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四百五十四章 英雄玉麒麟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8 09:13:12 源网站:笔下文学
  二三十丈远的距离,足以叫后排的二十名骁骑营将士改动方向。他们为何拖在最后?间距还越拖越长,原因便就如此。

  有了这二十名骑兵,就足以叫西军分裂出的那股侧击兵力,化为无用功。

  虽说此法门也需审时度势,但确实是一解决办法。

  当然,这墙式冲锋的威力,更多还在于正面决战。

  轰鸣的蹄声中两军撞击在了一起,片刻后,彼此交错而过。

  栾君实一手持枪,一手握着铁鞭,其上犹自滴淌着鲜血与淡黄色的脑浆。就在那一个照面里,已经有数条人命丧于他手。

  血溅衣甲,幼稚的面容上却半点胆怯也看不见。枪似游龙,寒光飞星。休看人年龄不大,栾君实武艺却不俗,当面的西军就没一个能在他枪下走过一个照面的,都是迎枪而落,每一个人脖颈处都多出一粗大的枪眼,几乎铲断了首级。

  可乱军当中,刀枪乱交,叫他也飞快的抽出铁鞭来拨打。透阵而出时,更一鞭打碎了颗头颅。

  那一道寒光从他眼前划过,栾君实只是靠着本能闪躲了一下,舞鞭荡开迎面扎来的长矛,而后反手一鞭打在那人天灵盖上。

  纷纷长出了一口气,四列骁骑营将士迅速兜转回头来,向着混乱中的西军骑兵,再度冲去。

  而此时王德一张脸上已经全布满了暴躁和恼恨,他万没有想到自家的损伤会这般巨大。

  梁山骑兵的密集阵形在冲杀中占据太大的优势,纵然他们第一列的损失也不小,彼此的杀戮,避让不及的马匹互相撞得骨头碎裂,马背上的骑手在这般情况下也很难活命。但是他们杀掉的敌人显然更多。

  被头排骁骑营骑兵冲过的西军骑兵,面对着第二排紧接而至的冲击若说还能继续招架,那当第三排与第四排的冲击相继而到时,他们就无从招架了。

  就像一场战争,正面交锋的时候,杀伤绝非是最多最重的。主要的伤亡和战果取决于追逐。

  墙式骑兵的损伤也如那胜利者一方,主要集中于前列。后头可就是收割了。在功劳簿上,前列骑兵的功勋是等同先登的。

  殿后的二十骑无有意外的陷入了重围,栾君实高声呵呼,整个队伍向着厮杀处猛地扑来。

  “撤——”王德舞着铁叉荡开了一条打来的铁鞭,不给对面梁山军卒反应的时间,叉头一探就钻进了他胸膛。坚固的铁胸甲完全不当用,连嗤滑一下铁叉都办不到,叉头就直接切入了肉体。

  王德的勇武便是栾君实也比不上,后者毕竟年少,可他此刻看着冲来的墙式骑兵,却明智的选择了落荒而逃。

  栾君实也没有选择追击,叫手下迅速打扫了战场,便快速向桃阳渡赶去。宋军的大部队正从北方赶来,这一消息必须迅速告知大王。

  只是陆谦接过栾君实禀报后的态度叫他有点疑惑,竟然是丝毫不意外。事实上,陆谦比他更早的知道有一支宋军精锐于武邑县渡河,甚至他都知晓宋军的数量。这就是谍报司的作用!

  安饶镇,乃属于北道黄河沿线上的一处商贸重镇。从前,这里水运繁荣,码头上时常可见船只如云。但如今战端一起,百姓大多逃离,安饶镇也就萧条下来。

  虽然这儿的人依旧很多。

  上万西军步骑渡河南来,刀枪如林,精甲如城,战骑也呼啸往来。

  黄河北道东岸广袤的平原上,气势汹汹而来的西军精锐将士,络绎不绝。他们士气如虹,斗志高涨。陆谦这位天字第一号反贼竟然这般不知死活,屯兵于桃阳渡口,可不是天赐良机么?

  若是能一举把陆贼擒下,那就不单单自己发迹,便是整个家族也会与大宋朝休戚与共,同气连枝,与国同休。

  脚步声、马蹄声响彻四野,但这些都不算什么。一阵突如其来的咆哮声掩盖了一切!

  不远处,王德疯狂的鞭打着战马冲来。他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把消息告知选锋营统制官赵明。

  一支骑兵迎了上去,卷起漫天尘土!

  后者脸色甚是不好,他手下也才五个马军指挥,这大战还没开打,便先伤了一个,败了一个。

  “王指挥使莫不是糊涂了,我军乃尽精华也。哪个没与西夏蛮子交过手?铁鹞子也不是没见,这临阵厮杀,靠的便是一个勇字。不豁出性命去,休说是轻骑重骑,便是神仙来了也只有挨宰的份儿。”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句话说得半点不假。王德武艺高强,从军入伍是短暂,却屡立战功,听说还甚得经略相公的另眼,这就免不得叫选锋军中的其他指挥使心生嫉妒了。此时看到他吃了败仗,还在赵明面前一味的推崇敌军,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那当即边有人挑刺扎针了。

  赵明亦是不以为然,将手一点四下,得意道:“看看这精甲步骑,有此等精兵在此,梁山贼数千骑兵又能如何?”

  宋军打骑兵太有经验了,更休说此番还有三千精骑在手,“老种相公此番调集精锐在此,许胜不许败也。”赵明对身边一众指挥使说道。却也是无形的扫了王德的脸。

  又看一阵,赵明催动战马往前,想去慰问一番那解元。他虽恼解元早早受伤丢他颜面,心中却也深知道解元的厉害,此刻彼辈受伤来时,正是他收服人心的好时机。就忽见一支马队从南驰来,奔得甚是紧急。他虽不知何事,但却下意识地收住了缰绳。

  “报!统制,有一拨梁山贼骑,向我军逼来!”

