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四百零八章 张俊奇遇记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7 09:09:24 源网站:棉花糖
  而也就是这时,棣州近海处一座土城。

  张俊望着土城外似长龙般望不到头的运盐车队,仰天一声长叹。今日也不晓得要忙碌到何时,这等苦日子更不知何时方才是头。可他心中再苦,面上从不露分毫。始终表现积极,任劳任怨,此乃是他从一干俘虏中脱颖而出的最大法宝。

  “兄弟们都加把力。赛过501,拉下502,叫咱505也做一次头名,叫老子也出次风头。”但这又何其之难。

  501和502都是积年的战俘,一个个知道规矩,也因常年劳作,人人都身强体壮。而505呢?

  倒不是说一个个都像那瘦条麻杆,但时间短,多是新人,总有那只以为聪明的蠢货。他们偷奸耍滑是小,弄虚作假事大。一旦有事,那鞭子第一个抽到身上的定是身为队头的张俊。

  外头,一辆四轮大板车上能载十包盐,一包盐便是五十斤重。被这些运输队从盐仓运到京东故道的入海口,再装船分运南北。

  张俊也不晓得梁山军的盐场何以出产那般多的盐,且质量甚好,就像他见过的青盐一般。他只知道这‘齐国’治下的百姓是真的有福气了。盐场中也有报纸的,这齐地沿济水一线的盐价都落到十个铜子一斤了。

  其价格之低廉,叫张俊闻所未闻。

  现下齐地盐价最贵的沂州,也不过是十五个铜子一斤。

  如是,张俊倒也不眼红梁山军的妙法,这陆大王虽把他们西军杀得大溃,但看这人所行所为,却也真叫人佩服。

  是。就是眼下战俘内部都有一个声音,这陆谦是假仁假义。

  可张俊就觉得,再假仁假义,人家也是叫百姓真正的得到了好不是?那些‘正人君子’倒是不假仁假义,他们剥起钱粮来能叫天高三尺。

  左右各夹着一盐包,一石重的食盐并没叫张俊觉得沉重。毕竟能在战俘中做头的人,就没一个不能打的。

  你在监管面前得再多的好,自身压不住手下,监管也不会提拔你做队头的。

  五号盐仓里一共有五个苦力队,他们的工作就是每日里将一包包食盐搬进来送出去。

  但盐仓里不可能永远就只他们,据悉,到了秋季,盐仓还会有一波扩张。到时候他便就不是队头而是都头了。

  想起这个张俊都忍不住想笑,他在军中摸爬滚打这般多年月,距离都头还遥不可期。现在做了俘虏倒好,马上就都头了。

  张俊脑子里混乱想着,活儿却半点不慢。夹起两包盐,眨眼就又到了板车前。

  也就在他没注意到的侧后,白日鼠正用赞赏的目光看着张俊,这汉子果然好气力。

  “晁盖哥哥叫俺留意可造之材,这战俘当中果然是有可造之材。”如此气力,如此耐力,他白胜一百个不如。

  “张俊。好名字,俺白胜记下了。再过一刻钟,将他唤来见俺。”

  打跟随晁盖投效了梁山泊后,就时来运转,‘兴旺发达’的白日鼠,现下是棣州埕口盐场的副总管大人,隶属于转运司下属的个盐课提举司。也是堂堂的六品官了。谁能想的到,这昔日安乐村的一闲汉如今也较之正牌大县县令都尤高一等?

  古人云:杀人放火金腰带,那还真有不假。

  副总管都是正六品,那正牌总管便是从五品,甚至是更高的正五品。

  原因便是这埕口盐场足有一千守备军,监管着盐工盐丁三千余人,各处聚集着总数五千余的战俘劳力。后者可是一重担子,但也是因为有了他们,埕口盐场才只用了半年光景,便一举把齐鲁之地的盐场桂冠摘到手中。

  这个盐场从一开始便与众不同。它推行的是晒盐法。

  众所周知,煮海为盐。中国自古以来走的便是煎盐法,至少在此之前。晒盐法乃是绝对的先进技术。

  即使它之效能比之后世的现代化盐场来,就是蚂蚁与大象的区别。但在眼下这个时代,晒盐法比之步骤繁琐的煎盐法来,那就是跨越式的大发展。

  煮海为盐,不是简单的把海水中的水分烧干,便拿的到盐的。在这之前尚有一道程序,就是堆灰淋卤。先民浇在盘铁或盐撇子上的非是那天然海水,而是卤水。欲取卤水,盐民先要在海滩上挖出道道沟渠,涨潮时引进海水,退潮前筑坝拦潮,海渠里蓄满海水。这些海水不能直接拿来煮盐,而是要把它浇在红草烧成的灰上,吸足盐分,再让太阳晒出盐花,再刮出来堆成一堆一堆的。这就就是堆灰。盐民在海滩上用泥垒出无数的盐塔,塔底夯实,留一条水槽,槽的一头通到一只水缸。盐塔上铺上厚厚一层稻草,稻草上再摊平吸足了盐分的灰。最后靠下雨或者人工用淡水浇在灰上,这才是淋卤。

