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四百六十八章 得道多助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9-01-11 10:03:34 源网站:云阅小说网
  韩滔还未到钟离县城,李奎就已听到了消息,却也不在意,只是叫人去唤周诚。

  这人才是他豁出身家性命来,奋力一搏的保障。

  没有人知道,他的小儿子已经在淮南第一场雪下来的时候,就悄悄离开了濠州。一同去的还有俩个孙儿。

  一个正八品的修武郎,足以叫李奎拉着无数人去死。虽然这对他的长子、次子很不公平,可谁叫他俩儿子都只生的彪壮,却无那读书的本事呢。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小儿子才是李家的希望!为了给之一份大好前途,死便也就不甚可怕了。

  况且,他俩若是就冤枉,那些被李奎忽悠着一起掉坑里的钟离士绅们,岂不是更冤?

  而可怜他们还在做着“有功于朝廷”的黄粱美梦呢!

  这是周诚那厮说的,自己在钟离一旦起兵,泗州、宿州皆会有人响应,虽然这一切都是一局,可这个局却是为了官军反攻庐州所设。后者才是这场大戏的落幕之地。

  周诚急奔过来,与李奎见礼。后者虽然只是地方乡绅,可更是自己的舅舅。这次,自己等若是亲手把自家亲娘舅和俩表兄弟送入了黄泉路,更可怜的是那俩表兄弟至今还蒙在鼓里。

  “韩滔来了,梁山贼今日午后恐就能抵到城下。那泗州宿州,我看是休要指望了。”李奎脸上满满的寂落之情,人岂有不贪生之理。若是宿州、泗州地方亦能如钟离这般,他辈未尝就没有一线生机,可惜,天不佑人。

  “舅舅……”周诚面色难堪。他此次行事自也是豁出性命来的,钟离城破之日,他能逃的一命是老天爷眷顾,不能也是应该。只是没有想到自己把身上重任刚与舅舅说开,李奎就一口应下了。

  现下泗州宿州丝毫动静也无,陈相公足足派出了六拨人,竟就只有自己得逞了不成?周诚心中也苦的很。

  “不言其他,只说眼下这钟离。你能固守几日?”李奎问。

  周诚略做思索,开口便道:“这个舅舅放心,现如今城中多的是手上沾染了梁山贼鲜血的人,他们岂还有回头路走?”

  里应外合夺取了钟离城池,李奎周诚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这城中的官儿,一个不少的杀个遍。这其中未尝没有泄恨报复,可更多还是拉着那些被蛊惑的盟友,手上一块沾血。

  只要沾了血,脏了手,那就再无路可退了。

  周诚甚至都还记得自己这位舅舅说起对钟离县令的感觉,是一个外像宽阔,内里却滑不留手之人。李逵初次与之接触,自觉的此人甚好说话。可随后越看越觉得这人不简单。

  他在钟离县乃至濠州境内厮混了几十年,上至知州相公,下到城中的街痞混子,三教九流无有不曾结交过,当官做公的更是多不胜数。那当中有清廉守旧的,有贪得无厌的,有有贼心却无贼胆的,更有那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见得多了,便也就看淡看轻了。

  以为这天下,左右不过是一个‘钱’字。钱真的可以通神。否则他那表弟李屯早就掉脑袋了。

  可他舅父却觉得自己看不透这钟离县令,据说此人本是郓城的一衙役,是那个黑三郎的心腹。

  衙役出身,这位县令自不是甚圣人君子,这一点李奎可以肯定,此人并不忌讳吃喝玩乐,来到钟离不足一年,光是房内人就收了三。但这人很能把握一个度,经济上极是检点,你不能不说对方不收礼,若是些河鲜野物,风鸡腊肉,他每每都会饶有兴趣,但若是红果果的金钱,则必是叫人喊来司法官。如此闹了几回,这钟离县内就再也无人敢冒险行贿了。

  梁山的这司法定的叫人好气,行贿被揭发了有赏。那县令就几次检举揭发,惹得自己收了好几笔横财不提,还半点把柄不给人留。

  或许这就是官差油子,他们比读书人更知道什么是根本。一日有权,便一日有钱也。

  都已经决心去效死了,还有甚个话不可说?周诚他舅舅把话说的极明了,对于那个被他生擒活捉,而后剁碎了的贼县官,却是比前遭的历任知县更心生佩服。只是这些都没耽搁他舅舅的选择,因为他舅舅觉得梁山军必然事败。

  没其他之念想,仅是觉得那天下士绅皆知到梁山贼之毒辣,必然一百个心的支持朝廷,有如此之助力,朝廷安会有败?故而径直去下注。

  而还别说,就是周诚听了李奎之言,心头心劲都猛地一升。他之所以原来,只是因为与梁山军有着化解不开的冤仇,他父兄都死在了梁山军之手。但周诚还有儿子。

  此行最后,即使周诚赴难,然大宋只要还在,他便是赢家。

  看似繁多的念头,实则就在眨眼之间。周诚收起脑子思绪,再安慰舅舅说道:“梁山贼只是千人尔,且还尽是新军,而钟离城内,此番却已经有了三千人马。我辈又有粮食,只守不出,便终要城破,也断不在眼下。”