  赵明闻声大怒,爆喝道:“贼子好胆。”敌少我众,他们竟然还敢来分兵,真是不知死活也。

  ……

  凉风习习,九月深秋天气实在是好,不算冰冷,更没有酷热。这种时节,在河北广袤的平原沃土上纵马狂奔,可谓是一件快事。

  从南向北的一支数百骑规模的马军,骑士都披马甲执长枪,甭管射的中射不中,鞍上也都挂着弓箭。队伍里打着一面大旗,“健锐”二字随风招展。这就是卢俊义部了,后者就是陆谦的赐号。

  稍微对满清军制了解些的人都知晓这二字的来历。可是配上玉麒麟来,甚是适宜。

  那领头的一将,正当壮年,虽然跨坐马背上,但身躯仍比常人高出一头。如果说“相由心生”这句话真的有道理,那么此人端得就是个天神一样人物。

  目炯双瞳,眉分八字,身躯九尺,威风凛凛。丈二钢枪无敌手,人材武艺两超群。正是河北玉麒麟卢俊义也。

  此番陆谦进军河北,没有选择林冲所领的选锋军,而是选择了卢俊义部,叫他甚是高兴。

  这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选锋军虽然是梁山骑兵中第一个被命名的称号,但卢俊义绝不认为自己麾下就要逊色于那选锋军。

  此番可不正是大好机会。陆谦轻兵突进,正当他卢俊义大显身手的好时机。

  恰好,陆谦听闻宋军南下来,要他引兵在前,为中军先行探路,卢俊义遂亲自出马,率这三百骑脱离主力军,北上而来。

  部队快速行进之时,卢俊义突然举枪,健锐军三百骑兵立刻放慢了速度。卢俊义眯着眼睛眺着前方,问道:“兀自当是武邑地界了吧?”

  “恐已入武邑有五六里了。”一名都头回答道。

  “也即是说,自撞到栾君实后,已有小十里路了。怎的没有遇到一兵一卒?”这不合常理。

  “那宋军莫不是又缩回去了?”有人说道。

  “哼,若只有我在,倒还可能。如今大王就在桃阳渡,宋军面千载难逢之机,恁地会放弃?”卢俊义双目看着前方,冷笑着说。他有种感觉,很快就要撞到敌人了。

  众人听了正狐疑时,忽见北面尘头渐渐扬起。当过兵的都知道,这种阵势,只有大军行进时才会出现。而于此时此地,来的是谁便就也不需多言。

  “将军,宋军来的甚多,咱们退回去么?”边上有人问道。梁山军此时最高的建制已然是军一级。这当中,卢俊义爬的最快。但他一身武艺确实高超,屡立功勋,叫人无话可说。

  卢俊义紧盯着前方,一双眼睛越发亮了起来,朗声笑道:“如何要退去。此时冲上前去,杀他个措手不及,岂不痛快?”

  那一众人都默不作声,倒不是惧死,而是因为死的怕有不值。但卢俊义在军中威望深隆,他是长官,决意厮杀,当兵的怎敢聒噪?

  卢俊义见此情形,再笑道:“将士们勿忧,宋军虽多,卢某视其为土鸡瓦狗。尔等只管跟随就是。”语至此处,朝北面深深盯了一眼,只见广袤的平原上,马蹄声震响如雷鸣,错非近日来雨水充沛,地面未干,那升腾起的尘土必然是遮天蔽日也。

  那雷霆滚动的马蹄声中,由北而南,日渐亲近来。秋风之中,隐约传来嘈杂之声。有那目力上佳的,踏在马背上,已经能看到前方有一条黑线涌来。仿佛是决堤的洪流。

  “将军,宋军甚多。”都是骑兵出身,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只听着马蹄声,就晓得对面之敌怕是要有两千骑之众。

  卢俊义大叫一声:“与其等他来攻我,何如我去攻他!众军随我来战。”现就策马引军,往南来的宋军马队就迎头截上。

  身后几个都头虽心下都觉悚然,也只得驱军尽力相随。

  便看对面宋军骑兵如乌云卷地而来,战马疾驰,马鸣萧萧。卢俊义将三百健锐军骑兵,列成尖锥之型,自己便一马当先,在锋刃之处。片刻之间,两军锲入,卢俊义奋臂大喝,枪如游龙,但见白光缭绕,人马到处,如巨舟劈浪,杀的宋军尸首翻滚。

  背后健锐军众军齐声呐喊“将军威武”,亦是尽力冲杀。

  赵明却把军马摆成鹤翼之阵,他本人在左端,手下诸将中最具勇力的王德在右端,欲待两边合围,再以副将杨坪居中,这般三面包抄。孰料阵型两边未及合拢,中间已被卢俊义冲破,军中小校接连被挑,杨坪亦被打落马下,阵脚大乱,溃兵私下乱逃,反把自家左右的队形阻碍来。

  赵明大惊,急欲回头重振阵列,卢俊义引三百健锐军精骑兜个圈子,又杀转来。

  梁山军少,而宋军众多,这本是己弱敌强的方面,哪知道却成为了宋军的此刻弱点。那选锋军兵多难整,变阵之时,再被卢俊义引三百骑插入核心,左进右出,搅得一片狼藉。如是阵列大乱,虽不至于自相践踏,却也士气尽丧。赵明见状,勉强整顿部众,倒退去十里之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