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重乌云凝聚在天空,北风吹刮,北道黄河水面上的船儿,在吹起的北风和向东北流趟的江水间晃荡不已。

  任谁都知道,一场大雨就要来了!

  “传令下去,部队在观津渡驻扎——”王禀很希望能生出一双翅膀,眨眼飞到大名府。但这是不可能的,一场大雨在任何季节里对于行军都是不可估量的麻烦。现在对比赶到大名府城,更重要的事是给两万大军寻找一处避雨之地。

  这可是冰冷的深秋九月,一场大雨下来,不说全军要病倒多少人,就说将士战力要下降多少,这都非是王禀愿意看到的。

  观津渡的河西岸二十里处就是冀州府治信都。童贯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暗暗咒骂着。这一场大雨下来,可是给静安城里的田虎贼军一喘气之机了。

  虽然他手下军队在大功将要告成之际被调出静安,可必要的大是大非,人童道夫还是有的。

  “哗啦啦……”午后十分,大雨终于是下来了。

  倾盆的大雨从天空泻下,浇注在蓑衣上,“啪嗒啪嗒”的。水汽很快就浸湿了内层甲衣。陆谦暗自咒骂,这才被小雨吹打,就要被大雨浇灌,他这运气也太背了。

  雨水冰凉,完全不同于夏季时候的清爽。大军必须寻一处避雨之地。

  “兄弟们,冷的难受就嚼一个茱萸,不准停,继续走,大王有令,到了前方的枣楠镇便停下来歇脚。”茱萸,中国版辣椒,这是梁山军往年的必备之物。因为梁山泊水汽深重,山寨潮湿,到了秋冬时候甚是湿冷。这茱萸便频频出没在梁山泊的餐桌上了。如是到了此刻时候,也习性不该。那士兵干粮口袋里,到了深秋之后就会有茱萸准备。

  陆谦这一遭在漳北镇才歇息了一晚,第二天就撞上了大雨,这运气也没得说了。此起彼伏的叫声不断响彻在队伍中。枣楠镇,位于枣强县南部,沿着黄河再向北去,五十里处便是观津渡。

  静安城中,被哗哗的雨声引来的田虎笑了,仰天大笑,这场雨下的好啊。“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老天爷下雨了!下大雨了。还有比这更能帮他的事儿吗?

  大雨倾盆,首先对外头的官军就是一难,且乔道清亦是说了,这场雨怕是能下个三两日,纵然不可能一直这般浩大,却也足够了。足够叫官军的弓弩软的拉不开来。

  而没有了弓弩,西军的战力就下降了一截。再加雨水泥泞湿滑,怎么看也不适合攻城。而等到天晴地硬,那他们还打不打静安城都是一问题。那时候梁山军都要到了。

  “苍天保佑,苍天保佑!”田虎都要哭了。

  而此时的静安城外,刘延庆气恼的望着帐外密集的雨点,则恨不得一刀把老天给砍死。这场雨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在最关键的时刻横插一杠,这是有可能叫他功亏一篑的啊。

  “唉――”重重的一跺脚。刘延庆又能怎样?天意不可违,这是老天爷不叫他立功啊。而剿灭不了田虎,这河北乱局便不会消除。而这大宋亦是……

  刘延庆仰天长叹,一时间心乱如麻。

  河北之局不得结,这宋军就难以集中全力进攻齐鲁、江南。此二贼不消,这天下便就难平定,这赵家的江山也便……

  无数念头在刘延庆的脑子里闪过,许多前遭不敢揣测之念,现如今也变得平常。无奈何啊。

  次日天色放亮。大雨已经停了下。整个枣楠镇四门被封,许进不许出,陆谦特留下三个百骑,两个骑兵都巡视内外,一个巡视道路,就是为了保密。

  而后全军向着观津渡奔去。

  彼处,宋军也已在开拔中。他们辎重都在船上,士兵们是轻装挺进,虽然大雨之下道路湿滑,却也不减行速。

  四千骑兵少了三个都,声势却不见减。八千余匹战马仅仅是三百匹,算的了甚?

  战马奔腾,三万多只马蹄践踏在泥泞的官道上,扬起在众人心中的却是一股激昂的战意,和对胜利的渴望。

  他们人是少,可他们却都是骑兵。还是梁山军最强的骑兵群!

  宋军虽然有十万众,但他们主动分成了三部,张所部已经被重创,童贯部也与西军分离。所以,他们的敌人不是十万宋军,而是一万余 两万余 六万宋军。

  也因此,纵然走漏了消息,一战打崩那童贯军,也当不在话下。他们可是最敢战的亲卫骑兵,与勇冠三军的玉麒麟所部。

  距离观津渡还有三十里处,斥候探马传来消息,他们在前方十里处发现了宋军。他们正在修筑营地,一大两小。观其规模,可不正是童贯军么。这再度下起的小雨叫宋军选择了宿营,斥候不敢过近观看,但千里镜告诉他们,宋军立下的营地还未完成,且很是粗糙。

  冒着冷冷的雨水,连日的辛苦似乎有了结果。听闻此讯息,全军自上而下,心里都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激烈激昂。

