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应天守军先经过杜充之败,后又闹出了主官潜逃,满城人心惶惶。此刻陆谦率军前来,守军如何能挡?将官中除薛广、张琼还有两份战意,其余之辈都两股战战,只欲先走。如此一战结果就不问可知。

  高大的城墙仿佛是纸糊般,那东门的守城将官见到梁山军的旗号后,径直打马逃向西去,教本就士气不高的守军战意直接清零。

  等到统制官薛广引一支人马赶到时候,梁山军已经登上了城头。而高声呼战的薛广,得来的也只是力战而亡。他这一死,可谓是宏伟殿堂折断了最后一根梁柱,守城军士与青壮再也无有战意,分头奔窜,自相践踏。再不能给陆谦造成一丝阻挠。

  败兵溃兵反而更叫城中百姓受害,不多时,应天城内就多出有火势升起。陆谦急命人救火。

  应天城池广大,趁着梁山军重在抢夺城池,张琼引着数百兵勇向北逃出城来。靠着地形熟悉,出了城门就选择小路逃走,如此到让他们活下了一条命来。那几百名残兵,见出了城,各自逃生,张琼只带十几亲信人马,向西北角东京方向奔走。

  一阵狂奔,约莫有十余里路,在马背上回头看那雄州城时,但见乌烟腾腾,犹如许多条黑色的毒龙在天空里飞舞。他却知道这是薛广部下的后手,一旦不及,便点燃粮草储蓄。

  张琼在马背上叹了一口气道:“应天一失,兴仁府必不保,京畿将有大难也。如此俺那老家陈州这番却也是完也!”正说着,后面一骑马,飞奔将来,马上一人大声叫道:“张将军慢走。”

  张琼等马行近来看时,却南京国子博士赵不试。此人乃太宗第六世孙,早年就读太学。虚心求学,私考公考皆为优等,年二十入太学上舍为上等舍生,是时,赵不试与李若水、邓肃号为太学三义,与陈东等是为同窗好友。去岁被官家赐上舍生及第,释褐授官,为承事郎、国子博士。【王安石变法,将太学分为外舍、内舍、上舍三等,外舍2000人,内舍300人,上舍100人。】不想他竟然也逃了出来。

  “将军欲望何处,且提携下官一程。”赵不试忍着痛叫道。无奈何,他身边一个人也不见了,也不知道方向,不紧抓着张琼,恐他都难活命。

  乱军中他不止与亲随走上,腿上也被乱兵搠了一枪,此刻血渍模糊,将裹腿浸透了。

  张琼见了忙叫亲随下马来,搀扶赵不试下马,于他将伤口给包扎上。“小将是个武人,只懂得厮杀。当投奔东京去于刘相公麾下效力。且应天府失了城池,非战之罪,汪伯彦方是首恶。小将亦欲向刘相公禀明细情,不叫那狗贼得巧。”

  这般话说的赵不试大喜,“我亦往东京。万望将军收容。”

  两人说定,只忘了身后偌大的应天城中,依旧哭喊声一片。这座有着数十万居民的城市,便是因为河运断绝,而离去了一些,剩余的人口依旧能让它位列天下名郡之列。如今却仿佛是一片末路。

  陆谦站在城头,目光俯视着偌大的应天。心中翻腾着一句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天下兴亡百姓苦。只要有打仗有厮杀,这最倒霉的永远是百姓。

  眼前的这一幕何尝不是日后河北之事的预演呢?

  那河东的情报几乎与朝鲜林冲送来的情报同时递到了他手里。没有丝毫犹豫,林冲之请被陆谦断然拒绝。他现在没工夫花费更多的时间在高丽身上,田虎那厮败得有些过快了。西军这才北上几天时间,竟然就扫荡晋州、汾州,杀入威胜州了。

  如此局面叫陆谦有种预感,田虎已经在为跑路做准备了。而至于南阳的战局,小种也一样打的漂亮,王庆军在西军面前节节败退。很明显它不是对手。

  那正史上的方腊义军在西军面前支撑了四个月,但王庆、田虎他们,与君硬打硬拼,恐怕两个月都撑不住啊。

  陆谦本以为今年齐鲁能有一个安稳日子,可现在看,却是不一定。

  所以,现在他迫切需要一个“大牢笼”,将手中数以万计的战俘全都扔过去。如此也好让他腾出一些兵力来。如此哪里还会让林冲部长久逗留高丽?

  当然,林冲叫人一同送来的那块辽国赐高丽金印,就没必要再送还回去了。非如此,陆谦还要着金大坚迅速制出一枚镀金银印来。上面就用汉字刻着:高丽国王之印。

  这是高丽国与梁山军建立宗藩关系的例证。至少在未来十几个年头里,陆谦的重点是在大陆,这吞并朝鲜,也必须等到他席卷中原,北定东北之后,如此才能彻底的经营高丽。

  而金印与镀金银印的区别就是亲儿子与干儿子的差别。他记得明朝赐朝鲜金印,为龟纽【仅次龙纽】,方三寸,文曰:“朝鲜国王之印”;赐安南镀金银印,驼纽,方三寸,文曰:“安南国王之印”:赐占城镀金银印,驼纽,方三寸,文曰:“占城国王之印”。

