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水浒的时候,陆谦最懵逼的就是梁山的地形。那八百里水泊,即便只是水泊周长,怎么就能设下东西南北四山酒店呢?

  而且凌振的‘砲’都能打到梁山小寨中去?

  那时候他也没条件细细的查阅资料,也没那个心思,不是所有人都针脚必究的。他就查了一下北宋京东路的地图,那是好大一片水泊,梁山就在水泊的最北端。

  但今遭来到了如今时空,与柴进、刘唐都说起过这梁山,二人只知道水泊八百里,具体的细节也是懵懂不知。现在却是有个真真的梁山好汉来讲述了。

  “好叫虞侯知晓,这梁山本名良山,以梁孝王游猎于此而名。本系大野泽的一部,五代时泽面北移,环梁山皆成巨浸,始称梁山泊。”

  朱贵一边于陆谦说着,一边还手指沾酒,随手在桌面上划下一幅图。梁山的的确确是在大野彼的最北端。

  “梁山泊在梁山之南,大野彼东北畔。此地地势低洼,二百年间黄河、汶水、济水多次泛滥溃堤,大水悉潴汇于此。兼之汶水西南流,与济水于梁山东北汇合,新水不绝,水泊自成规模。现今南北三百里,东西一百馀地,济郓数州皆赖其蒲鱼之利。”

  此图甚是简单,但却能叫人一眼明了。陆谦对朱贵此举感到惊讶,“不想兄长胸中还怀有这等乾坤?”这真的是一改他脑子里梁山好汉的印象啊。

  朱贵大笑,“什么胸怀乾坤,不过是耳熟能详罢了。”

  “咱们这位大头领,上了山也改不了书生脾气,小人是耳朵里听多了,这些年来又来回走过,自然记在心里。”

  “小人还听王头领说过,相传当年王荆公主政天下时,新党人好钱言利。于是有小人谄媚曰:可决梁山泊八百里水以为田,其利大矣。”荆公听之大喜,继而问:“此策大善,然决水何地可容?当时在坐的某官员答道:自在其旁别凿八百里水泊,则可容矣。荆公大笑而止。”

  “咱这梁山,山不在高,势不在险,只赖水泊成事。只需要事先知道消息,山上几百喽啰严阵以待,就是那几千军也休想胜的我等去。今后山寨里又有了虞侯和刘唐兄弟,更是如虎添翼,小人在这里敬二位英雄。”

  陆谦忙举酒盏,“兄长说的。这世道既无有我等的容身之地,那就索性反他姓赵的,聚众梁山泊,逍遥快活。便是有朝一日山寨倾覆了,也是死则死尔,无所憾也。胜过于那污浊世间上苟苟且且,混混沌沌的过这一辈子。刀斧加身亦不枉这幅男儿身躯,来这世上走此一遭。”

  “朱贵兄弟,刘唐兄弟,同饮。”

  “同饮。”刘唐、朱贵听得这番话,直觉的浑身血脉喷张,内心里一股高亢激昂的豪迈,叫两人自骨血里生出一股英雄豪迈来,看着陆谦的眼神都闪闪放光。

  刘唐昂头满饮了一盏,还不过瘾,抓起酒缸就咕嘟咕嘟的灌下了一通,淋淋漓漓的酒水顺着衣襟胸膛向下滴撒。那一张脸都要变成了红灯笼,鬓边的朱砂记真的比鲜血都要红艳。

  “再来一坛酒。”朱贵也豪情大发,一张黄面都变成了通红。直觉得陆谦这番话说进了他的心底里了,不同那王伦只给人窝心,大感痛快。

  便是那拿酒上来的店里喽啰,都向陆谦行礼,“虞侯说的真真是好,直诉小人心话。”

  陆谦哈哈大笑,还与这喽啰同饮了一盏,惹的其他喽啰瞧他都是羡慕。

  陆谦、刘唐、朱贵这一通饮酒就直接喝道太阳偏西,朱贵这才起身,取出一张鹊画弓,搭上那一枝响箭,觑着对港败芦折苇里面射将去。

  陆谦当然知道这是在作甚,但还是问道:“此是何意?”

  朱贵道:“此是山寨里的号箭。少顷便有船来。”没多时,只见对过芦苇泊里,三五个小喽罗摇着一支快船过来,径到水亭下。

  却是那警讯解除了后,这些人又回芦苇荡去了。

  朱贵当时引了陆谦、刘唐和已经下来的潘金莲,取了刀仗行李上船。

  小喽罗把船摇开,望泊子里去,奔金沙滩来。距离真的不是很远,但以陆谦的记忆力,这一路上蒲苇群甚多,河涧汊道繁多,愣是记不起来的路了。直到小船出了芦苇荡,眼前才是一阔。

  “虞侯,刚刚那芦苇荡就是我梁山的第一道关卡,不知道来路的,除非是一举铲平了芦苇荡,否则休想打我梁山的主意。”朱贵十分有兴致的给陆谦指点周边,陆谦也看的缜细。

  一望无际的的水泊真真不是上辈子他老家所谓的万亩城湖可比的,虽然在北方平原内陆,一个小城能有如此水域,已经难能可贵,但哪能比的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水泊呢。

  眼前的一幕只让人心胸开阔,陆谦更是想起了一首诗:“巨泽渺无际,斋船度日撑。渔人骇铙吹,水鸟背旗旌。蒲密遮如港,山遥势似彭……”诗中画卷令人无限向往,却正是现如今的梁山泊的写照。

  不像后世的‘梁山泊’,没去过的陆谦只看照片就觉得失去了水韵,山势低缓,烟波不存,让人平添“不到梁山非好汉,到了梁山更遗憾”的慨叹。

  到得岸边,朱贵同陆谦三人上了岸。“虞侯这边走——”

  小喽罗们背了包裹,拿了刀仗,抬起箱子,随同上山寨来。

  另有几个小喽罗自把船摇到小港里去了。

  陆谦看岸上时,两边都是合抱的大树,半山里一座断金亭子。

  再转将过来,见一座大关。虽然都是土石垒砌,圆木加固,但关前摆着枪刀剑戟,弓弩戈矛,四边都是擂木滚石,让人看了就是一震。

  小喽罗先去报知。

  几人进得关来,两边夹道旁摆着队伍旗号,陆谦感觉得到身边潘金莲的惧怕,回过头去说道:“休怕,此间有我。”

  又过了两座关隘,方才到寨门口。陆谦昂头看见四面高山,三关雄壮,团团围定;中间里镜面也似一片平地,可方三五百丈;靠着山口才是正门;两边都是耳房。

  真真不是那逛影视城的感觉。这里是真营寨,纵然小喽啰们都欠调教,可一个个跨刀持枪的,也自有一股影视城内所感觉不到的杀气。

  潘金莲停在聚义厅外,朱贵引着陆谦、刘唐来到聚义厅上,中间交椅上坐着一个好汉,正是白衣秀士王伦;左边交椅上坐着摸着天杜迁;右边交椅坐着云里金刚宋万。

  朱贵、陆谦、刘唐向前声喏了。

  陆谦立在朱贵右侧边,刘唐再在他右侧。

  朱贵便道:“大头领,这位是东京殿帅府虞侯,姓陆,名谦。因那高衙内欲yin欺义兄林教头的娘子,一刀杀了那厮,亡命逃出东京。又在黄河渡口刀劈木笼,救了赤发鬼刘唐兄弟,杀了不少公差兵丁,隐身在柴大官人家。大官人好生相敬,因此特写书来,举荐入伙。”陆谦怀中取那柴进的亲笔书信递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