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门外。梁山军上万甲士列阵,铁甲刀枪,寒光耀眼。忽的,那东京城城头上本就有慌乱来的守军,一下更变成了无头苍蝇。

  鲁智深哈哈一笑,对身后诸将说道:“必然是东水门处已得手,叫这城上的撮鸟尽丧了胆。”如此扬起方便铲,振臂高呼:“儿郎们。东京城已破,城中已经大乱,大伙儿一并上前厮杀,将士们效力建功,夺下此地。”

  一呼出而万声应。

  梁山军气势如虹,先登人马抬起简易长梯,就直冲朝阳门去。身后大批的弓手掩护上,箭矢如雨般落在守军的头顶。

  城头,折可求却目光望着内城的东南角仰天长叹,“非俺不愿为朝廷卖力,实乃此战必败。”他还是留取有用之身,待日后重整兵马了,再来为朝廷效力,方才正途。

  当下,折可求引数百府州军沿大道直向内城奔去。那内城东南角处的厮杀,必然有他那侄儿。而他这般一逃,直叫整个朝阳门的军兵丁壮折了心骨,若是顶梁柱石倒塌,士卒们尽数丧胆,去就全一哄而散了。

  大股的梁山军跟着逃兵的屁股后杀进,沿途的街垒不堪一击,内城也如薄纸一般被一捅即破。

  东京之战于拖拉中开场,就又以闪电般的速度落下帷幕。这城中说起来也有两万余兵勇,更有各方编组的无数民壮,却全然没派上用场。

  而后,陆谦方才知道,那刘韐父子竟然在前往城墙御敌的时候遭人伏击,尽数遇难了。

  “这是何人所为?”就他所知,张三的禀报里可没此事。震惊、吃惊、匪夷所思,种种情绪在他心头荡漾。这要不是张三所为,那究竟是何方神圣在暗中助了自己一臂之力?

  “这父子俩死的干脆。亏俺铁牛还想着活捉这鸟官的。”黑旋风对刘韐父子遗体只瞥了一眼。拍着旁边立着的张三肩膀比了个大拇指,“不想,倒是叫你抢了先。”李逵真心赞叹道,这般精细活他可做不来。他黑旋风的风格是,我好便好;不好,我使老大斧头砍他娘!

  过街老鼠闻声却都要哭出来了,这真非是他的手笔啊。张三好容易策反了牛邦喜,立下一大功劳来。却因刘韐父子的死,让印象分在陆谦那里大打折扣。“李大哥何来打趣小弟。这厮父子的死可非俺勾当的。”他倒是这般想过。

  李逵闻声一呆,“不是你的手段?那,那……”

  “那就是哥哥在城中另有布置。”黑旋风翻着眼珠子,只见白不见黑。

  陆谦在用茶水,看着李逵作趣,面上尽是笑容,可猛地听到如此话,却好险没给噎着。“你这黑厮。”说话不经脑子。这般话听在了谍报司耳中,岂不以为陆谦不信任他们了。

  叫陆谦很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李逵乖乖闭上嘴巴,在秦明身侧站定。

  “加亮以为是何人所为?”半响的思索,陆谦眼中的惊诧疑惑慢慢化作了玩味。便是秦明那火爆性子的人,此刻也多少有些明悟。鲁智深这等粗中有细之人,更是化作满脸厌恶。

  吴用捻着胡须,笑道:“大王心中已有成见,恐就是鲁大师、秦将军也猜了个七八。”不是张三做的,也不是陆谦做的,那还能有谁?

  “洒家就是不明,这东京城危在旦夕,那等撮鸟不齐心协力守护城池,却此时射杀刘韐父子,又能得甚鸟好处?”鲁智深说话中鼻孔都大了。刘家父子遇袭之事,既然非张三所为,非陆谦所为,那便好圈定范围了。而深思之,叫鲁智深大起厌恶。

  “哈哈,大师傅乃直爽人,不晓得那些贼鸟官的腌臜心肠。以学生之见,此举就是那守军内部人为之。这原因有三。”

  “第一就是这神臂弓。眼下固是兵荒马乱,可神臂弓为军国利器,市井中偶尔见得一两具倒还好说,如此之多却非官人莫属也。

  第二是刘韐父子之行踪。必要知道的清楚,才能在途径处埋伏下弩手一击毙命。如此岂可是寻常人?

  再有就是如此之目的。刘韐一死,守城兵马群龙无首,必然是个大乱。于我军言自是大大得了便宜。然于他们言,也大大得了便宜。若我所料不差,这遭混乱了,定会有不少官员趁机逃脱出东京城去。”

  }那刘韐可是赵宋之死忠,他若活着,即便是城破之时,也怕是容不得有人临阵脱逃的。

  人心之险恶,便就是如此啊。”此遭事情,彼辈人非是助力陆谦好事,实乃自救也。

  刘韐一死,内城中便多处燃起火来,整个东京城守军大乱。混乱中有不少官员携带家眷逃出了城去,但更多的是从内城涌到了外城来。

  偌大的东京城内外百多里坊,以梁山军之兵力,是无力搜索整个东京的。

  历史上的金兵打破东京城后,不也是一样没有深入城中么。是熟知城内各类情形的赵宋,自己搜刮城内的金银粮食牲畜,送到金人手中的。那些达官显贵逃入百姓之家中,只要行动严密一些,不要是大张旗鼓的跑来,几便是安全了。

  而如果是守军内部‘倾轧’,倒也无怪乎张三从头到尾被瞒在鼓里了。但天下人却不这样看,必然会将此事按到了梁山泊头上,这口锅陆谦是背定了。

  “这倒没甚。某这一路走来,手上沾染的人命多了去了,再添上刘家父子也不当紧。”陆谦对这个不以为意,还宽容的划出一块宅院,以叫刘氏眷属安置。纵然对方眼中尽是刻骨恨意。

  只是……,他却有些担忧此类事于益都重演。制式弓弩于古代任何一朝一代都是民间之禁忌,原因何在?就在于此。这种事情很叫人忌讳不是?