  煎煮制盐的方法操作复杂,需用大量人力准备柴薪和煎卤水,因而成本较高,而且大盘铁日夜仅能煎二百斤,小盘半之,生产效率比较低。

  而晒盐法呢?陆谦提出此法,也是只对了一张嘴的本事。一切都是手下人操办。完美的将晒盐法从陆谦的‘脑洞’变为现实。

  一夫之力,一日亦可得二百斤。因晒盐法无柴薪费之故,且节俭民力,于是那盐价极是低廉。

  煎盐法之盐价高数十钱一斤,而晒盐法之盐价极高则不过钱二文一斤。是以,陆谦以十钱一斤甚至更高价格贩卖食盐,他的心肝绝对是黑的。

  当水师彻底打通了高丽的关卡,这食盐甚至能卖到高丽去。

  “张俊,张俊,且来。”

  一刻钟光景眨眼即逝。盐仓监管高声叫着,刚拿起水瓢的张俊,恐只呆滞了一秒,就反应来,丢下水瓢,跑步前进。

  “哥哥有何差遣?”监管就是他们的顶头上级。恶了这等人,便只是依照条例,也能将你摆弄的生不如死。自然,这梁山军治下把官儿做公的皆都约管的苛刻,大小官吏只不是浑人,便无人敢大刺刺的欺诈索要钱财。

  可也没谁吃了熊心豹胆来招惹他们不是?真那般的刚烈,沙场上不死球,何来监牢里现英雄?

  这监管姓晁,但却不是晁盖族人。此刻拿眼上下打量着张俊,如同是黄土里拔出一宝物,“张俊,你往日里做工细致,人本分老实,吾等都说好人有好报,如此好男儿,今后必有好前程。果然是应验,你端的福厚运深。今日里有贵人来到本处,一眼便看重了你。”

  “你早前是受了困苦,久后必然发迹。据你的武艺品行,这表人物,再得贵人赏识,久后岂能没个好前程。届时可勿要忘了哥哥。”

  “咕嘟”一声,张俊咽了口口水,本来干渴的嗓子眼里满满湿润。“张俊能在一干囚犯中出人头地,皆赖监管照顾。哥哥知晓俺的为人,张俊绝不是忘恩小人。烦劳给个明示。日后俺真有发达之日,定不敢忘今日恩德。”

  监管道:“你只管放心。这是真正的好去处。到了贵人面前,只把实话说来,休得隐瞒。”

  而后张俊便看到了一个穿着石青色直缀的汉子,大刺刺的坐在主椅,见到监管来到,也只是把头一点而已。

  张俊再看这汉子面貌,獐头鼠目,细小干瘦,两片狗油胡,生生无个官样儿。可是这人不仅要有长相,还要有气质。

  还是那一句话,居移气,养移体。长相再是猥琐的人,手掌千军万马,生杀夺予,那气质还能像个老鼠吗?

  “你便是张俊?”先前是远了,看的不亲切。现下白胜打量的仔细,就看这张俊是鼻如大蒜,口似蹦皮。浑身肌肉虬结,肤色黝黑,直看去似若一尊铁塔。

  “小人张俊见过明公。”张俊毫无羞涩的一拜到底。

  白胜却不觉得他这是小人行径,说道:“好,好汉子,某也不瞒你。俺受哥哥所托,要在这战俘之中寻摸几个可造之材,送到俺哥哥帐下效力。你可愿意?”

  张俊还有甚不愿意的?这人身份如此高,还一口一个哥哥,那人身份必然更高。自己能到贵人帐下效力,最少也是亲卫,胜过在盐场百倍。是一口答应下来。

  白胜说了自己的身份,堂堂副总管,难怪能叫监管这般小心侍奉。“俺那哥哥姓晁名盖,人送绰号托塔天王,为人最是仁义。现任济州太守。你是关西人,恐不晓得我哥哥声名。俺只告诉你,好生的效力,日后只要本事出众,自有你的似锦前程。”

  张俊浑身燥热,是好不兴奋。他如何不知道晁盖何许人也。在埕口这般长时日,手下人丁又非都是关西大汉,有的是那见“多识广”的人。那有空闲聊扯淡时候,多要说起梁山泊崛起之路来。这晁盖是谁,张俊知道的一清二楚。

  “小人受明公知遇之恩,脱离了这般苦处,于晁太守麾下岂敢不尽心竭力。便是明公面前,日后但有差遣,张俊定万死不辞!”

  白胜听了哈哈一笑,“晁盖哥哥交友何等之广,麾下包不得已是藏龙卧虎。你只要用心任事,能搏个出人头地,便已经于俺争光,这便是最大的报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