  晁盖头顶团团黑影飞过,那总有向他砸来的一块。他正仔细观察宋军的动向时,忽听身边有人大叫了一声“招讨当心”。是只来得及微抬起头,目光就见一块大石迎面直飞过来,眨眼之间便从头顶不足两尺高处呼啸而过,未及转身,后面就已经是一声剧响!

  却是那块砲石硬直接命中了南门城楼,将房门墙壁砸破,内里一阵轰隆,还隐隐有惨叫声传出来,楼中可还有人。

  晁盖脸上也浮出一抹惊色。

  只差那么两尺不到,他便……,一滴冷汗不经意间从他鬓角淌下。

  城门楼已被砲石砸穿,瓦片梁木噼里啪啦掉了一地。不消人来做吩咐,早有士兵冲进去探看。

  两军砲群对射,宋军占据了数量的优势,可梁山军射速却更快,精准度也更高。半空之中,好似下起了石头雨一般。那城头上还好一些,宋军的石砲准头可不够,却苦了城内城外。直似有地龙翻身。

  城下城壕内搭起的硬木串楼,噼里啪啦的响起了破裂声音,就是羊马墙也被砸塌了一段。城墙内更是如此,无数民房都被砸得七零八落,鲜有几栋被砸后还能屹立的房屋,也皆摇摇欲坠。

  就是那砲车阵地上都有不少石块落下。然将士们皆在专注着自己的任务,不时从头顶上呼啸而过的砲石并不能使他们恐惧。这些炮手虽隶属淮南军,实则却多是砲营中调派来的,都是打过老仗的人了,甚个时候怵过生死?

  而当东天边上亮起一抹白皙,一轮红日喷薄而起。遮蔽了天地的夜黑在消褪,宋军砲群的损坏速度就更大了,在这场较量中他们也越发表现的不支。

  无奈何,宋军石砲的击发准头太差,效能太差。休说十三梢砲,就是七梢炮、九梢炮,就都需要几百人去拉拽绳索,那力道如何能用的均匀?焉不知道人力有时而尽?

  恐怕前一发能射出一百丈远,后一发就变成六七十丈远了。

  况且这还是战场上,人心更不见齐,准确度的问题导致宋军砲击的成果大大减少。

  而梁山军却完全不需要考虑这一问题,随着天亮,随着目测的逐渐清晰,宋军石砲毁坏的速度便直线拔高。

  庐州城内一片安静,毕竟梁山军布置有重兵在此巡哨。可是这种安静仅仅是表面,内地里如何没有人说怪话?

  人庐州安静祥和一百多年了,非是梁山军闹腾,当地人依旧有在稳稳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如何要经受兵灾人祸?

  尤其是那些被编队的城内青壮,这些人口聚集,人口烦杂,那很快就有争执响起。

  “你们大步都没得出庐州一步,知道个鸟。俺早些年跟人到关西贩过货,那西军恁地彪悍,大小种二位相公可皆是百战名将。任西夏蛮子有多彪悍,也被二位相公打的稀里哗啦。那种枢密当初率军前往夷平,大军刚到时非常口渴,他四下里一望,指山的西麓说:“此处必然有水”。叫人去挖掘,那里果然是有泉眼,水流溢满谷地。

  这叫天生张着一双慧眼,能辨天时,识地利,知阴阳。这是有神鬼之能。

  修筑席苇城时,城垒还没竣工,西夏蛮子就已赶到,在葫芦河筑垒。种枢密就在河边布阵,似要和之决战,暗地里却派偏将径出横岭,扬言是援军倒也。西夏蛮子大惊之时,再派遣大将率军悄悄绕到西夏蛮子的后方,以精甲冲击,叫那些蛮子大溃。一战中只俘获的骆驼、牛马就数以万计。

  现下朝廷叫大小种相公统兵,就庐州城内……,岂是能抵挡的?”一个声音高叫说着。

  “你这泼才只管胡吹!早年那童贯领着西军打梁山,还以多打少,可不也是败了么?”

  “对头,朝廷就是经此一败,声威大坠。后不得已才逃奔西京的。徐夫子就曾说过,这就好比前唐安史之乱里的那潼关一战。童贯那狗贼就是甚哥,哥什么来着……”

  “哥舒翰,哥舒翰丧师二十万,才叫安禄山打进长安城的么。要俺说,高俅那厮才是。”

  “少整这些无干的,西军是不弱,可也斗不过梁山军。在关西时候,那大小种还要听童贯的。早前来的姚家父子,在西军里也甚有威名,牛气哄哄的,可不是没几日就也被杀得大败?”

  旁人七嘴八舌反驳着那人,后者吐了口痰,只做冷笑。说道:“井底之蛙,怎知道天有多大?你们嘴硬吧。童贯那厮就是仗着官家宠幸,西军厮杀又非是他调遣指派的?姚家父子又岂能比的了大小种?等西军的人打进城里你们就晓得厉害了!”