  陆谦也担忧那天头顶上忽的一蓬弩矢飞来,把自己扎成刺猬呀。

  以至于他都忽的生出一念,这谍报司也当分家了来。一对内安保,一对外侦探。这却是大事,陆谦此间事了,要与朱贵等好好商量一番。

  这场中真正郁闷的乃是张三。

  ……

  东京外城东北,一处远离军户驻地的民居中。三十状岁的刘益穿着一身普通短装,大步走来。这人生的高大,足足有六尺长,膀大腰圆,顾盼之间满是煞气。

  身后是数个身材壮实的私兵,他们一样穿着短装,但手中握着的兵器在阳光下闪着冰冷的光。

  “兄长。”

  走进后院,就见不大的庭院里人来人往,但却鸦雀无声。墙角处肃立着几个握着兵刃的私兵,隔壁的院墙里还传来了马的声声长嘶。

  刘豫一身寻常小市民装扮,束手立在正屋门前,眼睛无神的看着天空,耳朵在细细聆听着。

  身后的正屋中,已经被仆人收拾妥当,几把椅子罗列两边。

  看到兄弟来到,刘豫的眼神始闪过一抹亮光。兄弟二人四目相对,一交而过。

  刘豫转身走回屋内,在上首的主座坐定,院内众人一番涌动,连唯一一个身穿劲装的汉子也进到屋内乖乖的对着刘豫见礼。

  这些人里有刘家的仆人,也有王时雍、宋齐愈这两个正经进士出身之辈,这却是‘逃亡’路上撞到的,原来筹谋里可没有他们。还有那个纠纠劲装汉子。此人姓候,单名一个亮字。是内城西北天梁门守将侯明的弟弟。而刘豫就家住紧挨着天梁门的咸宁坊。

  刘家仆人见礼之后纷纷退下。堂中只留刘豫兄弟、王时雍、宋齐愈,还有那侯亮。

  “几位,贼人临城,命悬一线。我等今朝事儿大,一丝一毫皆关系你我身家性命,绝不能有疏忽大意。是以,这家丁武事绝不能有疏忽,刘益!”刘豫稍微拔高了声音,叫着。

  “请大兄吩咐。”刘益忙应声道。

  “我以你提举武事,先将手中家丁尽数托付于你。你日后要严查周边详细,不可疏忽大意,不可莽撞行事,须知道你的一举一动皆关乎诸人之安危。”不知道的还以为刘豫是在调兵遣将,实则眼下这波人就是螺狮壳里做道场。说着刘豫一指那劲装打扮之人:“侯亮,你且随我在此一并安顿来。”

  刘益如何有不听他哥哥的道理,张口就应了下。王时雍、宋齐愈两家家丁只是普通汉子,毫无一点的珍惜,亦张口允诺。只有那侯亮,顿时一股无名火直冲心头,他脸色涨红,怒哼一声,是万没没有想到刘豫一靠口就“削”他兵权。真是岂有此理,那十名弩手可是他哥的心头肉。

  “好你个刘彦游,这般时候来夺爷爷的兵。莫不是失心疯了,做这等白日梦。”亏得他大哥还说这刘相公是好人,如今看,真是瞎了眼睛。

  见汉子如此说话,刘豫并无意外。冷笑,说着:“侯亮,你不服吗?”

  “哼,我大哥只要我配合你,却没有说要我从你,这夺的是我家的兵,我还要服你么?”

  王时雍、宋齐愈两个都被这忽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呆了。前一刻里,彼此还亲密无间,怎的眨眼就要翻脸?

  刘豫眼光无波,笑道:“我与你兄侯明素来较厚,今朝城中事变,你兄长危难之际要你引兵前来护持,本官是不胜感激。但你这厮不听教诲,如此时候还一身绫罗劲装,生怕惹不来目光瞧看。可见性格失之稳重。

  且放纵手下家兵,毫无约束,使之一路上多有调戏婢女妇人之事。若不加管教,恐还要再生出更大事端。我等在这儿亦隐藏不几日光景,便会引来贼兵剿灭,沦为阶下之囚。”

  王时雍、宋齐愈两个本来无措的面容,随着刘豫一番话到来,立刻化为了坚定。他们坚决支持刘彦游,侯亮这等粗鄙武夫,素行事狂妄,断不可容他放肆。

  “刘益。”刘豫厉声一喝,“还不速将他拿下,送入地室。”

  刘益顿时应命,门外的两个孔武有力的家丁也进了来,数人一拥而上,架起侯亮往厅外拖着。后者此时才清醒过来,拼命挣扎着,还要大声叫喊,但刘益哪里会给他机会,早一把堵住他口了。

  如此这厅堂上就只剩下了刘豫和王时雍、宋齐愈。这两人中前者刘豫还有熟悉,为兵部下属甲库令史,后者却实无甚印象。问之才知道,乃太学留守诸官之一。

  两人对于刘豫果断解决了侯亮这一祸害,不仅不以为惧,反而是大加赞好。

  三人坐而论道,褒贬时政,谈论时局,一时间说的投机。那侯亮就仿佛真的无有这个人一般。而至于侯明,那又是谁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