  因为,他们的辛苦眼看就将得到回报了。

  一战打崩了童贯军,虽然于大势上无甚出众的作用,可就现在这一战,那也是一难得的战果。

  雨水哗哗的下着,多少还是遮挡了视线。陆谦他们从十里外就停下了小跑的战马,所有人下马一步步的接近。到了五里左右时候,陆谦纵然睁圆了自己那鹰眼一样的明目死死地盯着前方,也只是看到宋军营地那黑色的轮廓。

  他不知道宋军执勤的哨兵会不会发现自己,可只要宋军营寨里没有响起鼓号,他就暂且不用率兵马突击。

  五里,四里,三里……不到。

  “咣咣咣……”急促的铜锣声从宋军处传来,这就是战争的号角。

  卢俊义第一个翻身上马,不需要陆谦再下令,长枪向前一捣:“兄弟们,建立功勋之时到也。都跟我杀——”

  陆谦说过,尽可能的摸近宋营,一旦被发现就不假思索,当机立断的发起全面进攻。

  姚政打前方小寨【南寨】,卢俊义与小李广花荣,领主力越过前方小寨,去攻击后头的主寨。屠龙手孙观引兵留后,若是那东寨兵马杀出来救援,他便引兵阻之。而赤面虎袁朗与吕方郭盛两个就都留下护卫陆谦。

  说真的,以他现在的身份,那是越发的不适合亲上一线了。本来就四千人不到,再留下三四百人护卫陆谦,用以攻杀的骑兵就只剩下三千出头了。而陆谦还不能阻止。

  华夏文明发展到今日行程的价值观,那是难以打破的。什么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千金之子不坐垂堂。叫陆谦空有一身绝顶武力,却难寻一展身手的时机。倒是那副作用,叫他在床榻之间威风凛凛也。

  “轰轰轰――”雷鸣般的马蹄声响起。而此刻宋军一大两小三座营寨中已经乱成一片了。

  有心对无心的偷袭,纵然以少击多,也照样胜算在握。何况他们还是骑兵。

  “杀啊……”呐喊声中骑兵群一分为四,其中两路兵多则绕过前方的小寨,慌乱的宋军在此时此刻显然很难组织起箭弩阵列威胁穿行而过的那两路骑兵。何况他们还要面对姚政的进攻。

  一个个绳套被抛出去,战马拉拽,那些简易的鹿角路碍纷纷被拖倒,便是那营墙栅栏也很是不堪牢固。“跟我杀进去——”姚政举起铁锥枪高吼着。

  连续多日的辛苦在这一刻全部化作了无有,姚政他就喜欢打这种仗,这叫他能感觉到智商上碾压的爽感,在心灵上能升起一股由衷的优越感。

  呼杀声响彻水畔。

  正与一两心腹研究着眼下战局的王禀大惊而起,不及披挂,便提刀奔到帐外。他听到了锣声,听到了喊杀声,还有奔雷一样的马蹄声。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疾驰而来的梁山军骑兵用那简易的绳套,轻易的打开营寨。这一刻他恨死自己的松懈大意了。

  王禀高声疾呼,招呼营中军士休慌休乱。亲随扑来,为他披挂上战甲,牵来战马。

  时间已不允许他好好思量研究一番了。奔雷一样疾驰的敌人正在赶来。王禀能做的就是招呼军士迎战。

  “敌袭!”

  “敌袭――”

  “快,快列队迎敌――”

  三里多的距离,战马疾速冲刺下是眨眼即到。毫无准备的宋军完全来不及组织防御!一大一小两座营垒被轻易的拽开,三支兵马踏入宋营,还坚持进行抵抗的宋军只是极少数以个体为单位的悍勇之辈。大部分的人在一声声“快逃啊”、“快逃啊”的叫喊中懵着头往北跑去。

  此时,那简易的营垒栅栏依旧在发挥着它的作用。

  “杀啊!给我使劲的杀!”

  卢俊义望着陷入彻底混乱中的宋营,心中涌起无限的欢喜。这一战是赢定了。但宋军还是在逃窜而不是投降。他们的各级组织在梁山军的突然急袭下分崩离析,可这些人选择逃跑而不是投降,那就只说明了一个问题,他们死的还少。一边大声命令着手下部众一直往前,一边舞枪将前途几个抵抗的宋军士兵一一挑死!

  “痛快!痛快!这一仗真是痛快啊!哈哈哈!”与卢俊义一样心理的还有姚政、花荣。猝然急袭下,一大一小一万多宋军完全放了鸽子。他们只用了少许的时间,和少量的伤亡,就获取了丰厚之极的硕硕战果。

  崩溃的宋军一窝哄的向北奔去。孙观有了新的任务,他引兵劫杀去。一个个梁山军将士提着手里的骑枪马刀在后追赶,锋锐的兵刃在挥舞间收割着一条条性命!犹存的血迹混合着淋漓而下的雨水,滴滴落下……

  宋军终于开始大批的投降了。

  “不准逃。不准逃,给我往回杀――”只有王禀的牙帐处厮杀还在继续,他以二百西军为骨干组建起的亲卫营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拦截聚集了两三千士卒。叫冲来的花荣部一时间难以得手。

  卢俊义的眼睛亮了,“弟兄们,跟我杀上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