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楚州(淮安)即被拿下,高邮也就水到渠成。几乎是兵不血刃。彼处的州官儿未战先逃,实乃被楚州林家父子的鲜血给吓得了。

  林攄父子被活捉后,坚决不降,那林攄都舍得叫儿子领头缒城去烧壕桥,对赵氏的忠诚就可见一番。父子俩倒也没被杨志斩杀当场。然后就有人偏偏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人了。

  杨志被林通一声声骂做“玷污了祖宗英名的猢狲逆子”,戳到了青面兽的痛处,被杨志当场喝令乱棍打死。林攄被军士执着眼睁睁看着儿子惨死,自然破口大骂,被余怒未消的杨志下令斩首。

  父子俩的惨死传到高邮,叫那本就胆怯的知州,连夜窜逃了去。但逃了知州,还有推官,依旧聚众顽抗。只是高邮士气已丧,实不堪一击,被梁山军轻易打破。那推官见势不妙,投河自尽也。

  随后杨志兵叩扬州城,倒是没有真的厮杀,只是与陈观父子建立了直接联系。彼时赵立已经在乡,万没想到自己还有这般好处,收到武略院发来的文函时,他已经回到了徐州。他们营在历经了楚州与高邮两战后,被调出了战斗序列,返回老家徐州了。

  取而代之的是徐州守备军的第二营。这以战练兵是陆谦对地方守备军的首个态度。不仅征伐高丽时候要贯彻,眼下的淮南之战,也要贯彻。

  赵立在楚州擒下了林摅父子,在高邮之战也表现不俗,这厮有着一手好箭法。积功升任徐州守备军第一营副指挥使。

  这到家才没两天,谁知道就喜从天降。

  武略院啊,谁不知道。那报纸上都不知道宣传多少回了。与国子监并立,并称文武栋梁之地。赵立这种寻常农家子弟能被其选中,真的是烧高香了。

  便是他娘子脸上都笑的灿烂,这也是分离,而且比之前征伐楚州时候的分离更长。可这分离代表的是她丈夫的大好前途,能是淮南厮杀能比的吗?

  赵家更是如操办喜事一样,连摆了三天的大宴。事实上,当年赵立成亲时候,阵仗也远没有现在来的宏大。

  可不仅是赵家财力上的差异,更多是来宾身份地位的不同。

  当年的赵家就是一平头百姓,赵立虽有勇武,却名不见经传。如此之人物,天底下多了去了。那赵家自然就是谈笑尽白丁,往来无显贵。

  但现在不同了。赵立步入武略院,日后前程可期也。同比国子监监生来,就能知晓赵立的前途如何了。就也无怪乎当地的州县官员多有来贺喜的了。

  便是徐州兵马使张仲熊都有亲自到场。徐州太守人没来到,却也叫家人送了一份礼来。

  言道赵立为徐州军中第一入选武略院之人,可谓起了个表率模范之作用。

  如此赵家的地位在乡邻之中就直线拔高。

  月前赵立仅仅是守备军一寻常都头。徐州军四营守备军,都头至少二十人,赵立之地位无甚出彩的。可眨眼间,便是兵马使都是他家的座上客,太守都要使人来贺礼。这变化太快了。

  夜色通明,月华满地,照见屋内的方砖,方方相接,直尽屋墙。

  赵立满脸的酒气下去了三分,眼睛恢复了几分清明。明日就要离家前往益都了,今夜里吃醉了酒,却也是高兴地。

  他家本是小户,虽然有几亩薄地,可赵立还有一弟,花销甚大,家中也一直都在租赁村庄大户的田亩,日子过的艰薄。

  赵立本人颇有勇力,尤其精通箭术,可英雄无用武之地。徐州非是西北边州,可以勇力入军,拼杀边庭,混个出人头地。

  徐州乃大宋腹地,这儿的人讲究好男不当兵。

  如果世道一直这般‘太平’,有着一身不俗本事的赵立也就是老死乡里的命。顶多就是第二个陈广。

  然而梁山泊崛起,给他带来了新生。

  徐州与济州相隔不远,陆谦的名头、梁山泊的声望,听了就叫赵立心旷神怡。是以,当梁山军席卷徐州的时候,当地官府也有招募民勇,士绅也有组建团练者,赵立都是冷眼旁观。而当梁山军在徐州正式设立官府,开始招募丁勇组建守备军时,赵立却欣喜参加。

  那乡邻周遭还多有人相劝,可赵立却心意更坚定。因为,彼时梁山军在徐州境内洗荡土豪劣绅,免征秋粮、废诸多苛捐杂税,那对百姓的好处是大大的。

  赵立家本甚就是这些政策的受益者。

  而至于说这些政策为什么百姓们都能知道,那就必须说明一下乡官制度。初来乍到的他们要想掌控整个乡里的脉络,可能性是不存在的;可是他们要想叫自己的声音传进每个人的耳朵中,这却是很容易。

  尤其是冬季这个农闲季节,一天一个村坊,半个月不到,就能走遍整个乡里,就能把自己的声音传进每个人的耳中。

  而且随着乡官的普及,村官也陆续出现,整个基层结构日渐完善。这也就是陆谦统治的根基。

  如今这世道,哪个地方都少不了叫乡人头疼的青皮流氓,这些人大错不犯小错不断,你杀他们嫌重,打他们不该,叫人提起来就头疼。可不能否认,也就是这些人最知道乡里人底细。抓到后一顿棍棒教育,他们能把小时候哪天尿床了都能交代出来。

