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甲山眼前厮杀叫田虎坐蜡,卞祥这几日里详略战局,心中却以有定计。眼看田虎已经晓得厉害,他便也不再藏掖,出身禀道:“朝廷官军实力数倍于我,种师道用兵老练,却失于方正,只管一路攻杀来,始至今依为我军所阻。其如是分路而进,武乡、沁源两路纵然也难短期取胜,却也可教我首尾不能相顾。

  我军若阻挡一路,他只不和我战,而以别军径取虚处建功,我军难保万一。若分军拒之,军分则势弱,必孤掌难鸣。

  臣苦思多日,今得一计。先大张旗鼓,佯作聚兵胡甲山。宋兵见了,定会知道此处短期难破也。那种师道必然会分兵别处,只留山前一路兵马坚守,做出虚势,吸引我军,实则分遣别处攻杀。

  我却也不与他厮杀,一面虚张声势对峙,一面暗地分派精兵,从山野僻静处抄袭到宋军后侧。彼兵马阵列在前,后路必然空虚,我寻隙而进,败其后军,夺其粮草——其军粮草一断,必将军心大乱。

  届时那宋兵前有坚垒,后有奇兵,焉能不败?”这一计策的基础便是田虎军熟悉地理地貌。

  “如此我军得胜一阵,则士气复旺。大王再思东进之计,便万无一失也。”

  这卞祥虽是庄户出身,可寻常庄户如何能出得他这般人物?平常人物若未封王进时候的史进,便也称强了。卞祥却是田虎麾下有数的猛将,一身武艺绝强,河东军中难逢敌手,断不是易于的。

  此刻一番话娓娓道来,甚有见底。比之钮文忠、李天锡之流,胜过十倍。

  田虎听了大喜,然乔道清却开口道:“将军之计甚好。只是我军分出兵马抄袭敌后者必不能众,山涧难越,兵众则乱也。可兵少则势孤……教抄袭之兵又临险地……”却是一个两难。

  卞祥长声一笑,道:“军师所言极是。那穿山越岭径取宋军后路者本不能众既然如此,末将只请三千精兵,亲引士卒厮杀。”

  “大王只需引兵占据险要,大张兵马以惑之,极力拖延,以待我军在敌后动作,便可。”真正的柱石就是卞祥这般的行为。如此计较让田虎闻之大喜。

  当即点了董澄为其副将。

  董澄欣然领命。卞祥遂与之挑选出三千惯于山间行走的军士,往西胡甲山背静处去了。

  而胡甲山战场,今后几日宋军就看到对面贼兵不住有人马开入,西军初时还有疑惑,可待再看到田虎的仪仗卤薄出现在胡甲山上,上下才确定,彼处真有大股贼兵进援。

  种师道眉头高挑,不想到双方的关键之战竟不是在威胜州下,而是在这门户所在的胡甲山。

  召集诸将议事,便就显出了卞祥之能,他还真料到精准。西军果然分兵了。种师道坐镇大营,以刘正彦、苗傅为将引北路军袭武乡,以王禀、张中浮为将,去袭沁源。

  如此真就分出不少兵马,可留在胡甲山前的西军大兵依旧有两万众,打山沟河谷、崇山峻岭中翻爬出来的卞祥军还能不能遂了自己的心意,就是另一回事了。

  彼时时近五月,气候已经炎热来。王德引着一都骑兵慢悠悠的向营寨赶去。胡甲山之战用不上骑兵,北路西军的骑兵大部便都撤去了反而汾州,如此好减轻前线的军需负担。只有下少量骑兵做巡哨之用。

  西北也多山,但西北之山少见这般满眼苍绿者。王德巡哨之中引弓放箭,射杀猎物,傍晚归营后叫人烹食,这日子过的好不惬意。比之往日里在熟羊砦的日子,可谓大大不同。

  炎热的天气叫不少人不觉中已经解开了甲衣,这本是不许的,王德见了也不约束。士兵们见到这位勇猛的都头如此通情达理,那人心当即便更见稳固。便是王德本人也贪图傍晚山野里的清风,将甲衣都给剥下。

  隔着一道土岗,远远就看到营地里升腾的炊烟,一都骑兵更见快活。

  可就是这个时候,一支历经了磨难还不容易从山谷峻岭中爬出,披着黄色战袍,头上包裹着黄色头巾的军队,如同隐藏在阴暗处的毒蛇,也将这块营地视为猎物。

  董澄头顶的烂铜盔早不知道到了何处,绣云霞团花战袍成了一团抹布,斜皮嵌线云跟靴灰扑扑的如同老农的烂靴,就连坐下的卷毛马都摔死在了山涧。灰头土脸,说是将军,倒不如更像山匪。目光森森的看着营垒,就等着卞祥发出号令。

