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沽寨向南的快道修整得很好,一路向南,平直宽坦。耶律宗云一行人从泥沽寨抵到长芦镇,怕是有百五十里,可比武清抵到析津府【辽国的南京,即现代北京城】,然他们估算了一番时间,耗时却是要比后者要节省上三成左右的时间。

  这还是战马奔行的速度,如果换做笨重的大车,恐怕节省的时间还要倍之!无怪乎他们这一路上见到了那般多规模不小的车队。

  据耶律宗云所知,南国的这条快道可不是官道。后者随便人行走,前者却是要收取过路费的。而且这条快道是从泥沽寨一直通到棣州,后半截还在抓紧时间修筑中。为此,南面的这窝草寇足动用了上万战俘,方修筑的如此之快。

  这消息初传到北方时候,很多辽人权贵都笑话梁山军傻子,耶律宗云也是其中之一。汉儿商贾都是奸猾的,这过路费钱是不多,但那总归是钱不是吗?如何会有人放着不收钱的路不走,而来走这收钱的路?而且修了这条一条坦道,直通黄河岸畔,那简直是在诱惑辽军南下啊。

  凭着在贸易区里开通的凭据,耶律宗云可以直趋沧州,他们也顶多走到沧州。而对应的辽人也同意齐鲁方面的行商,进至武清。

  这是一个彼此通融的结局,也是双方在短期的互贸之后,做出的一个符合彼此利益的决断。

  耶律宗云是第一批进入沧州境内的辽人,对于这儿的一切他都充满好奇。比如说这条宽敞的大道,他本来不懂,为何会有那般多狡猾的南国商民,宁愿付出一定的金钱来换取通行这条大道的权利。须知道,后者在他的心目中都是狡猾奸诈之人,锱铢必较之辈。

  然这番估量后,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换做是他,他也愿意走这条所谓的快道。与节省的时间相比,些许过路费不值得一提。若再加上走野路付出的辛苦、颠簸乃至马蹄、车辆的耗损,耶律宗云觉得这过路费实还有提高的余地。

  当然这一路上,他也发现了一些逃费的商队。这些商队/商贩的规模普遍较小,甚至就是三五人带着三两独轮车,行走间甚是灵活,至少从快道上跨过壕沟下到野路小道上很是容易。如是,他们就每每在临近关卡处离开快道,远远的绕过关卡后再重新回到快道上来。

  而途中他虽然见到了些身着皂衣的巡查公人,可其人数太少,太过稀疏,至少耶律宗云这一路上便没能见到他们抓住过一个逃费的。以至于耶律宗云在心底里都嘲笑沧州官府蠢笨,若这条路是自己的来,那必然会派出十倍的人手来巡查,保证一个都叫他们逃不了。

  长芦镇乃是沧州的盐业中心,此地的繁荣比之沧州城都丝毫不减,现下更是沧州到泥沽寨快道上的中转站之一,便就更是锦上添花了。车辆络绎不绝,行人如梭如织,道旁店铺林立,似乎比起析津府都要显得更热闹一些。看的叫耶律宗云等人都暗暗乍舌。

  话说,自从女真人叛起,析津府的市井已经萧条不少。也所以,耶律宗云看到长芦镇现今的繁华,脑子里只想到了一个字——抢。

  抢的一笔,便钱粮皆有,就万全了。

  这南国太富裕了,而南人又素来柔弱,此时不抢更待何时?

  契丹今年的困境,耶律宗云清楚分明的看在眼中,他父亲是辽国宗室大将耶律得重,位居蓟州节度使,位高权重,他自是晓得辽国的处境是多么糟糕。可谓是要钱没钱,要粮没粮。兵甲武备也都缺少。

  而这些,梁山贼都有啊。

  齐鲁这儿的梁山贼固然于辽国有利,他们近来向南京道输入了不少粮食,可谓是解决了辽人的燃眉之急。与齐鲁交恶,从长远见确实不妙。但只要能把他们打服,那还不一样是任由他们索取?兵甲钱粮这里应有尽有,辽国更不用为之付出宝贵的战马。大辽的战马虽多,却也不是风刮来的。

  “郎君不去沧州城了?”

  见耶律宗云掉头就要回去,身后几名随从都露出了惊诧。这一趟不就是要入沧州城打探梁山贼军的深浅么,现在怎的连沧州城都不去了?

