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天,一个下雨的日子,一辆轻便的四轮马车在一队骑兵的护持下驶进了益都城。

  马车内,宋三郎穿着单衣,尤热的出汗。别以为这天下雨了,他就不热了。

  驶入城门,虽然是雨中,街道两旁的商铺却无一歇业关门。饭馆酒楼里传出诱人的香味,又有歌女唱曲的勾人嗓音,市井虽繁华不如平常,也叫车辆两侧的宋江亲卫看的目不暇接。

  宋江的眼光也在打量着左右,发现如今的益都城比之当初自己南下时候,是更见繁荣了。

  不过他的心思却完全没有放在这繁荣的市井上,而是全在那座象征着齐鲁权势的府邸上。

  早在他还在济州宋家庄修养时,就接连听闻战报传来,方腊军夺取了金陵城,梁山军也南取扬州,北取沧州。赫然间就同辽国面对面了。陆谦设淮南行省,以前左都御史郭永为首任巡抚;前淮南招抚陈观被拔入朝中任礼部侍郎,驻节沧州,直面对面辽国。沧州知府的位置且还空悬,只以柴进暂为安抚,后者依造陆谦之想,于泥沽寨设立大货场,沟通南北,此非榷场也。

  前者纯属贸易区,一应规章制度完全不同于旧日榷场,一切皆按买卖办事。施行梁山军之法,不得强买强卖,不得打架斗殴,更不能行凶伤人,一切犹如内陆腹地之街市般,规规矩矩都看似不偏不倚,可事实上是真是假,就仁者见智了。

  此消息传出,引来无数人讨论。不看好的居多,因为辽人蛮横也。且彼处地近辽国,更不妙。

  而宋江却觉得此贸易区可行也。因为这里的规矩比之榷场便易的太多了,要知道宋辽宋夏之间的榷场,那官府有有限贸易权,小商人要十人结保,每次携一半货物到对方榷场交易。大商人则被悉拘之,以待对方商贡前来。

  有官牙评定货色等级,兜揽承交,收取牙税。这里头的猫腻就大过天了。且交易双方皆须由官牙人从中斡旋,不得直接接触。

  如此的枷锁下,赵宋一年榷场商税还能收取百五十万贯,只能说彼此的互贸往来真的很频繁。

  而现下这贸易区似没有诸多保险,但它自由啊。两国商贾面对面交谈,各取所需,只要交税,只要遵纪守法,即可畅通往来。且内中的商机太大了。

  粮食,陆谦拿出了一袋袋粮食,拿出了辽军紧缺的粮食。就宋江所知,只是如此,梁山军便轻轻松松的从对面的辽军手中换取了上千匹战马。

  而待宋江启程从郓城东来,走到济南时候,就又听到一个消息。却是大齐与辽国达成一协议,二十石粮食换辽人一匹战马。当下便感慨:真暴利也。

  在大宋,这好马就好比后世一辆豪车,价格不菲,一匹合格的战马,价值不下百贯。

  要知道我大怂的上等马高度为四尺七寸,凡买马等仗,自四尺七寸至四尺二寸有六等也。也就是后世的一米五到一米三五之间。这个高度已经不低。《周礼》的记载:“八尺以上为龙,七尺以上为騋,六尺以上为马。”而春秋时候的一尺大概是后世的23公分,六尺,也即是140公分左右,既为14掌左右。而汉代时,禁止肩高六尺以上的马匹出关。是以,如此之高度的马匹真的可称得上是战马了。梁山军买马的标准,却是四尺五寸,换算来比140还要高出半寸。

  而且是你爱换不换。

  大批的粮食便堆积在沧州贸易区,想要就拿马匹来换。而不想交马,还要要粮,那行啊。拿刀枪来比试比试?!辽国还有力气南来生事吗?

  就宋江所知,那先前一直在水泊边驻守的玉麒麟,已经引着一支精骑直扑沧州了。同时,他此行益都,今后前程也与沧州休息相关。

  “吴兄慢走,且捎带小弟几步……”

  “车夫停车。”车马外,一个声音响起,“陆兄?几日不见,可还安好?何以滞留此地?”

  “小弟昨日入天禄阁温书,不想忘了时间,待出来时候已经下起了雨来,怀中笔录经不得雨水冲打,只能就近留宿一晚。今日早起,本趁着雨水停歇时返回住处。又看到书局里的招牌,滞留到此刻,如今,欲要寻一车马皆不可得。”

  “原来如此。那国子监的模拟试卷集,陆兄可得手了?昨日我与吴兄贪饮了几杯,今日起晚,辗转三处书局方够得一册。”又一个声音响亮来。

  “若再不得手,小弟非是霉运高照,使至有这等的衰运。……”

  马车轱辘轱辘的压过石板,与宋江车马交错而过。透过窗口他还能清晰看到那两不大的旧式红盖双轮马车里,三个年岁相当的年轻人,脸上那洋溢着的青春。

  “确是今年今科参考的士子。”宋公明莫名的呵呵两声。

  天禄阁乃是图书馆,内中储藏了许多典籍,多是梁山军攻取各地所获,那东京城与应天府城中的典籍不要太多。完全称得上浩如烟海、汗牛充栋。如今许多齐鲁士林之人都整日里泡在其中。

  但那模拟试卷集便就准确的暴漏了对方的身份。在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后,他心中忽的生出一种得意与优越感来。

  士子,科考,考中了又能如何?不一样位居俺之下?而想当年他宋江也曾苦读诗书,但却连报名参考的资格都没有。如果没有梁山泊,黑三郎眯起了眼睛,一瞬间里他想起了时文彬、想起了在郓城县做押司的经历,是何其的乏味也!