  宋军营垒中军士不多,估计就千把人。此刻全无防备,根本想不到会有一支贼兵穿过了浩荡山岭沟壑,忽然杀到了自己门前。虽然这沿途的艰难磨难叫卞祥知道,自己当初所想太过简单。这好容易挣扎出来,三千精兵也只剩了两千五六,军需更是耗尽,叫他也只能做拼死一搏。

  营地里煮饭的香气叫卞祥都吞了一口吐沫。几日的破爬滚打,后勤辎重丢光耗光,随身携带的干粮也吃了个干净。这一战他们若不一举拿下营盘,缴获宋军的军需辎重为己用,卞祥也甭想着做大局面了,直接领兵向宋军投降才是活命正途。

  “杀——”

  密林中响起一阵号角声,董澄手举泼风大刀,高吼一声,率先引着身后人马向着毫无防备的宋军营垒杀去。

  彼此距离是很近的。

  无从说起防备的宋军即便是战力最强大的西军,受到如此冲击也被打懵了。

  待到王德察觉到不对,带着身后骑兵赶到时候,田虎军已经冲进了营垒。而被打的措手不及的西军阵仗都无法罗列,只能各自为战。

  “都头,可急急杀出增援。”那副都头看到营垒已经摇摇欲坠,急忙道。

  王德却道一声:“且慢!”教士卒皆披挂甲衣,再让二十骑拖拽树枝,只在土岗后列队,却不冲出。又过片刻,就看到大部贼军都已经涌入寨门,营垒中已经点燃起火光。此乃西军惯例,战势不利,先烧辎重。

  王德这才将手中钢叉一挥:“正是此时!”叫号手吹响号角,旗手竖起旗帜,帅军转过山丘,呐喊杀出。此时田虎军大半已冲入营寨之中,忽见官军的号角声起,不由的惶惑。又见宋军竟有大股的骑兵杀到,顿时混乱。

  卞祥大怒,环视王德部却也心惊,黄尘弥漫,他也看不清楚有多少人马来袭。如此他部却也到了背水一战之境地,高呼道:“儿郎们休得惊惶,随我迎敌!”率领一部军士,转向相迎,怎奈大半人马已入了营寨,余下的也无队列,片刻之间,早被王德杀穿。

  麾下部将樊玉明大声喝呼,拍马来战王德,背后百十个亲信喽罗一拥而进,方才把阵势稳住。卞祥不知道敌情多寡,见到时机只把长枪硬弩,当住正面,以便调集精锐从营垒中脱出身来。

  王德一叉刺中樊玉明咽喉,翻身落马。抬起头再看之,脸色大变。贼军如果站稳脚跟,他可绝不是敌手。当下亲引数骑突入。举叉跃马,势如天神。当先杀入对阵,铁叉飞舞,连挑杀田虎军十数人。背后骑兵一拥而进,卞祥刚刚有所好转的秩序,再度被打烂。

  部将傅祥见了大怒,一顿大餐眼看吃到一半,却来了个搅屎棍。还折了樊玉明。当下挥起大杆刀就向王德杀来。可王德马快,刹那到了眼前,抬手只一叉,正透心窝,翻身落马。宋军百骑一拥而上,早踏成肉泥。

  田虎军乃步兵,厮杀中无个阵列,多日的山间跋涉,早就疲乏,现下一战乃是鼓起精神一搏。

  王德虽只百骑,一击之下,如钢刀切豆腐,顺势而入,倒也容易。

  然而他万万不该引着人马撞入了大营,后者本就乱成一锅粥,如今再增添了他们,更是离乱。虽然一时间杀得田虎军狼奔豕突,但他们也把自己陷入了困境。

  营内太乱,人太多,且多处燃着烈火,冒着浓烟,大大的不利于骑兵驰骋。

  当王德发现自己越走越慢时候,才猛的惊醒,但已经陷入泥潭,难以脱身。如此活该教卞祥建功扬名。

  谁叫王德部着实人少。之前是不显,现在一切不都显露了么。

  卞祥早在宋军中抢下一匹战马,看到那为首的宋将武艺精神,一柄铁叉上下翻飞,挑杀了一个个晋军汉子,更教自己连折了两员副将,大喊一声,举起开山大斧就向王德杀来。

  二人一是当世夜叉,一是熊罴虎将,混铁钢叉与开山大斧碰撞,剧烈的交鸣声都能震破耳膜。马匹翻转,斧叉交替,六七个回合过去。王德与卞祥脸色都难堪了。

  一个是想不到贼军中还有这般厉害人物,另一个也没料到宋将竟这般了得。

  王德乃宋骑之锋锐,他被人缠住,宋军骑兵的冲击力大减。待到那营垒里的中军帐处都升腾起滚滚焰火,王德叹息声,拨开对面的大斧,拖叉就往外逃。那些西军眼看有骑兵来救,一个个精神大振来,那便是混战,死的还是晋军居多。但后来发现所谓援军乃是虚妄的,士气一泄,一个个只想逃命。

  晋军与先前鼓起士气的西军一阵厮杀,心中也有了惧意,不敢逼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