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淮南新下寿州的消息传到益都时候,呼延灼也打沧州发来一封文书。却是呼延庆那厮已经不在对岸留守,他受命增援河间府,剿灭乱民张刀儿。

  “张刀儿?”陆谦觉得这名字挺熟悉。

  许贯忠眼睛微眯,仿佛在大脑中打开搜索引擎,“回大王,此人乃保定军人,善耍花刀,如是被呼为张刀儿。月前因怒杀保定军张家口巡检,集百十人起兵。”

  听这么一说,陆谦方有印象。这张刀儿起兵造反之后,就地击败了一支保定军派出的官军,队伍扩大到了上千人,且很快就南下进入了河间。“如此看到已经做大。但招呼延庆这一水将去,就是不知这呼延庆会做的如何?”

  不管是探查到的消息,还是呼延灼交代的消息,都让陆谦对呼延庆满是兴趣。这种见多识广之人,正是他所急需的。但呼延庆并没有真正拿得出手的战功,之前的运送钱粮,也只能说明他的组织能力出众。

  虽然这般已经难得,但眼下这一局,真直若是对呼延庆的考核了。

  陆谦如是招来朱贵,“此战一举一动,尽于我探查分明。”

  旱地忽律把手一抱:“大王放心。”近日里谍报司都在传着一消息,自身很可能被一分为二。朱贵知道的更是详细,却也叫他有心在陆谦面前表更多功劳。

  ……

  话分两头,且看河间府。

  时至午后,呼延庆于半路上刚接得知府的军令。同时,也得了流星探马报道,有大股乱民兵马分作西北两股,向束城进扑。后者在河间府城东北方向,清州城池的正西处。

  张刀儿两队人马,北路一股,此刻相距呼延庆不过一二十里。兵马不祥。他自忖思着,自己手下的主力不是水兵,就是新募兵勇,正面厮杀,怕还不如张刀儿这些见过血的乱民敌手。

  而且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呼延庆这支兵马的士气甚弱,他们从沧州逃到清州,刚喘几口气来,便又被差遣到了河间府。士气低落,斗志低靡,如是到了乱军正前,怕立足未定,就吃乱民践踏。立刻派了一队精细士兵,着向村庄秫楷堆上、枯草堆上,只管多处放火,向束城城中报警。自己却率同兵马,向路南斜刺里退去。

  约莫行走五六里,乃有一座树林子,便令全军一两千人都埋伏了,免得荡起尘烟叫贼兵看到。人马刚进得树林子里去,便听到西北角上,嘈杂声大作,夹杂了无数脚步扑打了地面,哗哗作响如暴雨落地,似秋风扫树。

  张刀儿这支兵马行进的甚是招摇,左右无有护卫,前锋没有斥候,整个队伍就做一溜长龙。

  他藏在树林里觑视,整个队伍,如平地卷起一片尘烟,由北而南,是好不热闹。这般声势呼延庆并非初次见得,那福建也不是没有民乱生出,他也见识过的。如此队伍不足为惧,他们到了束城城下时候,城门必已闭上,吊桥也已升上,这群乌合之众自不能飞将入城去,但必然会把城外搅得一团糟糕。

  呼延庆勒马横兵,站在林子口上,守住士卒们不许妄动。

  待到那队贼兵过去,喧闹之声渐渐微弱,天色也将近黄昏。便令兵士饱餐干粮。就在夜色朦胧中,随在贼兵后面慢慢前行。但在那树林之中也留下了一都兵,教给手下的都头提领,依旧埋伏在林外路边,依计行事。

  自己骑马提刀,带领一千多步兵,领队前行。那每走三两里,便分出一股兵马。

  约有二更时分,残月如弓,繁星满空,夜色昏暗,旷野天低。此千余人静悄的走着,只有步履声卜卜触地。呼延庆在马上,夜风扑面,却没丝毫的冷意,昂头南望去,束城北郊火光闪烁,错落相望,想来是贼兵掠杀所放的火了。

  远处城池,正借了这一片红光,可以看到一堵隐隐的城墙影子,城上却并无动作。西南方向人马喧嚣声不绝,约在数里外,灯光数十处,闪烁不定,散在城郊外,必是这波贼兵偷袭束城未曾得手,便驻兵在城外的民家了。

  呼延庆心中暗暗喜欢,益发沉着前行,恰好路上遇到一些连夜逃难的百姓,兵士们拦住了几个,引到马前回话。呼延庆说明了身份,从容问城下情形。百姓报说:“自城门关闭以后,城外商民百姓,原有些惊慌,却不想这贼兵随后就到,见到就烧杀抢掠,如是小的们都匆忙间四处逃命,不省得贼兵到底有多少。那走不及的百姓,都被贼兵杀了。小人也是逃走不及的,却藏在暗沟里,逃得性命。那伙乱贼到了城池外,见城门紧闭,只对城上叫骂了一会,并没有攻城。似乎后面还有大军,他们待了援军到来,再攻打城池。小人是等乱民都在房里住下,方才逃出来的。”

  呼延庆赏给了百姓一些钱财,便在黑暗中传下命令,派两指挥使各引一部埋伏在路边低洼处,自带了四五百人,向火光明亮处前进。并分派多股兵士,去搜罗引火之物。三更附近,己寻得大批干柴草团,呼延庆兵士各拿柴草一束,然后慢慢地向贼兵所在处进逼。

