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三百九十九章 招安宋公明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7 09:09:24 源网站:棉花糖
  燕顺情绪很激动。眼前仿佛又看到了宋公明那张满是痛苦的脸。他心中敢打包票,宋江是向着大宋的。

  当日自告发了扬州城外的陈家父子后,燕顺便为扬州宋军效力,凭着告发之功,以及那还算可以的身手,在一连串的战事中崭露头角,于吕益柔麾下也做得指挥使。但他并没有忘记宋江,没有忘记当初宋江决定投降梁山军时候的痛苦模样。

  宋江当日真的是被‘逼上梁山’。真的是被王师中给坑的不能翻身了。

  “公明哥哥的罪过,都是那王师中强加的!他那一片心意,想的都是大宋。”燕顺跪在地上,没有看到淮南东路安抚使兼扬州知府吕益柔双目已经闪起精光。

  他正发愁眼下之局面,不想这燕顺到为他举得了此计。虽然这厮教人可恼,身处官军竟呼喊一逆贼做哥哥,真贼性难改。但若真能招降宋江,要其弃暗投明,则淮南局势一遭逆转也。

  吕益柔忍俊不住,站起身来,来回踱着官步,心思波荡起伏。

  前日里,梁山军虽然停在了高邮,但扬州的局势依旧危险。泰州的陈观一伙,得杨志之助力,声势复起,现下已经夺取了整个通州——南通,尽去江北临海之地。可以说偌大的淮南东路,还能为宋室掌控的就只有扬州与真州【后是六合】。

  而更糟糕的是,长江对岸的摩尼教逆军也声势凶猛,继打破苏州后,又连下常州、润州,兵锋已经逼进金陵也。后者为南国第一名郡,地位可比扬州更重许多。刘梦龙部现今根本无力顾及大江北岸,只江南的战事就让他为之焦头烂额了。

  偏偏朝廷官军虽在淮西连连得胜,可距离彻底荡平王庆却还有些时日。距离大军抽出身来进援淮南江南,更是相隔甚远。

  吕益柔无论是出自公心还是私心,都要坚守扬州,直到朝廷大军荡平王庆后进发江南来。

  他并不以为西军在灭了王庆、田虎二贼后,会直捣齐鲁去。

  这不是他自信非常,也不是他对赵佶的脾性了如指掌,而是他就以为直捣梁山,非明智之举。更深深明白扬州与金陵两座城池的重要性。这两座城池但凡还握在朝廷手中,梁山军与方腊军之间就等若隔了一座大山。

  金陵城的重要性不需要多言,谁都知道这座城池对于南国寓意着什么。龙气之说很无稽可笑,但它在政治影响力上的加分是毋庸置疑的。

  而扬州城呢?乃运河南北交融之节点。只从实际意义出发,宋室将扬州握在手中,对梁山军与方腊军之间造成的负面影响,更甚于金陵。

  ——扬州不得,梁山军与方腊军之间便不能直通运河。

  可也正是如此,吕益柔才会为将来而感到焦虑。他都能想到的事,逆贼如何会看不到?

  吕益柔有心加强扬州之军力,但是钱粮呢?淮南东路不是江南东路,不是两浙路。纵然扬州城很繁荣,对比这场厮杀,就他们这点财富也是捉襟见肘。

  且高俅起兵征讨梁山泊那次,杨温、项元镇一路兵马出自淮南,一路兵马自淮南经过,更不要说金陵水师两番北上了,那本就耗去了淮南东路不少财富,现如今吕益柔手中钱粮实在不充裕。

  “燕顺。”吕益柔下了决心。

  “小人在。”

  “招抚宋公明之事干系重大,其若能够重归朝廷,于今日之局将有大作为也。你且持我命牌亲往濠州去走一趟,如能促成此事,则于国家社稷有大功也。本官必重重嘉奖于你。”吕益柔起身走到一张大大的地舆图前,手掌压在濠州、泗州之地。

  “此事若成,宋江军所盘踞的濠州、泗州等地非但能重归朝廷麾下,淮南西路之压力也能骤然减轻。如此自可接济兵马钱粮于我,扬州则无忧也。且宋江之处临近徐州,其军反戈一击,便能直抵徐州要害……”又是轻轻移动手掌来,整个彭城便被吕益柔的大手给覆盖。

  燕顺从青州流浪至扬州城,早就不是当年无甚见识的土匪山大王了。他听到徐州,就知晓吕益柔所指是何物。那手掌压得并非是徐州治所彭城本身,而是其东北的利国监。

  后者乃江北之地最终的产铁地之一,神宗时有三十六治,冶工达三四千人,规模甚大。随着官退民进,利国监及到政和年初,矿工铁匠怕不要有上万人了。虽然梁山军破徐州后,彼处的人手离散许多,可现下梁山军重新经营彼处铁山,人丁复壮。