  那些持身端正的地主士绅,乃是乡官们急需要团结的对象。特别是那些没什么罪恶的小地主。但他们只能是朋友,而不可能是自己人。村官的最合适人选,就是如赵立这种人。

  当然,事情没有绝对。不然,兔子国就不会有村霸了。宗族势力在那个时代都还有存在,如今这个年景,一定程度的遏制才是最正确的态度。彻底铲除只是理想化罢了。

  当然,这也亏得梁山军血洗土豪劣绅,本身就存在着强大的威慑力。不然,乡官的处境绝对没现如今这般轻松。地方乡邻宗族对之他们的掣肘,将会远比现下强许多。

  赵立参加了守备军,那立刻就分得了两亩田地。两亩地,很可怜的两亩地,但这已经叫周边亲邻羡慕了。特别是赵立成功的坐上都头时候,当月里赵立父亲过寿,本乡乡官亲自到场祝贺,便已经让周遭人知晓赵家今非昔比了。

  更不要说这一遭,连兵马使这种大人物都登场,州县官员来了许多。赵家短短时日里就从乡间大户变成乡间‘豪门’了。

  而此间说来,只是因为赵立拼杀卖力。当日攻破楚州城时,奋勇争先。

  作为一个本来大字不识一箩筐的粗汉,如今赵家的‘富贵’已经叫他心满意足。前文里说过,人对于‘幸福’的一大定议,就是看他内心里的愿望是否实现了。

  赵立就觉的现下的自己浑身都幸福的冒泡。爹娘妻儿,还有兄弟一家,都吃喝不愁,在乡邻们面前,有脸面有地位。如此人生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而至于叫赵家变成这般样子的梁山军,赵立不死心塌地把这条命卖了去,又还会怎样?

  何况今年,陆谦免除今年夏秋田税,免除今年人头税的政令已经在新闻报上刊登了许久。赵立只要想到自己种的田亩能一年的收成都落入自家口袋里,那就对陆谦生出一千个一万个忠诚。

  实实在在的利益,看得到摸得着的好处,彻底的把赵立给征服。

  他现在唯一的担忧就是自己大字不认识几个,去到武略院了,别成绩拖后腿了,给徐州,给推荐自己的杨都督丢人现眼。

  ……

  要说赵立是带着深深地幸福感而难以入睡的,而在同一个夜里,睁着一双大眼睛睡不着觉的李道,就是带着无尽的恐惧。

  鬼知道为何他们在返航的时候,怎么会撞上那么一波大怪物。

  想到那些巨兽在月色下庞大的身影,李道就恨不得能生出一双翅膀,瞬间飞回益都去。

  面对高丽王朝君臣的疾言厉色,没有表现丝毫胆怯的李道,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胆量比起孟威来还是要小不少。

  他被那些庞然大物的鸣叫声惊醒,继而一个照面就被秒杀。可他知道,那护军使孟威却在船板上,喝令士卒们严正以待,防备万一。

  作为水师军官,孟威看到鲸群后,至少还保持着战斗的勇气。李道如此想着。

  但事实上孟威此刻却不怎么紧张,眼前的鲸群,只肉眼看到的就不下十头,这自然不是他这艘使船和一艘护船能相比的。可是孟威知道,这些海洋巨兽,虽然体型庞大无比,叫声惊人,却极少主动攻击船只。

  甚至于这些巨大的海兽还会成为今年梁山军水师的捕猎目标。

  “到时爷爷第一个来吃这鲸肉是什么滋味。”

  孟威发狠着道,却也小心下令船只避开鲸群。说到底,这些庞然大物他还是招惹不起。

  此番高丽之行,李道圆满的完成了陆谦交付的任务。高丽君臣对于割据齐鲁的梁山军一百个瞧不上眼,待听说李道不仅要他们向‘商户’赔款道歉,还要交出肇事者,以及向陆谦称臣。

  李道人在开京都没待过半日,就被勃然大怒的王俣驱除了来。如此,他们一行就在最短的时间里,以最快的速度,完美完成了任务。

  虽然整个过程很短暂,但孟威作为一名武官,还是用自己的目光好好地衡量了一番高丽军。

  那糟糕的水师就不说了。

  使船都要驶入礼成江了,才看到高丽那小小的水师战船,都不知道有没有二三百料大。如此也怪不得高丽君臣听闻李道的来意之后,会如此勃然大怒。

  就他们这般的水师战船,要去海上劫杀齐鲁海商,那真是抬举他们了。

  从水师到开城城内的陆勇,高丽军真的孱弱之极。那小身板,单薄的就好比弱鸡。就算是其国所谓的精锐,别武班,也不过是一群样子货。

  至少,孟威没有从他们身上感觉到一丝军人当有的杀气。“大王意图高丽,真不失为一妙策。彼军孱弱,提一旅精锐即可破之。如此,可为齐鲁之奥援也。”

  天亮,鲸群早已经远去。天高云淡,风和日丽,一正一副两艘海船,如是两条飞鱼,直向齐鲁投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