  “你这腌臜撮鸟尽是放屁!别处都不说,官军军纪好坏,庐州城内有几个不晓得的?庐州若是被打破,城中乡亲父老要遭多大的罪?兵灾人祸是在所难免,不知道多少人家就要遭殃。你这厮这般的吹嘘西军,灭梁山军的威风,蛊惑人心,散播谣言,必是奸细,奸细。”一个五大三粗的黑脸汉子眼睛喷火一样看着那人。

  这话却把那厮吓了一跳,如是被蝎子蛰了一下,惊跳起来。“你,你他娘放屁。老子才不是奸细,休要诬陷好人。”却是说话都要不利索了。

  “四郎,休动气?这撮鸟平素里就贯会耍嘴皮子,只把他当屁放了,休搭理他。”边上立刻就有人劝道。毕竟这种性质的编队,都是以街坊邻居为编队的。

  一人劝说,立刻就带动起了好几个来。倒是把那汉子也劝了住,但仍指着那人说道:“再敢胡说八道,老子报官抓你!”

  后者已经是怕了,满脸讨好样儿,陪着笑脸道:“小弟知错了,小弟知错了。四哥大人大量,四哥多多包涵……”

  庐州城下的战事刚刚打响,但这却并不意味着这里就是全部。刘延庆早就将庐州地理地势烂记于心,眼见庐州城实非是短时间里可以拿下的,转头就召集诸将议事。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枢相已经决意攻打金陵,这庐州之地,我军就必须早早拿下,这就是用兵之时!不过,本太尉也知晓这庐州城想要夺下,非等闲易事。需要慎重对待。是以本官以为,当切断其南北交通往来,隔断东西,使之为一死城。眼下只是攻打庐州城,用不着全军进发,我欲派军将向北夺取段寨镇、永安镇与慎县等地,再向东南取青阳镇……,尔等谁愿前往?”

  却是那段寨镇在淝水的上游,位于庐州西北,与永安镇平齐,再包裹上东北方向慎县,这三地占据之,则整个庐州北方隔绝也。青阳镇位于巢湖西端,夺取这里,再有柘皋镇与巢县在手,则庐州战场就再不用担忧也。

  何况,巢县战场还有反复。梁山军一支援军开到,救了贼军残余兵马,现今就盘踞在柘皋镇,刘光国几次出兵攻杀,都未能得手。

  “太尉,小将愿望!”不等众将反应过来,一个年轻人跨步出列。

  刘延庆定睛看去,出列的是小将刘锜。却是他生性不愿打攻坚战,也不善打攻坚战,每每看着将士白白死难,他就心如刀绞。早前深州时候也就罢了,剿灭田虎事关重大,现在到了淮南依旧是要这般,叫他气闷。今日,既然军中已经有了别的任务,刘锜自然乐得效力。

  刘锜英姿勃发,看着他刘延庆只以为见到了他那三郎还在时候,心中就生出欢喜来。且刘锜也真的不凡,只往面前一站,立显出大将的气度和风范,想必这大半年厮杀历练,也成长许多。

  刘延庆就不等别人了,点点头:“既是主动请缨,依你就是。刘锜听令!”

  “末将在!”

  “我便以你为将,待探明情况后,先攻下青阳镇,再与巢县我军合力剿灭柘皋镇的匪寇贼军!不得违令!”

  “末将遵命!”刘锜高声领命。

  而后刘延庆再以赵明为总管,督率兵马攻取慎县、永安镇与段寨镇。

  “其余部将,寨中备战,随时听本官号令!”这大军的重心还在于庐州。

  次日上午,晁盖又在城垣上对城外西军营寨遥遥看望了一番,只见大地茫茫,人兽绝迹,在云烟丛里,隐约一片旗帜的影子。同时有瞭望手回报,西军兵士移驻庐州四面挖壕筑堡,来往很忙。晁盖手扶城堞,回头见栾廷玉、宋清说道:“西军要进兵江南,必然是急着要打破庐州城。绝非不想攻打我城池,只是要和我对垒相守。”

  宋清说道:“哥哥明见。刘延庆乃西军宿将,久经厮杀,长于用兵,必诡计甚多。怕他明取守势,懈怠我们的军心,再养回西军砲车崩塌败掉的士气;暗做准备,乘我不备来攻打城池。”两日的对轰,西军手中的砲车损毁殆尽。

  栾廷玉道:“西军果然这般打算,却正合我意。杨都督正率兵马赶来,大王又命武二郎引兵增援,待得我大队人马到了,好夹攻这些下山的西军。却看他们如何来抵御?只是西军必也会得了这信,决不会困守不来厮杀。”

  如此,三人把西军阵势完毕,着人多备弓弩飞石,一意把守城池不提。

  汉风雄烈说

  我去,今天又要停电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