  外甥的一番话叫李奎不住点头,心气大增,说道:“即使如此,老夫就也心安。”

  但是很快,李奎的面色就变得苍白,即便是周诚也心里打鼓。因为开到的并不只是一千人的守备军,这种地方守备军周诚如何会不晓得?每营五百人,分前后左右中五都,每部至少一都甲兵,眼下两个营的守备军就是有二百名战甲凛凛的甲兵。

  但周诚不怕,才二百人而已。

  可现在呢?城下至少有五六千人。除一千战袍鲜明的守备军外,余下人群,千八百人的乡兵,以及剩余的百姓。怕是有三四千人吧,全是百姓。这些个任凭自家舅舅磨破嘴皮也不愿入伙的人,此刻却跟在梁山军的旗帜下,指着城头破口大骂。内中一些个人物,可不就是钟离县之士绅巨室。

  “可恨,可恨。”那些个穷鬼腌臜货色,端的可恨。

  周诚看了看李奎,舔了几下嘴唇,开口道:“舅舅莫要惊慌,贼子再众,亦入不得城池。”

  李奎也转头看了看周诚,点了点头。随即往城外大声呼喊:“城下可是韩将军当面么?”

  韩滔打马上前,呼喊道:“本将韩滔在此!尔等还不开城乞降。这般尚且有得一丝生机,否则明日本将军杀入城中,将尔等但凡参与谋反之人,尽数斩杀,一个不留!”韩滔脸色都是通红。

  李奎闻言,脸色煞白,口中却高升宣道:“原来是百胜将韩将军,老朽李奎这厢有礼。久闻将军之大名,今日有幸相会,实乃一幸事。韩将军乃将门子弟,就受皇恩,当知纲常,明天命,识时务也,为何要兴无名之师,助纣为虐?”

  “想我大宋朝廷,享国百六十余年,在位诸帝王以慈俭为宝,服浣濯之衣,毁奇巧之器,却女乐之献,悟畋游之非。绝远物,抑符瑞,闵农事,考治功。讲学以求多闻,不罪狂悖以劝谏士,哀矜恻怛,勤以自励,日晏忘食。遂万姓倾心,四方仰德,此非以权势取之,实乃天命所归也!应天合人,岂非天心人意乎?

  今将军大才,久受朝廷恩德,岂有知恩不报的道理?朝中相公亦久知道将军身陷贼营,实无奈屈膝,今日还不就此反正,更要待何时?你若倒戈卸甲,以礼来降,皇恩浩荡,必会赎你前罪。这般便仍不失朝廷官爵,岂不美哉?”

  虽然李奎知道自己多是要白费功夫,但还是絮絮叨叨了一大堆。但却就看韩滔正与周边军汉说着什么,指着城头自己哈哈大乐。

  李奎当即就觉得受到无尽的羞辱,满面充血,脑袋便也不知觉的离开了城垛,却听得城下的韩滔一声暴喝,数十只箭弩扑面向他射来。错不是身后周诚将他压下,此刻李奎已然乱箭穿身也。

  “好运的撮鸟,今日且记下你的狗命。待到来日本将军打破城池,将你们这撮腌臜杀才,一个个砍掉脑袋,碎尸万段,方雪钟离此劫罹难百姓官佐之恨也。”

  说完韩滔转身打马,离了城墙。便是不再与李奎聒噪。只待明日厮杀就是。

  城下的这番对话叫李奎难堪,却也叫那城中的有心人寻觅到了机会。

  这小小的钟离县城才多大点,不说南关放屁,北关能听到响儿,只说把在县衙里做公的本地人有多少个亲邻故友,恐怕非要血洗了整个县城,才能杀得干净。

  李奎他们里应外合夺下城池后,立刻大开杀戒,这几日里对于军纪也无从说起,别的都不提,只说那李怀与李屯,哪一个不是欺男霸女,横行无忌?

  李奎他们是团结起了“自己人”的心,却彻底的将钟离县城百姓的心给推远了。

  且说有人又听得梁山军马杀到,城头贼军大有惊恐之状。那城内一人想了一回道:“天赐良机在此。只此一着,必可全活。”忙归家宅。叫家人磨了一碗墨汁,着人取来一捏棉纸,濡墨挥毫,大书特书的写道:

  城中都是良民,必不肯甘心助贼。韩将军为陆王良将,贼子敢撄其锋,自取灭亡矣。今日贼人胆寒,来日厮杀必怯。如此内无良将,外无救兵,城中又是兵微将寡,早晚打破城池,兵灾人祸,军民共戮,玉石俱焚也。城中军民,弱要保全性命,皆助齐杀贼!

  这人将那数张纸都写完了,有心腹仆人悄地探听消息归来,只说是听得百姓每都在家里哭泣。

  这人如是大笑道:“民心如此,某将成事也!”倒也次日天明,城外杀声大作,却是韩滔在一夜之间,扎好了长梯百架,该做了盾车数十。今日天色一亮,便来攻城。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