  到了迎宾馆安歇一日,次日清早,天空已经放晴。宋江着一身黑色官袍,大步走出房门。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黑三郎感觉整个人精神都为之一振。前庭屋檐还有点点水珠低落,花圃当中朵朵花儿粘上晶莹的水滴。雨打花愈娇。

  一身官袍趁的宋公明人是愈发黑了,但整个人气质也更加肃穆。头戴梁冠,玉带束腰,佩一柄长剑,恍惚中都让人忘记了他低矮。

  陆谦官制,文官尚玄,武官服绯。尽依汉制也。

  没有红的、绿的、青的、紫的,也不会有衣冠禽兽。文武官皆配刀剑,依各自择选。除了入奉天殿时要解兵,那武英殿中一干人腰间都是悉数挂着兵刃的。

  “臣宋江拜见大王。”

  文华殿中,陆谦在此召见了宋江。这座大殿比武英殿还要小一些,是与武英殿一同修筑的。而用处也明白的很,就是接见文臣,召集内阁重臣议事的所在。

  “公明快起。前遭是我有失,教你哀毁骨立,事后亦后悔莫及。兄长现今身体尚好?”看到宋江头顶的气柱,陆谦满意了。这厮不管先前做了什么,现在对他还是忠诚的。看来他在晁盖面前的那番表现没有白费功夫,这黑三郎多少是信了的。如此也不枉陆谦将宋公明从济州拉出来,再度竖起做表自己义气的榜样。这般来陆谦的语气亲热度便就又增高了一个层次。同时也真的决定就他去沧州任职。

  还是不叫这个及时雨呼保义,却作甚右都御史了。忒难为人,也忒是露骨。

  一番充斥着亲热的交谈,宋江的忠诚度陡然升高了一个档次。早前在淮南他曾听晁盖这般说,随后陆谦以他兵部侍郎的身份暂且回家荣休,那文书中写的也很是真挚。现在宋江与陆谦这么一相见,有感陆谦之态度,就更放心了。

  “沧州任上,重在北地而非河北其他兵马。后者腐朽如糟木烂泥,不值一提。”仅有点实力的童贯部已经扑到了大名,便是张所都带着人马跟去了。沧州部还有何惧之有?

  怕保定军、清州的那些驻防禁军吗?可笑。

  陆谦说着就叫人挂起了一副新的地形图,正是辽金两国疆域。“那契丹现屡遭女真重创,又丢了辽东冶铁要地,粮秣兵甲稀缺,正有求于我。我军缺少战马,亦是有求于他。合则两利也。”

  宋江看着眼前的地图大吃一惊,“南京道乃辽国根基之地,彼辈竟杀至这般地步?”那是万没想到契丹会败得如此之惨,都叫女真人打到南京道的大门口了。

  “还当有三两年备战。这女真乃小族也,鲸吞了辽东之地,若细蛇吞象,不有时端吸纳消化,如何还再打的动?”陆谦手指在义州位置。“以契丹之底蕴,有个三两年光景休养,如何拉不出一支强兵来?便是一时灭不掉女真,也当抵挡的住。只可惜天欲灭辽,今年辽地大旱,诸州皆恼起饥荒,斗粟可值数匹绫罗,平民百姓已经到了至掠人充食之惨地。”

  “如是,各州男儿皆揭竿而起,半个南京道为之大乱。”那霍六哥都攻下了海北州,又趋义州(哲里木盟奈曼旗西),为辽奚王回离保战败。但也可以见辽地之乱了。最新得到的消息,辽金边界之地的军民百姓已经有投靠女真人的了。

  “真天灭契丹也。”宋江听了陆谦讲述,内中涉及了很多北地要情,都是谍报司辛辛苦苦探查来的,亦有沧州开边,从彼处得来的。黑三郎恍然觉得,这契丹,这大辽,这个压制北宋百多年的大敌,真就要完了。

  “北地少粮,沧州处早晚会涌入难民。想来辽军亦不会阻拦。你任职沧州,贸易场是其一,这收拢难民,以此知晓辽地虚实,便是其二。交通辽人,虽以礼部为主,你亦要设法为之。人都言树倒猢狲散,岂不知道,这金风未动蝉先觉。”如赵良嗣那等人,陆谦绝不相信契丹只此一个。

  宋江唯唯听命,大赞陆谦未雨绸缪。但心里却觉得,自己也当拿出一让陆谦都亮眼的方案来,如此方能显出自己的本事来。返回宾馆,闭门苦思一夜,第二日复进宫来见陆谦。

  “大王。臣昨夜细揽贸易区官吏上书,那契丹今虽落魄,实则对我中原人依旧凶蛮。彼辈人百年力压中原,气焰嚣张。纵然惨败女真人之手,于我中原则不坠心气也。”这是一种老子虽然在外头受了气,可你老子还是你老子的思想。宋江总结的不差。

  那贸易区才开不久,就多有契丹人闹事。便是两国互贸粮马的时候,那些辽国军士都甚蛮横。彼处坐镇的徐宁,人是好脾气,这点上却半分不让,可这贸易区终究是做生意的,如此打打闹闹也不是法。

  “臣夜间苦思良久,想出一计,可落辽人精气,可丧辽人心神。”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