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四百七十四章 砲战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8 09:13:12 源网站:笔下文学
  晁盖狼吞虎咽的吃下五张饼子,大盘里的猪肉也所剩无几,端起酒碗喝酒吞下,忽闻外头号角声冲天而起!

  城墙上猛地就有人高声喊叫起,晁盖闻声丢下酒碗,几个大步窜到城楼外,朝西军阵中一望。但见那一座座盾车、鹅车、箭塔、砲车等,在无数西军士兵的推动下徐徐向前,大批的步甲军士也齐步上前,此起彼伏的号子声震天响亮!

  西军终于动手了!

  那亲兵统领担心长官安全,上前说道:“招讨,且下城吧。”

  “不急。”晁盖摆手道。

  他可不怕危险,更不要说那西军从五六里外的大营进到城下,这战事,今日一下午都不见得真能打响。目光瞄向旁边的张俊,就看他正神采奕奕的喝呼发令,指挥手下军官兵事进行布置。对于西军的声势,丝毫不觉得惧怕。

  晁盖很是觉得心慰,这个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人,战场上表现不俗,叫他很是自喜。当然,那身处千里之外的白胜更是高兴,没想到自己还选拔出一人才来,眨眼就蹦到兵马副使了。

  张俊此刻心头没有半点惧怕,只有振奋和激昂。攻下庐州城,他为先登,浑身沥血,轻重伤口五处,继功被晁盖拔为兵马副使。可张俊丝毫没有满足,做到了副使,他还想做兵马使。现任的庐州兵马使由栾廷玉兼任,可想而知这是多么的诱人。

  栾廷玉显然不会长久处之。如此这接下的战事就变得至关重要。若是能再建功勋,那庐州兵马使的位置对他而言就触手可得了。

  只要想及此处,张俊浑身就都燃烧着斗志,野心化作熊熊业火包围着他。恁地是只恨西军不快点来到城下,如何还会惧怕厮杀。

  城墙上,各处敌台马面上的将士都紧张地戒备着,一张张床弩处,绞盘手们扯开弓弦,放入一支支短枪一般的踏橛箭,其箭头处串着幼儿脑壳般大小的燃烧弹,外表罩着藤条壳子,通体被油脂浸染。

  城墙内的砲车阵地上,一座座梁山砲也人员就位,只待城头上的观察哨传回信息。

  这些观察哨兵都是经过专门训练的技术兵,可以正目测敌军推进的速度、方位,以方便指挥砲车进行反击。与这些人做配的是一张表格,拿到后世火炮时代,这就是所谓的炮表。而在这时候,休说普通人脑子里根本没有立体几何这一概念,就是陆谦,早把数学知识忘得一干二净的他,能够提供的也仅仅是简单的勾股定理啊、圆的各种方程式。再复杂的抛物线解析,那早忘的一干二净。是以,梁山砲能够追求的便只有规格化和标准化。

  尽可能的叫石砲的性能处以统一状态。

  而后用大量的实验数据来得证,此类石砲目标处正前方二百步远时的炮弹、配重标准,正前方三百步远时的炮弹、配重标准;偏左十度时的炮弹、配重标准,偏左二十度、三十度、四十度时的炮弹和配重标准,等等。

  轰天雷的工作可一点都不轻松。叵耐这一张砲表之价值,可比万金。

  如此,晁盖便扎根在了南城门上,直到太阳日落,那西军还在城南瓮城五百步开外。

  如此之距离,神臂弓、梁山泊都是白搭,床子弩倒是可以射到,可晁盖举起的千里镜中看到西军阵前竖起的一辆辆高大的盾车,觉得还是省点力气的好。

  当天晚上,晁盖值守南城门。栾廷玉提兵城内,防止有人生乱。那濠州钟离之乱,韩滔平叛固然极是迅捷,可内中一关键人物却是在城内,内外夹击这才叫叛军瞬间乱了阵脚,为韩滔创造了天赐良机。

  当然,如此喜讯也都比不过那人的身份来更叫晁盖震惊,他姓时,双名文彬,时文彬。

  竟然是当初在郓城做知县相公的时文彬。

  当初他因为梁山事大而被远远地发配去,时文彬本没想过还有一日能回到中原来。可陈正汇的摇旗呐喊,叫岭南的不少发配犯官都起了心思,且他们这些人的监管力量本就是薄弱,可是给了不少人可乘之机。至少时文彬就是其中一个。

  当然,他的本意不是投奔梁山军。时文彬很有自知之明,自己的身份可是很尴尬的。且梁山军大势已成,也不需要一个小小的前任知县来充颜面。他时文彬不是李梁,作为第一个投效梁山军的进士知县,李梁现下已经是山东行省的左布政使了。而他时文彬若是被陆谦撞到,说是会被一刀剁了都有可能。