  后者手中的战俘可数以万计。这些日子里他们便被梁山军驱使为苦力,修补河堤、修缮道路,恢复莱芜监、利国监。还有那所谓的金银司。

  梁山贼在莱州东北设立了一金银司,发战俘上万人,和本地人数千,发掘金银。

  据说还新引入了风车、水力之物,竖之大高炉,使钢铁出产之丰厚更胜往昔。为梁山逆军远远不断的提供着精铁炼钢。

  宋江反戈一击,纵然不能真的捣毁利国监,不能伤到梁山泊筋骨,也会吓的杨志一跳,叫他提兵回转,则扬州处压力必大减也。如是宋江也立下一大功也。

  “如此功勋尽在他一念之间。”吕益柔目光切重的看着燕顺。后者自然晓得意思,忙低头道:“小人明白,小人明白。必叫公明哥哥为大人解忧。”

  “你去告知宋公明,如他愿意重归朝廷,本官保他一州防御使之职。”吕益柔很高兴,如此给的官职也大方。这一州防御使的职位不可谓不高也。算是小军区boss了。

  吕益柔再道:“今朝廷大军南北征讨捷报频传,不日就能剪除王庆、田虎二贼。届时大军汇合一处,插入江南,则方腊休矣。如此天下只剩下梁山贼寇一伙,还能翻转乾坤不成?”

  “你能不忘旧义,于此刻举荐宋江,宋江所处之位又关系重大,教本官不能不受,此皆天意。宋公明此刻弃暗投明实属上佳之选,最是及时。叫他切莫自误。”

  吕益柔是一个能臣,一番话由远及近,由深到浅,说的让燕顺深深信服,也很是明了。

  这天下终究是大宋的天下。宋江你还不趁着现今的大好时机洗白自己,上得岸来,更待何时?难不成要跟着梁山贼一条道走到黑吗?

  现今,淮南东西两路皆重视于你。

  你现在的位置/地位很重要。重回朝廷的怀抱,与淮南两路来说,便是合则两利的大好事情。可以叫他们度过难关。如此于国有大功也。但你也别自持其重,错过佳机,便时不再来。不要自己耽搁了自己的前程啊。

  至于这段话语中最后的意思,吕益柔表现出自己的强势来。许是惯性而为吧,也可能是他内心中对宋江的深深蔑视。区区一县吏之辈,如何能入他堂堂进士出身的朝廷地方大员之眼?宋江便是要招抚,也只能以他为主。两者的主从地位不可乱。

  锦毛虎则不觉得有甚不对。

  在大宋,文官对武官,官府对草寇,可不就是如此么?

  吕益柔最后的话语是严厉了点,前遭可也把话说的明白,招抚宋江意义重大。宋江投降,那是一举多得的好事情。

  “燕顺做个大,敢在相公面前做保,公明哥哥必是暂居贼处,专待朝廷招安,尽忠竭力报国,非敢贪财好杀,行不仁不义之事。其军南下多日,相公何曾听说过他残杀文武士绅的?今得相公怜此真情,定赤心报国,竭力施功以报。”

  吕益柔听得这话亦是欢喜。

  “如此甚好。朝廷自有法度,岂会慢待忠臣。”

  如此这般吕益柔心头仿佛去掉了一块大石,挥手叫燕顺退下,自己提笔奏疏,上禀洛阳去了。

  锦毛虎也是激情满怀,想到宋江再归朝廷,直若是寻到了组织一样。回返住处后便收拾行装,持着吕益柔命牌与上封告了个假,从军伍里挑拣出十几强健军汉,置买了锦绸美酒,换做行商的装束,满心欢喜的出了扬州城,径投濠州去了。

  如此在陆谦丝毫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一只幺蛾子便生出来了。而那宋公明又作何选择,这且是后话不提。

  只说此时的东京城内,一片人嘶马鸣。梁山军都还未杀到城下,东京留守司便先运作了起来。

  身处某酒楼的张三,此刻正举着千里镜在楼顶打望着这东京城。

  真是大变了个模样,昔日漂亮繁华的东京城如今变得丑陋许多,大街小巷都起了一处处街垒,各里坊早就消失的坊墙被重新垒砌,至少也发掘了沟壑。夜晚时候还组织青壮巡哨,无有令牌者,一律缉捕。

  外城东南,东水门【汴河流入口】处的粮仓皆被刘韐使人搬空。

  各里坊的青壮还要接受操练,由济州城下逃回的那些个府州军来做教官。如今喊杀声震天响亮。这些“丑陋”是为这座文华壮丽的城市增添了一抹百多年中早流失干净的血勇之气色。

  可惜啊,“这刘韐天大本事也无济于事。东京城内的百姓青壮早就被这儿的繁华酥软了骨头,岂能为战?”

  在他的眼中,这东京城内的青壮子弟那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与梁山军比,白云黑土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