  “一窝草寇,何足为惧?我大辽铁骑只需设法抢到界河之南,管他有多少个贼寇,马蹄之下,尽踩做肉泥。”现在耶律宗云更要紧的是赶紧回去说服他爹,有了他爹的支持,析津府中的南下派才能占据上风。

  别看耶律宗云心理面如此急躁,事实上,在辽国权贵之中,主张南下攻掠齐鲁的还是少数的,更多人是和平派。

  他们中或有的真认为汉人不可小觑,有的则认为辽国现今已招惹上了大麻烦,岂能再起边患?而梁山军与契丹互通有无,作用巨大,断不能轻易开罪。

  被耶律宗云深是厌恶,直叫他们一群忘记了祖先荣光的蛀虫,竟然对南人怯步。契丹的铁骑才是与南人讨价还价的最好工具,铁骑踏处,所向披靡。掠得钱粮兵甲,内可安顿百姓,编练强军。外可平定女真,重塑大辽荣光。意义如此之大,岂能错过这等良机?

  耶律宗云的心无中原,眼睛更看不起齐鲁梁山军,只以为是一群草寇。女真人才是他心中的天敌/死敌。可现在富裕的沧州叫他不得不转回来目光。

  因为他知晓,现下的契丹必须“天降横财”,才能迅速的恢复元气,如此才能镇压下女真来。他心中那个将女真全族诛灭,尽数挫骨扬灰的野望,实则维系在齐鲁的财力兵甲上。

  而现下看到长芦镇的非一般的繁荣之后,直若是一颗火星掉进了心头,满满的火焰燃烧,叫他再也镇定不下。径直掉头向着泥沽寨奔去。

  他是耶律得重的长子,岂是身后几个仆人能劝住的。如是一伙人只好跟着耶律宗云返回。

  然这会耶律宗云却没上快道,而是下了野路。

  这说是野路,实则就是官道,为当初赵宋修筑的军粮道,因年久失修,道路多是坑洼。梁山军在修筑快道时候,还顺着也做了一修缮,可比之快道还是差远了。

  来时路上并没见过一支梁山军队伍,可通过军粮道返回泥沽寨的途中,没走过十里,他便撞到了一支。

  耶律宗云勒住了马匹,列退到路边,周边正好有些商贩,一身汉人装扮的他们,夹在在其中,半点没有引起士兵的主意。

  他们排着整齐的队列,精神抖擞、士气昂然,大步从官道的另一侧迈过。可耶律宗云看到这支队伍后却是“噗嗤”笑了。一支没见过血的军队,可称不上真正的强兵。他父亲麾下有几千人是在辽东与女真贼殊死拼杀过的精锐,每每列阵之后,一股叫人毛骨悚然的煞气就扑面而来。可眼下的南人军队呢,比之他们就是一群弱鸡。

  但是令耶律宗云羡慕的是,他们制服统一,竟然是人人披甲,且一看就是成套的甲胄!虽然多是皮甲,可南人富庶果非契丹能比。

  耶律宗云想起自己的手下,三百多骑的营头,只有百十套七零八碎拼凑出来的皮甲,心里就忍不住生出一股怒火。大辽可是镔铁之意,当年的皮室军三十万,人人皆披精甲,叫南人不敢生意。而现在自己所领营头不说没有铁质精甲,便是连皮甲都难配全,这大辽真的就沦落至此呢?

  虽然他很清楚这一点。辽国前期的主战力是三十万皮室军,到了中后期却转而变做了宫分军,后者虽名义上有四十万众,实则精骑军只有十万。自澶渊之盟叫辽宋两国结定修好,双方彼此皆不闻刀兵声。赵宋方面,三十万精锐河北军到了中后期已然腐朽不堪提及,而辽军的武力亦是一样在和平之中完成了一次大衰退。

  残酷的现实和高傲的心气形成剧烈的反差,叫耶律宗云眼睛不觉间都充斥鲜血,双目血红。

  再看看自己几人穿着的汉人服饰,更是羞恼的直想拔刀杀人。

  “果然是梁山军精锐,威武雄壮,教人不可逼视!”这时候,他身旁的一个商贩这般感叹道。可不是么,比起原先此地的官军,如此军队可不就是雄壮威武。

  耶律宗云听在耳中,却有一股笑意猛地在胸口酝酿,倒是把心胸里的怒火冲淡了几分。

  不待他嘲讽出声来,那边上的其他商贩却已经叫出声来:“这算甚精锐?不过是守备军而已。乃下下之军,比之梁山军正兵差远了,便是与上次俺去泥沽寨途中遇到的那一批,都不能并论!”

  “这是守备军,还不如上一批?”耶律宗云诧异的道。如果这样的队伍只是守备军,那梁山军的战力倒是要另外一说了。

  他可是知晓梁山军制的。守备军只算得上辽国的各汉州镇兵,与梁山军正兵的差距,就像辽国的汉州镇兵与皮室军、宫分军的差距。

  “那是自然。上一批俺遇到的守备军乃是外州兵马,眼下的人乃是沧州本地兵马,刚招募一月光景,刚做训练。俺家小儿早前被调来任都头,就在其内。”商贩虽是满口贬损的话,但眉宇间却是掩不住的炫耀之嫌。

  耶律宗云脸色禁不住一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