  这就是一个现成的体系,陆谦随手抄了来。

  林冲、花荣言下的高丽,事实上已与他记忆中的朝鲜王朝不谋而合。都是一般的废柴,都是一般的不堪。

  高丽人在他的眼中,已经被打上了一个大大的标签——孱弱。

  应天城中整整乱了一日夜,次日待天色大亮,始见消停。陆谦叫人清点战果,收到降兵数千,战马数百匹,军械旌旗无数,并有城内粮仓钱库,丝绢数十万匹,虽有损耗,但主体尽存。

  城中不少牌坊街口处都挂着面目狰狞的首级,乃是趁火打劫者的下场,彼辈人被捉,杀无赦;又有一处处粥场药场,施粥救人,同时收拢难民。

  如此应天城人心复定。

  毕竟梁山军清算的富贵之家,终究是只是少数人。且这些人中不少也已经早逃亡他处了。城池内绝大部分人家都是平民百姓。

  陆谦前往城中的宫殿走了一圈,那赵大、赵二等的御容绘像早被宋室卷走,空荡荡的宫廷之中便是一些珍贵之物都少有。反倒是宫女太监收拢了二三百人。

  李逵随在陆谦身侧,伸长脑袋打量着眼前的宫殿。

  陆谦笑道:“兄弟是看好了谁?休做害臊,直言说来。哥哥做媒,今晚儿,保叫你入那洞房花烛。”

  眼前跪着的一群宫女中,还真有几个姿色艳丽的。李逵当下牛眼一翻,“谁鸟奈烦这个!俺不要婆娘。哥哥休得拿铁牛打趣。”

  他半响,摸着脑袋才道:“哥哥你看,这都是赵官家的宅院,这地儿怎的就与北京大名府的宫殿,不一般样儿?”

  浓重的乡土气息叫陆谦等人都哈哈大笑,霹雳火就说道:“你这厮恁么粗卤,大王面前,全不识些体面!”

  黑旋风眼珠一瞪,“俺怎地是粗卤?”

  秦明一点宫殿说:“这是何物?皇宫大内也。大王面前你便道一声‘宫殿’便好,反倒直言宅院。凤凰变作了山鸡,这不是粗卤,却是甚么?”

  李逵不以为然,“鸟的宫殿,还不是住处。哥哥面前讲甚的虚套,俺铁牛就是个粗人。”

  陆谦借口笑道:“这话说的在理。我等兄弟当年聚义水泊,何曾想过眼下?众兄弟意气相投,拼着性命只是为了在那污黑世道里活个清白。你我虽是异姓,却比那同胞骨血更亲。是大伙儿胼手砥足,披荆斩棘,我陆谦才能坐上今日的一方诸侯之位。现下我们是君臣,可更是兄弟。”

  “就如铁牛这般。唤我一声哥哥,实听着比那大王更是顺耳。”

  “你个霹雳火却说错了话。午间摆酒席,当罚你三盏。”

  秦明脸上何尝有半点受罚的难堪,笑道:“秦明认罚,认罚。”

  李逵还抱怨:“区区三盏算甚,漱个口。哥哥当罚他三坛才是。”这黑厮脑子懵懂,正就是一混沌。

  “宋室置四京于天下,可不是真要做四个都城。”

  “东京城且不去提,来日待我梁山大军马踏东京,兄弟们都到那紫宸殿上观风景。当别有一分风味也。”那里是赵宋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是宋室真正的大脑所在。

  “而北京大名府乃军事重地,彼此宫殿贵在一个厚重。”

  “南京应天府是赵家原庙之所系,更是一人文荟萃之所在。”堂堂应天书院,千载留名,那儿就是赵宋的南京国子监,地位堪比太学也。也就是上文赵不试当官的所在。此处的皇宫殿堂自然就显得雅致。

  毕竟这南北二京的宫苑都只是个样子货,赵宋百年中也少有皇帝真的莅临。而至于西京洛阳,这却是一历史遗留问题。

  自东周始,洛阳为十三朝故都。在中国漫长的历史里,洛阳都可作为全国城市之首来看待。

  较远一些的两汉不提,只说隋、唐两代,长安与洛阳是西、东两都,城市人口与经济发展水平不相上下。可谓站在同一个制高点上,是当时全国两个最重要的城市。唐末战乱之后,长安、洛阳均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昔日的辉煌已一去不复返了,其中以长安为甚。然五代伊始,朱温建立梁朝,把国都选择在汴州开封。但他在以开封为东都的同时,又以洛阳为西都,并长期驻跸于此,使得洛阳仍保持着首都的地位。且几十年的历代经营,洛阳繁华已复,已非长安可比。如是北宋一代,就把这个陪都的地位摆在北京(河北大名)之上,继续加以扶持。彼处的皇宫殿堂陆谦多少还有一点印象,只可用一个词汇形容:汉唐风韵。

  “大王今日取了应天城,何不速将临近县城都席卷了?”午宴后,陆谦浑身酒意的回到后衙,赵宋的那些宫殿他是不会去占。随军的一丈青好奇的问道。

  她可知道陆谦本有如此打算的啊。

  后者笑着摆手,“此一时彼一时也。我军当速去兴仁府为上。”倒在床榻上,陆谦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儿,仿佛看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巴掌抽到了赵佶君臣的脸上。

  梁山军对彼处宗庙秋毫无犯,而后大军离城,应天府少了约束,乱民哄抢宫室殿堂。那内中的花草树木,大小器具,甚至是门窗瓦片房梁,对百姓来说都有大用。最终乱糟糟里一场大火烧了个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智多星啊智多星,一肚子的鬼主意。但是,不错,不错!

  酣睡中陆谦赞到了吴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