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齐现今多少有些交往,两者互惠互利,于情于理耶律洞仙都要前来拜见陆谦。何况后者还先就给他们来了一记下马威。

  五千步骑压垮他们心神还远不够,却绝对打消了他们不少气焰。

  须知道,耶律宗云、兀颜延寿等强硬派一系,可是以一种潮弄的心情来看到这次耀兵的,他们自骨子里瞧不上梁山军。不仅仅是因为梁山军的出身,更因为梁山军是汉人。

  这些契丹少壮派早就遗忘了自己祖上当年被卢龙节度使反复吊打的悲催了。

  陈观引耶律洞仙与耶律宗云、兀颜延寿来拜见陆谦,说话的自然是耶律洞仙。与陆谦见礼中,礼仪看似谦虚,实则矜持中带着高傲。陆谦忍了。就梁山军如今态势,你不可能叫辽国人如见到昔日的赵宋皇帝一般恭敬有礼,而且今天彼此还要放对。一阵废话寒颤完毕,彼此的话音立刻进入了前题。

  今日的正戏自然是彼此约定的南北比武较技,但在此之前,两边却是要谈论一下双方今后的战马贸易。

  辽国对战马的低阶表示不满,二十石粮食换一匹合格的战马太低了。当他们知道齐鲁大地的夏粮收获后,齐国境内一石小麦的价格已经落到了八百钱时,这种倾向便就更加强烈了。虽然现下中原之地的京畿、河北的粮价已经飙升到一石粮米两贯有半。

  可梁山军这边对那价格一样不认同,当他们不知道辽国境内一石粮食的价格已超过五贯了么。梁山军等若是用一百贯一匹战马的价格来兑换马匹。这他么都比得上常家了,还算鸟的趁火打劫?

  虽说辽国人不这般看,他们眼中看到的只有齐鲁境内一石粮米八百钱。

  两边人对同一件事都生出不满,可想而知这个价格在不久的将来必会被改变。同样,此事从侧面亦能证实辽齐两国现如今的沟通桥梁的脆弱。那几乎经不起太大的波动。

  这等大事非三言两语就可决定的,今日,更多是一个通气。彼此第一次正式的交谈。

  可即便如此,这场会面也直说到了正午时分,才宣告结束。而后战鼓擂响,外头聚集的军民立刻振奋了精神,众人都知道,正戏开场了。

  一干将令随在陆谦身后到了演武场上,宣赞一眼便看到了扎着肩膀的耶律宗霖。此时耶律宗云已经与他并肩站立,叫人一眼便能认定,这是一对亲兄弟。

  他看到了耶律兄弟,后者自然也看见了他!耶律宗云和耶律宗霖对他怒目而视,这若是比武较技败了也就罢了,耶律宗霖偏偏在射箭上败北,岂不闻北地之民皆引弓之族也?却是叫他们兄弟甚觉得丢脸。两个人是紧握双拳,恨不得扑上来,把宣赞打个乌眼儿青!

  宣赞则不客气的冲他俩翻了个白眼,半点不害怕,紧跟在一群武将身边。他深知陆谦所携的这些军将的厉害,今日的较量根本就没自己掺手的余地。他仅是一看客。那对兄弟再是不忿,又还能咬掉他一根鸟毛去?

  欢呼声沸腾。

  双方人马已经登台亮相。陆谦嘴角带笑,适才他打量了一番契丹方面之人,彼辈人马的武力并不算差。不少人实力都可胜过扈三娘、郭盛一等,但比起吕方就要差劲了些了。就更休说呼延灼、秦明、袁朗,乃至卢俊义与史文恭了。

  这二人一左一右立在最前,一提长枪,一持方天画戟。身后是霹雳火秦明、武松武二郎、双鞭呼延灼、赤面虎袁朗、小李广花荣、金枪将徐宁、扑天雕李应、没羽箭张清等一干人,再之后是一队亲军,人人盔明甲亮,左队持长槊,右队持仪刀,簇拥着中间一座长高木台,威风凛凛。最后才是郭盛、吕方二人,身边还旁着一丈青扈三娘。

  陆谦对一丈青说道:“辽人小瞧我也。来了拨中人之才,看今日我怎的叫他们颜面扫地。”

  转头便高声喝道:“花荣、宣赞何在,且出马叫彼辈人知晓我中原神射——”

  下方的丑郡马本已经打算做一看客,猛地听到陆谦点将,那是好不欢喜。自己的武艺如何他心知肚明。但箭术却是不凡,便是比之那小李广来,他也不怯。

  而那小李广却是如此,凭一手神射至今还未遇到过敌手。领过命来,就与宣赞打马奔到场中。

  周遭百姓看梁山军阵中赶出来一俊一丑两员将军,纷纷喝出一声彩。

  这一俊一丑好不叫人醒目。小李广花荣生得一双俊目,齿白唇红,眉飞入鬓,细腰乍臂,银盔银甲,真正是英武;丑郡马宣赞却是面如锅底,鼻孔朝天,卷发赤须,彪形八尺。

  “今日比武较技,艺分刀兵弓马。素问北地之民善射,今且叫你们看我中原射技。”花荣早把钢枪挂在了了事环上,手持硬弓,道:“这一箭,我且射那左手第一擎旗手之幞头也;这第二箭便射他右手之人的盔顶缨簇。”言罢即搭上箭,拽满弓,放第一箭,喝声:“著!”正射中那擎旗手幞头。

  契丹人皆髡顶、垂发于耳畔,然世人皆有爱美之心,秃顶的契丹人并非就真觉得自己的脑门蹭亮放光很漂亮。从唐朝时起,契丹贵人带幞头便是常有事,到了现下,就是底层小民也都带幞头。

  花荣一箭穿越了百多步距离,穿着幞头直入二十步外之演武场厚壁也。叫辽国一行人尽数吃了一惊。

  百多步距离,一箭射中,且还不见花荣端着弓箭瞄了又瞄。这精准度,这速度,都叫人震惊。

  更何况花荣一箭刚去,第二支箭便已又到。却是连珠箭也。这一箭,不偏不斜,再中缨头。俩个契丹随从毫发无伤。

  这两箭充分证明了花荣射箭上的水准。

  休说那些辽人震惊,休说城外军民齐声交好,就是宣赞见之也心喜。他当年可就是靠着连珠箭赢了辽国武士,这才被郡王相中,做了郡马的。

  高声喝道:“花将军神射你们见了,再教你们看俺的本事。俺这两支箭要射那俩鸟儿。”却正好有一片白鹭从演武场上空飞过。

  宣赞说着搭箭拽弓,觑得亲切,望空中飕飕的便是两箭。鸟群中果然有两只直坠落演武场来,自然有那军士跑去捡起,两枝箭皆正穿在鸟头上。耶律洞仙和一干辽国军将看了,尽皆骇然!

  陆谦于高台上看的亲切,是好不欢喜。“好神射,量北地人中难寻如此人物。”

  周遭百姓军士此刻也看到了那被射穿头颅的两支白鹭,场上的军士把之仿佛奖牌一样,捧给众人来看。如是欢声震天,军民尽畅。

  拼命三郎脸上带着三分病气,亦不知道是何原因,在曹正那儿住了不到五天,就上吐又下泻,接着高热不退,至今没好利索了。不然那演武场上他早就亮相了,何至于现在这样只做看客。

  “梁山军中真藏龙卧虎。这二位将军好生厉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