  他能投奔的只有黑三郎,可惜人不顺喝凉水都塞牙,时文彬刚赶到淮南,就听到消息,宋江生了场大病,已经去职回乡将养了,那托塔天王晁盖来接他位置。

  时文彬无可奈何只能在钟离落脚,化名林山。数月后,就是钟离城的那一幕了。

  晁盖听闻了后是怎样的震惊不提,战事来临,叫他对时文彬人都被发配了岭南,却还能在那种蛮地笼络上几个汉子,以至在钟离城中一举建功的事儿全拉在了脑后,却唯独记住了一个要点——谨防内中生变。

  如是,栾廷玉巡了城北巡城南,到了城东逛城西,却是不敢有半点的疏忽大意。

  军中长史宋清,也是忙活到了深夜,当他被城外传来的叫喊声给惊醒的时候,只感到自己眼睛差刚刚闭上。而事实是,他却是才刚刚入睡。

  夜色已深,天空中挂着一轮明月,孤独地在云层间游弋,洒下清凉如水的月华。

  此刻正是万籁俱寂时,城外的宋军安静,城内的守军安生,只有淝水仍在不知疲倦地流淌着。月光照撒冰面,如镜面样儿反射的光泽在黑色的夜里显得格外醒目。一阵寒风袭来,冰凉如刀。

  忽然的,宋军营中响起了动静来,千里镜不能叫人透过重重夜幕,看清楚一两里地外的细节。他们只能听到沙沙的脚步声。

  不多时,“咯吱咯吱”的车轮转动声就响了起。庐州南城墙上已经一片火光,晁盖立在城头,看着城外黑乎乎的夜色,虽屁的影子都看不到一个,但只听声音就能知道宋军在做什么。

  “放烟花。”

  晁盖下令后,心中就满是对陆谦的佩服。用烟花来做照明弹,真是一叫人想都难想的妙招。

  便是西军也不知道此招数,因为这批特质的照明弹是刚定型,而后从益都运送来的。

  就听得‘嗖嗖’两声急响,两支照明弹在黑色的夜空中拉出两条亮丽的尾痕,飞出老远,而后轰的一声爆炸开来。就像天空中劈下一道闪电,照亮了老大一片。

  只是可惜,这明光并没有造出宋军器械的影子来,只是叫晁盖隐约的看到模糊轮廓。

  都不需要晁盖再发号施令,那炮手就主动的在照明弹后加装纸筒。一截一截纸筒,内里装着一束一束的火药条,多节分布的火药束条,其次第燃烧所产生的推动力和续航能力,足以让照明弹的射程大大增强。

  这实质上就是一个大号的二踢脚。

  如是,又一枚照明弹发射了出去。现下,随着齐鲁与日本间的贸易开展,高品质的天然硫磺叫火药的性能有了进一步发展。陆谦已经开始醒悟,这火药之初时候的爆炸威力不行,多半与硝石、硫磺的品质有关联。

  虽然硝石、硫磺的提纯还待日后的研究,然可喜的是,火药组好歹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这第三枚照明弹的射程径直超过了三百步远,炸响的时刻,无数被西军士兵埋头推动的盾车、石砲就全都暴漏了来。

  虽然那一瞬间很短暂,却已经被射手们看准。挥动木槌,狠狠砸在床子弩的悬刀上。一枝枝带着熊熊燃烧的大火球的踏橛箭,被床子弩设了出去。

  弓弦震动的声音都被踏橛箭射出去时的尖啸给湮没,一支支短枪一般的弩矢,或许可用弩枪来称呼它们,划过黑夜,多钉在了盾车厚重的前方挡板上。

  接下就是一场,‘点灯’与‘吹灯’的较量。

  踏橛箭前头连带的火球足以叫西军暴漏行迹,他们的应对办法便是立刻将之扑灭。

  可主动权却已经牢牢被晁盖把握在了手中。

  当西军的车群前端已然进入守军砲车射程之内时候,砲车指挥并不急于发砲,而是稳住!等待距离进一步拉近,务必要给敌人更大创伤。这一轮下去,用的可不是石头,而是打磨圆润的石弹。这东西一枚的造价远胜过石头十倍,更是那冻泥水弹的百倍、千倍,得教它物有所用才是。

  刘延庆望着庐州城,眼睛里闪过凝重。这梁山贼真的是给他以出乎意料。晁盖用兵甚是老道,他几次设法引诱守军出城来战,晁盖都是纹丝不动。

  只是在城上城下架起无数硬木串楼。

  而今日他准备妥当了,终于要发起攻势了,他却来了这一手。刘延庆想到那三枚烟花,还真的是不错的法子呢。

  “这梁山贼怎地还不发砲?”与梁山军几经交手的姚古甚是疑惑。对于梁山军的梁山砲,他是印象深刻,打的又远又准。前者不说,只说这庐州城一战,非是梁山砲威力惊人,他们何至于丢掉城池?

