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排巨浪,水接摇天。乱芦攒万万队刀枪,怪树列千千层剑戟。有无限断头港陌;是许多绝径林峦。鹅卵石叠叠如山,苦竹枪森森如雨。战船来往,一周回埋伏有芦花;深港停藏,四壁下窝盘多草木。断金亭上愁云起,聚义厅前杀气生。

  “这梁山泊还是旧日的梁山泊,只可惜其内的人非是旧日的人了。”陆谦对梁山泊自有感情,可他也不能长久流连于此,那不久后即将举行的首次科考,还要亲自去坐镇呢。

  更不要说,科考之后他也该正式迎娶方氏了。

  只是在梁山盘恒了三日,陆谦便乘船向东进到了郓城。彼时,晁盖已经在此等候。

  晁天王现下是很摸不着头脑的,接到陆谦召唤,便急匆匆赶来郓城。因为何事,则半点不明。

  “不瞒哥哥说,小弟因为前遭事略感芥蒂,瞧宋公明颇不顺眼。日前便随手于他一难,让其监斩了锦毛虎。那里料到……”摇头做出苦笑,陆谦心里感慨这宋公明还真是一个戏精。

  陆谦将锦毛虎悬梁自尽,以及随后“伤心欲绝”的宋公明卧床不起一事,于晁盖娓娓道来。

  讲真,陆谦接到宋江之弟宋清递上的奏折前就已经知晓宋江生病,之后就再发动暗谍,让彼辈人好生探查一番,结果暗谍来报那黑三郎确实真的有病在身,而他还是有些不信。

  陆谦将辞表打回,宋清就再二递辞表,陈词情真意切,就叫他真的迷糊了。莫不是这宋公明不是在以退为进?

  暗谍发开的信报也不是多么清晰,他们只是普通人,又非007。陆谦早前知道燕顺悬的梁前一晚,与宋江喝了个伶仃大醉,这就叫他直以为燕顺是“被悬梁”的。那什么遗书之类的,还不容易造假么?

  如此,现在宋江似伤心欲绝,卧病在床。这自也可以是装的。

  若是没有宋清的这语气、态度两坚决的两道辞表,陆谦果断就能把宋江往极恶处去想。但现在宋清之行为再应证暗谍所报,颇似不在作假,却又叫他思绪凌乱了。“或许自己应该给宋黑子一个机会!”把宋江兄弟招来眼前一看么。

  晁盖果真是义气男儿,一听说宋江已经卧床不起,当即急了。

  “哥哥莫急。我今朝唤你,便是为了此事。”将辞表递给晁盖,陆谦接着道:“宋清言语叫我汗颜,宋公明如真这般衰毁,我之错也。此来唤哥哥,便是欲让哥哥前往濠州走一趟……”看看宋江的身子骨究竟如何。若是真的不好,便又晁盖代替他统领其部兵马,将宋江换回益都将养,待到身子好转了再于用事。“此中线度,哥哥自为之。”换是不换,叫晁盖自己去把握。

  作为当年一些事儿亲自见证者,晁盖闻言又是感叹又是无奈。但对于陆谦的直白相告,却是由衷的满意。后者身份早不同以往,还能这般坦直,叫晁盖自觉的没有看错人。

  “当年事,确是公明欠考量。只望大王大人有大量,绕过他这一遭。”至于锦毛虎燕顺之死,却是半点不被晁盖看在眼中。那贼子早年恶行累累,错不是当初脚快,已经被梁山泊斩杀了。

  “哥哥这般说话就叫小弟惭愧了。此行便尽托付哥哥了。”

  当日,晁盖便回到济州,点起亲卫,急匆匆的奔去濠州。

  陆谦脸色却是阴晴不定,不知道那宋家兄弟究竟会怎么应对。话说宋江他老爹还在宋家庄呢。想到这儿,陆谦就又亲去到宋家走了一趟。

  之后再就启程去到济南。

  ……

  同时间,洛阳城内。

  江南金陵告急;

  淮南扬州告急;淮南合肥告急;

  河北邢州告急;河北洺州告急;河北大名府告急;

  荆北江陵告急;荆南岳州告急;荆南潭州告急。

  再有,京畿应天府沦陷;京畿东京沦陷,东京皇宫更被梁山贼子一把火烧个精光……

  雪片一般涌来的告急文书,就仿佛一块块巨石,险些将赵佶砸死并埋葬了。这位赵宋皇朝最有权势的人,在短暂的愤怒后就害怕了,瑟瑟发抖。

  河东威胜州告捷的文书才送他他的与御案上,田虎军打破滏口径,杀入河北攻取磁州的噩耗就紧接着传来。

  而后那田虎仿佛疯狂一样,连连发兵攻杀邢州、洺州,并且窥视大名府。后者留守梁世杰连连发来求援文书。

  赵佶愤怒了,咆哮着大骂梁世杰这个废物,童贯这个废物。威胜州已经告破,却没有抓到田虎这个贼寇。他们都会动了,真是可恨至极!

  这些罪该万死的草寇不应该是老老实实的老巢,而后被朝廷大军彻底剿灭,斩草除根么?怎的就咸鱼翻身,反杀了朝廷一个措手不及?

