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中,洛阳牡丹开的正是绚丽。

  和风拂面,姚黄魏紫次第盛开,繁花若锦,香气溢满洛城。绿草茵茵斜阳垂柳,更加洛水氤氲盈盈波光粼粼,不觉胜似人间桃源了。

  赵佶半年光景来都显得清峻阴郁的脸孔上也露出了难得看见的喜色。近侍太监和宫女们看见了都觉得心中欢喜,至少这般可避兔皇帝对他们动辄雷霆大怒了。而至于因由,他们也都心中明白。无怪乎是朝局行事喜人。

  赵佶今天确是高兴。首先是童贯有报,却是闽地的钱粮已经抵到了沧州。如此赵佶心头就直轻快上三分。童贯再奏那护船有功的平海军指挥使呼延庆,想留之为己用,以沧州为基,筹备水师,以防梁山贼寇水师的海路袭扰。被赵佶一口应允,大笔一挥,拔呼延庆沧州水师统制官。可说叫后者连升三级。

  其次,川蜀之钱粮亦经汉中、陈仓输入关中,朝廷财政上的负担骤然一减。虽然这些钱粮比起往年财富税额要远逊,可也能解燃眉之急啊。

  而也亏得东京几次征伐梁山损兵折将,让偌大京畿都成了空白,这般多兵马折损亦给赵宋朝廷节省了钱财。当然,所谓抚恤就且放在一边了。

  最后就是西军征讨南北反贼的阵仗,进展顺利,不管是田虎还是王庆,在西军面前尽是折戟。

  他已经接到谭稹的一封飞奏,直言河东之事成功在即。种师道用兵老道,西军兵锋劲锐,半月光景便克服晋州、汾州两地州府,田虎贼军已经全面退入了威胜州。那绛州与太原的交通再无阻碍,叫赵佶龙颜大悦。

  谭稹再言,北路平叛西军一路连捷,损失轻微,将士暄腾,士气鼎沸,不日定可将田逆全员歼灭。

  如此赵佶心胸大畅。着谭稹于原官上加升枢密副都承旨。以他为河东安抚使,统领御营军马五千,前往西军军前督战;并赏赐银两,犒劳将佐军卒。这田虎虽非陆贼,也是四大寇中最后之人,然能灭之,于此刻的赵佶,于此时的宋室,都如久旱之甘霖,救苦之良药也。

  “来人,宣朕旨意,朝堂四品以上官员,赐筵归仁园。”后者以归仁坊而得名,广轮皆里余,北有牡丹、芍药千株,中有竹百亩,南有桃李弥望。一园尽一坊之地,可不简单。

  事实上他的第一代主人乃是前唐牛僧孺,就是那个搅起大名鼎鼎的牛李党争的主角之一。

  洛阳城内120坊,这个归仁园就能独占一坊,牛僧孺真很牛。随着赵宋立国,洛阳作为宋室政治版图上的一块重要拼图,焕发出了新的生机。大批元老重臣在此养老,一处处的唐代废园都重新变幻了颜色,恢复起了往日的光鲜。

  比如:富郑公园、环溪、湖园、苗帅园,赵韩王园、大字寺院等,也比如归仁园。

  李清照的老爹就成以一篇《洛阳名园记》闻名天下。“人间佳节惟寒食,天下名园重洛阳。”洛阳城中名园相望,茂林蔽天,繁花覆地,曲径通幽。确实是享清福的妙处,可就像李格非所言:放乎一己之私以自为,而忘天下之治忽,欲退享此乐,得乎?唐之末路是已。

  只不过现如今的洛阳城内早就不闻李格非之言语,谁叫他出了个好女婿?且那章丘李氏还多有人在伪齐任职,恨煞朝廷也。

  再说田豹、田彪等连吃败仗,同卞祥、钮文忠等统领败残军卒,急急如丧家之狗,忙忙似漏网之鱼,由晋州、汾州退到威胜见田虎,哭诉那丧师失地之事。而气儿还未喘一口,就又有急报被胡甲山守将董澄送到。

  这董澄乃钮文忠的麾下大将,身长六尺,膂力过人,使一口三十斤重泼风刀。

  而胡甲山更乃威胜州西路之门户,本来此处为钮文忠亲自镇守,前遭他引兵去合田彪,来抗西军的征剿,如此那儿就由董澄镇守了。

  威胜州地块不大,北有武乡,南有沁源,西南绵上县最不打紧,其前方有霍山、介山横列,只有西北方向有一抹出口,稍后便是这胡甲山。

  所谓的胡甲山,并不仅仅是山名,更是关隘之名。《水经·汾水注》:“侯甲水注之,水发源祁县胡甲山,有长坂,谓之胡甲岭,即刘歆《遂初赋》所谓越侯甲而长驱者也。侯甲为地名,就是胡甲,也可以说是上党四关之一的石陉关。