  那一战里,庐州守军在无奈中还兵行险着,要夜袭梁山军砲车阵地,结果兵马刚摸出城,梁山军的石砲就发起生来,一兜兜的散弹劈头盖脑的打下,叫准备偷袭的宋军不战自溃。

  姚古都被一块砖头打在了肩膀上,半边身子都要坏了,养了许久才见好。

  对于梁山砲的射程他是记忆深刻,现如今西军的石砲很快就要进入预定地,很快就可以砲击庐州了,对方怎的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旁边,姚平仲、刘锜、范琼等将都跨坐着战马,关注着即将爆发的大战。听了这句,姚平仲道:“怕是要等我军再进一步。”

  话刚说完,众将突然望见庐州城墙之后,腾起一片火球。如同交叉的两片箭雨,从城门楼两侧飞起,落到了城楼正前方。久经战阵的将领们还有什么看不懂的,砲石泼上火油,可不就是这般。梁山军这是把石砲阵地立在了城楼的两侧,如此交叉射击就可以覆盖城楼的正面,很有效的遮掩瓮城的安全。

  而稍微的转动方向,就可以对城角、城墙中段产生掩护。可比直接将石砲群立在城门楼后头强多了。

  这庐州城内鼓声一响,众炮齐发,一颗颗石弹腾空而起,挟着巨大动能和势能,呼呼风响,声威赫然。

  砸到地上,都可以感到地面在震动。那盾车也好,炮车也罢,中则四分五裂,无不碎木横飞,立即倒塌。

  圆滚滚的石球多还能就势向前滚去,这也是石弹与石头、冻泥水弹最大的不同。

  前者滚动很短,后者每每都会四分五裂。

  而石弹却可以如一道滚石,划出去老远,但凡有人被撞着,必是成为肉酱!而车辆之物被撞,也定会毁坏当场。

  如此一颗颗石弹就等若在宋军序列中划出一道道血**壑来。

  当然,这种伤亡对于西军整体来说还是很微不足道的,且现下又是在黑夜里,士兵们看不到那血腥的凄惨景象,反倒叫他们的承受力上扬。

  几支火把在军中点亮,轻松伤兵被搜索来,要被抬下去。

  王德下一刻脸颊就猛地抽动起来,他面前的一士兵,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衣甲被蹦飞的碎木扎成了渔网,人明显是救不活了,只是还剩下一口气,双目正直直的看着夜空里的星星,伸出手,伸出手去要触碰……

  “阿爸、阿妈……”这是一青羌番人,他口中发出如此的声音,似乎不知道自己已经倒在一片血肉泥污之中,而是回到了家庭,回到了父母亲人之中。

  整个人已经丧失了神志,痛都不会喊了,唯有那只手,还顽强地伸向天空……

  寒风中瞬间就充斥了血腥气息,王德脸颊抽动了来。

  “向前,继续向前——”

  军中已经有人在大声的叫喊了。“灭火,灭火……”如此喊声也在队伍中响起。

  后方的姚古一张黑脸也涨成了紫红色!眼看着对面的砲弹一颗颗下来,打的前军的盾车、砲车一辆辆崩碎趴窝,心头焦急如焚!

  乱了!乱了!

  他能明确的感受到,前方队列的秩序乱了,人心更乱了。

  “希晏,上前去。”

  姚古毫不犹豫的下令,叫儿子上前弹压前军。这有一定的风险,可姚平仲半点犹豫也没,打马引着一支兵马上前。借着月光,还有队伍中那微弱的火光。

  远离前线的更后方,刘延庆、赵明等一干大将也在目视着前方,梁山砲的射速首先就给了他们极大地震撼。“果然是兵国利器,较之我军多梢炮,射速快上许多。”赵明说道。

  身旁的将领们全都鸦雀无声,许多第一次与梁山军交锋的西军将领都震惊了!他们早就听闻梁山军有一破城利器,却自以为是虚诌,不想今日见识了。

  宋军的反击也开始了。在承受了很大的伤亡后,他们也抵到了目的地,安置好石砲,立刻就发起了猛烈的反击。可是多梢炮的精准度与梁山砲比,可就差的太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