  赵佶又真的是怕了。想到河北被搅大乱的后果,他心肝都发颤。他是很聪明的一个人,做了十几年皇帝,再是荒唐,最基本的素质还在。想田虎东窜的后果,想到河北一片大乱的影响,整个人都要窒息。

  齐鲁、江南、淮南、京畿、荆湖。再算上河北,整个赵宋皇朝就只剩下关中与川蜀、岭南了。帝国的精华之地,近乎丧尽。其后果是怎样的,赵佶肝胆俱裂也。

  这一遭,便是蔡京也不敢为自己的女婿说话了。滏口径那般易守难攻的要害之处,他都能被贼子一击而破,梁世杰这厮不合留在河北。

  朝堂恶劣的局势,西军对于帝国政治版图的强力介入,都让蔡京的权势大大流失。这就是反噬啊。人老成精的蔡元长很清楚这个道理。你的实力衰退了,那边要将一部分占据的地盘让出来。

  “臣弹劾北京留守梁世杰,昏庸败政,胆怯无能,危难之际不尽忠保国,反而屡屡弃军逃纵。实罪无可恕。河北之势急,皆其之过也!臣情斩梁世杰,以蔚河北军民,以安江山社稷!”

  赵鼎当先开口。此人四岁时丧父,经母樊氏养大,博通经史百家之书。于赵佶崇宁五年进士及第,累官至殿中侍御史。

  “河北之危机,过皆在留守梁世杰,其罪之大,百死难赎。然当务之急乃抑制田虎之祸为紧,臣举京东东路招抚使张所代为北京留守。”郑居中张口说道,且一开口就叫蔡京父子痛入骨髓。

  蔡攸到底修炼不到家,张口还要驳斥。那梁世杰可是将来他的得力臂膀,可不能眼睁睁看着被人一斧一斧的斩断。

  蔡京却先一步踏出序列,双膝跪地,俯首拜道:“老臣附议。”

  上首的赵佶眼中闪过一抹满意,果然,这蔡京还是知趣的。“如此便传朕旨意,着张所权北京留守。梁世杰发配岭南。以童贯提领河北两路经略使。”

  愤怒是一时的,胆怯也是一时的。虽然情绪会隐藏在心中,每当有事发生时候,它们就会再次冒出头来。但人不可能始终活在愤怒和胆怯之中。当二者被人所控制的时候,理智也就恢复正常。

  赵佶的自救紧接着便来了。

  现在的他已经不想着日后定棺盖论会英武伟岸如唐宗宋祖了。一个让国内一半土地发生叛乱,前后丢掉了三座都城,连皇城都被反贼给一把火烧掉的皇帝,身后事上还能得好?

  他已经注定是要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帝王了,能够并列一处的只能是汉灵帝、汉桓帝,再好一些的可能还追的上唐玄宗。然唐玄宗还活到了生还长安,他却还看不到何时才能重归东京。

  他现在要做的不是成为明君英主,北复幽燕,浑圆宇内,而是如何保住赵宋的帝王基业。

  一封封上命被发到了地方。

  不提淮西的种师中、河东的种师道看到旨意后的头疼模样,就是河北的童贯看到这旨意,都有种焦头烂额之感。

  要靠他手下的这点兵马去阻挡田虎。这又不是一条直道的正面厮杀,田虎这些贼兵进到河北,还不跟滚雪球一样,愈发壮大?等到他引着兵马跟到大名府时候,保不准等到的就不是一两万残兵败将,而是十万大军了。

  现如今的河北是怎样的情形,他童贯能不知晓吗?

  然而赵佶的钦命他又不能不尊崇,只能下令已经打高唐退回凌州的酆美,引所部一万兵马疾驰大名府。

  河北乱成一片,齐鲁却依旧平静。前者刚刚骚动,连难民潮涌都还没见到。

  后者现下光景,人人关注的都是不久之后的科考。政务、税法、司法,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分科别类,也完全不同于以往的考试模式。

  齐鲁士林的那些残存之辈,都在冷眼旁观,心中希望着梁山泊的这番科考能丢个大人,最好是一个应考之人都没,如此那齐王才会晓得何为士林也。

  而各部门官署的目光也在盯着考试,却是盼着好快有人前来。虽然照陆谦的话说,这天底下三条腿的人难找,但愿意做官的人绝对好找。可事实上,愿意做官,又有能力做好梁山这种官儿的,那还真不是遍地都是。

  薛绍就为自己手下的缺员赶到头疼。且这齐王又要组建甚个银行,要把铸币局纳入其中,不知道税务系统此次要分流去多少人。他也不得不把目光盯向此次科考。

  只是闻焕章处,这至今为止报名之人还是不超过七百人呐。

  “官人等等小的。”濮州黄河渡口,一个年岁不大的小厮,背着一书篓子,仿佛身后有老虎在追赶一样,疯样儿的去追赶前头那读书人装扮的先生。惹得身后无数的哄笑声。

  “这场面恐是吓到那小哥了。”

  “俺见到这些个头颅都觉得瘆人。”

  “哈哈,还是稚子,口边奶腥未退,见得这些颗好头颅,勿怪受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