  眼前只有点点的灯火,隐藏在错落的民屋间,人马都已寂然。但贼兵也不是彻底的疏忽无备。只是他们警备的方向是束城,而非自己的背后。

  呼延庆叫人悄悄进前,分股踅入巷子里,在上风头里点着了草捆,先将草屋或是柴垛给点着。顷刻之间,就有一二十处火头着起。正好又有阵大风刮起,那火势立刻便做大。放火的兵士,见火已着,也不回返回到原处,而是嘈杂呼喊起来,呼延庆把剩余士兵列成阵式。自己驻马阵头,等待机会。待看到几十个火头被风卷入长空,便知是得手也,立刻金鼓齐鸣,大声呐喊。

  张刀儿所部打睡梦中惊醒,正不知宋兵有多少,也不知宋兵在哪里挑战。街上火势逼人,烟焰迷眼立脚不住,各各仓卒奔逃。

  那城头上的丁壮兵勇看到之后,也纷纷亮起火把,大声的呐喊来。直叫贼兵不知就里,不少人自以为是城内兵马杀来。

  呼延庆所率兵士,便挑贼兵零落的地方,大声喊杀,横截了去。

  他本人一马当先,舞起刀兵,接连砍翻了十几人马。贼兵惊惶失措,脑中不想反抗,只是向前狂奔。木梆声响起来,那埋伏在路两边的步兵,一喊而起,全拿了兵刃杀上,士气如虹。贼兵尤是又损折了一阵。被呼延庆缀在后头追杀一通,一窝贼兵狂奔了数里路,看看后面火光渐远,人声渐小,以为追兵不来了,方才缓过了口气。却就听得前方一片喊杀声,如是几番劫杀,直叫那贼兵以为宋军是在处处设伏,更不敢应战,溃崩了回去。

  天亮后,束城的兵勇百姓在那被烧成废墟的郊外寻到一具穿戴者文山甲的尸体,具俘虏辨认,乃是张刀儿的义兄弟,也是这支贼兵的头首沙五的尸首。呼延庆大肆欢喜,联合束城兵勇,向北方溃败逃散处追击,不两日,便将最后一伙残兵彻底讨平。而后汇集河间府兵马,一战砍掉了张刀儿的首级。

  事实证明,呼延庆这一水军出身之人,打陆战照样颇有才华。虽然这一战的经过在陆谦眼中是漏洞百出,可一样的战事放到三阮兄弟的面前,他们能打出这样的花样来吗?

  这三兄弟更多地恐怕是给长龙般卷过的贼兵拦腰一击,便是大胜了,也断不会给贼兵重创。

  而远在沧州的呼延灼得报后就更是满意了。他自然知晓自己这个族侄的最大短板,眼下可真是正瞌睡时递来了一枕头。

  却说这呼延庆从河间府返回到清州,依旧在黄河北道的西岸驻守。这黄河北道向北流经后世的静海,在后世天津地段与拒马河汇合。后者就是辽宋的界河了。

  这日夜里,呼延庆正看着眼下的布防图纳闷,他手中一无悍勇,二无得力战船,这梁山贼打来了,他如何为清州屏障?思之梁山军破沧州时候的势不可挡,他就坐卧不安,走出中军帐,立观月色满天,霜华遍地,嗟叹不已。

  这方才七月天气,北地夜里,竟然已经有了寒霜。这河北之地果然与闽地不同。

  夜空中,一轮玲珑的弯月挂在梢头,氤氲的月色透过树叶儿,洒在每一片土地上。无数颗闪闪发光的星星不甘寂寞出来展示着自己的魅力。一片透明的灰云,轻轻地遮住了月光。

  滔滔黄河在月光下泛着银光,皎洁的月光撒落在水面上,映衬出了呼延庆那张满是愁容的脸。他立在河边,整个人仿佛一块岩石,年轻的面容上不觉得已经有几条沟壑。

  伏路小校前来报说:“有个胡须将军,匹马单鞭,要见统制。”那人器宇轩昂,虽不着兵甲,小校也能一眼看出身份。

  呼延庆眼睛里闪过迷茫,道:“你不问他是谁?”

  小校回缩:“来人没衣甲军器,并不肯说姓名,只言与统制有旧,要见统制。”

  “既是如此,与我唤来。”言罢就返回营帐。没多时,小校便引着一人来到帐中,拜见他。

  呼延庆看了,灯光之下恍惚有些面熟,但确实不认得,便问是谁。那人道:“乞退左右。”

  呼延庆道:“不妨。”那帐中却都是他心腹。

  那人道:“老夫呼延灼的便是。”

  呼延庆听罢一惊,继而大喜:“原来是叔父在上。您这是……,逃出虎穴也?”

  “贤侄说笑不是。那齐鲁地界限制何等严格,朝廷与之几番厮杀,颇多军将被俘,可见有一个逃脱的没?老夫是受了齐王之命,前来劝降于你。”

  “早半月便来到沧州,不巧正赶你去河间平贼。如是方拖延至今日。”

  呼延灼一番话叫呼延庆面色大变。“叔父竟投了梁山贼?”呼延灼点头,这大帐里的气氛立刻就凝固了下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