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庙的事儿由刘唐来操办。店中的那后生对于陆谦杀破唐庙的盘算是举双手赞同,全力配合。不仅画下了唐庙的大致地图,还标记出了三家可信得过的至亲。然后就让这刘唐扮作贩枣的汉子,光明正大的去那唐庙。

  这唐庙紧贴着汶水,而如今月份正是山东大枣成熟的时节,这最最好的山东大枣又是在汶水源头的泰安府,刘唐作为枣贩子这个时候路过唐庙,买毛病。

  而至于刘唐是不是有能力完成这一任务,陆谦却是半点也不担心的。

  在不少后世人的眼中,这赤发鬼刘唐就该和鲁智深、李逵一样,做事不经过大脑,仅凭一身蛮力,说干谁就干谁。可实际上刘唐却大不是那号人。刘唐不仅不莽撞,考虑问题还很细致,是个粗中有细的人物。

  不说别的,只说那晁盖上梁山后,想着要酬谢搭救过他们的恩人宋江,那个时候郓城县是个非常敏感的地带,特别是从梁山泊过来的人,更加引人注目,稍有不慎,就会陷入泥潭。诚然,派谁去郓城面见宋江,这是一件非常值得慎重的事情。

  可要按常理,梁山上多的是比刘唐更合适去的人,因为在官府处刘唐暴露过身份,而且他的面相还十分的明显,加之他对郓城也不是很熟悉,是不应该去那种地方的。可晁盖、陆谦放着合适的人选而不去选派,非得让一个嫌疑犯亲自走一趟。可见,在人的心目中,刘唐是值得信任的。

  陆谦也很是信任他。

  做下了吩咐安排后,陆谦就与朱贵快马加鞭的向着石碣村赶去。

  那晁盖、陆谦所在的东溪村与石碣村相隔上百里,但水泊梁山这里距离石碣村就进了。

  如果说梁山泊是依附于大野彼,那么石碣村就如同一般的依附于梁山泊。

  一路快马加鞭,只是在巳时过半(上午十点),石碣村就已经落在眼中。问把村中人阮小二家何在,随指点见到了地方。

  之间那阮小二家就临近水边,门口有一木板搭建的栈桥,直通到水域中。旁边立着枯桩,枯桩上缆着数支小渔船,疏篱外晒着一张破鱼网,倚山傍水,约有七八间草房。

  朱贵叫一声道:“阮二哥可在家么?”只见一个妇人走将出来,蓬头垢面,头戴一根木簪子,身穿一领麻布旧衫,露着内中的襦裙,赤脚着一双草鞋,出来见陆谦与朱贵。

  妇人迸忙声喏,道:“二位打哪来?寻我家男人做甚?”

  陆谦忙答道:“这位大嫂,有些小事,特来相浼二哥。不知阮二哥现如今是否在家?”

  “这个不巧,人打早上出去捕鱼,还未归。就不知两位来找他是有何事?”一边说着,一边把陆谦二人让入家中。

  陆谦与朱贵对视了一眼,说道:“说来也是平常,我家主人要办筵席,用着二三十尾重十数斤的金色大鲤鱼,因此特地来相问。”这却是两人在来路上就编排好的说辞。

  陆谦进的草房,看到一双儿女,大的女孩越有五六岁,小的男娃则才三两岁。阮小二家的打来一壶热水,家中却是连个茶叶沫也没。让陆谦与朱贵在家中稍歇,人就出门去寻阮小二去了。

  湖边渔家,那女人也是一划船的好手。到湖泊岸边,枯桩上缆的小船解了一支,随手去了一根滑杆,船只就箭一样划开水面,向湖泊中心去。

  正荡之间,只见这妇人手下一缓,把手往前一招,叫道:“七弟,可曾见你二哥了?”就只见芦苇中摇出一支船来。

  那阮小七头戴一顶遮日黑箬笠,身上穿个烂衫子布背心,腰系着一条生布裙,把那支船荡着,问道:“阿嫂,你不在家看着,到这儿寻二哥做甚么?还怕他能淹死在这水里不成?”

  “七弟,家中来了两骑马汉子,甚是气派,张口就要十数斤的金鳞大鲤鱼二三十尾。”

  这可算是一笔大买卖。

  所谓的金鳞大鲤鱼就是黄河大鲤鱼,那水泊早年成型就有黄河泛滥的因果,也因此石碣湖里有了黄河大鲤鱼。三两斤的鲤鱼不甚值钱,可是上了十斤,那就珍贵了,能比的上牛肉的价格。

  如今京东的牛价,一头犍牛在七贯到十贯之间,而一头犍牛又能出多少肉呢?

  二百斤低了,那三百斤?四百斤呢?

  牛肉的价格一般在五十钱上下,十几斤的黄河大鲤鱼,斤价能比得上牛肉,一尾十数斤,整整三二十尾,这个不是个小数目了。对于阮家来说。

  阮小七听的先是眼睛一亮,然后却气馁的叹了口气。他大嫂看到了,但还一味的说:“那来的俩官人里,一个不是咱本地口音,另一个却是一口地道的乡音。这生意就是那外地人的主人要的。定是受了本地汉的引荐,才知晓这石碣村里你们哥仨。”

  “嫂子知道现在非比寻常了,打王伦那个贼书生占了梁山泊后,咱家这日子是越发的吃苦了。但现成的银子就放在眼前,错过了实在可惜。你们哥仨都一身的好水性,嫂子想着……”

  阮小二家的正跟阮小七在这儿说着,阮小五远远的看到:“阿嫂怎生的来这里了,家中侄儿侄女谁在看着?”

  “五郎,可曾见到你二哥了?”

  “二哥就在后面。”

  “那五郎可曾打到大鲤鱼了?”

  “哪有那般好运。今日忒是晦气,只有一桶小鳖鱼,这湖里的鱼虾是越发的不经打了。”

  就在这说着话,阮小二已经驾着小船划出了芦苇荡,看到自己婆娘在,唬了一跳。阮小七就如此这般的把事情诉说了一遍。一时间整个都被低压气息笼罩了住。

  “二哥,且不说这买卖。咱们先划回去,莫要怠慢了人。”阮小七道。

  等四条船滑到了木桥边,陆谦已经恭候这三位了。朱贵立在一侧,老远就望着阮氏三雄抱拳。

  阮小二哥仨却也对朱贵有印象,知道这人绰号旱地忽律,在水泊边开酒店,专一探听事情。

  水浒原著上,阮氏三雄对于梁山泊上的头领们知之甚详,还说王伦等梁山开山四老不打紧的,只有新到的林冲十分的好武艺。想来也是,挨得这般近,怎么可能一无所知。

  现在,三人就都把眼睛盯向了为首的陆谦。这人是生面孔,可他竟然能做的了朱贵的主,阮氏三兄弟就都提起了心来。

  “我道是哪位豪客,原来是朱掌柜的。有的一年半载没见了。甚风吹得到此?”

  “哈哈,阮二哥见笑了,正主在这呢。”朱贵伸手把陆谦引荐来。

  “在下姓陆,冒昧前来,搅扰三位好汉了。而既然三位昆仲都在,陆某又自带的有好酒好肉。那何不寻上个干净处,去吃几杯,说来。”陆谦也在细细的打量着这阮氏三雄。

  阮小二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姓陆的好汉,但也不怯,说道:“那就往老五处去,湖中荷花荡里,我们就在船里荡将过去。”到时候,有什么道道,就尽可划下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