  此地崇山环绕,易守难攻,却是非一马平川之阔野来的便利。

  流星报马,羽书雪片也似报来。因为西军攻势甚紧,如今已经直奔胡甲山来,董澄据关而守,却依旧被西军的石砲、箭弩打的抬不起头来。

  田虎闻报震惊,这局面败得忒快,叫人手足无措。手下文武官员们计议,战降不定,更有欲北上降辽之人。伴随着西军得势,早前被逼投降田虎的一些人,那便有了新的想法。

  田虎闻言大怒,叱退群官,只留一干心腹来商议。

  右丞相卞祥启奏道:“西军确实厉害,然我军也非易于的。这威胜州万山环列,粮草足可一年用,城中且还有三万兵;北有武乡,南有沁源二县,亦有上万人;后有隆德府,壶关在我,城池坚固,西军能乃我何?粮草充足,尚可战守。”

  显然这卞祥还不知道田虎心中的打算。事实上,便是田彪、田豹、钮文忠等也是不知晓,他们只能通过田虎的命令,感觉出后者似要死守威胜州。也就是始终呆在威胜州的范权心中有谱。前遭他见晋军屡败,宋兵势大,心中已然胆怯,欲为自己寻一后路。如今被田虎告知了事情详情,那心思便又有了新的翻转。虽深恨此功劳为何不是自己所谋,但也要捏着鼻子在田虎面前奉承一句国舅爷好本事。

  此刻见到田虎甚是得意在一干心腹面前道出日后打算,看着田家兄弟、钮文忠、卞祥、李天锡等一个个面上欢喜,也依旧要强忍妒忌,出口说道:“好叫大王明见。邬国舅言语自然大妙,只惜我军中好汉尽出河东,于河北人地两疏,且与西军厮杀一战不胜,若被西军恶犬追兔般赶去河北,大王声威……,日后将有大不美。”

  鸡蛋里挑骨头,是人人都会。范权的本事就是把这种行径说的正儿八经的像一回事。

  田虎连连点头,“国丈所言甚是。老子若被西军赶得如丧家之犬般逃去河北,凭的叫北地的好汉信服。叵耐要做场厮杀,叫天下人都晓得河东好汉英勇。杀得他人亡马倒,梦里也怕。如此才有些气度。免得叫天下人都看得俺们如草芥。”

  一干草莽汉子尽是粗鲁之辈,闻到田虎话语里说的英武,齐声喝了彩来。当即人人效力。

  田虎见手下心腹们士气复震,都一心一意,愿随自己做上一场,也自高兴。夸口道:“这威胜州有千座万座山头,非是我等本处人,何以能知晓地利?待我们赚上西军一赚,正扬威名。”

  “那稍后时日河北地方也能安好布置。”邬梨派人送回了两道消息,其一范权是知晓的,可其二他就不知道了。现在听到邬梨在梁山泊那儿不仅搞到了河北两路的禁军布防图,更得出了如此一妙法来,那心肝都要被妒忌给湮没了。

  可也只能随着田虎一干心腹向之道贺,恭贺田虎吉运高隆,遇难成祥。如今大难不死,今后必有后福。

  次日,田虎以太尉房学度留守威胜州,亲自引田豹、田彪、卞祥、李天锡、钮文忠、乔道清、马灵等重将,副将数十员,大兵三万,前往胡甲山迎敌。

  董澄还不容易盼来援兵,还是田虎亲自率领,心中不知道有多么感激。见到田虎嚎啕大哭。

  那李天锡名为田虎麾下兵部尚书,实则大字不识一箩筐,乃是与钮文忠一般的绿林中人。只是投效田虎时晚了一截,休说太尉没份,就是枢密使也没有摸到。早就存着上阵前显名的盘算,看到董澄一脸哭啼,纵然因为田彪、田豹败讯连连,知晓西军厮杀不同绿林火并,未亲眼所见,终是轻视三分,如今甚是不屑。

  当即就开口说道:“启奏大王,末将愿请支兵马,前去一会西军。”

  田虎对董澄这般哭泣也是有不满,男儿好汉流血不流泪,岂能做这般女儿姿态?当下应允李天锡所请,于他五千兵马,以马灵为辅,点军将十员,前往西军处叫阵。而他还将于李天锡观阵。

  董澄双目视李天锡如同痴儿,力劝田虎不可,叫田虎好生不快,喝斥退下。“恁地话多。说这般丧气鸟话,乱老子军心,灭自家威风。”

  如此大军由山后进入胡甲山营垒,到了山前,远远就听到石砲轰击及士卒凄惨叫喊的声音。

  一干人抵到前山关隘,李天锡脸色猛然大变,稍后的田虎也张大嘴巴。就见西军阵前大盾密布如城郭,刀枪铁斧齐排,长矛大戟成行。如铜墙铁壁一般。

  而阵前列炮三十座;鼓声一响,众炮齐发。无数斗大的石块遮天蔽日,挟着巨大动能和势能,呼呼风响,声威赫然。

  每块石块砸到前山关口那用石块垒砌的城墙上,都可以明显感到震动,寨内楼橹中炮,立即倒塌,四处泥土飞扬,木屑飞溅,人不幸被砸中,直接成为肉酱!

  那里有什么斗将搦战!

  如此石块飞舞,李天锡便是大门都不敢出去,也无法出去。僵立了半响,回身时面容上已满是羞愧,跪地向田虎请罪。

  田虎也是坐蜡。这等阵仗,他便是将武乡、沁源的兵马都拉过来,也无济于事啊。

  “诸卿,眼下局面何该如何应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